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法國大東區為何成為重災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8日訊】法國大東部地區是法國最早爆發中共病毒疫情的地方,也是除巴黎外,法國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截止5月23日,有超過5000人死於中共病毒。為什麼大東部地區成為重災區?它與中共又有著怎樣的關係?來看記者的分析。

大東部地區是法國第二大工業區,有發達的電子、航空和汽車業,這個充滿活力的地區內斂而平靜,遠離都市的喧囂,同時擁有多項優勢,非常符合中共對法國漸進式的滲透策略。

這裡還有著優良的通訊基礎設施,是法國、瑞士和德國三點交彙的戰略性工業與大學中心。

大東部地區的代表城市也體現出三國交匯的特色:斯特拉斯堡,擁有歐洲議會,被譽為歐盟「第二首都」; 米盧斯被譽為「法國的曼徹斯特」;科爾馬被稱為「小威尼斯」,這三個城市都是這次中共病毒的重災區,其中以米盧斯最為嚴重。

3月30日,《法國晚報》分析了其中幾個因素:

米盧斯和意大利貝加莫以及中國山東濟寧市結為姐妹城市,帶來了該地區與意大利和中國的頻繁交流。

巴塞爾-米盧斯-弗賴堡歐洲機場在米盧斯,設有直飛中國的航線。

從2018年開始,法國大東部地區加強了與中共的合作。

據大東部地區2018年5月18日的新聞稿,因為看好中共的「西部大開發」和「一帶一路」項目,大東部大區主席讓·羅特納帶領陣容強大的地方政治、經濟和旅遊業團體前往四川,和四川省副省長朱鶴新、省政府秘書長唐利民簽署全方位合作協議,範圍包括工業、農業、文化、旅遊、科研、教育和健康等方面。

新協議加深了2010年四川與香檳-阿登地區簽訂的協議,該地區2016年併入法國大東部地區。

2018年,法國已有六十多家大型企業在四川建立分支,其中包括能源領域的阿海琺、蘇伊士;運輸業的阿爾斯通, 法航;分銷產業的家樂福、歐尚、迪卡儂;信息產業的阿爾卡特、億訊;食品業的保樂力加、 酩悅·軒尼詩等。

2019年9月25日,中共在大東部地區的斯特拉斯堡舉辦中共奪取政權70週年慶典,大東區的重要政治人物、外交團代表和地方官員全部出席。中共在該地區的影響已經達到空前程度。

大東部地區政要與中共高層關係密切,但這並沒有讓其躲過疫情,而且情況正相反。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3月25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前往米盧斯視察疫情,但大東部地區主席羅特納卻缺席。《世界報》3月27日報導,羅特納因出現中共病毒症狀正在自我隔離。

2020年2月27日,華為宣布將在法國投資2億歐元,建立海外首個生產基地,供應歐洲市場。 2月28日,《新工廠》 週報報導,大東區的阿爾薩斯宣稱已準備好接納華為的工廠,而當時華為還沒有選擇設廠地點。

華為是中共國際擴張戰略的重要部分,因為華為與中共軍方關係密切,其設備被中共用於信息監控,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等民主國家,已經明確宣布不採用華為設備,因為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美國時事評論家田園:「5G網絡,華為是中共在海外搶灘的一個排頭兵。一旦國家主幹網路使用了華為的技術、使用了華為的設備,很可能整個國家的通信都將被中共和華為監聽。」

除了工業上的滲透,中共還通過孔子學院對大東部地區進行文化滲透。

孔子學院是由中共教育部出資,其下屬的國家漢辦負責管理的語言機構,以語言文化交流的名義,向世界各地輸出中共意識形態,被西方國家稱為「文化外交」。

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2007年4月24日,李長春視察北京國家漢辦總部時,直言不諱地說:孔子學院「是我國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孔子學院,不能討論人權問題,教師不能正面介紹法輪功。台灣、天安門、西藏被稱為3T話題,是不能談論的。

然而,斯特拉斯堡成立了阿爾薩斯地區的孔子學院,還計劃在科爾馬和米盧斯設立分校。

2019年12月3日,科爾馬出現一個確診病例,他可能就是法國的零號病人。這位40多歲的科爾馬居民向媒體1Dex披露,2019年12月在科爾馬醫院有好幾宗中共病毒感染病例。

人們不禁要問,到底在之後的兩個月內有多少人感染病毒,也就是在法國官方1月24日公佈首個病例之前,有多少人因此而死亡?這或許需要更深入詳細的調查才能找出答案。

同樣值得思考的是,如果與中共建立親密關係所付出的代價是一場災難,是否應該改變對中共的立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