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軍演槍口對內?衞戍司令出事 嚴防兩會生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9日訊】中共兩會在即,中南海權鬥愈演愈烈。北京衞戍司令突然「出事」,習近平又大搞軍演,向黨內各派展示軍權。專家分析,黨內反習勢力是習首先要解決的燃眉之急,習此次策動軍演實質上是槍口對內、震懾政敵,以防止兩會變「反習大會」。

目前正值大瘟疫時期,中國經濟遭受空前重創,北京當局此時不是集中人力、物力、財力、精力於防疫抗疫、復工復產和重振經濟,而是耗費巨資和人力大搞軍演,引起外界諸多猜測。

自5月14日開始,中共軍隊在渤海灣展開大規模海陸空實彈軍演。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分析,習近平策動此次軍演有四層用意:威脅台灣,叫板美國,防備俄羅斯和北朝鮮,震懾黨內政敵。

這場疫情不僅引發國際追責,也引發中共黨內嚴重分化。陳破空認為,習近平目前同時面臨國內和國際的反習勢力。但相比之下,黨內的反習勢力更是燃眉之急。

習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即將於五月下旬召開的兩會。中共代表或委員雲集北京,會不會出現串聯、起鬨、嘩變,讓他下不了台?習心中沒底。

時事分析人士沈舟在大紀元撰文稱,今年的兩會不一般,不但因疫情被推遲,更可能因疫情導致內部生亂,搞不好就是一場血雨腥風的權力爭奪戰。但中共必須召開兩會,以顯示一切盡在掌控中,督促地方各級官員趕快「復工復產」,別想三心二意。

早前,紅二代任志強與陳平先後發出公開信,批評當局應對疫情不力,呼籲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

5月初,兩會日期剛敲定,網上傳出以鄧小平兒子鄧樸方的名義寫給中共兩會代表的公開信,信中提出15個疑問,矛頭直指習近平。

信中質問:北京當局應對貿易戰和疫情,屢次出現重大錯誤,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惡化、香港動盪、台灣與大陸漸行漸遠、外企撤離、民企倒閉、工人失業、中國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國家信用蕩然無存,這個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

信中還呼籲兩會代表,「當你們在行使自己的表決權時,應該要對人民負責、對國家負責、對歷史負責,而不是對某個當權者負責。否則,我們都會成為千古罪人。」

與此同時,近期中共從公安部到司法部,從北京衞戍區到軍工部門,泄密、叛變、政變的風聲頻傳。

而另一方面,習近平則頻頻離京外出,同時出手還擊。

中共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4月19日落馬後,原司法部部長傅政華火速下台。網上還傳出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也被抄家,中南海局勢愈發詭異。

在軍演舉行之前,北京衞戍區出事,剛剛上任北京市委常委4個月的北京衞戍區司令王春寧,被突然免去北京市常委、委員職位。

衞戍區的責任重大,起著護衞中南海高層安全的作用,外界稱之為「御林軍」。有兩個師一個團約三萬人,比中央警衞局有更龐大的軍力。

陳破空表示,王春寧在兩會前被突然免去常委職務,顯然習近平對他起了疑心,王春寧作為手握關鍵軍權的北京衞戍區司令員,是否涉入政變?是否與孫力軍、傅政華案相關?值得關注。

繼王春寧「失常」後,5月12日,中共特大型軍工央企——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原董事長胡問鳴落馬。胡問鳴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揚州老鄉,仕途發跡於江主政期間。

江澤民軍中馬仔郭伯雄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分管總裝備部期間,胡問鳴相繼主掌中共四大軍工企業,是遼寧艦和殲十的研製總指揮。

陳破空表示,習在兩會期間,操縱大軍在身邊軍演,有震懾黨內政敵之意。而且軍演選擇在渤海灣進行,扼控北京、天津、唐山、北戴河一帶,這樣無論在北京還是北戴河,若黨內有變,習可以動用軍事手段,強行解決政治問題或權力之爭。

日前,有多名消息人士說,今年兩會將實行全程封閉式管理,記者和代表將全部隔離,專車接送。這不僅表明中共高層對疫情風險高度戒備,同時也防止兩會代表聚集、搞出什麼「集體動作」。

沈舟在文章中指出,渤海的軍事演習,無疑是中共高層的嚴厲警告,習近平調動三軍演習,再次向中共內部各派宣示軍權。而且在首都附近軍演,既可隨時調動部隊拱衛京師,防止內部生變,也在警告可能蠢蠢欲動的各派力量,別指望在兩會期間攪局,更不要有什麼不軌的動作。開兩會時,中共高層還將實施空中禁航,相當數量的地面部隊應該也會秘密入京勤王,看哪個敢亂動。

此外,本次軍演尾聲接近北戴河時間,甚或與北戴河會議重疊。這個每年一度由政治老人和現任中共高層齊集的會議,在最近幾年,往往成為「批習大會」或「鬥習大會」,讓習近平坐臥不安。

陳破空認為,習近平策動渤海灣大軍演對外目標只是煙幕彈,震懾和對付黨內政敵,才是軍演的主要目的。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