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全球頂尖病毒學家染疫 後遺症嚴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30日訊】全球頂尖病毒學家彼得.皮奧特(Peter Piot),剛被任命為歐盟委員會主席的特別顧問,負責處理與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相關事宜。不過近期他差點因中共肺炎喪命。雖然已經出院,仍留下不少後遺症。皮奧特究竟為何會遭受這般折磨?一起來看看。

差點因中共肺炎喪命的皮奧特告訴媒體,至今一到晚上,他仍虛弱得沒力氣說話。

在40多年的職業生涯中,皮奧特一直在抗擊傳染病,也獲得諸多國際殊榮。英國《金融時報》稱他為「本世紀頂尖的病毒學家之一」、「全球衛生領域的傳奇人物」。但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患上中共肺炎。

皮奧特4月份確診,一度被送進重症監護室。雖然非常痛苦、寂寞,但他病得沒力氣說話。

一週後,醫生允許他出院,居家治療。

然而,他並未擺脫病毒控制。

出院後不久,皮奧特開始肌肉萎縮、全身無力,呼吸困難,他不得不再次就醫,被診斷為肺纖維化,是免疫系統過度激活導致。

一直到5月2號,皮奧特都在接受大劑量激素治療。這讓他可能無法倖免於下一次重度感染。

他還被發現心動過速,每分鐘心率達170次。

皮奧特指出,這就是中共病毒被低估的破壞力:它可能影響人體內的所有器官。

他覺得,這是病毒對他的復仇。

前美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蕭恩博士表示,從整個疫情流行趨勢來看,皮奧特應該認真反思。

前美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蕭恩博士:「大家都看到,這個疫情隨著(中共)一帶一路傳播開來,是不是跟很多國家、個人跟中共政府的合作,是有關係的?」

出生在比利時魯汶的皮奧特,27歲時成為率先發現埃博拉病毒的研究者之一,揚名病毒學界。

1995到2008年,皮奧特擔任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UNAIDS)執行主任期間,曾多次訪華,並讚揚中共。

2001年11月,皮奧特參加了第一屆中國艾滋病性病防治大會,還專程赴山西參觀。他接受中共黨媒採訪時提到,現在中國艾滋病感染者主體,是共用針頭的吸毒者,但從長遠來看,通過性行為感染艾滋病的人數將大大超過吸毒者。

蕭恩:「(皮奧特)他其實也是相當明確,中國艾滋病疫情很大程度,從90年代開始的血液傳染的途徑,很多中國的艾滋病患者是因為獻血過程中被污染造成的感染。中國(中共)政府後來表面上也說,我們要杜絕這個事情,取締了在河南一些地區的非法獻血站,所以人們以為這個事情過去了,其實並沒有終結。後來很多血頭,非法的獻血站轉移到像廣西、雲南那一帶。」

被稱為「中國防艾第一人」的河南醫生高耀潔,向媒體披露,艾滋病在中國的主要傳播途徑是採血和輸血,而並非因賣淫、性接觸或吸毒傳染。

在她看來,中國因賣血經濟而蔓延的艾滋病血禍,像一場屠殺。根本原因就是中共不誠實。當地腐敗官員擔心疫情一旦曝光,他們參與此類勾當的罪過也會受到懲罰。

那麼,皮奧特為何要聽信中共說辭,替中共站臺呢?分析認為,這是中共滲透聯合國機構的又一例子。

2005年2月的新聞發布會,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和亞洲開發銀行表示,亞太地區艾滋病形勢惡化。但皮奧特卻特別表揚了中共領導人的所謂重視及消除艾滋病的決心。

2006年「世界艾滋病日」到來前夕,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和世衛聯合發布報告,對中共再度提出表揚。報告依舊忽視了中國因採血和輸血導致感染的途徑。

2008年9月,皮奧特一行再次訪華時,表揚了中共各級政府的防艾工作。皮奧特還向中共衛生部國際司、疾控局和中國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負責人頒獎。

這是他擔任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執行主任以來,第9次訪華。皮奧特也被北京大學醫學部授予了榮譽教授。

蕭恩:「 Piot作為一個國際專家,去中國那麼多次,卻沒有真正去深入了解,而只是配合中國(中共)官方做一些宣傳。你替一個邪惡的政權為虎作倀,欺騙百姓,縱容他們的罪惡,這個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罪業。所以自己被感染了,不管說這個病毒是不是有針對性,對他們自己來說都是一種報應吧!」

蕭恩說,就算不被感染,皮奧特也應該從職業道德角度去思考,和中共的合作到底應不應該。

2010年,皮奧特出任英國倫敦衛生和熱帶醫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院長。2015年9月,中國「國家級熱帶病國際聯合研究中心」,在這所全球頂尖的公共衛生學院掛牌。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