【瘟疫與中共】美國病毒學家染疫 曾訪問武漢病毒所

作者:楊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美國NBC新聞撰稿人、病毒學家和流行病專家約瑟夫·費爾(Joseph Fair)博士在醫院病床上接受了採訪,他稱自己可能是在一次飛行中通過眼睛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第一週感覺好像是得了中度流感,但隨後其病情逐漸惡化,出現了呼吸困難等症狀。不過,在經過氧氣和藥物治療後,他的病情出現了好轉,已經從重症名單中被剔除。

資料顯示,費爾博士先是在洛約拉大學獲得生物學學士學位,其後又獲得了杜蘭大學的生物學博士學位以及公共衛生碩士學位。他是海外病毒監測、診斷、發病機制判斷和傳染病外溢事件管理方面的專家。除了撰稿人、病毒學家和流行病專家這三個身分外,費爾博士還於2008年4月到2014年4月,擔任美國全球病毒監測公司Metabiota的副總裁兼研發總監,其所管理的專業團隊,負責為美國國防部、美國國際開發署和美國國務院的研發項目。

其後,費爾出任梅里埃基金會的顧問。2015年到2017年,他是MRIGlobal公司的全球健康監控與診斷項目負責人,與此同時,他還是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全球健康安全高級研究員。2017年,他創立了Viron HLTH公司。自2018年1月起擔任得克薩斯州A&M 大學Scowcroft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2019年5月,他擔任剛果美國國際開發署埃博拉病毒特別顧問。他亦是史密森學會的高級研究員。

不知是否是巧合,費爾工作和兼職的公司、機構,都或多或少與中共官方機構和大學、研究等部門有著關聯,而其此次染疫也與這脫不了干係。因為正如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中共而來》點出的那樣,病毒就是針對共產黨而來,其擴散趨勢也遵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而蔓延。

不妨看看費爾到底與中共存在著哪些關聯。最為有意思的是2013年6月3日,應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的邀請,時任Metabiota公司副總裁的費爾來到了武漢病毒所進行了為期1天的學術訪問。在訪問期間,他還做了題為《生物安全性4級遏制研究和重組生物學:分子生物學的進步如何促進體外產品設計》(「Biosafety level 4 containment research and recombinant biology: How advances in molecular biology can advance in-vitro product design」的報告),研究所的很多老師和學生都聆聽了報告。

在報告中,費爾以病毒拉沙熱為例,介紹了其傳播途徑和在快速診斷中所遇到的挑戰,並介紹了其所在的實驗室利用重組技術所建立的多種ELISA技術,在拉沙熱的快速診斷中是如何比傳統方式更便捷、更迅速和更準確。按照當時的報導,這項研究「為其他生物安全四級病毒的快速診斷研究提供了一個借鑑」。報導還稱「希望在未來在烈性病毒的研究方面與病毒所有合作的機會」。

說到石正麗和武漢P4病毒研究所,現在可是鼎鼎有名,因為隨著武漢肺炎蔓延全球造成了大量人員死亡,全球追責聲音的正不斷掀起,病毒源頭所在地的武漢、武漢病毒研究所已成為眾矢之的。另據海外爆料披露,病毒所已有科學家逃出國門,並將有關病毒的眾多黑幕告知了美國等西方國家。那麼,我們不禁要問,費爾與石正麗有著怎樣的關聯?為何其要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做涉及四級病毒快速診斷的報告?

也是在2013年,在費爾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後的10月9日,得克薩斯大學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主任詹姆斯·勒杜克(James W. LeDuc)也訪問了武漢病毒研究所,與該所書記袁志明共同主持座談,交流傳染病預防和控制研究以及生物安全等領域的問題。費爾與勒杜克是老相識,他們為何同時到訪武漢病毒所?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5月2日,美國教育部已發函要求得克薩斯大學系統(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提供關於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與武漢病毒研究及其研究員石正麗的所有正式合作協議,包含短期、長期人員交流,病原體科學研究合作、樣本交換等。不僅如此,信函還要求得克薩斯大學系統分享涉及其與中共及二十多家中國大學和公司之間潛在關聯的文件,其中包括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以及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在線視頻軟件Zoom等名企。這說明美國政府已經注意到了某些不尋常的東西。

再來看費爾擔任顧問的梅里埃基金會,這是一個法國家族基金會,自2007年起與中共衛生部合作開展傳染病的預防和控制,也正是該基金會,幫助中共建立了亞洲第一個P4級別高等生物安全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因此,其主席還曾受到習近平的接見。

去武漢病毒研究所訪問的費爾,擔任幫助研究所建立的梅里埃基金會的顧問,恐怕不是巧合。

而在MRIGlobal公司擔任全球健康監控與診斷項目負責人期間,該公司移動實驗室居然在2017年接待了中共派往中塞友好生物安全實驗室檢測隊人員,供其參觀學習。費爾起了什麼作用?

再說說費爾自2018年1月起擔任高級研究員的得克薩斯州A&M 大學Scowcroft國際事務研究所。該研究所隸屬於大學下屬的布什政府和公共服務學院(George Bush School of Government and Public Service),是以前國家安全顧問Lt.Gen.Brent Scowcroft 的名字命名的國際事務研究所,該所開展的是以政策為導向的國際研究和包括中國在內的與其他國家的交流。

除此之外,該學院還在網頁介紹中稱,從學院成立之初,就把中國教學與研究和與中國學者互動做為重點工作來開展。學院與眾多中國的大學和教育機構都保持著重要的聯繫。例如,學院和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有著緊密的合作,舉行會議、交換學生等,而該研究所隸屬於中共上海市政府。

學院還與中共外交部下屬的外交學院建立了學生交換項目等。此外,學院還是布什中美研討會的贊助者之一。此會議每2年一屆,「為在得克薩斯州A&M 大學和中國之間展開政策討論、發展雙邊關係和加強學術聯繫發揮了重大的作用。」

能成為這樣的大學、這樣的學院的高級研究所,費爾與中共的關係會很簡單嗎?

還有費爾做高級研究員的史密斯學會,是唯一由美國政府資助、半官方性質的第三部門博物館機構。其旗下有19座博物館、多個圖書館和多家研究中心,與全世界近150個國家和地區有合作關係。身為學會祕書長的戴維·斯科頓因此被很多人稱為美國的「文化部長」。他曾先後擔任美國艾奧瓦大學和康奈爾大學的校長,並多次訪問中國,與多家中國高校、科研機構、文化單位間建立合作關係。

從大陸媒體2019年1月對斯科頓的採訪可以看出,史密森學會與中共的關係也是相當緊密的。早在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華前,美國國家動物園和自然歷史博物館就已在中國開展多項科學研究。尼克松訪華後僅兩個月,兩隻中國大熊貓來到了美國國家動物園。2007年05月31日,中國紫檀博物館向史密森學會捐贈的紫檀稀世珍品「萬春亭」在華盛頓亮相。2008年4月3日晚,中共駐美大使周文重應邀在美國史密森學會舉行的「美中關係展望」研討會上發表演講。

近年來,雙方合作更是十分密切。斯科頓稱:「(中國同事們)正在從事讓人欽佩的工作,在科學、藝術和人文領域取得了非常矚目的成就。」「學會及旗下的多個研究項目都認為開展對華人文合作非常重要,並對此抱有濃厚興趣。」「美方和中方的合作關係非常有益。」費爾與中共進行了哪些目前還未浮出水面的合作?

無疑,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與中共機構走的如此近並為其提供幫助的費爾,染上中共病毒就不令人奇怪了,而希望染疫以及中共隱瞞疫情的相關資訊能夠讓他看清中共,並遠離中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