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民眾野菜樹皮充飢 幹部貪污吃香喝辣(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湖南寧鄉縣大躍進,「苦日子」相當程度是自上而下大刮「五風」的結果。但「苦日子」到來後,幹部們也驚慌失措,惶惶不安了。全社會都缺糧,有權力的幹部們,不少人大肆貪污腐化、以權謀私,以保自己和家人不受災禍。

凡是採訪當年因貪污腐化、以權謀私而在整風整社、三反、社教運動中受處分者,他們幾乎是異口同聲:一是為了完成任務,搞好工作,二是保家保命。

就在民眾以野菜、樹皮填充飢腸之時,各級幹部普遍出現巧取豪奪,貪污腐化,吃香喝辣,奢侈浮華。中共中央將這一社會現象稱為「幹部特殊化」。由於辦公共食堂,食堂又由幹部專權,幹部生活特殊化也源於食堂——幹部普遍開小灶。社員飢腸轆轆,餐餐餓肚子。幹部有權,誰願意挨餓呢,而且誰也不願家人去挨餓。因此,有職有權,就多吃多佔。

「老鼠洞」和「夜老鼠」

寧鄉和湖南其它地方一樣,還流行著「老鼠洞」和「夜老鼠」這兩個「苦日子」專有名詞。「老鼠洞」,是指公共食堂,它已成為幹部特殊化的物資倉庫;「夜老鼠」,是指白天掛名與社員「同甘共苦」的幹部,晚上在食堂大吃大喝搞特殊餐。幹部吃「小灶」是最常見的現象。生產隊幹部一般在公共食堂大灶上多吃多佔,而大隊和公社以上幹部,則專設「小灶」,酒肉不斷。

據縣委的處理材料,花明樓公社機關食堂,伙食分三等,有「書記飯、委員飯、一般幹部飯」。據1960年公社整風會議揭發算帳,公社8個常委,一年內光多吃肉就有765斤,人均96斤;吃大米白麵465斤,各種高級餅乾282斤。其中胡仁欽一人吃雞、魚、豬肉160多斤。這還不算他們借開會和檢查工作為名,長期在基層大吃大喝的物資。

1960年4月28日,8個常委一天吃4餐,光是夜餐就吃了狗肉、雞、豬肉、雞蛋、荔枝16斤。有一次,4個書記開會喝酒,喝醉了打架,衣服也扯得稀爛。

飢民聞訊,無可奈何地說:「書記吃飽了沒事幹,他們打打架,比拿社員打人開心取樂強多了。」

太平大隊1959年死牛5頭,殺了600多斤肉,幾個大隊幹部就吃去500多斤,其中總支書記王義吾一人吃乾牛肉70多斤。

幹部大吃大喝當時已成普遍現象。1960年6月7日,中共夏鐸鋪公社委員會、湖南省委三反試點複查工作組聯名向省委和縣委作出《關於夏鐸鋪公社開展三反整風運動的報告》。

《報告》說:夏鐸鋪公社的幹部,一個個養得紅光滿面,精神十足。對全社210個大隊以上幹部的不完全統計,從1959年到1960年4月,共吃肉2062斤,魚2335斤,雞177斤,蛋401斤,油481斤,酒1784斤。而社員食堂斷糧停炊,也無人過問。最典型的是新風大隊9個幹部,1959年過端午節,一次連吃帶拿搞了150斤白麵的包子。1959年5月到60年4月,11個月內吃牛肉138斤,豬肉220斤,酒150斤,菜油176斤,魚210斤。

秘書黃振恆,用油炸麵食,吃皮不吃心;白糖泡酒,糖多酒少。他老婆來了請客吃糖,專門製作「愛愛糖」,還向公家報銷。

據縣委上報材料,該大隊幹部食堂的方針是:「以肉為綱,雞魚並舉,小菜帶頭,保證基本供應。」大隊9個幹部就有8種繩子衣(毛衣——作者注),5隻手錶。群眾反映說:「我們大隊的幹部實現了三化(手錶化,繩子衣化,白糖、香菸、餅乾經常化)」。

總支副書記黃振祥,1960年4月用公款178元買收音機、留聲機各一部。大隊部敲鐘吃飯,與大機關一模一樣。幹部管吃飽吃好,從來不問社員食堂生活情況。大隊部半夜三更幹部吃夜宵,烹炸燴煎,搞得鍋子乒乒乓乓,火煎魚炒肉。可是生產上急需用的70000斤石灰,無錢買回;社員要借1元錢治病,也不批准。

到1960年4月底,公社檢查,該大隊社員吃糠咽菜,還有兩三個月,社員存糧每人也只有10斤存糧了,總支書記不聞不問,致使春荒餓死人、浮腫病一發不可收拾。插秧人忙季節,關山生產隊飢荒病56個勞動力,總支書記黃福祥、副書記黃振祥還不知曉,幹部白天往外面轉一個圈,又回大隊部吃飯,晚上坐在辦公室聽收音機、開夜餐。嚴重影響群眾生產情緒,他們說:「我們天天忙出工,幹部光吃不勞動,具體問題不解決,搞起生產冒得勁。」

1960年整風整社運動中,縣委副書記何長友在報告中這樣形容:「去冬今春滋長著的大擺筵席,殺雞請客,做壽,添置非生產性的消遣器材之風,在少數地區幾乎日日盛行。」當然,上述情況只能是幹部的特權。

1959年12月的一個晚上,關子沖食堂司務室,燈光暗淡。隊長、隊會計和食堂會計正在辦公桌旁烤火,桌上放了幾本帳冊和算盤,炊事員正在廚房準備豐盛的夜餐。

不料,有人輕輕敲門,隊長開門一看,是大隊支書和大隊長,連忙招呼:「我們準備開個夜班,把食堂帳目清一下,出榜公布,搞個民主理財。好機會,領導來了,請領導指導。」

「好嘛,大家不謀而合,我們來的意思正是請你們搞個民主理財的樣板。你們的力量強,底子好,條件夠!」支書慢悠悠地說。隊長笑在眉頭,苦在心裡。吃私食不行了,只好溜進廚房,輕聲對炊事員說:「加碼,再加3個人的,大隊領導也來了。」

突然,門又咚咚響起來,隊長小心打開門,頓時屋裡氣氛緊張起來,原來是縣委工作組副組長。開會時他講得最硬,不管任何人,誰搞特殊化就處分誰。他跨進門檻,看到屋裡的架勢,聞到噴香的菜味,不動聲色,一屁股在炭火旁坐下了。

隊長見勢心動,馬上匯報說晚上要清理帳目,並懇切要求:「報告組長,今晚恐怕要乾通宵,我們要炊事員搞了個夜餐,一要請組長原諒,二要請組長一起指導工作。」

組長說:「近來偷盜風嚴重,我是專門來檢查食堂『三防』工作的。對財務嘛,我也略知一二,可以參謀參謀。今晚,你們的情況特殊,工作任務重,開個夜餐也可以,但以後不宜多搞,要注意影響。」

話音剛落,飯菜端上,大家放寬心,鬆開褲帶,圍攏炭火,熱乎乎地吃了起來。

整社工作隊的任務,就是下到社隊,整頓幹部作風。可是,1961年,縣委書記何長友在《關於開展農村整風社的報告》中,這樣描述當時工作隊的幹部說:「夏鐸鋪公社新風大隊工作隊長張其永,由於生活嚴重特殊,工作極不艱苦深入,在整社中繼續大吃大喝,吃魚吃肉吃蛋吃酒,侵佔病人食堂,違犯糧食政策,超吃糧食,每餐吃10兩,群眾反映是一個特殊缽,嚴重脫離群眾,影響很壞。」

當時流傳著一首民謠,諷刺幹部吃喝風:「口裡冒得味,開個現場會;肚裡有點嘈,組織大檢查」。開會就是吃肉吃魚的場合。大檢查更是令幹部開心的事了。讓檢查者吃得嘴裡流油,心滿意足,那檢查的結果就好多了。

檢查評比,走一路,開一路葷,一家更比一家強。有的幹部自己想吃什麼就開什麼會。想吃肉,開「發展牲豬檢查會」;想吃酒席,就開個「紅旗食堂現場會」。

白馬橋淺水大隊食堂管理員在筆記本上作了一個記載,給我們留下了難得的歷史資料:1959年從5月13日至8月13日,在我食堂開過大小現場會7次,到會幹部多的31人,少的7人,共辦飯菜19桌。本子上還有這樣一段話:「我們的食堂辦得好是好,就是現場會多得不得了。辦上一桌菜,除了魚、肉開支不上算,至少也要吃掉我食堂80個人半個月的油鹽。此風不可長,要開也要開得少。」後來被人舉報,這位會計被撤職,送上鬥爭臺。

社員一個月,吃糧不過10多斤,吃的是鹽水清湯,一個月生活總共不到8元錢;一桌酒席四五十元,相當一個社員半年伙食。淺水大隊食堂,3個月中幹部開會吃的伙食費,大約相當於100個社員1個多月伙食。

幹部貪污腐化 成為普遍現象

1960年6月25日,縣委第一書記李學良在《我對「三反」運動中所揭發的問題的檢查》中說到:

「全縣大隊以上的6700個幹部中,貪污的達964個,佔到14.2%,共貪污人民幣145000元。看來,這個數字還有多,不會少。夏鐸鋪公社326個大隊以上幹部中,有67個共貪污金額6400元。其手段是虛假、浮領、造假憑證、收入帳盈餘不向上繳,騙取敲詐和勒索。該社六度庵大隊會計何維華,59年在購銷站貪污人民幣125元。今年他動員一個老年社員出賣棺材投資為名,從中貪污現金12元外,還運用私拆掛號信等辦法貪污人民幣310元。社辦企業廠礦財經單位,同樣如此。據417個企業單位幹部統計:貪污的78個,佔所有單位總數的19%,有的貪污現金,有的貪污實物。夏鐸鋪公社醫師曾尚書貪污怕補藥達28種,群眾反映他家是開藥房,不但未受批評,反而多次評為模範,得到了表揚。該社主任楊新莆(公社黨委委員)59年來貪污人民幣500多元,光嘗新食品之味就貪污60多元。個別公社黨委書記也有貪污,手段不擇一切,有的貪污黨費和團費,有的貪污投資和救濟款。這說明資產階級向黨進攻是很猖狂的,官僚主義者給他們的方便是嚴重的。因此,貪污現象不是收縮,而是發展,必須堅決反掉。」

在浪費方面:「去冬今春茲長著的大擺筵席,殺雞請客、做壽、添置非生產性的消遣器材之風,在少數地區幾乎時日盛行。黃材水庫添置錦旗,做彩色衣服,動用國家布票6萬多尺,一面最大的錦旗,長達2太,寬即5尺,花去人民幣130多元。煤炭壩煤礦去年一次新建9間樓房,鹽鹼垮了,二次重建6間又垮了,因質量不好,設計不周,總共浪費人民幣6萬多元。商業局肉食經理部去年轉運掉豬14次,共計144頭,總計損失人民幣2165元;夏鐸鋪公社新鳳大隊9個大隊幹部,動用公共積累購回收音機,留聲機各一部,鬧鐘9座,好比排場,借支現金購買手錶5只,繩子衣7件。大吃大喝方針稱為;『以肉為鋼,雞鴨並舉,小菜帶頭,保證供應』。道林公社總支書記黃明澤從大隊調去供銷社,私自接受送禮共達人民幣100多元。禮品之中,毛毯三床,熱水瓶六個,玻璃床一張,幹部還送給他一幅對聯:『明星建政共強黨,澤放光輝為人民』。可見由於我們對幹部教育不夠,他們已受到資產階級剝削思想的影響,發展到了蛻化變質。」

夏鐸鋪公社1960年整風整社運動,全社揭發出1382個幹部貪污54525元,挪用公款21117元,利用職權借支不還9855元,多吃多佔19497元,合計金額104994元,人均76元。

376個大隊幹部,貪污挪用195人,計貪污21132元,挪用7038元,借支4337元,合計41356元,人均210元。

講排場,擺闊氣,大興土木。幹部特殊化,還特殊在置民眾生死於不顧,利用特權,一心追求自身享受和淫樂。

寧鄉縣委整風和「三反」材料中上報說,花明樓公社黨委書記胡仁欽,平時經常說群眾路線,艱苦樸素,出門帶頂大爛斗笠,搏得縣委領導人多次表揚,實際上是他故意把帽頂扯爛,以欺世盜名。

為了講排場,圖安樂享受,胡仁欽決定在花明樓公社大搞「十大建築」,雕龍刻鳳,大修「25里豬場」、「萬人禮堂」、「綠化公路」、「水上涼亭」、「山上涼亭」、興建公社「辦公大樓」、開「花果山」、修「環山馬路」、「新居民點」和「躍進橋」等等。為此兩年多共拆民房2060間,佔用民房15824間,平調各項實物和合248138元。搞得民不聊生,社員流離失所。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