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吉林防疫文件泄密:大數據監控無處不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1日訊】中共病毒持續漫延,大陸東北地區疫情告急。海外媒體獲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泄露,在密切接觸者排查名單中,有很多是中共的「公安大數據」系統篩查出來的。這揭示,中共已經在利用「公安大數據」全方位監控中國人的衣食住行。

《大紀元新聞網》日前獲得了5月22號的《吉林市人員排查表》。這份文件揭示,吉林市有2048人被懷疑曾密切接觸中共病毒感染者,需要進行排查。引人關注的是,這其中幾乎一半,也就是有1006人是被「公安大數據」篩查出來,再推送到防疫排查系統中的。

而5月22號吉林省延邊州的《人員排查、核酸檢測人員登記表》更為驚人,排查表顯示,密切接觸人員高達4167人。這其中,有3255人,近八成都是由「公安大數據」監控而來。

多年來,中共一直竭力在中國大陸打造全方位的監控系統,電話、手機、互聯網、語音、視頻等各種監控手段全部用上,再配以大數據採集分析、人工智慧、雲計算等高科技,中國人的一切信息、蹤跡都被嚴密監控,毫無隱私而言。

時事評論員田園博士:「中共所謂大數據是它建立數字集權的一部分。大數據的第一個功能,很顯然就是監控。在中國大陸,攝像頭已經是無處不在,網絡監控已經是無處不在,可以說是中國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中共的監視之下。」

早在2018年,杭州就已經甚至將公共廁所也聯網人臉識別系統,如廁者需要「刷臉」才能拿到廁紙。

時事評論員田園博士表示,中共對民眾進行全方位、天羅地網式的監視,並依此來懲罰自己不喜歡的人。

田園:「現在中共其實已經在利用這個東西在懲罰中國人了,例子之一,就是所謂的社會信用系統。它每個人都給你打一個分,如果你做出某種行為不被政府認可,政府就可以把你這個分、級別扣掉,然後給你降低。那麼降低到一定程度,你沒有辦法去買高鐵車票,國內航空甚至國際航空班機的機票,你都沒有辦法購買。」

田園分析,在這類系統中,任何不被政府認可的中國人,就會淪為中國社會的「數字賤民」。此外,中共還利用這一系統監控海外華人和西方人。比如,微信和抖音等大陸軟體在海外已有很多用戶,而這些平臺都被中共嚴密審查。

田園:「很多美國人、西方國家的公民也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已經被中共完全監控。過去中共必須使用非常見不得人的黑客手段,才能得到這些信息。可是現在通過輸出這種數字集權,中共現在已經坐在自己的家門裡邊,根本不需要動一個手指,就可以把部分西方公民的信息收集過來。」

5月20號,一位大陸民眾在社交媒體上披露了自己的「恐怖」經歷:他乘車時,疾控中心給他打電話,但他當時正與別人通話。結果,疾控中心竟然通過車載攝像頭找到坐在他旁邊的人,並打去電話,讓此人告訴他接聽疾控中心電話。這位民眾感嘆:「感覺現在我們都是在裸奔啊。」

對此,前中國大連市警察劉曉斌表示,中共公安部曾部署推行一個名為「智慧公安」的工程,把大數據的構建和人工智慧的應用作為重中之重。但這一工程根本不是為了保護老百姓的治安或者是偵破刑事案件。

前中國大連市公安劉曉斌:「它打造這個數據平臺,完全是為了監控國內的老百姓,為了中共的這個政權的穩定,為維護中共政權所用的。」

5月16號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一名確診病例的流行病學調查處置報告顯示,當事人記不清楚自己的具體行蹤,於是醫療機構要求「公安大數據支持調查」。這無意中證實,公安大數據在中國大陸已經滲入了中國人日常生活中的一切。

採訪/陳漢 編輯/李謙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