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川普稱世衛「中國傀儡」 公開信細數世衛抗疫14宗「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18日到19日,世界衛生組織召開了世界衛生大會叫WHA,到最後看起來上依然拒絕了台灣的加入。習近平跟WHO跟南非配合了一把,使得自己成為了本開幕式的嘉賓,本次會議的開幕式的嘉賓,來講述開幕詞。

川普拒絕參加WHO的會議,然後在昨天的深夜,18日的深夜,發出了4張的公開信,公開揭露WHO跟習近平中共,聯手坑害人類的罪惡,列出了14狀14宗罪。直接提到30天內譚德塞給答覆,譚德賽不給答覆,美國永久的切斷與WHO的中間的財務的往來,不給錢了,而且很可能完全退出WHO。所以這個主題就成為了今天非常,因為現在還在開會,我做節目的時候,WHO還在開會。他們將投票決定是否由歐盟和澳大利亞起草要求的,對這一次大疫情的獨立調查,全世界的這個成員國進行投票。我做節目的時候還沒有結果,所以會否是否能夠進行調查不知道。而就我個人來講,我個人覺得只是,調查也好,川普的公開信也好,是人類面對中共的屠殺,覺醒的過程。而中共自己跟它的代言人自己,在走向地獄的過程。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川普的公開信,他是在推特上,世界衛生組織是中共國的傀儡,公開信細數了世界衛生組織的14宗罪,14宗罪,通常是指7宗罪,他列出了14宗罪。這是我們看到的他的推文的影印照,他講是夜裡10:55發出來的。而在他昨天下午在白宮接受記者採訪,是明確講:WHO就是中共國的傀儡,說得好聽一點他叫以中共為中心。然後以公開信的方式致信譚德塞,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他說這一次的審視,確認了我上個月提出的很多嚴重的關切,這些問題本該由世衛來注意的。川普在公開信直接指責譚德塞依賴中共,要求向世界衛生組織發出通告,三十天做出具體改革承諾,否則永遠切斷對世衛的資助,並且考慮美國退出WHO。

那在他的指責信當中呢,他主要強調的是令人震驚,缺乏對中共國的獨立性。第一條,習近平向世衛施壓,要求世衛協助他欺騙全世界。2月3日,世衛依然稱武漢肺炎對其他國家的風險很低,沒必要封關。而中共在2月3日同樣強烈施壓,

要求各國解除相關旅行禁令。你可以查一下當時的外交部發言人,當時的新華社都是這麼說的。當時的習近平說川普的做法在羞辱他,美國封關的做法是非常不人道的、邪惡的,這就是外交部發言人的說法。而面對這一切,今天的很多人依然在麻木中。所以我覺得這一些表現都表明,第二次大疫情再回來的時候,其實我以為就是薩斯3.0,現在是2.0,薩斯3.0再來臨的時候,2020年應該就出現,不會出去今年的,將帶來的致命的打擊是中共國。在第一次打擊中,起源於中共國,受害於世界各地,受害於世界各地,以歐美文明世界為中心。所有人們,人類在展現出懊喪之情的時候,將回到中國大陸。不擺脫中共的,就像大洪水一樣走過了。

然後下面就談到政治因素,川普讚揚台灣的做法,12月31日告知世衛已經人傳人,但世界衛生組織裝聾作啞。世衛令人好奇的,一直讚揚中共國防疫過程的透明,但中共卻拒絕一切,掩蓋一切。譚德塞忽略在中共國發生的,有關嚴重的種族歧視爭議事故,反而沒有根據的批評台灣是種族歧視。開幕式習近平盛讚世界衛生組織防疫成功。我們跟大家解釋了,昨天的那個過程,可能在未來的時間裡將出現一個場面,全世界的國家跟人類,要對WHO,在針對自己受到傷害的時候,要對WHO跟中共國進行類似全球公投,就像公民投票一樣。

在香港發生過,香港的2019年的1月23日,區議會選舉就變成了公投。在台灣發生過,台灣1月11日的中華民國的總統大選,就是對中共國以及它的附屬的概念,國民黨進行了公投。那所以一個香港一個台灣,今天走向了世界,那中共還是中共,習近平還是習近平。而今天的WHO,就相當於台灣的這個國民黨這個韓國瑜,那或者是香港的林鄭月娥,跟香港的所謂建制派的議員,那人民面對生死進行公投。香港人面對生死進行了公投,台灣人面對生死進行了公投,今天輪到全世界,這是人們自救的過程。

那反過來就是天滅中共淘汰的過程。世界衛生組織主要由美國資助,但是以中共國為中心。那這一條是他一再指控的,這條你就看到了川普在處理問題上,他的精英跟生意人的特點。如果他把這一條改了,世界衛生組織服務於中共國,拋棄真相,

而對整個人類帶來了巨大的傷害,犯有反人類罪而且涉嫌屠殺,進行大屠殺的罪名,那個力點就不一樣,對吧,那個力點就不一樣。

美國給與衛生組織的資助,是讓美國近期可能讓全世界的人類,得以共享相關正確的資訊與真相,以最大的可能去拯救自己的國民。所以這就是他的侷限性,這就沒招。世界衛生組織反對旅行禁令,這是最危險的決定。是,這是今天譚德塞根本擺脫不了的,這是他自己說出來的。而中共在一直打擊川普封鎖美國。但是今天的人就像著了道似的,對那些東西它確實很忽視。所以我們說呢是被傷害的人類,在面對中共的邪惡,他自己在從生命與人性的角度覺醒的過程,而不僅僅是他生命的利益,就生命的本身受到威脅。今天的精英在利益為上,而利益為上的人最怕死,當他的生命遭受無可奈何的威脅的時候,促使他去反思人的本來的一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摘選今日點擊/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