覓真:緊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河北當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河北省一直緊隨其後,在全國名在前列。據明慧網信息統計,2019年近萬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綁架騷擾迫害。其中,非法抓捕6109人次(2709人已經回家),非法騷擾3582人次,強制送洗腦班383人,抄家3124人次,離家出走91人。中共冤判789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851場,非法批捕435人,構陷到檢察院、法院1137人。被迫害致死的96名法輪功學員。

在被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中河北省666人,排位第一;被非騷擾法法輪功學員中河北省485人,排位第三;被迫害致死的96名法輪功學員中河北省8人,排位第四;被非法判刑的789人中河北省52人,排位第五;被非法庭審851場中河北省65場,排位第五;被非法批捕435人中河北省35人,排位第四;被非法構陷1137名法輪功學員中河北省108人,排位第四。上述幾項數據河北省都在一至五名之間,可這僅僅是2019年1年的數據。

在剛剛過去的4月份,據明慧網信息統計,2020年4月份,中共非法抓捕騷擾法輪功學員1178人,其中綁架508人(288人已經回家),騷擾670人,抄家314人,強制送入洗腦班19人,非法判刑13人,非法開庭5人,非法批捕15人,非法構陷到檢察院、法院89人。

其中被綁架迫害中河北省49人,排名第三;被騷擾迫害中河北省156人,排名第一;四月份13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河北省6人,排名第一。在此僅舉2019年以來河北省發生的幾個迫害案例:

案例1:2019年6月12日,河北省保定市法輪功學員孔紅雲被保定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僅47歲。2019年1月2日,孔紅雲給人講法輪功真相時遭惡告,被和平裡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在清苑縣境內)。

據知情人講,孔紅雲3月8日被看守所送往醫院,醫生建議住院治療,但是看守所沒讓她住院。3月10日晚上,看守所再次把處於昏迷狀態的孔紅雲送往醫院,醫生當時就下了病危通知書。這時看守所還不通知家屬,醫生說是看守所副所長簽的字,醫生給孔紅雲做了氣管切開手術,一直靠呼吸機呼吸。再後來醫生說:人都不行了,你們還不通知家屬?警察才通知家屬。

6月12日上午8點多,孔紅雲家人接到電話趕到醫院後,孔紅雲早已停止了呼吸。

案例2:2019年11月23日晚,河北秦皇島法輪功學員魏起山在河北省秦皇島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此前,魏起山被非法判刑四年,妻子於淑榮被非法判刑3年半,已上訴。

11月23日晚上9點20左右,家人接到電話通知,匆匆趕到秦皇島人民醫院時,在急診室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遺體,右胳膊耷拉著,全是紫色的;眼睛是半睜著的。

案例3:2019年10月25日,石家莊行唐法輪功學員楊煥平被蹲坑的行唐公安綁架,石家莊橋西分局參與將楊煥平劫至石家莊第二看守所關押。近期石家莊橋西區法院對楊煥平再次誣判6年迫害。

案例4:河北省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李延春與妻子裴玉賢,2019年5月31日上午在昌黎縣法院被非法開庭,所謂的「法官」不讓當事人說話,阻撓律師辯護,草草收場。8月27日,昌黎縣法院開庭念判決書,非法判李延春7年6個月,勒索罰金2萬元;裴玉賢4年,勒索罰金5千元。夫妻倆當庭表示上訴。

李延春,66歲,在40餘年的醫學專業生涯中,有著豐富的醫院管理經驗,曾擔任過多家醫院管理工作,擔任院長。他曾發表過20餘篇醫學科技論文,擔任本學科帶頭人。

妻子裴玉賢,66歲,退休醫生,從醫40餘年,人品樸實善良、為人正派、道德高尚、醫術精湛,是中國第一代影像師,她突破了最小腫瘤的早期診斷,在全國首屆影像科技成果會上,獲得獎勵。

案例5:明慧網2020年4月25日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法輪功學員高金萍年前被非法開庭,近日律師收到保定市高陽縣法院的判決通知書,高金萍被枉判了7年,但沒有通知家屬。高金萍已經上訴到保定市中級法院。

73歲的高金萍2019年8月22中午被保定市公安局國保警察和保定市競秀區依棉派出所警察綁架,同時警察搶走她家中的電腦、大法書籍等個人物品。去年,換社會保障卡時,中共人員停發了高金萍的工資。

案例6:法輪功學員楊素華,家住秦皇島海港區腰站莊,是個善良守法的好村民。2016年8月29日,她在杜莊大集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隨後被杜莊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到杜莊派出所,又被強行送到秦皇島市拘留所,因為體檢不合格,拘留所拒收,但是卻仍被非法辦理了「監視居住」。

2020年4月6日,河北秦皇島十多個警察沒有經過任何程序,突然闖入楊素華老人家中,海港區法院非法在楊素華家裡進行所謂的「開庭」。當時家裡老伴不在家,只有楊素華和兒子倆人,警察粗暴地壓住老人的兒子不讓動。楊素華老人就在另外的屋裡稀裡糊塗地被非法開庭。

4月13日海港區法院又來人,把非法判決書(判刑4年,罰款:2000元)強行送達家中。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主政河北省的歷屆官員以河北省環繞京畿重地,是北京的護城河為由,把維穩放在第一位,讓老百姓吃盡了苦頭。法輪功學員成了他們維穩的重點,每到他們認為的重要時刻,即所謂的「敏感日」,法輪功學員就被列為重點監控、打壓的對像。

近幾年來,特別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的酷吏、打手周本順張越等主政河北省委、政法委期間,迫害形勢特別嚴重。從2019年以來的河北省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數據,我們就知道周本順、張越之後,河北省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形勢仍然特別嚴重。

在此奉勸河北省那些至今仍在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們,包括各級黨政官員及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等直接參與迫害善良民眾的所有人員,趕快懸崖勒馬,停止做惡,悔過自新,將功贖罪,大疫當前,不要再執迷不悟。為自己留下一條生路,也為家人留個平安的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