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選擇投奔中共 一代英才自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49年中共顛覆中華民國前夕,中國精英階層的許多傑出人才面臨何去何從的選擇。或出國,或去台灣,或投奔中共。當時,許多很有成就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選擇留在中國大陸,指望跟中共一起「建設新中國」。

但是,在中共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這些精英人才,無一例外,都被整得非常慘。盧作孚是最早被整死的民營企業家之一。

盧作孚自殺身亡

1952年2月8日晚,中國著名實業家、平民教育家、社會活動家,曾經對「新中國」寄予無限希望、準備為「建設新中國」大顯身手的一代英才盧作孚,在重慶民國路20號的住所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年僅59歲。

盧作孚,1893年生於重慶合川,因家境貧寒,剛上完小學即輟學,後自學成才。當過教師、記者、主筆、報社社長、總編輯等。加入過孫中山創辦的中國同盟會,參加過四川保路運動,當過川江航務管理處處長、四川省建設廳長、中華民國交通部次長、全國糧食管理局局長、全國船舶調配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等。抗日戰爭爆發後,任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水陸運輸管理委員會主任。

創辦中國最大民營航運企業

1925年,盧作孚白手起家,創辦民生公司。公司成立時,只有一艘小客輪。但他從一開始就以現代化的管理方式運營公司。他為公司訂立的宗旨是:「安全、迅速、舒適、清潔」。在管理上,他採取了三大舉措:一是廢除買辦制,實行經理負責制。二是改善客貨服務,提高運輸質量。民生的原則是「運費持平,限制盈利,工商航業,均等發展」,同時提出「船舶優秀,設備完善,服務周密,福利人群」的口號,以贏得社會的信譽。三是健全工薪、獎勵、福利制度。由於經營理念好,且切合實際,民生公司很快走上正軌。

在民生公司只有三艘小船時,盧作孚便提出了一統長江航運的大膽設想,並將這個「天方夜譚」變成現實:先是以公道的價格兼并長江中上游的華商航運公司,然後憑著與軍閥的交情,兼并四川軍閥的輪船公司,最後兼并在長江上游的外國航運公司。到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前,民生已擁有46艘輪船,職工3,991人,資產1,215萬元,掌握了長江上游70%的航運業務,成為中國最大的民營航運企業。

為抗日戰爭作出巨大貢獻

抗戰爆發後,1938年秋,武漢失守,大量後撤重慶的人員和遷往四川的物資近10萬噸,屯集在湖北宜昌無法運走,不斷遭到日機轟炸。盧作孚集中全部船隻和大部分業務人員,採取分段運輸的辦法,晝夜兼程搶運,冒著日機狂轟濫炸的槍林彈雨,經過40天奮戰,終於在宜昌失陷前,將全部人員和物資搶運到四川。這次搶運行動,舉世矚目,被譽為中國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整個抗戰期間,民生公司共搶運各類人員150多萬人、物資100多萬噸、遭日機炸毀船隻16艘、犧牲職工100多人。在此過程中,民生公司收購了由淪陷區逃出的長江中、下游華商公司的70多艘輪船。輪船數量最多時達137艘,職工總數17000多人。抗戰勝利時,中華民國政府授予盧作孚一等一級獎章。盧作孚將民生公司的企業精神提煉為:「服務社會,便利人群,開發產業、富強國家。」

打造中國最大民營企業集團

在興辦實業方面,盧作孚主持建成了四川第一條鐵路——北川鐵路,組建了當時四川最大的煤礦——天府煤礦;創建了西南最大的紡織染廠——三峽織布廠;創辦了當時中國最大的民辦科研機構——中國西部科學院;在四川率先建成了鄉村電話網絡;開闢了被譽為重慶北戴河的北溫泉公園;創建了抗日大後方最大的機器製造廠——民生機器廠,並向礦冶、航運、機械、紡織、食品、貿易、保險、新聞等78個企、事業,進行大量投資,盧作孚擔任過幾十個企業的董事長或董事。

抗戰勝利後,盧作孚把長江航線的重點移至上海,以此作為向沿海、遠洋發展的基地,增闢由上海到台灣、汕頭、香港等南洋航線和由上海到連雲港、青島、天津、營口等北洋航線,並在台灣、廣州、香港等地設立民生公司分公司或辦事處。同時,向金城銀行集資100萬美元,創辦「太平洋輪船公司」,購入海輪3艘,把航線延伸到越南、泰國、菲律賓、新加坡和日本。到1949年,民生公司已成為當時中國最大、最有影響的民營企業集團。

選擇投奔中共

1949年10月,盧作孚逗留在香港。國民黨派張群等多次遊說他去台灣,老朋友晏陽初多次勸他去美國。但是,盧作孚都拒絕了。1950年1月,在中共領導人周恩來的特派員不斷「聯絡」下,盧作孚決定北上,參加「新中國」的建設。當年6月,盧作孚將滯留香港的民生公司的全部船隻陸續開往大陸。他因此成了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受到毛澤東等的接見,一時間,風風光光,被當成座上賓。

中共「以階級鬥爭為綱」

盧作孚以為中共建政後會一心一意搞建設。但據中共大將黃克誠回憶,1949年5月的一天,毛澤東接見他時,突然問:「今後的主要任務是什麼?」黃答:「當然是發展生產。」毛說:「不對,主要任務還是階級鬥爭,要解決資產階級的問題。」

1950年冬至1951年,毛澤東發動了大開殺戒的「鎮壓反革命運動」。1951年12月7日,又發動「三反」運動。僅僅過了一個月,1952年1月26日,又發動「五反」運動。毛澤東明確指出:要通過運動,給資產階級三年來對中共的「猖狂進攻(這種進攻比戰爭還要危險和嚴重)以一個堅決的反攻,給以重大的打擊」。

這一連串政治運動像一記記重拳,把盧作孚打的暈頭轉向。在「鎮反」中,民生公司的重要管理人員楊亞仙、冉慶之、陶建中、蕭懷柱等被槍殺,郭經虞、袁子修、李邦典、姚子久、胡魁等被拘押,陳國光、劉子國、周雁翔等被清洗,錢喬被捕出獄後自殺。民生總公司主任祕書、元老級人物鄭璧成,一度被拘押,後被開除。民生公司業務處經理鄧華益,是盧作孚非常敬重的高級管理人才,1951年3月28日,居然以「年老體弱」為由被遣散。
曾經最好的民營企業被整垮

頻繁的政治運動,嚴重衝擊民生公司正常的業務秩序,導致管理鬆弛,安全事故高發。據《民生公司史》統計,1950年至1952年8月,公司發生海損事故502件,死亡232人,比戰爭時期的損失還要大。1952年2月5日,民生公司的「民鐸」輪在豐都附近水域觸礁沉沒。2月6日,盧作孚親赴豐都察看,處理善後。當時,有傳言說,這個事故是潛伏特務在搞破壞,盧作孚身邊潛伏著十幾個特務組織,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到1952年初,民生公司財務陷入嚴重困境,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據說,1952年1月下旬,中央「破例」給民生公司貸款1000萬元,並指示西南軍政委員會轉告民生公司。西南軍政委員會請民生公司副總經理童少生轉告盧作孚。直到2月8日盧作孚自殺前,童少生沒有轉告盧作孚。1952年1月28日,盧作孚緊急飛赴北京。期間,也沒人告知中央貸款之事。2月7日,盧作孚前往西南軍政委員會,見到中共西南局第一書記鄧小平,並與之共進午餐。鄧小平也沒告知中央貸款之事。

盧作孚成為挨整對象

1952年2月2日,重慶的「三反」、「五反」進入高潮。2月6日上午,在民生公司資方代理人學習小組會上,盧作孚被迫第一次當眾做檢討。他一再申訴說:「我自問不是想當資本家來搞企業的」,「我一生沒有土地,沒有私人投資,私人沒有銀行往來,沒有回扣,沒有受禮物」,以致「飲泣少頃」,中間兩次落淚,其中一次「泣不成聲」。下午,他去了豐都;回公司後,立即請有關人員核算公司當月收支情況。民生公司1951年虧損339.7萬元,1952年1月的情況也不好。計算結束,盧作孚一掌擊在桌上,嘆一口氣,說:「把門關了來搞『三反』,搞完了再開門。」

1952年2月8日上午,民生公司召開「三反」動員大會,揭發資方腐蝕國家幹部。會上,公股代表兼民生公司黨委書記張祥麟帶頭作檢查,說他與盧作孚到北京出差時,和盧作孚一起吃飯、洗澡、看戲等。突然,盧作孚的服務員關懷跳出來大聲說,張祥麟在北京接受他人請吃飯、洗澡、看戲,是受了「糖衣炮彈」襲擊。他還嚴厲追問張祥麟:「還有什麼問題沒有交代?」此言一出,會場情緒驟變,有人多次帶頭高呼口號。關懷雖沒直接點盧作孚的名,但所指是誰,全場人都清楚,這使坐在台下前排的盧作孚十分難堪。

關懷原本是民生公司「虎門」輪的年輕服務員,到盧作孚身邊工作時間不長,盧作孚待他很好,讓他住在家裡,還抽時間教他學文化。可是,在2月8日大會的前幾天,這個19歲的年輕人不知何故,忽然搬出盧家,開會時又發言「揭發」張祥麟,向盧作孚發難。據認識關懷的人說,如果背後沒人挑唆,關懷是決不敢信口開河的。

當晚8點,盧作孚就自殺了。這位一生跨越商界、政界、學界,才華橫溢,功勳卓著,在各個領域作出巨大貢獻的傑出人才,最後竟以這樣決絕的方式離世。

結語

中共當政71年,中國民營企業家處境仍然非常困難。中共隨時準備對這些民營企業家「割韭菜」(將資產收歸中共),一批又一批民營企業家走在通向監獄的路上。信奉一黨專政的中共,其特點實際上是三壟斷:壟斷權力(政治)、壟斷經濟(經濟)、壟斷真理(文化)。它是為極少數中共權貴利益集團服務的。「三壟斷」71年的結果是,窒息了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生機。中共正走向全面、徹底的腐敗。

現在,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正與中共展開最後的善惡決鬥。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再次站到抉擇的關鍵時刻。或許當年盧作孚的錯誤選擇,對當今中國民營企業家有所啟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