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強國」的「大撒幣」與「再談談」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三十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先生,「強國」當真內外有別。你在第73屆世衛大會上所顯露的豪氣千秋和慷慨解囊,不知又要讓多少「強國」人鬱悶並無語。

你說,中國將在兩年內提供20億美元國際援助,用於支持受疫情影響的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抗疫鬥爭以及經濟社會恢復發展。

這種億金散盡還復來的五陵豪氣,這種異族阿貓阿狗皆可受益的修行布施,舍爾其誰?也只有「強國」的高枝之上,才能不假思索搖曳得出來。

黨國的國際友愛精神感天動地。不知「強國」的低素質人群,聞聽先生此言,又有什麼好唧唧喳喳的。黨國的「大撒幣」,這又不是第一次。

印尼海嘯,黨國如喪考妣,對國人近於狂熱逼捐。當時我作文《海嘯後捐款,拒絕盲目和矯情》,鼓譟要國際友愛精神,更要凝眸家園和同胞。

胡溫主政時,「強國」再窮不能窮了外國人,對「友邦」孜孜不倦於免債。新華社彼時報稱,累計已免除非洲國家欠華債務109億元,已承諾並正在辦理的免債還有一百多億元。

同樣是胡溫主政時期,玉樹地震慘不忍睹,黨國皇恩浩蕩,對受災群眾實施生活救助,因災無房可住、無生產資料和無收入來源的困難群眾,每人每天發放10元人民幣。

「強國」再窮不能窮了外國人。20億美元實質不算什麼大數目。比如習近平先生曾在2015年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上,就介紹說,60多年來,中國共向16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近4000億元人民幣援助。

「強國」低素質人群七嘴八舌,說什麼本國人民尚且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就業難、養老難……此言差矣,以「強國」之語境,即:誰讓你生在了「強國」?!

是的,怪不得「強國」對外解衣推食,對內敲骨吸髓。誰讓你生在了「強國」?道理就這麼簡單。五星旗下本就沒有說理處,生在了「強國」,就怪不得「強國」「寧贈友邦,不予家奴」。

廖夢君千錯萬錯,曾生在「強國」。因其父絮絮叨叨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終被鬼蜮伎倆所謀殺,死後還要背負了莫須有的污名,在子代父「過」中,被百度總是欺負死人不會說話。

廖祖笙千錯萬錯,生在了「強國」,竟想「文以載道」,於是莫名其妙家破人亡,於是被「強國」再三餓飯,以「強國」之思維之邏輯,那也是咎由自取的。

「強國」內外有別。向外「大撒幣」20億美元也好,「大撒幣」4000億元人民幣也罷,「強國」從來眼皮子都不會眨一下。而要是讓「特控」或「在控」人員廖祖笙免於飢餓,則哪怕已「再談談」了8個月,也須是繼續了再繼續。

超市或菜市場沒有「強國」一般的高深情懷,不會因為誰是被迫害人群,就網開一面讓其享受半價優惠。我一家老小被餓飯了半年多,索性準備「君子固貧」了,迄今也還得領受「再談談」。

「大撒幣」幾十億元或幾千億元的乾脆利落,較之為著幾百元的差距而錙銖必較,從年前折磨一個苦難的家庭直到現在,這實在是大相逕庭,其間所展現的,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中國速度」。

有一種超限戰叫作「再談談」。習近平先生,你也曾從苦難中走來,你也曾遭受過嚴重的迫害,你能否推己及人,助人為樂,責令你的治下別再糾纏著我家「再談談」?夠了,這滅絕人性的「再談談」!

倘若生在「強國」是一種嚴重的錯誤,那麼也請公門中人為政寬仁,能及早允許我家修正錯誤。前幾天我已說過了,請讓相關方面也給我辦本護照,請幫助我家離開疫區,請讓我家免於再被虐殺。

習近平不是空洞的符號,習近平該也有血有肉,習近平同樣生活在互聯網時代。我前後已向習近平公開申訴了上百次。習近平先生,倘若國家不是荒廢的,我又何至於求你到現在?

2020年5月19日寫在異鄉(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5056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帳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