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美三招制裁 中共釀內訌 人民幣或「破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1日訊】中共推行香港國安法,一國兩制宣告終結,香港社會陷入極度憂心及不安氛圍。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對國際社會而言,不合法理且背信棄義,目前香港態勢已不同於反送中運動,是另外一個「牌局」。

他指出美國強力出招: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區與優惠待遇、撤資及制裁中共官員,這將令中共官員因利益而內訌。「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來為你(香港)出頭」,香港前景非常之明麗,如同雨過天晴後,將迎來太陽露臉。他特別提醒香港年輕人,「大家保護好自己的身體、生命,因為這是一個長遠的戰鬥。」

1984年9月,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中共承諾給予香港「50年不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吳明德說:「它是舉世公認的文件,在聯合國有登記,令190多個國家(相信)香港會繼續繁榮安定,這就是在法律上賦予了新宗主國(中共)和舊宗主國(英國)之間的交換條件。」

不過即使如此,當時美國的金融界、貿易界、商界人士,仍不敢貿然投資香港,於是美國國會1992年通過《香港關係法》。吳明德說,《香港關係法》帶動美國資金進入香港,同時美國的銀行也開始在香港進行超過1997年期限的房屋貸款業務,進而帶動香港的繁榮。

「《香港關係法》對香港的繁榮安定,打入了強心針,才會不停有外資進來。既然『頭兒、大哥』(美國)都來了,那其它的歐洲國家也就放膽來了。」

而跨越97之後,香港變成國際金融中心,不停的吸引外國資金。吳明德說,香港因此為大陸的發展提供了第一批資金、第一桶金,「通過這個香港『資金池』去資助、扶植國企、省企、縣企、民企。」

此外,有了香港繁榮、法治的示範作用,令全世界預期中國在經濟發展後,民主狀況也將隨之改善,「WTO(世界貿易組織)才給你加入,美國才給你加入的。」大陸經濟也才因此繁盛起來。

「中共現在突然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美國沒辦法向所有美國的投資者,還有全世界的投資者解釋,所以這才是觸動美國今天這麼氣憤的原因。」「你今天單方面撕毀《中英聯合聲明》,是不是『棄義』呢?從法、理、情上你都在背信棄義。」吳明德說。

美國總統川普當地時間5月29日譴責中共推行「香港國安法」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將撤銷香港特殊關稅區與優惠待遇,並制裁直接或間接參與扼殺香港自由的中共官員和香港官員。

吳明德分析,美國對中共施以三方面制裁,將令中共因利益而內訌。第一,撤銷香港特殊關稅區與優惠待遇,截斷中共為避免繳付高關稅,利用香港轉出口,「這使得內地的利益受損,會引起利益集團浮出水面,去檢討現在這個(中共)政府是否代表他們的利益,引起他們內訌。」

第二,香港因擁有自由與法治,成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是不具自由與法治的上海及深圳所不能替代的,「如果它(美國政府)喝令一聲,所有美國(公司)從香港撤資,香港金融中心會慢慢褪色。」

「如果美國與中國談不攏,沒有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亦即宣布人民幣不可以國際化,那麼一夜之間周邊所有的人民幣全部被拋出來,(人民幣走勢)我覺得會『破10』,『破10』是一定的,因為國際市場不與你(中共)玩了,不與你對口。」

吳明德說,令中共最痛的是第三招:制裁中共及香港官員。

深諳中共官場運作的吳明德說,中共官員加入共產黨,目的是升官貪錢,他們將「國家」視為一家公司,他們深知中共官場權鬥下,財富名利一夕間可能化為烏有,「他們來上班而已,上班賺了錢後,就全匯走。將子女全搬到海外,錢也全搬到海外。」

吳明德形容這項制裁是一把「尚方寶劍」,即使這些官員的妻女、親屬與資產不在美國,但美國擁有全球支付的美元結算系統「SWIFT」,「全世界用美元系統的國家,或者包括英國用英鎊,歐盟用歐元,他們都會與美國的系統銜接,這些官員都使用不了那些錢。」

「它會引致中共高層官員的利益受損,令他們內訌:為什麼要搞成今天這個樣子?我一個人留在中國做『裸官』原因就是,萬一有一天我要坐飛機逃走的話,外面有錢接濟我。現在這些錢全沒了,說不定我的子女還要被當做人質。」

吳明德說,這次中共立惡法引發的風波,美國的態度已截然不同於對待反送中運動,不再僅僅發聲而已,「他(川普)親自御駕出征了。」「接著英國就可以出手了,你(中共)既然撕毀了這個文件(中英聯合聲明),它(英國)可以拿回來的,因為你現在(破壞)了這個遊戲規則。」

他說,香港六七十年來,因為祖輩與父輩努力耕耘,加上港英政府留下的法治精神,令香港有今日的自由與繁榮,吸引了全世界最強的國家來此做生意。

「現在你(中共)要拿走他們的利益,他們是不是要列隊在這裡說:『好啊,你夠膽就來吧!』我想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吸引全世界最強的人,集中一起結成聯盟。所以我們有什麼好悲觀的呢?」

他提醒香港年輕人,以聰明智慧及高科技保護好自己,「我們不需要走出去被別人打破頭,也不需要無端被別人被抓走,因為你每被它(中共)抓一次,它就多了一個人質。」「大家保護好自己的身體、生命,因為這是一個長遠的戰鬥。」

他樂觀地說,「香港前景非常之明麗,剛才下雨,現在出現藍天白雲,藍天白雲代表什麼呢?啊!太陽出來了!」

川普御駕親征新牌局

記者:港版《國安法》出來之後,美國為什麼這麼快就表態?

吳明德:從(去年)6月9日整個(反送中)運動,他(川普)都僅僅是發聲,或者在國內立法,去保障美國的人民,然後他聲援我們。但這次不同,他親自御駕出征了。

要特別提醒年輕人,大家保持好自己的身體、生命,因為這是一個長遠的戰鬥。這次不同於從(去年)6月9日一直到現在的(反送中)運動,是另外一個牌局。你們(年輕人)用聰明、靈活,懂得使用高科技的方法去保護自己的生命。

我們首先從法、理、情方面來講這件事。

從1984年9月,趙紫陽在鄧小平的見證下,和戴卓爾夫人簽署了《中英貿易協議》,裡面最主要的,就是大清政府將香港和界限街以南的地方,永久割讓給英國政府。

1981年開始(進行香港)前途談判,最終的方案就是,我(英國)把你(中國)之前所給我的土地還給你,但是你一定要同意我作為一個宗主國,要對當時的香港市民有個很完美的交待,就是「50年不變」。簡單的講就是「舞照跳 馬照跑」,按照鄧小平所說的。

換言之,這是一個交換條件,我(英國)連同新界界限街以北都給你(中共)了,不過你一定要維持現狀,要同意給予「50年不變」的承諾。這個(條件)寫在文獻裡,這個法律的文獻正正式式拿到聯合國登記,登記的過程需要差不多大半年,所以到1985年5月27日,為什麼(這日子)這麼重要呢?因為剛剛好滿35年。

你(中共)就在「35歲」之後的下一日,你就舉手說,「(現在)不是(這樣)啦」。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英國政府當年要叫香港人留下來呢?我就是其中一人,因為90年代,89民運時期,我們個個都要去移民,港英政府就說,「不要啊,我給予你居英權」,當時(港英政府)認為你是一個人才,(所以叫你)「留港建港」吧。我(港英政府)當時更推出「十大玫瑰園計劃」,並說「你就留在這裡看清楚一點才決定(是否移民)吧,我不會騙你太久的。現在是89、90年,離97年還有7年,你到時候都可以走的。」所以我們就在這個計劃裡嘗試一下,再看一年,又再看一年,到92年鄧小平南巡,更加深化改革,接著就一直經濟改革,到94年就改革那個雙軌制,就是將金融系統變成人民幣與美元正式可以兌換,那時才有朱鎔基帶領銀行改革,我們看到一直進行得很好,所以我們就一直留下來。

吳明德:《中英聯合聲明》寫得很清楚: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法治、人權、自由、民主不變,我們才會留在這裡(香港),它是舉世公認的文件,在聯合國有登記,令190多個國家(相信)將來香港會繼續繁榮安定,你們(各國)可以照這個方法去「玩」,所以這就是在法律上賦予了新宗主國和舊宗主國之間的交換條件。

所以中共不可以說「我現在不讓你(香港)一國兩制了,你們一直立不了法(23條、送中法),我們來幫你立法」,你(中共)知不知為什麼立不了法呢?是「惡法」,香港人怎會立這些「惡法」來欺負自己。

92年美國《香港關係法》穩固外資帶動繁榮

吳明德:香港國安法於法不合,為什麼於理也不合呢?我們(香港)有了這條法例(中英聯合聲明)之後,美國才說「你們(美國商人)去投資吧。」但我(美國商人)還是害怕,(當時)金融界、貿易界、商界的人認「為這樣不行啊,(雖然)有這條法例,但不知道(中共)會不會履行,如果我們把錢都放在那裡(香港),就沒有人保障我們了。」

他(美國)就在自己國內,和那些商界、地界,我當時1986年在Chase Manhattan Bank即美國公司(工作),它(美國銀行)知道你(香港)雖然有這條法例,但也不敢做樓宇按揭,因為這些樓宇按揭要跨越97年,到時如果真的(不似預期),那怎麼辦呀?他也害怕的,如此這般Chase Manhattan Bank就不做樓宇按揭,不做長(時間)的,跨越97年的生意。

美國政府當時就跟那些商界的人商量說,我弄個《香港關係法》出來,你們放膽去投資吧,因為如果你們投資出了什麼事,我們美國一定會罩著你的。所以92年,通過了《香港關係法》就見到美資進來了,同時美國的銀行也夠膽做超過97年到期的樓宇按揭,那就帶動了香港的繁榮。

試想一下,如果(香港)只有中資銀行或本地銀行做(樓宇按揭),所有外資都不做,即沒有競爭,現在的樓宇按揭會不會這麼低息呢?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所有樓宇按揭的利息就會越來越貴。所以(香港關係法)對香港的繁榮安定打入了強心針,才會不停有外資進來,既然「頭兒」、「大哥」(美國)都來了,那其它的歐洲國家也就放膽來了。

所以「於理」方面,你(中共)突然現在(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人家(美國)沒辦法向所有美國的投資者,還有全世界的投資者解釋?所以這個才是觸動到美國今天這麼氣(的原因)。

97後中共藉香港吸金 一步一步走向世界

記者:中共背信棄義。

吳明德:在「法」和「理」不合就是「背信」,而什麼叫「棄義」呢?背信棄義,「棄義」就是你(中共)在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1978年(中共)推行改革開放,香港搬了一些工廠進去(內地),帶動了沿海14個特區發展起來,接著(89年)發生了「六四」事件,香港仍然穩住陣腳,然後配合你(中共)92年的深度改革,(89)民運之後有個華東水災,那個大賑災就是香港發起的,所有香港演藝界發起用民主歌聲來賑災,華東賑災,然後我們不停的投資,透過投資,跨越97之後,香港變成國際金融中心,不停的將資金調進來,吸引外地來的(資金來香港),通過這個(香港的)資金池去資助國企、省企、縣企、民企,所有這些資金池在這裡全部都幫你帶大(扶植)它。好了,帶大了它,就是因為香港有這個示範作用,知道你(中國)會一步步走,WTO(世界貿易組織)才給你加入,美國給你加入的。接著發生了汶川地震,香港人對你多好啊,全世界的人都在幫助你,幫助你代表什麼呢?就是(大家)有個信念,帶大你之後,你知道世界的遊戲規則怎麼樣玩了,就等於你踢足球一樣,你學了某些技術,有一定水平的技術,我們就讓你參加世界盃,世界盃經過外圍賽、淘汰賽,你都有一屆打入世界盃(決賽圈)呀。所有的香港人,所有世界各地的人都想你好,大家不是基於法律,也不是用什麼理據來想你好,而是真心想你好的。

記者:從數據上可以看出,香港占外資投資中國比例是很高的。

吳明德:是啊,我們有七成的資金,撇除了台灣那一邊,有七成的資金是經過香港去帶大你們(內地)那些公司,為什麼叫「帶大」呢?因為你沒有基金怎樣發展呢?你要有第一批資金嘛,叫第一桶金,香港就給了你第一桶金。你今天單方面撕毀《中英聯合聲明》,是不是「」呢?背信棄義就是這個意思,從法、理、情上你都在背信棄義。

所有年輕人要知道,去年因為「送中法」這條惡法也要透過香港立法會立法,林鄭月娥打死(不管如何)都說這東西是她自己想出來的,為什麼她要這樣呢?她不可以違背一國兩制,《中英聯合聲明》裡面講的東西,所以她要說「送中法」是她想的,所以她要在香港立法,為什麼要經過立法會,就是不想在去年,讓世界各地覺得,這個是中央要她做的。

記者:否則的話,都一樣可以通過《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在香港立法。

吳明德:沒錯。當大家年輕人明白這個的時候,就要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所以我們(去年)6月9日出來(遊行),反對它;6月12日包圍立法會,不讓它通過(送中法),一直延伸到現在,就是靠我們的年輕人付出的寶貴生命、時間和青春,去保衛我們的「一國兩制」。到現在,它(中共)知道沒辦法擺平你們,就歸咎於教育問題,(指香港)沒有愛國教育,歸咎這樣,歸咎那樣,到最後怎麼辦呢?那等我(中共)出手吧,因為你們(港府)管教不了。那你(中共)這枝藤條拿出來的時候,人家會說,原來你打下去時,不僅是打香港人,你是騙了我,騙了我35年來這裡(香港)下了注。

「下了注」的意思就是,所有西方國家都在這裡有投資,現在你(中共)說要一次清袋,你說,「我不是這樣玩了」。那就趕快走人,豈不是亂了套?你豈不是可以撿便宜貨?不如跌到「零」,然後送你,你在嚇唬人,說美國又走,英國又走,德國又走,所有的東西都拿出來,100元的東西賣5元吧,那你就可以用5元撿便宜貨。美國人當然不會像你這樣想,跌到廢了給你?當然是按部就班。

我(美國)為什麼要養兵千日呢?就是用來保衛我這個全球化,在不同的地點,我的所有利益,包括商業利益。現在他(美國)的商業利益,擺明車馬,就說告訴你(中共),我有這樣的軍事能力,保衛我目前在香港的利益。不是輪到你說了算,(你嚇唬我一下)我就弄殘自己,然後弄殘這個城市,自己逃走。這樣,你就可以撿便宜貨,那是你的妄想。

美國出三招對抗中共 高官受制裁人財兩失

記者:美國出招很關鍵。

吳明德:根據法律,第一,《香港關係法》,就是蓬佩奧講的那句話,就是開了一道門。因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講了,他(美國)每年要檢討。好啦,這檢討他一直拖。他頭一個報告是要半年內給出的,但他一直拖。拖的原因就是,為他(美國)做情報的人一早知道這次開兩會,勢在必行,有些東西對它(美國)不利,所以他一直都不出這個報告,直到你正式出來,明顯有眉目了,在你投票日之前,美國就出手。「出手」的意思,就是告訴你,香港已經不(止)是他們(中共)的,他(美國)用了一個字:reasonable man,就是一個有充分分析能力,即一個有常理的人都知道,香港沒有「一國兩制」了。一旦沒了「一國兩制」,即(香港)不能自治,它(美國)就啟動那道門。

因為上一次,參眾兩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經授權給總統這個權力,去重新檢討。就是1992年批下來的《香港關係法》,是否繼續給予(香港)。如果不給,第一,我(美國)當香港等於上海、深圳,那你就不會有比如過去一年,1月15日簽了中美貿易戰第一階段所有的法例,(美國)要徵收你(中國)的關稅,也要對香港徵收關稅。那就變成,中國本來利用香港來過渡,想方設法,(把貨物)當成是香港出口,(中國)轉口來香港出口,你(中共)就沒有這辦法了。他(美國)就是要堵塞這個漏洞。

第二,它(美國)不會害香港,它只不過是想利用香港《特別關係法》,使得內地的利益受損。這會引起利益集團浮出水面,去檢討現在這個(中共)政府是否代表他們的利益,引起他們內訌。第二點,他(美國)可以做的是,這裡(香港)是全球的第三大金融中心,即紐約、倫敦之後,便輪到(香港)。因為時差的問題,使得(香港)輪流轉,24小時運作。

為什麼可以這樣做?不是你說可以做就做到的,你說深圳、上海也可以這樣做,為什麼上海做不到?兩樣東西:沒自由,沒法治。沒自由的資訊流通,就是不對稱,將來如果在這裡「玩」,你(上海)所有紅籌國企的那些股東,預先知道資料,普羅市民不知道,那有什麼好玩的?誰還會去買股票?就像內地(股市)那樣,現在是一潭死水,連自己內地人都不買,不用說外資了。第二,不只資訊市場不對稱,還有法治(問題),為什麼那些(外國企業)要在香港開公司,然後去內地做生意?因為有什麼事的話,在香港這裡有一個仲裁機制,使用的是普通法,清清楚楚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不是像大陸法那樣,寫得很清楚的,但不執行,或者說「我要人大解釋」。什麼都是你(中共)解釋,符合你的,你解釋說是對的;不符合你的,你就說是(別人)錯。哇,這樣也行嗎?所以,人家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去上海或深圳做這些國際金融(交易呢)?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這個金融中心最大塊、影響支配的就是那些美國公司,因為美國在國際金融裡面是領先的,包括全球所有的支付系統,用美元結算,叫SWIFT,都是它的。如果它喝令一聲,所有美國(公司)撤資,它未必(行動得)這麼快,美國撤資就是,比如庫德洛說,拿3000億出來,叫他們(美國企業)搬廠,把在中國的企業搬回美國,他的法令都可以包括香港。但是他知道,這不是一朝說搬就搬的,這個金融中心會慢慢褪色,如果你(中共)不去檢討這個東西(惡法),這是第二招。

最痛的是第三招,就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建制派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已經說了,她說不去美國也行,人家就成全她。比如(中共人大常委、建制派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講了,「這些我們早有預備了,我們祖國會有辦法拆解的」。那就看看會怎麼樣。

記者:他說可以制裁美國在香港的僑民。

吳明德:這裡引出一樣東西,人家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中共國,中共的那些領導,中共的那些打工的人,就當中國是一家公司,用來上班而已。上班賺了錢後,就全匯走。將子女全搬到海外,錢也全搬到海外。為什麼?因為他們擔心,伴君如伴虎,怎麼知道你何時會搧我一巴掌?所以,他們每人都說,「權力是不會永久的,但錢是永久的。」所以每個人來這裡打工,原來在國內,與世界的遊戲規則不同。你想(在其它國家)賺錢的話,就不如去做生意,就不要在政府部門待著,在國內是調轉的,在政府部門待著,才能賺到從商者的100倍,所以每人都加入共產黨,每人在裡面用自己的方法爬上去做官,為什麼要做官?我要貪,用來繳費給上層的人,來提拔我的職位,升了職後,我就可以多貪一些,那就一層層這樣。

我們真正在一家公司工作不是這樣的,在一家公司工作,就是我努力,我有本事,我就升級,升級後就多賺一些工資。再投資,再多學一些東西,又升級。即是,我們世界的標準是這樣賺錢的。

記者:他們很多錢是不能見光的,卻富可敵國。

吳明德:他(美國)就看通了這一點,遲遲不動這把尚方寶劍,都是先給你們面子。你們中共國的黨員,你們去那裡(中國)打工,打完工後,那些錢其實都是運來我們(美國)這裡。就算你不來美國,你都要用美國的系統,因為將來所有的國家,只要它推出制裁措施的話,制裁你個人的話,全世界用美元系統的那些,或者包括英國用英鎊,歐盟用歐元,他們都會與美國的系統銜接,你都使用不了(那些錢)。

記者:當時美國制裁伊朗也是一樣的。

吳明德:是,這是最好的(制裁)了。話說回來,你們(中共)那些官員,比如它(美國)現在要制裁,所有2800多個在裡面(人大會議)舉了手(贊成通過港版國安法)的那些人,不過我(中共)不告訴你他們的名字。

記者:覺得第三招「制裁中共官員」是最厲害的嗎?

吳明德:是的,因為它會引致中共高層官員的利益受損,這樣會令他們內訌,為什麼要搞成今天這個樣子?為什麼他們要把姨太太送出去,子女們送出去,我一個人留在中國做「裸官」?原因就是,有一天萬一我要坐飛艇(逃)走的話,我都有錢在外面接濟我。現在這些錢全沒了,說不定我的子女還要被當做人質。

所以走到這裡,以後情況發展下去,現在是大國的博弈,是全世界超級的軍事強國在保護他們自己的利益,我們就不需要走出去被別人打破頭,也不需要無端被別人被抓走,因為你每被它(中共)抓一次,它就多了一個人質。

記者:梁振英說,滙豐沒有出來表態,呼籲香港商人杯葛匯豐銀行,怎麼看?

吳明德:這些是小人物,就由他做這些事吧,他不做這些事情可做什麼呢?他不是出主意的位置,又做不到林鄭月娥那個位置。

記者:「反送中」都沒有叫四大家族出來說話,這次「國安法」每個人都要出來表態?

吳明德:「反送中」是香港人的事情,但是這次是國家的事情,那你需要出來表態嘛,表什麼態呢?我反對蘿蔔頭,那就反對蘿蔔頭,每個人都要這麼講的,但不是發自內心的,是吧?但是現在,你(中共)叫那些人出來說話,那些人會出來說話,不過我(四大家族)會先把錢運走。

記者:走資或者換錢的情況是怎樣的?

吳明德:不是(現在),那些有部署的人從「反送中」那時就一直在做了。只不過就差按個鍵而已。比如說,我認識很多朋友,是中產階級的,他們早就在海外開了戶口了,一半資產已離開(香港)了。

不過你說在錢裡面,你數數目,你(中共)印多少人民幣都行的。不過,到真正開炮的時候,一夜之間你就沒有了。真正開炮的意思就是,美國要跟你討論一件什麼事呢?就算你「不玩」,我都可以(答應),不過你要給我時間,因為我本來計算你(還有)27年,現在突然之間沒有27年給我了,那就坐下來談判吧,就像中美貿易談判這樣。接著英國就可以出手了,你(中共)既然撕毀了這個文件(中英聯合聲明),我跟你講,你把香港島和界限街以南一帶交還給我,它(英國)可以拿回來的嘛,因為你現在(破壞)了這個遊戲規則。

如果人家不(揭開)所有的底牌,只不過是人家覺得還沒有到(適當的)時間,如果站在美國人角度想想,「不玩」都可以,不過你(中共)要給我(美國)時間撤退,是不是?現在不是你一個人是莊家呀,(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我預計你27年之後才變回「一國一制」,現在你提前改變了,你要給時間我(撤退)啊?如果這樣的話,你就是陷全世界的政府於不義,因為全世界的政府都有一個責任,令他們資金的持有者,他們的國民安然撤退。

「國家隊」托市保顏面 人民幣或「破10」

記者:估計金融市場會受到什麼程度的震盪呢?因為(中共宣布將推出港版國安法的)第一天,(香港股巿)就下跌了1300多點,這幾日又好像很平穩。

吳明德:金融市場上個禮拜五(5月22日)我們做訪問時,下跌了1300多點,接著到了禮拜一,當那些人出來吹風(放話),(股巿)一樣再下跌700點,下跌了2000點之後,才反彈,反彈了1000點,然後是配合一個短期的技術因素,因為禮拜四是期指結算日。為什麼會這樣呢?而不是立刻下跌了三四千點呢?原因就是上個禮拜五之前,所有商界的人都是看好(股巿)的,因為這個疫情越來越好了,可以重開(一些業務)了,所以這些人,整個5月都是看好的,沒有想到突然間爆出這一件事(港版國安法),所以他(商界的人)來不及轉身。來不及轉身的只是第一批,他一開始沽下來,沽到1300點下來,第二批是禮拜一,再沽700點下來,接著「國家隊」進來了,因為禮拜一之後,它要進來了,因為禮拜二三四要繼續開兩會的嘛,如果你(中共)講了什麼之後,(股巿)再下跌四五千點,它(中共)就會沒有面子,所以「國家隊」進來了,「國家隊」進來托住什麼呢?就是托住它自己的股票。

記者:那托得了多少呢?

吳明德:整個恆生指數的市值,七成都是國企、央企、紅籌股以及內地的民企。所以它只要托住股市,托住自己的股票,那剩下的三成,就是地產股、銀行股、本地的概念股、本地的投資股,這些股票就會比國內那些企業下跌得更快,就因為國內企業它們有「國家隊」支撐。但只是支撐到幾個大銀行:ICBC(工商銀行)、CCB(中國建設銀行);幾個「油」:中海油、中石化;還有紅籌股:中移動、中國電信等,它應該可以托住指數的一大截。

但是西方人沒轉身,還沒走的話,他們不會那麽蠢的,不會一天下跌30%然後就走的,現在他們有很多軍事力量,但如果他長遠不看好你(香港股巿),就不會再有資金進來,但要計數離場的那些就拾級而下,我知道你(有人)要買進,比如在2300點與你糾纏一、兩個星期,然後在2200點又與你糾纏兩、三個星期,然後再去到2100點與你糾纏幾個月,再來看,他(西方人)會這樣操作,他不會一次性全部身家給你,豈不是給你撿到便宜,他不會的,他會一直延續下去,原因是現在夠強大,我大哥(美國)夠強大,在這裡,我不怕與你糾纏久一點,你試一下,如果我大哥不夠強大的話,我還不落荒而逃,馬上一天之內就下跌6、7千點,最主要是大哥夠強大。

記者:匯市方面,人民幣和港幣的走勢,怎麼看?

吳明德:這要看金融中心會不會有大的改變了,如果美國與中國談不攏,中共要給時間他們撤退,就是沒有了國際金融中心,亦即是宣布人民幣不可以國際化,人民幣不可以國際化的話,只會一夜之間周邊所有的人民幣全部被拋出來,(人民幣走勢),我覺得會「破10」,「破10」是一定的,因為國際市場不與你(中共)玩了,不與你對口,你自己的人民幣就當「大富翁」遊戲的錢,把它拿回到國內。所以這要看他們(中美)是否能談判成功。

記者:這幾天好多香港市民兌換美元,一家兌換店一天就兌換了400萬美元,是平時的10倍,市民是否需要把港幣換成美元?

吳明德:你要尊重每個市民的做法,原因就是,比如我是李嘉誠,我要換1000億,那就有1000億兌換的方法,但如果我是普羅市民要換10萬元,我有兌換10萬元的方法,因為有了這個信心的問題。你給我兌換,你一定要給我兌換,給我兌換了之後我就安心了,但錢還是在這裡的,只不過是變成了美元。大家的錢還是放在銀行系統裡,就是我不怕你連銀行也充公掉,所以香港這個運作是很正常的,你可以全部持有美元,因為我有充足美元給你,所以不用擔心,但你個人走不了,那些人比如小市民只是想心安理得,他(把美元)放在這(銀行),就是以後走難時他都有些美元可用,因為到那時沒有人會承認人民幣了,沒有人相信那些人民幣了,為什麼還要放著這些(人民幣)呢?

港人祖輩努力不白費 深信香港前景明麗

記者:港版國安法推出後,許多市民都覺得很down(情緒低落)、很害怕,怎麼看香港的前景?

吳明德:前景非常之明麗,因為我們的人生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我有三次(差點)死,但(還是)死不了,就像現在的環境。剛才下雨,現在藍天白雲,這個藍天白雲代表什麼呢,啊!太陽出來了,那就等於人生一樣,要經過許多的風風雨雨,這些風風雨雨之後都會帶出一樣東西,就是更有陽光的未來,現在這個世界上有哪個地方比得上香港呢?由全世界最強大的那個國家(美國)來為你出頭。為了什麼原因,他(美國)真是不會無緣無故的,是我們的長者、我們父輩、父輩的父輩、我爺爺的那一代努力、辛苦的,用了六、七十年的時間建立起一個叫做民主自由的香港,有了這個民主自由的香港,再加上港英政府留給我們的法治精神,我們才可以吸引全世界最強的那些國家來這裡做生意。

現在你(中共)要拿走他們的利益,他們是不是要列隊在這裡說「好啊,你夠膽就來吧」,我想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吸引到全世界最強的人集中一起來做一個聯盟的。所以我們有什麼好悲觀的呢?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