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母經》預言 2020年大難年內不會結束

作者:荏淑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3日訊】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預想到2020年爆發的這場中共肺炎。此時,回首歷史上留下的預言,看到其中預警的人類大劫難驚心動魄,讓人驚得冷汗涔涔。歷代許多預言竟有一個共同的交集,指向2020年開始的大劫難。過去的農業社會裡,每個家庭都會有一本的黃曆,竟然也預藏著這樣的預言。

地母經

黃曆是古來的中國農民曆,又稱為黃曆通書,是非常親民的「日曆」,伴隨傳統中國人走過了幾千年。黃曆裡普遍都有春牛圖和《地母經》也稱《黃帝地母經》,它也是一種預言詩。《地母經》是以六十甲子循環排列,每一年配一詩一卜,主要預言該年農作物生產情況,也旁及該年的時運。詩內提到一些地名如吳、楚、梁、宋等等,都是古代地名,對應的都是古代的地域。

《地母經》對2020庚子年的預告如下:

詩曰︰

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

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

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

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開頭一句「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指出了庚子2020年整個年運了,這一年民眾會突然死亡,死亡的人數很多。「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指出了重災區在吳楚、秦淮,這和現況不謀而合。年初以來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突然爆發、人民暴卒之狀已經對應上了詩中描述的災情。

「秦淮」在古時不是指南京的秦淮河,秦淮河古稱龍藏浦,到了唐代詩人杜牧作《泊秦淮》之後才以「秦淮河」為人熟知。秦漢之際,淮指淮河,秦淮指淮河和秦嶺這一中國南北農作分界區。淮河幹流經過湖北、河南、安徽、江蘇四省;狹義秦嶺是指陝西南部和渭河、漢水之間山地,廣義指黃河長江分水嶺。

吳楚指春秋戰國時代的吳國、楚國之地。楚地北至秦嶺以南的淮河,南至今天的五嶺以北,其最盛時西到大巴山,東到大海。吳地,在今長江下游。中共肺炎的始發地武漢、重災區溫州、杭州、上海等都市就在秦淮吳楚這些地區之內。

那麼「人民多暴卒」的原因是什麼?詩中預言,和水、饑荒、旱災、劫奪有關。《地母經》庚子年之詩云「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災情有上半年、下半年之分的態勢,下半年比上半年要更嚴重。

春夏會有大水患,「春夏水淹流」、「秦淮足流蕩」,務必留意秦淮「淹大水」。據淮河災害史所載,近530年淮河流域性洪澇災害131次,其中洪災平均3年多一次,尤其夏天梅雨季節很容易形成內澇。此外還有異常的警訊,就是位於秦淮楚地之內的長江大壩近來也傳出大壩變形、壩體不穩的警訊。從另一個解讀角度看,中共肺炎普遍藉由飛沫傳染,造成了中國和全世界的瘟疫災害,也可視為「肺水」之災。災區的人民、染疫的人民都成了拒絕往來戶,在工作上、在住家區域到處流蕩,無以容身。

詩中預言後半年有饑荒旱災的大災難,「晚稻無可割」、「秋冬頻饑渴」,而且「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亦即復工頻催復產難,民生危機慘重。

中共肺炎從年頭爆發之後,武漢最早實施「封城」措施,然後延展到了其它災區,正常的經濟生產活動都停擺了。整個播種的春季都籠罩在瘟疫災情中,春季的播種和常態春耕受到深重的阻礙,秋收不好是必然的結局。再加上秋行軍蟲、蝗蟲等蟲災的危害,入了秋冬,歉收應已是無可避免之災。若再有水災,災情會更嚴重。詩中說秦淮、吳楚地方人民的生命、生活將遭到各種災害、人禍劫奪。若從現實面來看,目前中國東北三省境內感染中共肺炎也很嚴重,災情廣散更超過《地母經》的預言所示。

最終,2020年之災難有多嚴重?《地母經》預卜這樣說:「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到了三冬,也就是整個冬天,「山頭起墓田」,山上都是墳地,表示會死很多很多人。相比之下,春夏兩季的「水淹流」、「足流蕩」的災情還不是最嚴重的狀況。除此之外,這一年還有個惡耗,卜曰「鼠耗出頭年」,也就是老鼠帶來鼠疫或損害,也會很猖獗。從當下的時點,已知在內蒙古、甘肅等地方,已經發生鼠疫災情。

《地母經》雖然沒有指出庚子2020年出「瘟疫」的字眼,然而所示現的民眾死亡災情是非常嚴重的。人們最想知道的「災難何時完?」從其預言來看,在2020年內望不到災難的盡頭。看《地母經》來年的預言,說「太歲辛丑年,疾病稍紛紛」,也就是疾病繁多,接連不斷;之後「荊楚米麥臻」,農作收成會好起來,「人民漸蘇息,六畜瘴逡巡」,人們漸漸從疾病中解脫過來之後,六畜的瘟疫漸漸減退。然而驚人心的是,預言中辛丑年死亡人數將達半數,世間人的遭遇天差地別,能留下來的人,「快活好桑田」。

《地母經》對2021辛丑年的預告如下:

詩曰:

太歲辛丑年,疾病稍紛紛。

吳越桑麻好,荊楚米麥臻。

春夏均甘雨,秋冬得十分。

桑葉樹頭秀,蠶姑自歡欣。

人民漸蘇息,六畜瘴逡巡。

卜曰:

辛丑牛爲首,高低甚可憐。

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

如果災情將如《地母經》預言的這麼嚴重,那麼,哪一半的人能留下來呢?這一半人為什麼能留下來呢?在這麼大的劫難中,能夠留下來的絕非機率、絕非偶然造成的。中國傳統文化說瘟疫是瘟神帶來的,瘟疫是有眼睛的,是對邪惡的懲罰。這一、二個世紀以來,「無神論」偽科學毒害人,讓人失去內心道德力量的約束,從而不信善惡有報而為所欲為,使得人類社會的道德墮落得相當嚴重。前人留下的警世預言,是希望能醒轉不信神的人快快懺悔,求神給予自新的機會,走上歸善的路,以得到救渡的機會,得以成為「人民留一半」中的一份子。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