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最前線】坐實隱瞞指控?中共承認銷毀病毒樣本

病毒學家:瘟疫會再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8日訊】5月15日,中共官方首次承認銷毀病毒早期樣本;疫情暴露中共的邪惡,評論指中美一定會脫鉤,因為志不同道不合;美國《外交政策》曝光一份中國國防科技大學製作的數據庫檔案指,大陸至少64萬確診;病毒學家哈特菲警告,瘟疫一定會再來,須預做準備;舒蘭疫情嚴峻,15日市委書記被免,大劇院已改成方艙醫院。

坐實隱瞞指控?中共承認銷毀病毒早期樣本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公開指控,中國早於1月下令銷毀病毒樣本,且拒絕和他國分享病毒毒株。

中國國家衞健委科教司監察專員劉登峰,5月15日(週五)在記者會承認,當局1月3日曾下令實驗室銷毀中共病毒樣本,但他辯解稱,這是「為了確保安全」,才「管理」引起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體。

這是中共官方首次承認曾銷毀病毒樣本

有網友質疑說,如果僅僅是為了「安全」,不是應該保存病毒樣本,並作進一步深入研究才更合理嗎?為什麼現在突然承認銷毀病毒?

5月1日,澳大利亞《每日電訊報》披露,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情報機構組成的「五眼聯盟」,撰寫一份報告指出,中國衛健委曾下令銷毀中共病毒的樣本。

蓬佩奧指責說,中共隱藏早期樣本,導致其它國家無法更早開發疫苗。他說:「它(中共)審查那些試圖警告世界的人。它命令停止檢測新樣本,它銷毀了已有的樣本。」蓬佩奧表示:「但那些東西很重要,可以讓我們解決問題,讓我們的國家回到正軌,拯救生命。」

事實上,大陸媒體很早就有報導,披露了中共當局下令銷毀病毒樣本一事。

中國《財經》雜誌2月份報導說,在疫情早期,一些醫院向私人基因測序公司發送樣本,以確定神祕病毒的基因組成。一些結果在12月27日就出爐了,證實該病毒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來自SARS病毒的同一家族。

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中共病毒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布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

該報導還指出,中國衛健委辦公廳1月3日發布了一份通知要求,各相關機構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有病毒學家透露,甚至連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銷毀已有樣本。

中美或切斷一切關係?分析:美應加速與中共「脫鉤」

中共肺炎疫情因中共隱瞞疫情而蔓延至全球,造成無法估量的經濟損失和人員傷亡。近日,中共又企圖用黑客竊取美國的疫苗研發技術,更加劇華盛頓對北京的不滿。

5月14日,美國總統川普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中國隱瞞疫情真相的做法,令他非常失望,雖然他與習近平個人關係良好,但他現在不想與習通話。他還說,美國要追究中方的責任有的是辦法,甚至切斷「中美關係」也在所不辭。

中共的《環球時報》和親共媒體,都認為這只是川普的瘋狂威脅,無法真的實現。但有分析人士認為,中共病毒疫情將促使全球「去中國化」,而美國近兩年的實際行動,中美事實上已經開始了大幅度「脫鉤」。

比如,美國將非常嚴厲地懲治造假的中共上市公司,川普還對華為制裁升級,切斷其國際芯片供應鏈;對於那些準備遷回美國的企業,美國將提供100%的搬家費,而不遷回的,將徵收新的稅收。另一方面,美中在科技、文化方面的合作過去兩年大幅度減少,軍事方面合作基本中止。

有評論認為,這次病毒疫情,是美國民眾看到了中共的邪惡,因此從民心向背來看,中美脫鉤,不僅應該,而且可行,雖然過程中會遇到困難,但最終中美一定會脫鉤的,因為中共專制的流氓制度,與西方民主自由體系,必定會分道揚鑣,因為「志不同、道不合」。

俄羅斯新增死亡創單日新高 印度確診總數超越中國

目前,全球疫情依然嚴峻,已累積逾460萬人確診,超過31萬人喪生。

16日,俄羅斯再新增9,200宗確診個案,與近2週幾乎每日一萬多新增相比略微下降,但總的累計個案突破27萬宗,成為全球第二。其中,首都莫斯科仍然是最大重災區。16日全俄羅斯有119名患者死亡,是疫情爆發以來最高的單日通報死亡數字,累計死亡人數增至2,537人。

印度衛生當局16日通報,當天新增確診病例3,970例,累計確診病例增至8萬5,940例,當中2752人不治。至此,印度確診病例數目也超越中國的官方數據,成為亞洲地區中共肺炎感染者最多的國家。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預計本週決定是否延長54天的封城禁令。

然而,中共嚴重隱瞞疫情,大陸實際感染及死亡人數一直是個謎,是否真的被印度超越還很難講。

中共軍校洩數據 中國至少64萬確診

僅以武漢為例,該市死於中共肺炎疫情的官方數據4月初是2575人,清明節前10餘日,前往殯儀館領取骨灰盒排長隊的視頻公布後,海內外都開始嚴重質疑這一數字。4月17日,當局一夜之間把死亡數字上修了50%,達到3869人。其做法詭祕,令人難以信服。

武漢上調死亡數字後,中國對外公布的(不包括香港澳門)全境死於新冠病毒的人數為4600多人,確診人數8萬2000多人,但外界的質疑仍然不斷。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雙月刊,5月13日爆出一個驚人的數字。該刊取得了一份匿名人士提供的,疑似中共「內參」數據庫的檔案,推估大陸中共肺炎確診人數多達64萬人,是官方數字8倍。

外交政策說,數據庫由中國國防科技大學製作。該大學隸屬於中共中央軍委。數據庫被整合成一個名為「戰疫復工大數據」的網站地圖,詳細記錄確診人士所在地方的經緯度、住院醫院、去過的餐廳、超市及學校等生活資料,更有他們所住的大樓分布。

該地圖顯示,中國多達230個城市的確診個案、病例多達64萬人,統計日期從2月到4月底。雖然64萬條信息並非精確代表64萬個確診病例,但也部分反映出真實的感染數據。

地圖上多處「曾有疫情」的標記,顯示該數據庫仍是確診數據的不完全統計。而且,所謂「無症狀感染者」(檢測陽性但無症狀者)並不計入中共官方的確診數據中。據此判斷,中國真實的感染數字遠遠大於這64萬條信息涵蓋的數據。目前,該地圖網站已無法打開。

病毒學家哈特菲:瘟疫會再來

日前,病毒學家、生物武器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中心應急醫學兼職助理教授斯蒂夫·哈特菲爾(Steve Hatfill),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時表示:「他們(中共)人為地壓低了數字。隨著疫情加劇,你會看到不同的圖表出現,看到穩定期——他們的數字有點兒過於完美。」「中共各級政府機構,應該對疫情惡化及擴散負直接責任。」

另外,哈特菲爾警告說:「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對未來做好準備。瘟疫一定會再來,一定的。」

舒蘭疫情嚴峻書記被免 大劇院改成方艙醫院

近日,吉林省吉林市因疫情加劇,已實行全面封閉管理,並進入所謂的「戰時狀態」。

15日,吉林省舒蘭市委書記李鵬飛,因疫情控制不力,被免去職務。目前,吉林、遼寧兩省已有超過8,000人被隔離。

有網傳消息顯示,舒蘭市的大劇院已被改造成方艙醫院,瀋陽的軍隊465醫院已全部清空,專門用來接收染疫患者。

擁有440萬人口的吉林市目前已封城,成為大陸推行復工復產以來第一個封城的大城市。

武漢大檢測人為製造群聚 檢測人員不換手套不消毒

5月10日,武漢再現「倒地不起」一幕,根據自由亞洲報導,這名男子年約50歲,見證人說:「走著走著就倒在地上」,倒地的視頻也在網上傳播。

13日開始,武漢當局下令對全市1100萬人口開始為期「十天大會戰」病毒大篩檢。有推特網友日前上傳影片,影片顯示,檢測過程中,檢測人員沒有及時更換手套,只是右手手套噴灑消毒液,而另一隻手手套卻沒進行消毒。有推特網友調侃道,「賣掉一千萬個試劑盒,再省著用手套,真是賺翻了。」

傳武漢大學檢測出逾百陽性 官方未公布

《蘋果日報》16日引述網絡消息指,僅僅兩天內,武大、華中科大、武漢理大都檢測出大量中共病毒陽性。其中,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14日的內部通知顯示,武大5100份檢測中,發現核酸陽性7個,抗體雙陽性9個,IgM抗體單陽性24個,IgG單陽性81個。

不過,這三所大學的檢測陽性數字,並未出現在中共國家衞健委每日報告的確診病例數據中。

據陸媒財新網12日報導,武漢在4月份進行的1.1萬人血清流行病學抽樣調查中,約有5~6%出現抗體陽性。據此估算,武漢1100萬人口中,感染者可能有大約60萬之多。

《外交政策》難解日本死亡人數奇蹟 稱「運氣好」

疫情下,日本有著和香港、台灣同樣不可思議的「好運氣」。

美國外交雜誌《外交政策》14日發表評論文章稱,日本政府對中共病毒的應對措施似乎完全錯誤,但不可思議的是,日本卻是世界上死亡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就結果而言,卻是奇蹟般的好。」

文章指,日本有大量來自中國的遊客,難以切斷與中國的「社會距離」。同時,在檢測中共病毒感染者方面,日本很消極,檢測率在國際上屬於低水準,但染疫的死亡人數卻很低,堪稱奇蹟。

評論說,日本政府的應對措施「漏洞百出」,但結果卻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其中的原因令人費解。雖然有看法認為日本人衛生意識較強,沒有握手的習慣等,但都不足以解釋死亡人數為何奇蹟般的少。

評論最後表示,或許應該說是「運氣好」吧。

其實日本的奇蹟和好運,在台灣、香港也都出現。這些地區有個共同特點,就是拒共反共。去年年末的民調顯示,75%的日本人厭惡中國(中共),在日本,批評甚至痛罵中共隱瞞疫情、與世衛組織合謀的聲音占據了社交媒體。這點與港台十分類似。

世界各國的大量數據顯示,中共病毒清晰地遵循一個規律——「親共路線」,即被中共的經濟誘惑,放棄普世價值,認同共產中共的國家和地區,那些中共的支持者、同路人招惹中共病毒,受害情況嚴重。而日本、台灣、香港的民眾拒絕邪惡中共,或許讓中共病毒望而卻步。

點閱【疫情最前線】系列文章。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