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給譚德塞發最後通牒:30天不改革就終止金援(附全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9日訊】世界衞生組織(WHO)週一召開視訊大會。當天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致函WHO秘書長譚德塞,警告如果該組織一個月內不作出實質性改革,美國將徹底終止對WHO 的資金援助並考慮退出該組織。這封信的全文現已公開。川普在信中指出了WHO在中共肺炎(COVID-19)爆發後的一系列錯誤做法並發出警告。

世界衞生大會(WHA)5月18日以視訊方式舉行,防疫成效突出的台灣仍然未被邀請出席這次大會。

川普拒絕了世衞秘書處的邀請,不願意在WHA開幕時致辭,卻在當天致函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對該組織在應對中共病毒疫情的問題上採取的一系列錯誤做法提出批評。信中發出警告,如果WHO 不能在30天內進行實質性改革,徹底改變其中共「傀儡」的性質,美國政府將把當前暫停資金援助的計劃,改為永久凍結金援,並重新考慮美國是否有必要繼續保持WHO會員這個身份。

川普在這封信中羅列了疫情爆發以來的14個關鍵時間點,批評世衞在疫情爆發初期未能正視有關疫情爆發的警訊,甚至可能出於政治原因而不向成員國分享台灣去年底發出的有關中共病毒可能人傳人的警告,最終導致疫情在全球大流行。

信函還指出,在疫情已經大規模爆發後,作為WHO秘書長的譚德塞,對於中共政府隱瞞疫情的種種惡劣做法視而不見,甚至還違背事實去讚揚中共政府「透明」;一方面大力讚揚中共採取嚴格的國內旅遊限制,另一方面卻反對美國關閉邊界或禁止來自中國的人士入境;當一些非洲國家大使就非洲人民因瘟疫在廣州等地受到歧視對待而致函中共外交部後,譚德塞對中共種族歧視的行動不作任何批評,卻毫無根據的把台灣有根據的批評他本人處理疫情不當的說法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

川普表示,上述所有情況都表明,WHO 在面對中共政府時,已喪失了作為一個國際組織所必須具備的獨立性。而且世衞組織在應對疫情大流行時反覆重申的主張也「非常不精確」,甚至是具有「誤導性」的,因此這個組織必須進行徹底的改革。

川普發致譚德塞信函全文

2020年4月14日,我在美國政府調查世衞組織疏於因應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期間,中止美國提供給世衞組織的資助,這次審視已證實我4月提出的多項疑慮,還發現其它世衞組織應處理的問題,尤其是世衞組織面對中國缺乏獨立性,令人憂心。

以這項審視為基礎,我們得知下述事項:

  • 世衞組織一直忽視關於病毒在2019年12月初、甚至更早於武漢擴散的可信報告,包括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等發表的報告。世衞組織未能獨立調查可信但直接抵觸中國政府官方說明的報告,即使有些報告來自武漢內部的消息來源。
  • 最晚在2019年12月30日之前,世衞組織在北京的辦事處都知道武漢有「重大公衞」事件。在12月26日到12月30日之間,中國媒體以發送給數家中國基因組學相關企業的患者資料為基礎,強調武漢出現新病毒的跡象。此外,在這段時間,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醫師張繼先通報中國衞生當局,稱出現一種正引發新疾病的新型冠狀病毒,當時約有180名患者。
  • 隔天,台灣當局向世衞組織通報關於一種新病毒人傳人的資訊。但世衞組織選擇不與其他國家分享任何這些重要資訊,可能是出於政治理由。
  • 國際衞生條例(IHR)要求各國在24小時內通報衞生緊急事件風險,但直到2019年12月31日,中國才就武漢的數起不明原因肺炎病例通報世衞組織,即使中國可能在數天或數週前就已掌握這些病例。
  • 根據上海復旦大學公共衞生臨床中心張永振的說法,他於2020年1月5日通知中國當局說,他已做了病毒基因組定序。這個消息直到6天後的2020年1月11日張永振自己在網絡發布才公諸於世。次日,中國當局以「整改」為由關閉他的實驗室。連世衞組織都承認,張永振的發文是很傑出的「透明」行為。但世衞組織在張永振實驗室被關閉、以及他所宣稱於6天前就向中國當局通報病毒基因組定序兩事上,都明顯緘口不言。
  • 世衞組織在冠狀病毒上不斷重申自己的主張,而這些主張不是非常不精確,就是具誤導性。
  • 2020年1月14日,世衞組織缺乏根據的再度肯定中國所稱冠狀病毒不會人傳人的說法,現在此說法已被揭穿。世衞組織當時表示:「中國當局進行的初步調查發現,中國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沒有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此一主張與出自武漢、遭受審查的報告直接矛盾。
  • 2020年1月21日,據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您施壓,要您別宣布冠狀病毒疫情為國際緊急公衞事件。您隔天屈服於壓力,對全世界說冠狀病毒不構成「國際關注公共衞生緊急事件」(PHEIC)。僅僅一週後,2020年1月30日,與此一說法完全相反的證據不容辯駁,迫使您改弦易轍。
  • 2020年1月28日,您在北京見過習主席後,稱許中國政府在冠狀病毒一事上「透明」,並宣稱中國設立了「控制疫情的新標準」、「替全球爭取時間」。您並未提到當時中國封口或懲處敢於直言病毒消息的數名醫師,及限制中國各機構發布相關消息。
  • 即使在您於2020年1月30日遲來的宣布疫情為「國際關注公共衞生緊急事件」後,您仍未能催促中國及時允許世衞組織的國際醫學專家團隊(前往調查)。結果,這個關鍵團隊等到兩週後的2020年2月16日才抵達中國。而且當時,直到行程最後幾天,團隊才獲准造訪武漢。尤其是,當中國拒絕兩名美國團隊成員進入武漢時,世衞組織也保持沉默。
  • 您也大力讚揚中國採取嚴格的國內旅遊限制,卻莫名其妙反對我關閉美國邊界或禁止來自中國的人士入境的作法。不論您的說法為何,我仍然實施這些措施。您在這項議題上耍了政治小動作,導致人命喪失,其他仰賴您提供建議的國家,因此延緩祭出能拯救生命、往來中國的旅遊限令。令人難以置信的是,2020年2月3日,您強化您的立場並說,由於中國在保護全球免於病毒侵襲上表現傑出,旅遊限令只會造成更多傷害。然而,那時候全世界都知道,在封鎖武漢前,中國政府允許超過500萬人離開武漢,其中有許多人前往全球各地。
  • 到了2020年2月3日,中國強烈施壓各國解除或預先阻止他國祭出旅遊限制。您當天發布錯誤聲明,告訴全世界,中國以外的病毒傳播是「極少且緩慢的」,「病毒傳到中國以外的任何地方的機率非常低」;這助長了中國的施壓行動。
  • 2020年3月3日,世界衞生組織引述中國官方資料來淡化無癥狀傳播的嚴峻風險,並向全球表示,「COVID-19不會像流感那樣有效傳播」,COVID-19與流感不同,主要並非經由「被感染但未生病的人」來傳播。世衞還告訴全球,中國證據顯示,通報案例中僅有1%的病例沒有癥狀,大部份病例在2天內都會出現癥狀。然而,許多專家引述日本、韓國等地的資料,強烈質疑這些說法。現在可以很清楚看出來,不斷被世衞重申的中國說法,是非常不精確的。
  • 2020年3月11日,您終於宣布疫情為全球大流行;在那之前,全球至少114個國家中,已有超過4000人因此病故,逾10萬人染病。
  • 2020年4月11日,幾位非洲外交官為了有非洲人士在廣州及其它中國城市因疫情遭受歧視一事致函中國外交部。您清楚知道,中國當局正對這些國家的人士進行強制隔離、驅離,並拒絕為他們提供服務。您尚未評論中國種族歧視的行為。不過,您卻在毫無根據下,將台灣有根據的批評您疫情處理不當的說法,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
  • 在這場危機中,世界衞生組織一直對中國宣稱的「透明」表達讚揚,這樣的舉措令人好奇。即使中國處理疫情一點都不透明,您卻也加入讚揚中國的行列。舉例來說,1月初,中國要求銷毀病毒樣本,讓全世界沒有機會取得這項重要資訊。甚至到現在,中國仍拒絕分享正確且即時的資訊、病毒樣本,也不願提供有關病毒及其來源等重要資訊,持續削弱「國際衞生條例」的功用。直到今日,中國仍持續拒絕讓國際社會接觸他們的科學家及相關設施,與此同時,卻廣泛、魯莽的批評且對其專家進行審查。
  • 世衞並未公開要求中國准許對病毒源頭發起獨立調查,儘管世衞本身的緊急委員會(Emergency Committee)也背書要這麼做。世衞在這方面的失敗,促使世衞成員國在今年的世界衞生大會(WHA)採納「因應2019冠狀病毒疾病」決議,呼應美國與其他多國的要求,針對世衞如何處理這項危機展開公正、獨立且全面的調查。這項決議也要求針對病毒源頭展開調查,讓全球掌握對抗這種疾病的最佳方式。

比起這些失敗,更糟糕的或許是,我們知道世衞能做得更好。幾年前,在另一位秘書長的帶領下,世衞向全球展現出它能提供多大的協助。2003年,中國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癥候群(SARS),時任秘書長布倫特蘭(Harlem Brundtland)大膽做出世衞55年來的首次緊急旅遊建議,建議暫停往返疫情核心中國南部,甚至毫不猶豫的批評中國政府試圖透過逮捕吹哨者和審查媒體等手段來掩蓋疫情,使全球陷入衞生危機。如果您以布倫特蘭為榜樣,或許能挽救許多生命。

您和您的組織因應這場大流行病時顯然一錯再錯,對全球造成極大損失。世衞唯一的出路,是真正展現出對中國的獨立性。我的政府已開始與您們討論如何改革這個組織。我們必須迅速採取行動,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我要告知您們,若世衞在未來30天內沒有實質重大進步,我會把暫時凍結美國提供給世衞的資金轉為永久凍結,並重新考慮美國的會員資格,這是我作為美國總統的職責所在。我不允許用美國納稅人的錢,持續資助一個目前顯然無法照顧美國利益的組織。

(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