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在美中國學者因揭露武漢病毒遭中共攻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0日訊】白宮顧問諾瓦羅在4月28日直言襲擊全世界的武漢病毒「這是一場戰爭,一場由中共挑起的戰爭」。而就在這一天,我因為這句話,遭到了死亡威脅,我的車在高速上起火、我的手機被黑了至今沒有恢復。我還同時遭遇了被「舉報」的攻擊。
我是居住在美國加州的中國學者,我曾因政治異議,被中共監禁七年,出獄後又被繼續迫害十多年。2018年流亡美國,受到美國的庇護。我來美後在《大紀元時報》寫了近八個月的時事評論專欄,作為時事評論人士接受《新唐人電視台》《美國之音》的採訪,同時在港台《蘋果日報》也有署名時評文章。我參加過神學院學習是一名虔誠基督徒,是亨廷頓圖書館的獨立研究學者。到美國以後,我很快參與到了海外的爭取自由民主運動的活動中。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的文章,聲援香港抗議活動、關注台灣自由民主,不斷揭露中共暴政,及時報道民主運動,關注世界正義和人權,得到了很多關注和大量轉載。

武漢肺炎爆發以後,出於對中共邪惡政權的痛恨,以及對美國及世界自由民主和天賦人權的關愛。我開始追蹤危害世界的武漢病毒來源。

1月份武漢封城以後, 來自中國的我,從17年前親身經歷的SARS病毒爆發以後中共竭力掩蓋真相導致大傳染,最後被證實來源實驗室洩露這樣的事實出發,敏感地感覺到這次武漢病毒中共有很多違反常理的做法背後,一定隱藏著更大的罪惡。在經過大量的數據和信息收集以後。我開始追蹤武漢病毒感染世界背後的真相。三個月裡,我在各種媒體發表了大量文章,追查武漢病毒的生物戰真相。

1月我的文章提到《威脅人類最危險的病毒不是CoronaVirus是中共》,2月份我對國際社會發出警惕《專製作惡全球買單》的警告。

那時候,我在等待一個結果,那就是如果武漢封城以後,中共焦頭爛額,那說明中共確實是因為腐敗的病毒洩漏事故,如果病毒很快被控制,中共趾高氣昂,而全世界大爆發,那就只有一個結論,中共是有計劃的生物戰襲擊。而事實恰恰是第二種。所以我就開始追蹤真相了。那時候所有的追查還被認為是「陰謀論」。

3月18日我的文章題目是《武漢病毒傳播是一場有計劃的生物戰》;3月19日的文章題目是《他們放毒,用解藥控制世界》;3月24日通過時間軸上的相關事件的相互關係,我得出了《武漢病毒背後藏著驚天陰謀》的結論。3月30日我已經明確提出《這就是一場針對美國的生物戰》。
這些追蹤文章,在國際社會還認為是陰謀論的時候,通過詳實的數據,一步步證實病毒來源於中共武漢P4實驗室,得出了這是中共為了打擊美國和掌控世界有計劃實施生物戰的結論。

早在一個多月前的這個結論,與最近一周川普總統、蓬佩奧國務卿、白宮顧問諾瓦羅的正式聲明提到的中共生物戰四大步驟完全一致,而事實上這些結論現在已經被國際社會公認。

4月份的文章是證據的繼續累加。4月3日的文章的題目就已經確認《這是一場生物戰》,4月6日我根據中共在近期的各種表現寫了《從病毒開始,攻陷世界的戰爭正在一波波推進》 。4月10再次強調這是一場《佔領世界的隱秘戰爭》;4月13日提出了國際社會的安全問題《不驅除大象,瓷器店會安全嗎》。4月17日我發佈了獨家的《來自武漢市民的證據》被大量轉發。4月18日的《來自法國的證詞,法國會有點後悔嗎》基本上已經完成了整個控訴證據鏈。

這時候我知道我已經戳到了中共的最痛處。預料它們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就在隔天4月20,臉書上就有人公開在我的文章後面留言說要殺了我。同時就有大量污衊我是中共黨員假基督徒的文字出現,發佈到很多群。而這些人與我完全沒有任何交集根本不認識。

其實在4月14日我已經發現我的臉書帳號被盜,發布了不是我發布的文章。而且發的是一篇攻擊《美國之音》的文章,我是在看支持者轉發時才發現。我及時採取措施修改了帳號,並通知支持者警惕。

4月11日我的文章的支持者們成立了一個《正義戰陣》的臉書群。這個臉書群的成員來自全世界36國家179個城市。我為這個群體寫的公告文《消滅中共是這個世界最大的正義》,就是寫在4月14日。所以這些事件並非巧合。

而事實上從3月6日開始,我就發現我的手機有大量來自中國的騷擾電話。我的手機因為經常有密碼被篡改的情況發生,所以在2019年10月剛剛更換了新的iPhone11手機,手機裡沒有任何中國軟件,也沒有與中國通過一次話,為了謹慎起見,我還設置了非通訊錄靜音,突然就發現手機裡居然有上千個來自中國的來電記錄。我在臉書上已經公布過這些號碼的截圖。

4月20日被謀殺威脅以後,我也發了公告文章。我以為只是一次常見的中共五毛網絡騷擾而已。但是4月26日,因為去支持一些人要捐贈防護物資給美國醫院,所以居家令後我第一次出門,我的車在高速上起火了。發動機被燒毀了。

4月28日,我去處理被燒毀的車的時候,檢查了起火點,發現了一個完全不知道來源的物品殘留物,這就是起火原因。就在我拍照記錄以後,我的手機突然變成了失去一切顏色的全灰黑界面,無法使用了。

於是我只能使用備用手機。奇怪的是手機上的所有APP都能轉移,就是我發布文章和有支持者群體的臉書帳號無法恢復,後來請台灣的一些技術人員幫助,但是恢復出來的是一個只保留了姓名的空帳號。有一位在洛杉磯的黑客六級的年輕人告訴我,他追查到了河南洛陽的幾個IP地址。我知道河南洛陽有中共解放軍軍事信息技術學院。它們居然動用了軍隊?難以置信。

我被與我的支持者群體和我的正義戰陣有效地隔離了整整十天。他們知道4月20日中共對我的恐嚇,幾天後發現我突然失蹤,確實被嚇到了。而我最後一篇文章是一篇沒有完成的半截文章。攻擊處理事故和修復手機和解決交通工具,不僅牽涉了我大量的精力,還讓我不得不離開家處在病毒感染的風險下。

恐嚇、製造事故和攻擊手機並不是攻擊的最後結束,最近一周,有洛杉磯民運人士傳話給我,有「舉報」了我。「舉報」什麼呢?我很好奇,但在我知道,邪惡中共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我通過電話和正式文件向FBI報告了我的遭遇。一些關心我的朋友們經過他們討論和分析,也許還會有更多的攻擊和威脅,所以他們會去呼籲也建議我通過公告來自我保護。當然我絕不會害怕。但是我們需要揭露。鬼魅怕陽光,陽光底下的揭露就是對我們最大保護。

我們曾經掙扎在罪惡中共的魔爪下,我們逃離了美國,中共的魔爪依然伸向我們。美國庇護了我們,但我們依然還會因為我們的言論自由遭遇攻擊和謀害嗎?疫情中我們不添亂,疫情結束我將會同同道,一起向美國總統、國務卿和議員們以及所有相關部門關注正義的人士發起呼籲。不能讓美國蒙羞。

戈壁東||05/20/2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陳漢)

附部分文章標題:
01/27/威脅人類最危險的病毒不是CoronaVirus,是中共!
02/20武漢大疫讓專制之惡再次觸痛世界
02/21中國復工,以犧牲生命為代價的豪賭?
02/23從SARS到COVID-19,專製作惡全球買單還要上演幾次?
03/01判桂民海抓黎智英,中國政府武漢封城後全球封口?
03/18武漢病毒傳播,是一場有計劃的生物戰爭?
03/19他們放毒,然後用解藥控制世界
03/21消失的手機用戶中有多少死於武漢肺炎?
03/24武漢病毒背後藏著驚天陰謀?
03/25武漢病毒是生物戰 也許不是陰謀論
03/23/專權體制下的人類災難
03/27連死亡人數都說謊?
03/29警惕中共,美國社會要亡羊補牢
03/30正在發生的是生物戰
03/31 中共僑領為什麼囤積口罩?
04/02武漢病毒讓人類那麼脆弱
04/03這是一場生物戰
04/06從病毒開始,攻陷世界的戰爭正在一波波推進
04/08武漢病毒攻陷世界 世界醒悟了嗎?
04/10佔領世界的隱密戰爭
04/11 消滅中共是這個世界最大的正義
04/13不驅除大象,瓷器店會安全嗎?
04/17武漢市民報料證明病毒來源p4實驗室所在地
04/05經歷地獄困境的美國最終會改變世界嗎?
04/18來自法國的證詞,法國會有點後悔嗎?
04/25血泊中的世界該如何修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