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清瘟片股價一度暴漲 官助高管割韭菜套現數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0日訊】獲中國呼吸系統病權威鍾南山院士力薦的抗疫中藥「蓮花清瘟片」,因官方吹捧股價一度暴漲,近日股價回軟,才爆出被多個大股東「割韭菜」的醜聞,套現金額達數億元,消息一出引發股民強烈反彈,但官方則繼續強撐並全力封殺所有批評聲音。

蓮花清瘟膠囊自年初用於治療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後,生產商以嶺藥業的股價即終止了長達4年的持續低迷,股價飆升近200%,並且在今年4月中迎來了9年來最高股價。令到以嶺藥業的老闆、中國工程院院士吳以嶺也被稱為「中國最富的院士」。

以嶺藥業股價神話的背後,隱藏著另一故事。據深交所資料顯示,從今年2月6日開始,掌控以嶺藥業的吳以嶺家族成員,開始了大規模減持套現。其弟吳以紅套現1.46億元;另一位親屬吳以成,減持9.3萬股,套現186萬元;高管王蔚家人減持11.66萬股,套現227萬元;吳以嶺創業老搭檔田書彥更是拋售股票套現1.45億元,退出5%的大股東序列。

不過,以嶺藥業的股價近日持續回落。

多位財經媒體評論人士指出,這場由吳以嶺搭台、鍾南山擊掌、官方撐場的遊戲,正以災難性的結局落幕,輸錢的股民不是最大的受害者,那些因服用他們的藥而耽誤病情,至死都不明真相的人,才是最大的悲哀。

劉先生說:太簡單了,鍾南山說它(蓮花清瘟片)治那個東西(新冠肺炎),業務都暴增了,暴增都減持啊。你可以理解為高位套現。就單次減持不得超過5%,超過5%呢,你得公告。那中國不就是這樣的嘛,整個邏輯就這樣。

吳以嶺在河北醫科大學的校友馮女士告訴本台記者,她不會服用這個藥,但因為官方要力挺所謂的國醫,他們不敢公開反對蓮花清瘟。

馮女士說:除了能掙錢別的好像都不行。科研、素質、戰略,我看著都不行。有沒有效這個東西,現在誰也不敢說,不敢說中醫中藥的壞話,反正我是不吃。中醫,雖然我學了5年,但是我從來沒信。我那時候畢業的時候叫河北醫科大學,他那個時候還叫中醫學院。他那時候辦了一個藥企,跟學校有很多合作。他第一學歷好像就是個本科吧。上學的時候沒覺得他很有水準啊,怎麼後來他是院士了?

全球最大疫苗製造商之一葛蘭素藥廠一位前員工也明確告訴本台,她知道這個藥不可能治療新冠病毒,但原因卻不能說。

蓮花清瘟膠囊無論在歐洲、北美,都被證明用於新冠病毒治療效果不彰,即使在信奉中藥的新加坡,蓮花清瘟膠囊的認受性也遭否定。瑞典媒體月初報導,海關實驗室對該藥進行分析,表明該藥只是薄荷醇,其後禁止入口。

而隨著蓮花清瘟的神話被歐美多個國家揭穿,被中國官方樹立為防疫偶像、並多次為蓮花清瘟背書的鍾南山,也遭遇了信任危機。有評論人直接將他稱為新冠疫情最邪惡的代言人。但這些文章很快遭全網封殺。

以嶺藥業董事會辦公室在回應本台記者採訪時,拒絕正面回答關於藥物效果和減持股份風波的問題,並稱此事由品牌部回應,但品牌部則一直拒接電話。

以嶺藥業:公司的藥品在瑞典沒有註冊,在美國也沒有註冊,公司也沒有在瑞典跟美國銷售過。這個問題你如果想採訪的話,你就跟品牌中心溝通。

近年來,中國政府以弘揚傳統文化的名義強推中醫藥,並要求接收治療的患者,必須同時服用沒經嚴格臨床實驗的中藥。而迄今為止,此舉究竟導致了多少患者死亡則依然被禁止統計。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 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