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高峰上班 紐約護理員念真言出入平安(組圖)

林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3日訊】紐約市是全美「中共病毒」瘟疫的「震央」,在三月底、四月初疫情的最高峰期,紐約的確診病例數和死亡人數以「子彈列車」的速度飆升。除必不可少的「必需行業」仍運行外,整座城市基本陷入停擺,街頭空無一人,人人禁足,關門閉戶。

紐約州長庫默(Andrew Cuomo)形容,這個病毒就像「隱形的敵人」,就像「惡獸」,它瀰散在空氣中。那段日子,紐約城瀰漫著蕭殺的氣氛,彷如末日來臨。

65歲的利珍是一名家住皇后區的華裔護理員,護理行業是政府規定的基本服務行業,在疫情期間沒有停止運作,即使在疫情高峰期,在人人都躲在家裡「避瘟神」的日子,利珍也要天天出門上班,從皇后區到布碌崙,照顧一對年老體弱的夫婦。利珍每天穿梭於公交、地鐵中,路上要花兩三個小時,承受很大的風險,但是利珍說,她一點都不害怕。

利珍5月20日接受採訪說,那時新聞天天在說有多少人中招,有多少人死亡,整座城市如臨大敵,「街道上不見人影,公交車上空無一人,地鐵車廂也空空蕩蕩,很多時候只有我和一兩個流浪漢在地鐵車廂內」,利珍說,那時每天出門上班的自己,真有一種「出生入死」的感覺。

「但是我不害怕,我相信法輪功說的,我天天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出門,我覺得很好,很踏實。」

利珍說:「別人跟我說,你要小心,千萬不要出門呀,你天天坐公交地鐵不害怕嗎?我說我不害怕。他們問我為什麼不害怕,我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試試。」

「我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感到老天爺保護著我,保佑著我,我在人人都感到危險時,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而且心裡很踏實。」

利珍說,她不僅自己念這九個字,還叫身邊的朋友念,「我對朋友說,念這九個字真的很好,你們也試試念」。

利珍要照顧的老人對她每天在外面跑有所擔心,當然最主要是害怕每天在外面的利珍會把病毒帶到他們家中,但利珍對他們說,不要擔心,「我對他們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會有事。你們的兒子來看過你們嗎?還不是害怕不來了?我不來的話,誰來照顧你們?我為什麼這麼危險還敢來?因為我不怕,因為我知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沒事。」

對於她是怎樣知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對避疫、抗疫管用的,利珍說,她每天看新唐人電視台,看《大紀元時報》,「我每天晚上6點到9點看新唐人,家裡還訂了《大紀元時報》,家裡人都看,我覺得這兩個媒體說的是對的,我和家人都很喜歡看,每天都看。」

利珍說,她也在法拉盛地鐵口接過法輪功學員發的資料,如《疫情肆虐,如何自救》、《肺炎疫情如火,如何自救?》等,還有印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小蓮花吊墜,「那些資料我都看了,我要了一些小蓮花,在家裡掛起來。」

利珍想對法輪功學員表達她念了「九字真言」後的感受,在5月17日(週日)這天,她去法拉盛緬街法輪功學員所設的真相資料點,當時真相點的義工張偉琪和陳丹在那裡派發法輪功資料。

資料點的義工張偉琪對記者回憶道,「那天,這名護理員到了真相點,對我們說,她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覺很好,心裡很踏實、平安;還說,她每次經過真相點,聽到《九字真言》這首歌,就特別舒服,真是太好聽了,還留下電話,說記者可以採訪她。」

圖為行人在法拉盛接過法輪功學員所派發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蓮花吊墜及法輪功資料。(林丹/大紀元)
圖為行人接過法輪功學員所派發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蓮花吊墜後,非常珍惜,馬上掛在推車上。(林丹/大紀元)

每天,法拉盛街頭法輪功資料點反覆播放《九字真言》這首歌,歌詞只有九個字,那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反覆吟唱。悠揚、舒緩、慈悲的歌聲在街頭飄蕩,沁人心扉,動人心弦。

真相點義工張淑君說,很多行人聽到這首《九字真言》歌後,都放慢腳步或停下來,接過法輪功學員所派發的真相資料,拿回家閱讀,或當場就了解起來,像利珍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大疫下很多人都開始思考,明白了法輪功學員說的是真的,接受資料的人比以往更多了。」

利珍對記者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永遠不會改變,一直會念下去。」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