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棄死向生的選擇——《希望的聲音II》觀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不能不承認,微電影希望的聲音II》以他精緻、細膩、極具專業水準的製作,讓僅僅20分鐘的故事豐滿動人、引人思考回味。影片精心的細節設置、情節的遞進展開和人物情緒的轉換,以及音樂、燈光、置景共同營造的效果,觀影的感受隨着故事的推進而同步深入,以致最終達到影片高潮的認同感。作爲一部單一場景的獨角戲影片,情節調度、情緒變化和穿針引線的細節,使影片發展環環緊扣,絕不單調乏味。這樣的微電影感受是我少有的經歷。

他,三代五口其樂融融的家,轉眼全家染疫痛失四位摯愛,被醫院「清零」病患,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否真正好了的他,在空寂暗冷的家中,將手機放在全家合照前,爲已經離世的父母、妻子和兒子點開了一段音樂,哀婉低迴的大提琴樂聲,讓早已身心俱疲、沉痛孤獨的他,又平添了深切思唸的慟楚與無奈的絕望;緩緩擡起頭,他長久望向屋外那漆黑陰冷的夜空,漸漸地,淚眼遊離,神情凝固,他彷彿內心裏有了決定……

當鏡頭從室內以逆光剪影投射出他朝向曬臺的背影,當我看到他由近向遠走向夜空,我領悟到了他內心裏的那個決定,那個投入黑暗的可怕決定——跳樓自殺。我的心被勾起,究竟怎樣的「阻礙」干擾了他內心的決定?

手機響起,他站在那裏遲疑了一下,還是接起了那個顯示着「未知打入」的電話,無力地坐在了沙發上。

要徹底摧毀他的自殺決定,顯然不是一蹴而就之功。影片設計了他和兩位不同身份的人通話了不同的內容。通話的內容是故事轉折的關鍵,也是《希望的聲音》之由來。

第一位是年輕女士,柔和而關切的聲音令人聽來很舒服。在和女士的對話中,他告訴她:「他們讓我回家了,他們說我好了。」這是影片交代他身份情況的唯一情節,初聽乍看,似乎不會覺得這話有什麼蹊蹺,放過去就漏掉了一個重要信息,其實這話有另一層意思。

第一,到此我明白了,他也是一位武漢肺炎患者,剛從醫院回到家;第二,他話中兩次使用「他們」,「他們讓我回家了,他們說我好了」,這種奇怪的表達,其實是在暗示他並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已經好了,在中共宣示「抗疫成功」的政治任務下,各地醫院病患「清零」,他恐怕也是被「清零」的一個。

儘管女士從美國打來,告訴了他發生在武漢他卻不知曉的疫情真相……他聽着,但心裏的決定依然沉重,他掛了電話,再次走上曬臺……

徹底摧毀他內心決定的是來自加拿大的第二通電話,那是他的摯友。在最崩潰無助的時刻,聽到摯友那急切、久違和無比貼心的聲音,他再也支撐不住自己,癱坐在地上,破啼失聲、涕淚橫流……

摯友間的對話是精彩的,我感受到,雖然距離遠隔萬里,但他們間沒有罅隙,找他找了幾個月的摯友,似乎也瞭解他的心境秉性,句句話都直入他的心,在泣不成聲的交談中,他退了黨,他知道了疫情災難不是天災是人禍,他聽進了勸說,內心的決定也徹底崩塌。他結束了和摯友的通話,抹去涕淚,漸漸心沉氣定,自語道:「對,我得活着!」

讓我感到感慨的是,電話那邊摯友說的一句話:「我和你講了多少年的真相,我們法輪功圖什麼呀,我們就是圖你平安,圖你平安啊!」我感慨,他已經有過很多瞭解真相的機會,有過很多聽到勸善的機會,無論因爲什麼原因,他始終風淡雲輕般對待着摯友的肺腑之言,他一直對早該做出的選擇不以爲然;如果他能早一點聽進衷言,早一點改變執念,早一點做出選擇,早一點離開中共,也許命運就會改變,事情就有轉機,疫病就將遠離……人爲什麼非要經歷巨痛和災難才能醒悟?爲什麼非要置於死地纔可真正明白?我想,「美好生活」給人製造的迷幻太多太深了。

影片至此,還只是越過了一道峯巒。他抽身站起,拉開了座燈。我讚佩影片對燈光的使用,燈光從明到暗再到明,與影片情境和人物情緒恰到好處地貼合,此時,他打開的燈光,爲房間添抹了柔和與舒適的暖色,驅趕了暗沉和不安的因素,是他棄死向生、內心走出黑暗、選擇光明的絕好的外化表達。

他沉靜地拿起全家合照,輕輕地撫摸着照片上的每個人,我感到他在默默跟他們對話,他已經篤定下新的決心:好好活下去,作爲這場人禍的見證者。影片此時的曲線已經拉直,一切似乎已經過去,趨於平靜。

忽然,手機短信進入的鈴聲,一聲、兩聲、三聲、四聲——他收到了四封病逝者火化、骨灰領取通知,母親、妻子、父親和兒子。內心深處騰起的怒火在往上噴涌,他咬緊牙關、壓抑着自己……黑夜裏劃過一道閃電,霹雷落地,他衝上曬臺,伴着雷鳴電掣,拼命呼喊出了他那心底裏噴發出的聲音。影片推入高潮,也同時進入尾聲,畫面轉入新聞紀錄,中國人、武漢人、香港人抗疫(議)的一幅幅場景再現,不約而同,人們發出的呼喊聲匯聚成了山呼海嘯……

值得一提的還有影片音樂的使用,具有特色的主旋音樂,在不同情境中使用不同的演繹,很好呼應或烘托了影片的情緒氛圍。比如,初到家中給故去父母、妻子、兒子播放的音樂,使用了低沉哀婉的大提琴演奏;和摯友話畢擇生,響起了清柔明亮的銅鈴樂;當實境紀錄片部分出現時,用豐富厚重的管絃樂烘托;而片尾的主題歌,以高亢、振奮、呼喊般的男聲把「誰在救度,誰在欺騙」,「時代變遷,光照楚天」的歌聲,帶着震撼傳送到你的耳朵裏,催醒着你的心靈。

我很敬佩導演和製作團隊的專業功力,短短20分鐘影片承載如此弘大的內涵主題,並且能贏得觀影者的共鳴,一切因素都被柔和得那麼完美。是怎樣的一羣人能把這個「微雕」製作完成得如此絕妙——既可以一觀領略大義,也能夠細細品味深邃。我發現,我是那麼期盼着他們的下一部製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