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中共瞞疫又拒國際調查 政權恐不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病毒疫情已讓全球付出巨大生命代價,社會經濟代價無法估量。為避免再次爆發,世界需要找到病根,然而中共一再拒絕國際調查。有學者認為中共將為此付出代價,政權恐不保。

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戰略研究教授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是九本書的作者,其中包括獲獎書籍《水:亞洲的新戰場》(Water: Asia’s New Battleground)。近日,美國《國會山報》(The Hill)發表了切拉尼的評論文章《如果沒有掩蓋 中國(中共)為何反對調查?》。他在文章中指出,如果中共頑固地拒絕外國調查事實真相,那麼中共政權面臨衝擊。

儘管中共堅持宣稱其在中共病毒問題上做透明,但是到目前為止的現實情況是,中共病毒自去年底從武漢傳出後,已經傳遍全球186個國家,成為這個時代最大的全球性災難。面對這樣的事實,全球都在尋根問底,想了解中共病毒爆發初期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中共卻鎖緊國門,拒絕一切國際調查。切拉尼教授質問,既然沒有任何隱瞞,「那麼為什麼北京會斷然反對對中共病毒起源和傳播進行獨立國際調查呢?」

國際調查合情合理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切拉尼教授認為,既然致命的中共病毒從中國武漢爆發而導致了全球大流行,這場空前的全球危機所帶來的不斷上升社會經濟代價仍然無法估量。他寫道:「有鑑於此,世界想知道這場危機是如何發生以及為什麼發生,這難道不合理嗎?」

切拉尼教授還認為,調查中共肺炎疫情成因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不是從中國傳出的第一種致命疾病。中共在2002-2003年對SARS疫情的掩蓋曾引發21世紀首次全球大流行。因此深入了解最新病原體如何擴散和傳播,對於設計快速響應措施,以防止未來的局部疾病爆發演變成另一種大流行至關重要。

這一點,甚至連世衛組織(WHO)也同意,該組織的代表在中國時說過,為了防止「再次發生」,「病毒起源非常重要」。然而,北京甚至曾拒絕世衛組織調查中共肺炎疫情。

有錯不改 錯上加錯 後患無窮

川普(特朗普)總統曾說:「如果這是一個錯誤,那麼錯誤就是錯誤。但是,如果它們明知故犯,是的,那麼肯定會有後果。」 然而,北京一直迴避回答甚至很基本的問題。

切拉尼教授舉例說明提出一些基本問題,例如:為什麼中共在中共病毒爆發後停止了從武漢飛往中國其它地區的航班,卻允許國際航班從武漢起飛,從而導致該病毒在國際上傳播?當一些中國研究論文強調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危險,有一篇研究論文得出「致命中共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實驗室」的結論後,中共制定了一項新政策,要求研究單位事先進行審查。中共為何阻止中國科學家對病毒起源進行進一步研究?

實際上,1月12日,一家上海的實驗室發布了中共病毒的基因組,為全球診斷測試打開了通道,然而第二天該實驗室就被政府關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出,中共沒有與外界共享任何活體病毒樣本「導致這種疾病的演變無法被追蹤」 。

此外,中共不允許外國專家進入可能是該病毒起源的任何設施或地點,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女」石正麗在那裡正在進行操縱蝙蝠天然冠狀病毒的實驗。蓬佩奧和總部位於北京的《財新環球》新聞網站稱,這一危險的研究可能解釋了為什麼中共選擇拒絕與外界共享任何中共病毒樣本,而是選擇銷毀。美國情報機構已經證實,正在調查中共肺炎疫情爆發是否是「武漢一家實驗室的事故造成的」。

堅持此地無銀 拒絕調查

切拉尼教授認為中共的做法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他指出:「如果中共沒有掩蓋任何罪行,難道不應該歡迎全球要求獨立調查的呼聲,並願意為這種調查提供幫助嗎?這樣的調查將給中共一個向世界其它地區澄清事實的機會。」

然而,北京似乎正在展示其有罪,中共氣勢洶洶地拒絕了包括歐盟委員會主席在內的這種調查要求。中共表示,這樣的呼籲註定會失敗,因為用中共外交部的話來說,世界必須避免「指責、要求問責等態度」。

澳大利亞首當其衝被中共警告。澳大利亞僅僅因為建議世衛組織成員國支持對中共病毒的起源和傳播進行獨立調查而受到中共的猛烈抨擊。澳大利亞表示,它將在5月17日召開的世衛組織年度會議(決策機構)上敦促進行此類調查。作為回應,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已對澳大利亞進行了猛烈的抨擊,並威脅要通過抵制澳大利亞的葡萄酒、牛肉,以及旅遊和教育領域產品來對澳大利亞進行懲罰。

澳大利亞不是唯一一個呼籲進行調查的國家。瑞典已經回應了澳大利亞的呼籲。

拒絕國際調查 中共政權難保

切拉尼教授指出,與七國集團(G7)國家一樣,印度和其它國家還在尋求對世衛組織的審查和改革。不過中共決定再向世衛組織捐款3000萬美元。國際規則要求各國將「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在評估後24小時內通知世界衛生組織」。中共明顯的違規行為導致人們呼籲世衛組織授權檢查員以類似武器檢查員方式進入一個國家以調查疾病爆發。

他說,毫無疑問:僅憑金錢既無助於中共轉移當前危機責任的戰略,也無助於緩解全球對中共日益強烈的反對。其將金融誘惑與威脅相結合的做法只會加劇各國對北京的不信任。

切拉尼教授認為,中共真正擔心的是,一旦危機過去,受重創的國家或社區可能會尋求賠償,包括通過起訴要求賠償。川普已經說過,美國政府正在考慮針對中共進行「非常重大」的賠償要求。在這種背景下,北京正在試圖重寫疫情爆發的歷史,並積極尋求重塑自己成為世界抗疫領導者的形象。

但是,在世界範圍內,公開要求中共對中共肺炎疫情造成日益嚴重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負責的呼聲日益高漲。中共只有通過獨立的國際調查,才能讓此類呼籲停止。

如果阻止這樣的調查,中共將付出巨大的代價,不是因為賠償,而是通過迫使其它主要經濟體重組與其關係,這一過程最終將終止中國作為全球供應鏈重要樞紐的地位。中共重商主義者的擴張主義已經在歐盟、澳大利亞、德國、西班牙和意大利引發了一系列新法規。但是印度最近出台的新規則要求對任何形式的、涉及所有部門的中國投資進行全面審查,這是同類法律中的首例。日本最近採取的另一項重大舉措是,政府已撥出22億美元幫助企業將製造業轉移出中國。

切拉尼教授警告說:「如果中共拒絕澄清,重要國家很可能會通過新的關稅、非關稅壁壘,製造業轉移和其它政策舉措,在經濟上與中國(中共)保持距離。最終,這種行動可能會打擊共產黨在中國的權力壟斷。」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