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中共敢於跟台灣動武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20日上午,蔡英文宣誓就任了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她在台北賓館發表就職演說時,針對兩岸關係講到:「我要再次重申: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這八個字。我們不會接受北京當局,以「一國兩制」矮化台灣,破壞台海的現狀,這是我們堅定不移的原則。」

蔡英文總統的演講直接給了中共當頭一棒,徹底破滅了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夢想。中共近段時間對台灣連續不斷的軍事威脅與挑釁,也成為了中共在全世界自取其辱的笑柄。

中共面對羞辱它能善罷甘休嗎?它敢於跟台灣動武嗎?下面我們就談談這個問題:

一:第一次台海戰爭

1949年中共黨魁毛澤東得知美國不援助台灣時,立刻決定攻台。任命三野副司令員粟裕為攻打台灣的總指揮,同年8月粟裕指揮的第一仗是攻打金門,在進攻中共軍隊7個團約兩萬人的兵力,一半葬身大海,一半在島上被打死或俘虜,導致了全軍覆沒。

同年11月又展開了攻打舟山群島的第二場戰役,結果中共又以徹底失敗而告終。

在這兩次戰役中,還使得中共當時的飛機、艦艇幾乎損失殆盡。

儘管中共最後又調集了60萬大軍準備攻台,可是卻一直沒有再打。為什麼?因為被中共黨魁毛澤東稱為五虎戰將的粟裕膽卻了,身經百戰的粟裕,在這兩場戰鬥中他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恐懼,似乎國民黨軍隊有神在相助,根本無法戰勝。所以粟裕向毛澤東提出辭職,並提意要讓劉伯承或林彪來當總指揮,於是中共攻打台灣變成了進退兩難的尷尬局面,好在朝鮮的開戰給了中共一個台階,第一次台海大戰就這樣結束了。

 二:天時、地利、人和

自古以來凡是著名的統帥、將領,在戰爭中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要順應天時、地利、人和,誰得到了這三樣,勝利的天平就會傾向於誰。

在筆者看來,這三個方面天時是最為重要的。我們中國人常講:順天則昌逆天則亡。所以唯有順天意才能取得成功。

在一場戰役開打之前,有一個很主要的問題,那必須是師出有名,用現在的話講,就是要有一個發動戰爭的正當理由。比如:《水滸傳》中提到的,水泊梁山的一百單八將。這些人在古代稱之為草寇,現在人叫土匪。可是這些土匪打出的旗號卻是『替天行道』,這就是說土匪也要師出有名。

我們再來說說中共,中共要攻打台灣,首先它是師出無名,用現在的話講就是非法戰爭,為什麼?因為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人,同一祖先、同為中華兒女,共同沐浴著五千年來的神傳文化。也就是說中國與台灣本就是一家人,就如同兩兄弟分家,不能因為你有錢有勢就去搶占你兄弟的財產,那你搶占的行為就是不道德的行為,屬於師出無名,那是要遭天譴的。

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對台灣進行軍事上的威協與挑釁,都是非正義的,所以才遭到了許多國家的譴責,如果中共真的敢動武,美國及那些盟友們一定會參戰。這就是中共失去的天時。那麼地利、人和就更不用說了,地利在台灣。從台灣年初的大選到這次的防禦中共病毒和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講,都已經告訴了全世界,台灣人民絕不屈服中共,絕不跟中共一國兩制。可以說台灣人民針對中共是眾志成城、萬眾一心,這就是人和。反觀如今的中共那是內憂外患,內部是勾心鬥角、一盤散沙,就這樣的人氣還能打仗嗎?

我們再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現在打仗憑的是什麼?是實力、打的是金錢。實力講的就是武器裝備和軍人的素質,中共的武器裝備跟美國相比相差甚遠,就拿中共的航母遼寧號來說,網上曝光了遼寧號出海時的照片,看後,讓人想起了20世紀30年代的電影,那時西方國家的艦艇就跟中國的遼寧號差不多,煙筒冒著又黑又濃的煙柱。

當然中國的遼寧號航母之所以會這樣,它還有一個特殊的原因,那就是中共給航母餵的是毒奶粉、喝的是地溝油、打的是假疫苗,煙筒冒出的是中共病毒。就這樣的航母,可能還沒參戰先把自己的士兵熏倒一大片。
三,膽識與氣魄

現在中共國的人極其的自私、麻木,中共的黨魁和那些既得利益者也不例外。他們非常的膽小怕事,怕什麼?怕他們的生命不保、怕他們的政權不穩、怕他們魚肉百姓的生活丟失掉等等。

就中共那點膽識和氣魄,只能做做樣子騙騙中國老百姓,嚇唬一下他的政敵。真正的攻打台灣,習近平絕不會幹,為什麼?因為他沒有那個膽識和氣魄,現在的戰爭一旦打起來,就沒有前後方。不管你是誰,都牽扯生命的危險,所以習近平絕不會幹。

中共幾十年來對中國人教育時常說: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其實真正的紙老虎恰恰是中共自己。別看中共咋咋呼呼,大搞演習、用飛機、軍艦威脅台灣,其實中共是在虛張聲勢、聲東擊西。目的是把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台海,然後對香港下狠手。

在天滅中共之即,神已經定下了一條,無論中共耍什麼花樣,做什麼事,都必將是一件醜事、敗事。所以中共在香港無論怎樣折騰,都是在加速它的滅亡。

在此希望朋友們,特別是大陸同胞們,能夠清醒的認識到這些問題,不要站錯隊,給中共當了殉葬品。趕快脫離中共,退出中共的當團隊組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人好。這是我們得救的唯一希望,珍惜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