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槍桿子輸給了刀把子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三十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先生,你說要「不斷創造新的歷史偉業」,說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事實如何呢?誰都知道,這在你也就是說說而已。

「新的歷史偉業」永是空中畫餅,永在遙不可及處。苦難的人群別說是脫貧,就連向黨天下求口飯吃,都又像是在與虎謀皮。

「新政」時至今天未創造出任何「新的歷史偉業」,倒是讓人又跌破了眼鏡——熱兵器輸給了冷兵器,槍桿子輸給了刀把子

軍改之後,軍權在你也還是形同燒火棍,至今未能壓制住內亂。在槍桿子刀把子的對壘中,槍桿子節節敗退,已然輸得一敗塗地。

繳械投降的刀把子委實不少,明面上看,槍桿子的勝面似乎大一些。而總覽全局呢?卻是打爛了一手好牌,輸掉了整個戰局。

當斷不斷、投鼠忌器之下,深根蟠結的刀把子更是大量扎出血窟窿,「法治」由此更是成其為傳說,整人也整得更是到處呼天搶地。

有了刀把子進行已久的種種鋪墊,便也水到渠成,有了更多的膽寒發豎,有了隨後香港的宛若戰場,有了彼岸台灣的更是去意已決……

刀把子的路數未止於此。沒有警渣對李文亮等吹哨人的噤聲和打壓,又何來世紀瘟疫在全球的大爆發?又何來世界各國的索賠和問責?

槍桿子在刀把子的十面埋伏之下,一再面對的是烽煙四起,覆水難收。刀把子傲笑於陣前,問槍桿子:這等殘局,你能如何去收拾?

對總是攪局的某條線,固然可以加大清洗力度,但即便清洗百年又如何?只要還是這樣的體制,這「國」,就一定會是按下葫蘆浮起瓢。

被逼進死角的「一尊」,實則鮮有話語權。「法治國家」的國民能否開腔,有無飯吃,不是由槍桿子們說了算,而是由刀把子們說了算。

刀把子和殺人犯長期同穿一條連襠褲,我家被刀把子一再人為餓飯,我陸續給今上寫了上百封的公開信,習近平也只能是一聲不吭。

就連起碼的人性和道德都不講了的「國」,就連不讓人吃飯這麼下流的事,都能公然幹得出來的「國」,體制不變,就永會是國已不國。

在刀把子的亂拳打死老師傅面前,「人民領袖」早已自顧不暇、一籌莫展。與其說我的申訴是寫給習近平,毋寧說我的文字是寫給歷史。

習近平先生,槍桿子輸給了刀把子,這肯定不是「新的歷史偉業」,但也算是交戰史上的一大奇蹟。痛定思痛,不知你會作何感想呢?

習近平先生,內外交困至此,是否可以嘗試著放下「制度自信」?棄絕獨裁,擁抱民主,於你,於國於民,都只會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20年5月17日寫在異鄉(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5054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帳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