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澳學者: 中共病毒特別針對人類 前所未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2日訊】從武漢爆發中共病毒至今,半年來,迫使全球發生巨變。多國封城,經濟停擺,人與人之間拉開了距離。然而,科學家發現,這種病毒有著更加不同尋常之處,病毒與人類細胞的親和力,超過所有被研究的動物。

最新研究發現,中共病毒(新冠病毒)跟人體細胞的親和力超過蝙蝠、穿山甲等多種常見的宿主動物,令這種病毒的來源更添神秘。

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醫學院教授裴多維斯基(Nikolai Petrovsky)的研究團隊,使用结构同源性建模方法,將中共病毒與人類細胞的親和力跟13種常見宿主相比較。

研究結果顯示,中共病毒的刺突蛋白跟人類ACE2受體之間,具有最高的結合能量,超過了所有其他被測試物種,包括蝙蝠。而蝙蝠被許多人認為是病毒來源。

這些數據暗示,中共病毒特別針對人類,令人困惑,這種病毒究竟源自何處?

裴多維斯基教授對新唐人表示,他們的研究暗示,新冠病毒具有独特的結合人類細胞的适应性。對於跨物種傳播的新病毒而言,這不同尋常。

他說,通常病毒跟人的受體結合比較弱,而跟動物的受體結合比較強。

澳洲弗林德斯大學醫學院教授裴多維斯基:「隨著時間推移,它跟新宿主的結合逐漸加強。但是這一次,病毒一上來就跟人類受體有很強的結合。這正是我們的發現令人驚訝之處。」

裴多維斯基教授是免疫學專家,在过去的25年中,他一直从事瘟疫的疫苗研究,參與开发了20多种疫苗,包括針對SARS,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中共病毒,猪流感,禽流感和埃博拉病毒的疫苗。

裴多維斯基教授解釋,當某種病毒在一種動物身上存在了數万年,數十萬年,人們稱之為自然宿主。

裴多維斯基:「在這種情況下,病毒讓自己最優化,把自己設計成完美適應於那種宿主,因為它在這種宿主身上演化了多年。所以這是為什麼你看到,病毒總是跟自然宿主有最強的結合,而跟其他宿主有較弱的結合。所以我們一般期望,病毒應該跟自然宿主有最強的結合。」

因此,假如只看裴多維斯基小組的研究數據,人們可以認為,人類就是中共病毒的自然宿主。

裴多維斯基:「如果我們不知道關於這個病毒的任何事情,我們在沒有任何信息的情況下來研究這個病毒,只看我們的數據,我們會認為,人類就是這種病毒的自然宿主。數據看起來就是這樣。」

裴多維斯基教授表示,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病毒的自然宿主是人類。幾乎所有瘟疫都是從動物傳播到人類。如果說有例外,那就是一些實驗室洩露病原體造成的瘟疫。

儘管從研究數據看,人類就是中共病毒的自然宿主。然而學者們很難相信這一點,因為直到去年11月,人們才知道這種病毒存在於人類。

通常一種病毒跟宿主之間的親和力,是經歷了幾十萬年的演變進化才形成的。而中共病毒橫空出世才短短半年,就跟人體細胞之間形成強烈的親和力。

從天而降的中共病毒究竟源於何處?《大紀元時報》的一篇特稿或者可以給人們提供一些思路。

文章說,历史上,多数王朝的末年,都伴随着天灾瘟疫,给那一王朝政权送终。以史为鉴,纵览如今武汉瘟疫在世界各国的扩散趋势,不难看出,病毒就是冲着中共而来的。

无论是伊朗、意法德等远邦,还是韩国、日本等近邻,由於跟中共關係親密,在此次瘟疫中都損失慘重。而跟大陸接壤的台灣、香港、蒙古等都疫情輕微,因為它們或反對、或疏遠中共。中共病毒在中国之外的蔓延,清晰地呈现出以中共为标靶的选择性扩散。

從中共病毒的神奇特性來看,或許,它的產生的確有著超自然的力量。

大紀元特稿說,逃脫中共病毒的妙方就是,脱离中共、拒绝中共。

採訪/編輯/江月 後製/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