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取消香港特殊待遇 美國全面反擊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30日訊】【熱點互動】取消香港特殊待遇 美國全面反擊中共?

川普(特朗普)總統在今天(5/29)的中國主題新聞會上,宣布將全面取消美國對香港的特別關稅地位,制裁中共及香港個體官員。這是一個對中共全面反擊的信號嗎?

嘉賓: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先生
特約評論員:田園博士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美全面反擊中共!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不保?美國會動用SWIFT金融制裁的大招嗎?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5月29日星期五。川普總統在今天下午的新聞發布會上,正式宣布將全面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並且就損害香港自治的一些中共官員和港府官員進行制裁。那麼這是發出了全面反擊中共的一個信號嗎?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解讀川普總統這個最新重大的政策講話。兩位都是通過skype連線,一位是南卡大學愛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先生,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特約評論員田園博士,田園博士您好。

田園:方菲你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觀眾朋友還是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或者在視頻下方留言,發表您的看法。謝田教授我想先請您來談一談,您對川普總統今天不到10分鐘的講話,您看了之後有什麼樣的感受和想法呢?

謝田:首先川普的團隊昨天就把這個風聲都放出來了,大家都預期期待值都很高,都在看川普針對香港的局勢會端出一道什麼樣的應對的措施。今天出來以後,他整個團隊從外交、安全、經濟、財務、財經都一起亮相,並且他講話的時候非常的堅定、果決,基本上沒有拖泥帶水。講完以後,率著他的一眾人馬直接就走了。

主持人:很有氣勢啊!

謝田:很有氣勢,氣勢非常足。這個宣布非常震撼,你看大家都很嚴肅,如臨大敵那樣站在那。這個肢體語言顯然是他們精心布置過的,就是說非常豐富,肯定是在明確的表達川普對香港局勢,對中共現在在香港做一種非常強力的不滿。並且這些宣布的舉措,也都非常有實質意義,跟原來預期的差不多,但是非常明確,從取消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到這種科技、人才,甚至跟世界衛生組織切斷聯繫,甚至遣返中國的留學生,切斷中共繼續偷竊美國科技的一些渠道。

非常非常令人震撼,我想中共肯定是半夜都在研究這個東西。對他們來說,我想他明天早晨,或今天晚一點,他們應該會出台一些措施了。但是我想這個目的不會有什麼太多的對應的舉措,可能只會罵罵人而已。

主持人:好,那田園博士您怎麼看川普今天下午這樣的一個講話,您覺得他發出什麼樣的信號呢?

田園:對,這個從媒體的報導,以及川普團隊傳遞出來的消息,我個人對這個講話是相當期待的。但是我知道這個期望也不能太高。今天這個川普總統講話裡面,他的大部分的將要採取的對中共這種措施,都是處於這種擬議性質的,只有兩個比較實質性的行動。這個實質性行動的之一,就是完全和世界衛生組織切斷關係。第二個比較實質性的舉動就是要把一部分在美國求學,或者是訪學的中國人,不准他們再繼續入境,不准他們繼續完成他們的學業。

他們這些涉及的敏感行業可能將來會被中共用做軍事用途,所以這兩點是非常實質性的舉動,可以立即開始執行。但是其他的一些舉措,像要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啊,像對中共違反香港自由這些高官進行資產凍結和人身的這種禁止入境,這種懲罰呀,這些都處於擬議中,當然你想一想這也是有道理的,因為美國他是一個講究治國方略大家要商量商量再商量,不會像中共那樣一拍腦袋,什麼意見,只要是大頭一拍腦袋,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所以川普總統在這些比較非實質的這個措施宣布之後,其實就是說我們將要開始去研究這些舉措,究竟要怎麼樣實施。所以對於這部分我想我們還是要拭目以待,看川普政府究竟會拿出什麼樣的舉措來,對這個中共的衝擊有多大。

主持人:是,但這個大方向是有了,所以我想問一下謝田教授,之前有人曾經說,看川普今天會釋出什麼樣的一個制裁,如果僅僅只是說制裁一些個人,或者說降低暫時取消香港進出口的關稅。那麼很多人認為這其實是象徵性的,但如果真的是動到了香港的優惠全面特殊的地位的話,那其實是實質性的舉措。所以我們看到今天川普,他的講話中心意思也就是說,要全面的考慮取消香港這樣一個特殊關稅地位。

那這個地位就包括涵蓋很多方面的東西,不僅是這個進出口,還包括貨幣方面的,還包括旅行,還包括簽證。所以我想先問您一下,我們看到說這兩天香港的民眾其實已經在開始大量的兌換外幣,特別是美元。我們看到說有很多人去把港幣兌換成美元,或者說是把自己的帳戶從中資銀行,換到外資銀行。您覺得美國如果他真的是開始全面實行取消香港這個特殊優惠地位,會不會影響到美元和港幣的掛勾?那麼對於港幣以及人民幣的匯率會有多大影響?

謝田:首先是港幣要跟美元掛勾,他自己的匯率掛在美元身上,用固定的利率。當然你掛得住掛不住,世界很多國家都想這樣做,但是你是否能掛得住,話句話說,一旦你貨幣出現匯率大的波動的時候,你有沒有能力來捍衛你的貨幣。所以你這個掛勾能不能掛穩,還是不得不放棄。以前很多國家也想跟美元掛勾,但是後來放棄了,掛不住,因為他沒有那麼多強勁的出口外匯來支持他自己的貨幣。

那香港做得相當的不錯,相當的精彩,它就一直很穩定的掛住了美元。暫時這有個問題就是,這是建立在以前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它有一個作為金融中心和大量的金融機構、銀行業在這邊運作,給它提供了大量的金融業的產業。香港還是自由港,他有一些高度發達的物流,運轉、轉運、航運、空運、海運。他自己還有一些製造業,比如現在相當不錯的一些小的製造業。那這些都構成了在支持港元,支持港幣。

還有一點,它實際上是做唯一個大陸很多產品的出口的一個渠道,或者是一個窗口吧。這些都支持了港幣的地位,讓它可以跟美元掛勾。美國國會說去不讓你跟我掛勾,或者按我的匯率掛勾,但是現在如果一旦香港失去這個自由港的地位,沒有這個特別關稅的地位。不過關稅取消的話,現在具體執行的時間問題。我想現在可能還有幾天的時間,我們會看到更多的港幣會流出,也更多的港人會把資產換成美元,港幣貶值壓力會非常大。

一旦全部取消的話,香港就跟中國大陸的其他的城市一樣,深圳、上海沒有什麼區別。那就是說現在貿易戰中,美國對中國施加的所有關稅,都會同樣施加在香港的頭上。這樣的話,香港的製造業馬上就沒有競爭能力。還有一個他做為物流、轉運、航空運輸、海上運輸,這些產業也會馬上失去價值,會紛紛破產。沒有金融中心的位子銀行資本開始外流的時候,港幣肯定會大跌。我看到前不久中共好像最近把10萬噸黃金運到香港,準備幫助港府來捍衛港幣,他們實質上已經知道可以預見的前景。

但是這個港幣他是沒辦法永遠支持下去的,一旦他沒有金融中心和實體經濟的支撐的話,他可能保不住。他想再繼續掛勾的話,掛勾的成本太高的時候,他就不得不脫勾了。我想只要中共在香港這種高壓的統治,這種專制延伸的現狀不解決的話,不轉變的話,港幣可能就慢慢向人民幣靠攏,甚至有可能消失掉。

主持人:我想問您一下,因為中共現在那邊已經放風了,比如說像有一個香港的財政司長,他就說我們已經為美國的制裁做足了準備,特別是金融方面。我們香港有4千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銀行的資金很豐富等等。他說他這個已經做好了準備,肯定沒有問題的,您怎麼看呢?

謝田:香港現在每年的貿易,我看到最新的2018年的數字是1萬1千億美元,其中包括6千億的出口,5千多億的進口。他說他有4千億的話,大概就是支撐不了一年的進口都支撐不了。並且現在馬上已經開始,人們把港幣轉成美元,在開始拋售港幣了,下一步我覺得很快馬上就發生的是,這些人據說有高達上百萬幾百萬的港人準備離開香港。這些財產、資產的拋售出來以後,這些香港的資產可能是幾百萬億數量的水平。

這些錢都要換成美元出來的話,港幣可能就受不了了。所以中共除非願意把自己的那些所有的他的幾百噸的黃金都運過來,幾千噸黃金運過來,或者把它全部外匯儲備拿過來幫助香港,它是幫不了香港。

主持人:那田園博士也請您談一談,您怎麼看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對香港在金融方面的影響,除了當然就是港幣、人民幣這方面,如果您有什麼補充也可以講。那麼其他金融方面的影響也請您談一談。

田園:對,川普總統他在講話中提到的這些措施,可以說是對香港經濟的這種幾個非常重大的板塊,都有很多的衝擊。比如說剛才謝教授已經提到了一些,比如匯率的問題。那麼最近瑞士信貸它就發表了一個報告,說估計如果說北京真的要強行通過這個所謂的國家安全法,然後要把權力機構、暴力機構派駐到香港之後,那麼很多的港人可能就會選擇離開香港。那麼據他的估計,瑞信的估計,說這些人撤出香港之後,要拿走的港元將近5千億港元。

那麼就這一個舉動,就可以讓香港的外匯儲備減少1/7,所以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波動。除了匯率之外,香港經濟他主要有四個重頭,一個是貿易,一個是金融服務,另外一個是旅遊業,還有最後就是一個專業服務。那麼像貿易,美國和香港之間的直接貿易其實並不是很大,但是通過香港轉口到美國的貿易額是相當相當大的。如果香港不再是對美國的貿易不再是零關稅,不再是享受這種特殊的待遇,那麼香港做生意的成本立刻就會上來。

那麼香港的轉口貿易顯而易見,一定會肯定會受到相當大的衝擊。金融服務那肯定是首當其衝,很多的國際金融公司在香港都設有分支機構,很多中國大陸的公司在香港也有很多金融、銀行、保險業的分支機構。如果這個金融業受到中共的這種極權統治,金融業首先是會撤離這個城市。那麼旅遊業也會受到美國國務院他的出行的禁令的這種影響。那麼如果以後去香港,現在去香港是美國人、英國人他們是免簽證。

可是以後如果需要申請簽證的話,就會出現很多的問題,那麼大家也許就不願意再去了。除此之外,除了對香港這些經濟板塊的強烈打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香港現在是世界上槓桿率最高的一個地區。什麼意思呢?他們的銀行業的總貸款,是香港自己的GDP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的8.5倍到9倍。那麼一旦有一個,如果回顧一下當年的2013年的歐洲的債務危機,回顧一下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你就會想到這個槓桿率和冰島,和2013年的愛爾蘭和塞浦路斯,差不多是不相上下。

那麼如果一旦有一個波動,那你的多米諾骨牌就會倒下來了。當年在歐洲爆發的時候,歐債危機就是按照你這個銀行貸款規模,和你這個國家GDP的比值,依次這麼倒下,依次這麼進行下來的。所以一旦出現這種虧損跡象,這些國家的主權債務都被引爆了,那麼現在香港也同樣面臨這個問題。

主持人:好的。謝田教授也請您談一談,有關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到底會受到多大的影響,現在有兩種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為說美國這樣一個全面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基本上意味著香港在金融中心地位就沒有了,香港經濟甚至就完了。但也有人說,不一定會這麼慘,只是一個程度的問題。比如說歐洲、日本他們對香港的優惠地位可能並不會馬上取消。那麼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他可能受到影響,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但是不至於就沒有了。

所以在您看來,到底他這個金融中心地位會受到多大的衝擊?資金的外流,人才的外流,外企的撤出,會有多大的規模。

謝田:這個時候肯定會有人在出於保中共也好,為中共洗地也好,為中共站台也好,肯定會在淡化或弱化這次的對香港撤銷金融地位,或撤銷自由港的衝擊的影響,他肯定在弱化。但實際上這個衝擊是非常非常之大。這個涉及到我們剛才談到港幣的問題,這個港幣肯定會出現巨大的,短期內會出現巨大的波動,或巨大的貶值,或強烈的貶值。中共肯定會保,但我不認為中共有足夠大的,足夠強的實力,可以長時間的去保下去。

因為這樣很快會耗盡他自己的外匯儲備,也包括黃金儲備。對這些香港的各大世界各地的各國來的銀行資本來說,他一旦發現香港真的是像中國大陸一樣,而他們在資金流動馬上就要面臨著他們在上海、北京或深圳,那種資金流動的限制。還有那些監管,那些共產黨完全可以通過任何藉口,以國家安全的理由,就可以把它這些銀行資本給沒收的話,這些人肯定會走,並且這些人走的時候,他是不會高調,他會悄悄的很快就走。

因為這個銀行資本的轉移是非常方便的,根本也不需要香港銀監會的批准,也不需要告訴任何人。至少現在還是自由流通的嘛,他可能辦公室、辦公樓還沒退掉,但是資金馬上就會移開,這個離開以後,慢慢下一步這邊就要裁員,銀行就要裁員。銀行大批裁員,銀行剛才田園也說過,銀行、金融、服務業是香港主要的支柱產業。這些銀行一旦離開,因為在香港沒辦法履行金融中心的作用了嘛,融資也好,貸款也好,或者是搞期貨,他都沒辦法做。

他離開這些,香港的房地產,就會帶動香港房地產的崩盤。崩盤以後,物價會上漲,香港他自己並不能生產很多他自己需要的,七八百萬人需要的一些各種各樣的商品、食品、貨物,那這些會導致物價上漲。下面就是金融和人才流失的問題了,我想很多人可能高達上百萬人,很可能有英國護照的或美國居留權的,馬上這些人會轉到倫敦去。其他那些人可能會轉到新加坡,會轉到台灣去。這些人當然會帶著他的錢走,也會帶著他的房地產。

現在誰又能夠把香港的房地產變現帶出去,那誰就是國王,最厲害的。這些人走了以後,也會帶動還有一波人實際上是香港的知識菁英。我看到就是說美國政府已經準備,特殊這種EB1的計畫,向這些香港的科技人才,高校的研究人員教授人員開放。總共可能會看到大概相當於兩三百萬人的,香港最有錢的人富人,還有高端的菁英和人才,全部都離開香港。那剩下的話,那就是非常的可悲了,沒有資金也沒有人才,並且也沒有了未來的技術來源。那對中共的打擊是非常大的,對香港人打擊無疑是毀滅性的。

我想香港人自己都很清楚的知道,所以他們說這是最後一戰,他們知道要跟著香港一起滅亡,跟香港一起滅亡他們就不會讓中共輕易的逃脫。對中共來說就將失去對外融資、投資的渠道,不光是資金來源渠道,還是中國很多技術進出口也是通過香港來的,這個渠道也斬斷了,甚至連國家安全情報的來源也斬斷了。

中國本來過去幾十年,我看它比前蘇聯共產黨國家優越的地方就是有香港這一個窗口,才可以給它帶來西方的資金、技術和管理方法,現在看來等於中共自己把自己的眼睛挖掉了,或是把嘴巴堵死了,這對中國的打擊和中國經濟的打擊是非常沉重的。我看川普還不只是警告一下而已,看來直接馬上就投入運作了。

主持人:是,川普的講話只是設定一個政策,但接下來就是各部門具體執行的問題,他這個講話已經很明確了,就是我們會這麼做。田園博士,請您談一談有關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多大影響這個問題,這個問題的實質是不是一個信心的問題?

田園:對,信心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中共把自己的暴力機關建到香港之後,如果用國家安全法全面控制香港之後,瞬間就會給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帶來好幾個非常大的風險。第一個風險就是政治風險,這是系統性風險,你只要進入這個區域、這個城市,馬上就會面臨這個風險,不管你是誰。現在的香港是一個自由經濟體,它的自由度非常高,連續多少年經濟自由度都排名全球第一,但是現在是慢慢受到中共侵蝕,金融中心的地位可以說是一點一點被消弭。比如說司法獨立,法治環境非常優秀,它實行的是和英美接軌的大陸法。

現在慢慢的不但香港司法體系受到中共的侵蝕,現在香港的警隊基本上已經變成香港公安。它的法院系統在通過國安法後也會遭到明顯地破壞,很清楚一點就是,以後如果中共說你觸犯了國安法,中共暴力機關可以直接在香港逮人,直接把你弄到大陸去,以前還要遮遮掩掩搞一個交換,讓港警先把你逮捕,後來直接搞成銅鑼灣事件私下綁架。

如果國安法通過之後,中共的綁架就會變成公開的,這是很恐怖的事情,所以在政治、法治上面都對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造成嚴重的威脅。第二點,剛才謝教授已經提到,說了相當多關於外匯方面的事情,就是香港港元和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現在香港它是一個自由市場、自由港,它不實施任何金融管制,只要資金合法出入,香港是允許你自由出入的。不像中共,甚麼東西經常性項目啦、資本帳戶全部都是要控制起來,因為中共經不起任何金融上的重大波動。

香港還是一個低稅收的地區,金融政策也非常全面、成熟,你可以在這個市場非常輕鬆的融資,有很多企業到這裡上市,如果出現港府要捍衛和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或者中共不想讓香港金融市場有這樣的自由,它一旦實施這種金融管制的話,比如說中共害怕外資從中國大陸通過香港出走,它就會實施金融管制。如果一旦實施金融管制,可以說就是把香港金融中心的自來水管徹底關掉了,如果關掉,香港就變成另外一個中國的城市,怎麼樣再去做國際金融中心?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還有一方面就是香港有一個特色,它的房地產業和金融業綑綁的程度非常非常之高,比如說它的貸款裡面現在,我剛才已經提到它的銀行總貸款是香港總資產的8.5倍。其中在銀行總貸款裡超過30%都是跟地產有關係的,在過去的幾次危機裡面,只要是地產崩盤它的金融業就會受到非常大的打擊。現在面臨著一個政治週期的到期,政治週期就是在1987年剛傳出香港要移交主權這個問題的時候,香港立刻就發生了一次信心危機,恆生就大降。後來又出現了若干次的信心危機,所以如果北京現在要強行通過國安法,對香港金融市場信心的打擊就足以引發一個海嘯性的結果。

還有西方以前出現過相當多的所謂惡意收購、併購案,都已清楚的表明有時你的敵人想打擊你的時候,根本不需要真正的出人出槍,只需要打擊對你這個企業的信心。那麼作為香港一個金融中心這樣一個城市、一個自由經濟體,有時候它的信心受到了打擊,很有可能出現這種崩盤的效應。

主持人:是,這讓我想起有位香港的財經經濟學家說,香港如果真的成為大陸的一個城市,金融中心是不太可能,因為作為一個大陸城市一定會有外匯管制,沒有任何一個金融中心是有外匯管制的。

另外,我想問一下謝田教授,我們談到美國川普總統這一次對於有關香港局勢的講話其實不只包括這方面,還有更多有關制裁的信息。比如說他提到對於個人的信息,就是侵蝕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員可能個人給予制裁,但這個個人制裁會連帶到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這些個人或企業和他們做生意的銀行的問題。

我看已經有美國議員在發起這樣的議案,就是在制裁這些個人的時候也會制裁跟他們企業或個人做生意的銀行,一旦牽扯到銀行,很多人就在關注會不會美國動用它的金融主導地位,把一些中國相關的銀行或金融機構踢出美元結算體系?就是所謂的SWIFT體系,不知道您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多大?另外如果真的做了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

謝田:我覺得這可能性不是很大,首先,並不是說美國會把中國的銀行踢出去,美國沒這個必要。第一個假設就是首先這些中國銀行用不用美元的問題?它如果在國際貿易也好、國際交往中用美元還是用歐元還是用加元或其它貨幣?但是我們知道實際上在國際貿易、金融、期貨交易、各種commodity商品交易裡絕大多數7、80%以上都是用美元,不用美元就沒辦法運作。但是如果中國的銀行在用美元,我們都知道北韓的銀行也在用美元,對不對?美國人不會介意把它們納入妳剛才說的SWIFT系統裡面去,因為中共實際上是自己不願意進入這個體系,因為它用美元就不得不利用這個交易體系。

這個體系本身實際上不是很複雜事情,它就是一個計算機的結算系統,很簡單的系統,但是誰在掌控這個系統?你在這個系統裡通用的貨幣是甚麼?這是很關鍵的。美國人當然願意中國所有的銀行只要是用美元結算,那這些每一筆帳目,大大小小的收購、銷售、購買、轉帳、支付,所有的每一筆都在SWIFT裡留下痕跡,換句話說美國政府看得清清楚楚。

這也是為甚麼中共實際上不願意用,但是又不得不用,所以美國不會主動把中共踢出這個系統,美國當然願意看著它、知道它在幹甚麼,中國很可能想退出,但只要用美元又不能退出。他不用美元的話,他現在也沒有甚麼其它的選擇、選項,歐元的話可能歐洲、歐盟國家可以,但是實際上在國際商品交易中,中國最需要的原油、美國的農產品、美國的科學技術設備、醫療設備這些方面只能用美元,只要用美元就會被美國看這些。

主持人:但您覺得…因為美國以前也曾經用這招對付過伊朗,不讓伊朗銀行用SWIFT系統,您覺得它不會用這招制裁中共的銀行?

謝田:對伊朗用的時候,我們知道,你看伊朗以前,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後來為了安撫伊朗,還給伊朗送去大概幾百上千億美元現金嗎?為甚麼送現金呢?就是因為把伊朗排除在系統之外,要給它現金,你說跟中共打貿易戰的川普會給中共送飛機現金嗎?肯定不會的。除非中、美之間處於美國和伊朗這樣一個敵對的狀態,我想美國至少現在應該是不會切斷這個系統的。

主持人:好的。田園博士,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因為外界很多人都在關注,甚至有人認為美國一定會動用這樣的選項,您覺得他會不會用這種方式制裁跟官員相關的銀行?

田園:這個SWIFT系統是中共要通過這個系統和外界做生意的一個相當必要的系統,中共對這個系統是又恨又愛。它愛的這方面是因為它必須通過這個系統跟其它國家去結算,因為其它的國家很少有願意接受它的人民幣,現在據說中共的GDP已經占全球15%,可是在全球的跨境結算裡面,人民幣的使用量還不到1%,只有0.9%,甚麼意思呢?就是沒有多少人願意接受中共的人民幣。比如說很多的大宗商品,你要去買中東的原油,從南美洲買銅礦,從澳洲買鐵礦,全部都必須使用美元,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對SWIFT系統的依賴性可以說是相當強。

如果真的美國選擇把所有的中國銀行都徹底踢出SWIFT系統,那麼中共可以說從現在的金融技術來說,就回到石器時代了,它就只能通過兩種方式,一種是用美元現金,另外一種是用易貨貿易的方式去買這些重要的原材料。除此之外,還有包括像藥品、中共權貴們的奢侈品,都必須要嘛用現金,要嘛用以物易物的形式去做,所以中共對這個其實是相當相當害怕。

為甚麼又說它恨這個SWIFT系統?就是因為SWIFT系統完全處在美國控制之下,所以中共,其實還包括俄羅斯,這兩個國家早就有想擺脫SWIFT系統的想法。可是俄羅斯是首先搞的,比中共搞的還早,它想自己搞出一個自己的體系來,希望盧布能國際化,這樣它就能規避美國對SWIFT系統對它的審查,最後基本上是折戟沉沙沒有做成。中共也搞出自己的系統,希望通過互換貨幣的方式,比如說和俄羅斯、和其它的中共三流小國的追隨者互換貨幣,互換貨幣之後,某一個小國就可以拿到一部份人民幣,中共作為交換就可以拿到這個小國的貨幣,這樣的話就可以規避,可以不用美元進行交易。

可是即使如此,中共和將近十個這種三流小國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到現在跨境結算協議裡面,人民幣的使用量不到1%,即使是在貨幣交易裡面,就是只看貨幣交易這一塊裡面,人民幣在結算中使用程度也只有4.3%,所以它是差的非常非常遠。也就是說,中共對SWIFT系統又愛又恨這種情況,將會長期持續下去,要想讓人民幣國際化,假如以後越來越多的國家,中共希望這些國家接受人民幣的話,只能用兩種辦法,一種辦法就是讓它的經常性帳戶徹底赤字,這樣人民幣才能出的去,其它國家手中才會有你的人民幣,才會有這種積累。

第二種就是要徹底允許資本自由流動,只是這兩個方式都是中共絕對不會允許的,這是它最害怕的形式,因為中共想從外國聚點錢財,它在過去幾十年裏面,它的經常性帳戶一直是處於支出遠遠小於收入,這就是中共從其它國家攫取利益的手段。資本自由流動它更是不可能允許,如果一旦允許資本自由流動,可能明天就會有人開始狙擊人民幣,就會發生像當年亞洲金融風暴一樣的危機,中共肯定非常害怕,所以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中共想規避SWIFT對它的影響基本上是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在目前老老實實聽從美國的號令,待在SWIFT系統裡面。

主持人:所以可以說如果有金融戰的問題,在金融戰中,中共這邊牌還真的不多,SWIFT系統的制裁對於個人的制裁或者對個別銀行的制裁我覺得是不能排除,因為美國議員的議案都已經提到了。

還有點時間,再問一下謝田教授有關金融體系領域兩國之間的對抗,有人說中美現在正處於一種經濟戰的熱戰中,美國現在用各種方式限制美元資金流往中國,比如像最近中概股,川普總統在講話中也提到會嚴審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包括前一陣美國的聯邦退休基金也是停止向中國投資。在您看來是不是正在發生美國力圖全方面限制美元資金流往中國?

謝田:是這樣的,中國實際上要獲取這些資金、獲取美元叫獲取硬通貨,包括美元和其它外匯在內只有兩個途徑,一個是資本項目,就是各種各樣的投資,公司在海外融資,或者股票在海外上市,或者是直接用外匯來借款,這是資本項目可以給中國帶來很多資金。另外一個經常項目,剛才謝田先生也提到,就是進出口貿易還有旅遊都會帶來這些外匯,這幾個方面一個是美國開始在真正的限制,比方說對中國投資,美國已經明確的要求美國企業把資本、運作搬回美國,直接撤資,這樣會把進入中國投資所帶的美元拿回來。

還有一個,現在也開始限制中國概念股在美國的上市,要求這些公司按美國一樣的會計標準申報,這樣實際上很多中國公司知道自己達不到這麼高的標準,紛紛想著要撤回去準備在香港上市,這回香港這個金融中心也沒了,它們只能回上海、深圳上市,所以這個從中概股上市融資渠道也被堵住了。另外一個,中國產業鏈外移、轉移的時候,還有中國製造業外移,中國出口創匯這些獲取外匯渠道也被…也不一定是美國限制,它自己也無能為力。

還有一點,就是你看中國現在在這種高壓的政治黑暗,還有瘟疫不透明的情況下,我想去中國旅遊這些外國遊客都在大幅減少,這給中國另外一個創匯渠道也堵死了。至於中國老百姓自己出外旅遊本來就已經受到中共大量限制,現在連老百姓護照都收回去,還在極力限制留學,更多的留學生可能以後,我們知道可能美國的圍堵之下連有美元出來海外留學的機會也不多了。你可以看到中國和美國在經濟上、在外匯、在貿易上、在科技合作上、在所有的方面,包括在國家安全、南海、世界範圍所有的聯繫都在一一被切斷,可以說中共現在完全陷入一種國際上孤家寡人的位置。

主持人:田園博士,還有兩分鐘,請您談一談您怎麼看美國和中共的經濟戰?您覺得美國是不是在全方位的反擊?

田園:對,最近在美國思想領袖這個節目裡面,英文大紀元的一個節目裡面有非常多的受訪者都在強調這個觀點,就是說目前中共和美國至少已經在打四場戰爭,包括經濟戰、信息戰、宣傳戰,還包括最後有可能出現的這種熱戰。

中國從古至今都在講怎麼樣把禍患消滅在萌芽之中,為了就是不要爆發最慘烈的這種熱戰。這些美國思想領袖訪談節目的嘉賓他們都提到,就是如果現在不和中共進行全面的經濟戰,在信息領域、資訊領域、宣傳領域針鋒相對的話,那最後面臨的結果就只可能是熱戰,這個說法其實和里根總統當年的說法是完全一致的,就是通過自己的強大讓敵人認識到你是打不過我的。

主持人:以力量謀求和平。

田園:對,就是說用我的軍力讓你看到,你中共如果和美國對抗,最後一定不會有任何好的下場。所以現在美國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嘉賓也都是這麼認為的,在過去幾十年裡面美國人一直沒有認識到中共在對美國進行這樣的戰爭,現在美國政府已經認識到這一點。但是現在仍然缺乏一個因素,就是缺乏舉國上下一致來對抗中共的決心,在川普政府的領導下,我們看到大家對這個問題的認識已經在慢慢地提高上來,所以我覺得在川普的第二個任期裡面,這件事情可能就會正式提高到美國政府的議事日程上面來,就是要通過全國的方式、全國人的參與和能力來對中共進行全方位的在信息上、資訊上還有在宣傳上進行對抗。這樣做的結果才有可能在將來能夠達到比較持久的和平。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今天節目時間很快要到了。確實我們看到今天川普的講話有一點點像是宣戰的味道了。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