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專家:港人只剩兩條路 川普也別無選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7日訊】中共擬強推港版國安法令國際輿論一片嘩然,幾乎一邊倒對香港人可能喪失迄今享有的所剩不多的自由和權利表達了極度的擔憂。德國的香港問題專家迪特(Heribert Dieter)接受德媒專訪時坦言,如今香港人只有兩條路:要麼沉默認命、要麼拚死反抗;美國政府則必須阻止北京的這個舉動,否則就只能取消美國給予香港的特別待遇,在這個問題上川普(特朗普)別無選擇。

剛剛從香港返回德國的柏林科學與政治基金會(SWP)專家迪特教授26日接受《德國之聲》的專訪時,首先對中共政府決定強行給香港製定所謂「國安法」表示很「很震驚」,他直言,中共此舉明顯是給香港在國際上的特殊地位「畫上了句點」,是朝著背離「一國兩制」及告別香港現有體制和特殊地位「邁出了一大步」。他說: 「這意味著,那個我們所熟悉的香港走向終結。」

迪特分析,中共之所以會在當前這樣的時間點作出這樣的決定,主要有兩方面原因:其一,香港去年延續數月的示威活動讓北京非常緊張,害怕這種勢頭會延燒至中國大陸;其二,去年11月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北京當局害怕今年9月初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會重蹈覆轍,那麼通過香港立法會來對涉及國安的條例進行改動的可能性就不復存在了。

此外,當前世界各國都忙於對抗各自國家的中共肺炎疫情,有些自顧不暇,中共認為這個時候推出港版安全法,來自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壓力可以有所減輕。

迪特強調,根據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中國有義務維護香港的自治,而現在中共計劃中的港版《國安法》即將打破這個原則,這對於國際社會而言「警笛已經響起」。

他特別提到,美國在大約30年前通過了《美港關係法》,正是根據這部法案,美國政府給予了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其它地區的特別待遇,但這種優惠待遇的一個重要前提是,必須維護香港擁有部份自主、或者說至少讓香港擁有司法中立,如果北京繼續像現在一樣對香港內部事務進行直接干預,那麼美國總統就不得不取消香港的特別待遇,「在這個問題上,美國總統沒有自由裁量的餘地,他必須這樣做。」

在談到「港版國安法」可能給香港帶來的政治影響時,迪特表示,出現香港示威者與政府之間的對立愈演愈烈的情況「是可以想像的」。

他分析指出:首先,去年的抗議活動至今仍沒有得到讓香港人滿意的結果,很多香港人對上週一份據稱來自獨立委員會的報告袒護警方在去年抗議期間的所作所為感到憤怒和絕望,在加上今年以來的疫情,讓許多香港人都感到無力、失望,而這種複雜的情緒可能會導致一些人「有所行動」。

迪特說:「對於港人而言,如今擺在眼前的只剩兩條路:要麼沉默、接受命運的安排;要麼選擇進一步反抗北京。」

最後,迪特呼籲西方民主國家在香港的問題是必須有所作為了,尤其歐盟,不應該僅僅是對於香港事態發展表示「遺憾」,而是應該與美國一起「反思其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的核心價值」,採取實際行動支持民主制度,為香港以及香港民眾的自由權利而作出努力。

他表示,西方民主國家與中共這樣一個「日益咄咄逼人」 政權之間的對抗是不可避免的。在太長的時間裏,歐盟都沉溺於幻想中,試圖同時與美國和中共政府都保持「良好、緊密的關係」,但是事到如今,如果歐盟「不想出賣自己靈魂的話」,就不可能再像過去那樣繼續與這個專制政權保持關係。現在歐盟沒有中間路線可走,

他說:「歐盟在2019年3月的戰略文件中已經清晰的與中國拉開距離,將中國視為體制競爭者,現在該是對這些初步評估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國際社會對中共擬推出香港版的「國安法」發出的譴責之聲正在高漲,已經有23個國家的198名政要聯合發表聲明,呼籲西方民主政府團結一致對抗中共極權專制。

德國媒體《世界報》的主編日前發表的一篇署名評論文章則直言,「香港就是德國西柏林」,中共對自由造成的威脅遠比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問題更嚴重。

文章稱,「我們遲早會戰勝中共病毒,但是北京當局對權力的追求卻始終是一種危險。」文章強調,「獨裁和專制總是試圖使用暴力的方式將越來越多的人歸於自己的管控之下。世界歷史就向我們展示了這一點:能夠阻止獨裁專制的不是綏靖主義,而是堅定不移的鐵腕。」

而《大紀元》的報導指出,親眼目睹了中共病毒疫情給美國造成的巨大災難後,美國民眾已經感受到中共極權在對美國人的致命威脅,而港版國安法的推出,更加強化了美國民眾的反共民意。這一切決定了今年11月美國大選後無論誰當總統,「強硬對付中共」都必成為美國未來的國策。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