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黃偉豪:繼續抗爭 自由民主中國由香港開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4日訊】香港近日發生一連串風波,包括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歷史科考題惹議,香港電台因褒貶時事的《頭條新聞》節目被支持警方的觀眾投訴成案而被迫停播與道歉等,為香港言論自由敲響了喪鐘。對此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黃偉豪近日表示,這是中共懼怕民主派人士在9月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席位所做的威嚇之舉,並藉強硬態度意圖干擾川普選情。

黃偉豪是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及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他5月20日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分析說,美國今年總統大選是川普對陣民主黨的拜登,武漢肺炎事件後,大家都憎恨中國(中共),川普一定會對中國很強硬,如果中共退縮就說明川普有效,而中共認為川普很難對付,很不想看到他當選,「所以它(中共)對香港強硬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做給美國人看,讓美國人覺得川普沒有什麼用,我們不怕,這樣美國人會想,川普沒用就換拜登。」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推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年度的審結報告,表示要看「兩會」對香港問題如何解讀,才決定是否保持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對此黃偉豪認為,美國會在中共兩會之後出台一些制裁措施,因為所有的政治都是本土政治,選舉需要票數,「川普有實權做事,如果他不用實權去制裁,拜登肯定會說:我上任後一定會制裁,你看川普多軟弱。」

他還提到中共官媒近期對蓬佩奧的攻擊是很少見的,「民間的《環球時報》攻擊是言論自由,但用一個國家去攻擊另一個國家的主要官員,蓬佩奧其實是川普的心腹,你攻擊他其實就是攻擊川普。所以我覺得一些制裁會出現。」

盼當權者及警察自我制約 莫成替罪羊

黃偉豪也分析指出近期香港警界醜聞的兩個原因。這些醜聞包括:高級警官僭建,有警察被捕,策劃「自炸」警署嫁禍抗爭等。

他認為,這些醜聞並不會降低整體警方在香港的影響力,而爆出這些事的第一個原因是,警隊想減低外部壓力,因此先制止有些太離譜的事,以便只有三十多分的警方民望不要跌到十幾、二十分。

另一個原因則牽涉到整個國安系統。他說,近期落馬的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跟港澳系統很親密,「中國政府內部的權鬥也牽涉到香港,因為警務署長的人,有很多人想上位,鄧炳強是不是真是完全控制整個警隊,有的人士又覺得他可以勝任,這個大家也都是拭目以待,所以我覺得內部的權鬥和中央那個微妙的局勢變化有關係。」

這些醜聞是否涉及到中共、中南海之間的搏擊,引人揣測。黃偉豪說:「我感覺是有的,但這個沒有確實證據。」他還提到英籍警官陶輝僭建是街知巷聞,「記者去問,鄰居說他們投訴地政署很久了,但沒有人去處理,為什麼政府突然又高調去處理。」

他說,最近元朗事件中牽涉到的一個指揮官,也被人發覺他家有僭建,至於資料怎麼來的,「通常都是有人爆料,可能是有關當局想制衡警方的力量,和中央內部的權鬥,可能也都是延伸到香港的警方系統裡面。」

對於港人近一年對政府的抗爭演變成警民衝突,傳出許多違反香港法律、甚至違反國際人權的警暴事件,黃偉豪特別提及20年前盧旺達大屠殺事件幕後金主最近在法國落網一事,「希望當權者,特別是走到最前線使用武力對付手無寸鐵者,自我制約,良心上的制衡。」

「就算國際社會不清算你,當權者要穩住社會時就一定會找人出來做代罪羔羊。那你找哪些人做(代罪羔羊)呢?肯定是在警隊裡面找,『僭建』事件找誰出來?肯定先找『鬼佬』警員,他不會先找自己人。」

政權不穩時會頻發不尋常死亡事件

除了香港出現一連串風波外,最近也傳出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暴亡事件。黃偉豪說,「這不是一個很尋常的事件」,當年負責中英談判的港督尤德也是突然在一次訪問北京時過世了,「這些人都知道很多祕密」。

他表示,不尋常死亡事件多發生於政局不穩,以及有太多不想被別人知道的祕密時,「現在全世界都在圍堵中國,而這樣的祕密一定不是習近平一人知道,會不會有些人覺得自己受到威脅?受威脅時最恐怖的就是被政治暗殺。小說家古龍說,只有死人才可以保持祕密,那就要搞政治暗殺,如果不是的話,發生了太多了,你也會怕的;因為有些人會自保,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清算,伴君如伴虎。好像孫力軍就有這樣的問題,他又怕被人清算,將那些祕密運到澳洲,好像他老婆在澳洲,那會不會有些官員會自己為了自保而蒐集一些證據,人家怕他的時候,又想在他蒐集證據之前先把他搞定。所以我覺得當政局不穩和政權有太多不想被別人知道的祕密,而這個祕密如果被揭露、對這個政權很動搖的時候,就會發生很多這樣的不尋常死亡事件。」

對於香港抗爭運動即將屆滿一年,以及六四晚會受限於「限聚令」應該不能舉行的情況,黃偉豪分享了他對香港市民抗爭心態的看法。

他認為,港民沒有停止過抗爭,這場運動就是Be Water(指像水一樣能進能退,能聚能散),沒有任何形態可以轉換,要讓政府看到還有很多人支持這場運動,政府不能亂來,也是給國際社會一個信息,「因為如果香港人放棄了,國際社會很難幫你,國際社會幫你就是覺得你們爭取的東西我們也都認同,但如果你不爭取,你放棄了,那國際社會不可以隨便干預其它國家的事件,除非他們覺得整件事違反了國際社會裡最基本的標準。所以我覺得他們要運用創意看看怎樣令整場運動可以延續下去。」

黃偉豪表示,當年共產黨可以占領整個中國,就是美國放棄了中國,最後發覺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後悔了很多年,因此香港作為東西方的匯集點,要讓國際社會知道為什麼守住香港的自由這麼重要,「因為如果將來中國有自由、民主、價值,很多東西一定由香港開始,孫中山當年革命也是在香港開始的,我想這個象徵意義或者實際意義都是非常重要,對於國際社會來說為什麼會繼續支援香港,這個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以下是採訪內容整理。

中共近期震懾港人 怕立法會民主派過半

記者:請黃教授與我們分析最近香港一連串的風波,甚至有人形容是文革式批鬥來到香港,你怎麼看在6月4日之前,香港目前的情況是怎麼樣?

黃偉豪:我想整件事要看它最終的目的想要達到什麼。我覺得它正在看兩件事,第一件是看9月的立法會選舉,因為它不想民主派在立法會過半,如果立法會過半,它們可能會採取最狠的一招:取消立法會,立法會2.0,它不想這樣做;如果這樣行的話,它現在宣布「一國一制」就行了,23條不用立法了,香港所有法例向中央看齊。所以它做很多威嚇的事,包括香港電台的《頭條新聞》沒得做了,言論自由受控制,連香港的考試題目都要管,很大程度由它界定歷史與教育。所以它會做很多很壞的、讓我們很震撼的事。

對港強硬給美國看 中共盼川普落選

黃偉豪:其實香港問題已經不是單單香港的問題了。從大處看中央或中國想將香港問題……國際社會也一樣,將香港問題看成國際社會問題,中國政府看香港問題是中美爭議的問題,跨越貿易戰,中美冷戰,甚至有機會台灣產生一些武裝衝突、熱戰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它(中共)對香港的立場強硬的時候,就給人看到它不怕美國政府,那不怕美國政府就厲害了,因為美國選舉是川普對拜登,川普肯定打中國牌,肺炎事件之後,大家都憎恨中國(中共),一定會對中國很強硬,如果中國退縮就說明川普有效。

中國(中共)很不想川普當選,很難對付。所以它對香港強硬就是因為美國很關心香港,蓬佩奧或國務院出過很多次聲明,包括黎智英、民主派人士被拘捕的時候,國務院馬上出聲明。所以它對香港強硬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做給美國人看,讓美國人覺得川普沒有什麼用,我們不怕,這樣美國人會想,川普沒用就換拜登。所以我想中央做那麼多事,始終有它的意圖,不是單純想毀滅香港,如果想毀滅香港,馬上一國一制,派解放軍就行了,搞那麼多幹嘛呢!

預估川普會利用實權制裁中共

記者:美國關注香港的情況,這次的年度審結報告,你覺得他們會關注哪些方面?特別是兩會這裡是否會有一份制裁名單出來?

黃偉豪:我估計美國會做一些動作,因為香港的情況確實沒有改善,事實上正在變本加厲,(香港的)考試也要管,香港電台《頭條新聞》已經很多年了,只不過是一些諷刺的節目,它都要控制。回頭看一看,所有的政治都是本土政治,因為你要選舉,是要票數的,它一定會看美國人是怎麼看的。如果你是川普、拜登,會怎麼做?拜登沒選上的時候,他很會說自己有多美好、多厲害。川普有實權,他可以做事,如果他不用實權去制裁,拜登肯定會說:我上任後一定會制裁,你看川普多軟弱。

所以我估計他有一些制裁的方式,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你立了法又沒有做什麼事,你與習近平好像又翻臉了、互相攻擊,特別是中國(中共)在不斷地攻擊蓬佩奧,這是很少見的。民間的《環球時報》攻擊是言論自由,但用一個國家去攻擊另一個國家的主要官員,蓬佩奧其實是川普的心腹,你攻擊他其實就是攻擊川普。所以我覺得一些制裁會出現,你說多重多輕,我未必可以準確地估計。如果他不做就會給拜登拿到把柄,到時候拜登會說你不做我做,我比你更加強硬。

中共權鬥延伸至港警系統 陶輝僭建街知巷聞

記者:現在大眾的焦點是香港警察,最近香港市民見到很多警察的醜聞,包括我們最新看到的一些高級警官僭建,類似這樣的個案,你覺得警方現在處於什麼位置?他們會面臨怎樣的處境?

黃偉豪:我覺得警方整體的地位不會動搖,因為民望這麼低的時候,特區政府也好,中央政府也好,靠什麼去支持香港的局勢,是繼續一切如常,就只有(靠)警方,只有武力。最近出了報告,香港警方民望大概是30幾分,其它的紀律部隊是70、80分。還有一如既往,出現了差不多大半年,有四成,以前試過有一半的人給零分。所以我估計整體警方在香港的影響力不會降低,因為除了武力之外,沒有什麼可以維持的了,如果說要出解放軍,即一國一制,它又不想做到這麼快,但是你說內部,就似乎有些矛盾出現了,我覺得有兩個可能的原因。你見到有的警察被捕了,有的就說,策動汽油彈(策劃「自炸」警署嫁禍抗爭)但大家都覺得這件事可能做很久了,為什麼最近才抓,和是不是不只一單?

我想原因只有兩個。第一個可能是政府想透過一些,鄧炳強自己都說會成立一個什麼檢討委員會,自己內部去檢查警察是不是做一些非法行為,所以我想,第一件事就是可能警隊都想外部的壓力減低,所以有些太離譜的事,就可能先制止,三十多分不要跌到十幾二十分。

另一個原因牽涉到整個國安系統。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下馬,跟習近平去了武漢後下馬了,他其實跟港澳系統很親密。所以我覺得中國政府內部的權鬥也都牽涉到香港,因為警務署長的人,有很多人想上位,鄧炳強是不是真是完全控制整個警隊,有的人士又覺得他可以勝任,這個大家也都是拭目以待,所以我覺得內部的權鬥和中央那個微妙的局勢變化有關係。

記者:他們現在內部出現一些分化,資料來自中共嗎?唐英年和梁振英那時,國安放料給另外一個,這次警隊這麼機密的資料,包括他們怎樣僭建的問題出來,會不會都是涉及到中共、中南海之間的這種搏擊呢?

黃偉豪:我感覺是有的,但這個沒有確實證據,但有一件事傳媒有報導,我覺得很特別,就是陶輝僭建的問題。後來去地政署查,他也都說地政署會跟進,最後地政署署長突然被換了,但是最後發覺,其實調動是比較早之前的了。但是,大家透過傳媒報導得到,陶輝僭建原來是街知巷聞,他說,記者去問,鄰居說他們投訴地政署很久了,但沒有人去處理,為什麼政府突然又高調去處理。

最近元朗事件中牽涉到的一個指揮官,也是被人發覺他家有僭建,所以我覺得這一件事,可能是政府本身不想警隊太過沒有制衡。其實中國政府或者中共的管治本色,當年的紅衛兵突然間就下鄉,他們通常都有一批好像力量、如日方中的勢力去到一定時間,又被人整治的,因為它不想太依靠一方的實力,到時功高蓋主,所以我覺得也有一點點這樣的意味。至於資料怎樣來,我覺得未必是純粹傳媒的,因為很多時候傳媒沒有這麼多資源,或者沒有這麼多脈絡,通常都是有人爆料,所以我覺得可能是有關當局想制衡警方的力量,和中央內部的權鬥,可能也都是延伸到香港的警方系統裡面。

因果循環以史為鑒 當權者應自我良心制衡

記者:警隊是政治高危部門嗎?大陸公安部、國安部都換了很多,軍隊這些。

黃偉豪:我覺得這樣有好處。我們覺得,違反了香港法律,甚至違反國際人權的做法,我想他們最後的後盾就是,中央政府會支持我,但是,你要看看,現在發生的事,和看看過往的歷史,即它重用過很多的武裝力量,最後它的前途,或者它有沒有被清算呢?我想大家看看歷史,其實都很高危的。我想這對整個香港政治的發展有好處。因為政府這麼依靠邪惡暴力的時候,負責這邪惡暴力的違法人士,看一看那段歷史,都未必有好的下場,希望他們都有一個自我制約,現在在法律上的制約就是很低的,中聯辦的人都可以說他不受《基本法》限制的,他自己釋法。唯一可以制衡這個力量的,就是從歷史循環裡邊大家見到的因果報應,使當權者不太過極端地去使用暴力鎮壓。

還有另一件事情,我也希望警隊或者政府的當權者聽到國際社會的關注。任何人都不知道整件事情會怎麼完結。盧旺達20年前發動的種族屠殺事件,背後的(金主、大屠殺主嫌之一)最近在法國落網了,希望當權者特別是走到最前線使用武力對付手無寸鐵者,自我制約,良心上的制衡。

記者:現在是亂像叢生,除了警隊,很多草民或市民見到這麼多情況,其實中共在海外是不是都有類似的情況出現?好像最近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暴亡。

黃偉豪:有很多不尋常的事件正在發生著,這不是一個很尋常的事件。當年中英整個談判都是由港督尤德負責,突然有一次他訪問北京的時候,家裡的人也不在身邊,過世了。這些人都知道很多祕密,當年尤德整個事件大家都覺得,都沒有什麼證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令人很意外,很不正常,很少發生的,但是你都會見得到。

其實最近幾個月、幾年裡,都有很多突然間自殺或懷疑被自殺的事件,中國的幹部高官,可能當一個政權有內鬥不穩的時候,整個政權裡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祕密,如果它表裡如一就沒有問題,比如說北韓很邪惡的,我就是這麼邪惡的,那你洩露的祕密沒有問題,你就是這麼邪惡的;但是中國現在有很多事情被人追著,以前的不提了,那些違反人權也算了,現在全世界都在追它肺炎病毒的來源,世界衛生組織都說要調查,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怎麼調查就慢慢有得談了。

現在全世界都在圍堵中國,而這樣的祕密一定不是習近平一人知道,那會不會有一些人覺得自己受到威脅?受威脅有兩樣事情,第一最恐怖的就是被政治暗殺。以前的小說家古龍都說,只有死人才可以保持祕密,那就要搞政治暗殺,如果不是的話,發生了太多了,你也會怕的;因為有些人會自保,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清算,伴君如伴虎。好像孫力軍就有這樣的問題,他又怕被人清算,將那些祕密運到澳洲,好像他老婆在澳洲,那會不會有些官員會自己為了自保而蒐集一些證據,人家怕他的時候,又想在他蒐集證據之前先把他搞定。所以我覺得當政局不穩和政權有太多不想被別人知道的祕密,而這個祕密如果被揭露、對這個政權很動搖的時候,就會發生很多這樣的不尋常死亡事件。

記者:一般市民可能覺得很擔心,見到很多打壓,很多人可能覺得前景沒有希望,甚至很多人想移民台灣,黃秋生都要移民台灣,你怎麼看香港的前景?

黃偉豪:我又不是太過悲觀。他們都是大規模地去搜捕民主派人士,有些已經上了法庭,6月又要再審;他們抓多一些行不行?都行的。你回頭看一看那個時期,很多人出來上街或遊行,剛巧經過也好,警察拍了照就去抓他,他們就是這麼錄像的,抓了幾百人甚至幾千個人也可以,假如要清算的話,那些人也行,就是說看完所有的錄像和看完所有人的留言,電台又不准播任何類似《頭條新聞》,有一些諷刺意味的也不會播,他們那些(事情)都可以做;但是他為什麼要做這麼多的事?有些人的說法是他虛怯,他怕什麼?如果很穩定的話,為什麼要抓你?他們抓你都要有資源的,他們做很多事情,他們收的那些錢,斂的錢財他自己享受都好過,他為什麼要做這麼多事情?防暴警察都很辛苦,就是說他打你的話都要用力氣的,所以回過頭來看一看,其實他們是自己覺得不穩了才去做這麼多事情。

記者:很多調查都說那些警察情緒不穩,特別是面對自己家人的時候,40%的人和自己家人的關係都不是很好。他們每一個人做這個行業的時候,他怎麼樣去把握自己的尺度?

黃偉豪:為什麼他們還有這麼多,叫做黑警察,運作到走不了,就是因為警察的技能未必真的,就是說他不想做保安員,人工(薪資)低很多,他的技能未必真的可以轉行進入其它行業,以他的學歷可能找不到一份工作,因為他們有宿舍,所以我明白他們是被困在這個位置上。但我想,最近也有一些年輕人死亡事件,有一個就是死在警察宿舍裡,我看到一些報導也都證實這個死者應該是警察的女兒,所以警察的制度是沒辦法管的,基本上是政權的打手。

另一方面也要想一下良心的責備,將來會不會受到國際清算,就算國際社會不清算你,當權者要穩住社會的時候就一定會找人出來做代罪羔羊。那你找哪些人做(代罪羔羊)呢?肯定是在警隊裡面找,「僭建」事件找誰出來?肯定先找「鬼佬」警員,他不會先找自己人,先找老外,老外也不是什麼好人來的,所以你見到前幾個都是「鬼佬」,或者有點「鬼佬」的樣子,都先被別人舉報出來。希望警方知道自己要有條界線,千萬別去超越,這是反人類的罪行,不單是違反香港的法律。

港人會延續抗爭 阻政府亂來 爭取國際支持

記者:香港抗爭運動很快就到6月9日、「6·12」一週年,六四晚會現在有「限聚令」應該不能舉行了,但他們以遍地開花這種形式紀念。你覺得香港市民面對一週年的抗爭的心態是怎樣的呢?

黃偉豪:我覺得整個的抗爭心態沒有停止過,政府也沒有改善過,甚至更差,有些人的說法就是退無可退,這場運動就是Be Water,沒任何形態可以轉換。六四晚會大家都預計不能搞了,你問一下(主辦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大家都知道他們一定不會讓你們搞了,但我們用什麼形式來凝聚這個力量以使每個人都能參與見到我們的力量很大,讓政府看到我們還有很多人支持這場運動,政府不能亂來,也是給國際社會一個信息,因為如果香港人放棄了,國際社會很難幫你,國際社會幫你就是覺得你們爭取的東西我們也都認同,但如果你不爭取,你放棄了,那國際社會不可以隨便干預其它國家的事件,除非他們覺得整件事違反了國際社會裡最基本的標準,所以我覺得他們要運用創意看看怎樣令整場運動可以延續下去。

國際不會放棄香港 自由民主中國由香港開始

記者:你覺得未來香港的優勢在哪裡?過去一年香港人令世界很重視,是一個舉足輕重的地方,今次香港人重新出發,他們的優勢應該在哪裡?

黃偉豪:我想香港的優勢都是傳統的優勢,作為一個西方和東方的匯集點,既是國際的全球城市,也是中國的其中一部分。當年共產黨為什麼可以占領整個中國,就是美國放棄了中國,最後發覺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後悔了很多年。

全世界不可能放棄中國的,因為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一個很具足輕重的國家,無論誰當權,中國發生的事都影響很多人。我覺得香港人的優勢是讓世界看到香港既屬於中國,但它的制度或者價值又與中國(中共)不同。西方社會絕對不會放棄香港,為什麼守住香港的自由這麼重要,因為如果將來中國有自由、民主、價值,一定由香港開始,孫中山當年革命也是在香港開始的,我想這個象徵意義或者實際意義都是非常重要。

觀看【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