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趙樂際非要一條道走到黑不可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明慧網5月31日報導,近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到某市調研時,在市委書記的開場白和市紀委書記的重點工作匯報後,卻直接提出要聽當地610辦公室的工作匯報。在場官員說,610辦公室不是撤併了嗎?

趙樂際說:「我們內外有別,誰也不要對外說。610是撤併了、不獨立存在了,那是搪塞西方社會反華勢力的,什麼人權、自由,鬧嚷得不可開交。你們怎麼就相信了呢?你們看看,法輪功還在,事還在呀?工作要抓緊,事情還要辦好」。「很快就到黨的100周年了,要大慶的!」「國內外鬧得沸沸揚揚的,怎麼去大慶?」「法輪功的問題,今後紀委也要管的。」

在中共人禍導致「中共病毒」從武漢蔓延188個國家、感染610萬人、死亡37萬人之際(1),在中國大陸疫情稍有緩解、無數中國家庭因大瘟疫失去親人、痛苦萬分之際,在中共的腐敗問題已達到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程度的情況下,作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對中共人禍導致的這場全球大災難,沒有反省、內疚和自責,對他的本職工作反腐敗不重視,相反,卻對迫害法輪功很起勁。

國難當頭,趙樂際為什麼念念不忘迫害法輪功?因為他的後台老板江澤民、曾慶紅是迫害法輪功的兩大元凶,他們最害怕迫害法輪功的滔天大罪被清算。

趙樂際是江澤民當政時期,曾慶紅當中央組織部長時,2000年1月,被提拔重用為青海省省長的,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當時中共最年輕的省長。趙樂際是曾慶紅當主管中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江澤民當中央軍委主席時,2003年8月,被提拔重用為青海省委書記的,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當時中共最年輕的省委書記。青海是中共的勞改大省、監獄大省,關押了大批法輪功學員,很可能是中國西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要基地。趙樂際主政青海時,是青海迫害法輪功的第一責任人。

2007年3月,曾慶紅仍在台上、江澤民當「太上皇」時,趙樂際被調到西部能源大省——陝西擔任省委書記。趙樂際在陝西5年,是陝西腐敗問題惡性發展時期。秦嶺違建別墅就是在他任職期間大量被興建起來的。2018年7月秦嶺違建別墅案爆發以來,陝西省、西安市一大批官員落馬,包括他當省委書記時的省長趙正永,省委祕書長魏民洲等。趙正永的貪腐金額高達七億多元,魏民洲的貪腐金額1.9億多元。趙樂際提拔重用的一批人都是嚴重腐敗分子,他本人是不是嚴重腐敗分子?這5年,趙樂際也是陝西迫害法輪功的第一責任人。

2012年下半年召開中共十八大。安排自己人到中央的重要崗位,是十八大召開前江、曾最看重的事。他們原打算安排其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再擇機取代習近平。但是,2012年2月發生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叛逃至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事件,導致薄熙來2012年3月15日被抓捕,江、曾的如意算盤落空。但是,兩個關鍵崗位,是他們必爭的:一是公安部長,二是中組部長。於是,他們安排其親信郭聲琨當了公安部長,安排其親信趙樂際當了中組部長。

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以反腐打虎的名義,抓捕了江、曾提拔重用的一大批高官,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原中南海大總管——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等。江、曾勢力受到嚴重打擊。儘管如此,他們一方面假裝認慫,與習達成妥協,另一方面動用其海內外一切力量,將協助習反腐打虎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拉下馬,同時竭力促成趙樂際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最後,趙被他們扶上馬。

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產生的7個中共政治局常委中,趙樂際最年輕,60歲。江、曾早年對趙悉心栽培,到這時,終於有了一個他們想要的結果。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十九大之後,有關「政變」、「兵變」、「換人」、「讓習近平下台」的傳聞一直不斷。江、曾很可能是這些陰謀的幕後總指揮。一旦習被趕下台,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趙樂際,或可取而代之。

習近平上台前後,陝西省委省政府的高官都是江、曾的親信。他們為了毀習近平,一直放縱手下有權有錢的人在秦嶺違建別墅,到2018年7月,違建別墅達一千多棟。秦嶺自古以來被稱為「龍脈」。江、曾也好,習也好,都信這個。龍脈毀了,習就完蛋了。於是,在陝西展開了一場「護龍脈」與「毀龍脈」之爭。習無論如何也要保住龍脈,5年間,先後6次批示,整治秦嶺違建別墅。

江、曾的親信,一個是趙樂際,一個是趙樂際之後任陝西省委書記的趙正永,一直陽奉陰違。陝西當地官員夾在習、趙之間,左右為難,只好長期不作為。直到2018年7月,習下了死決心,才最終解決這個問題。

趙樂際當中紀委書記後,對反腐打虎並不熱心,倒是跟江、曾政法系統的親信走得很近。這源於2018年12月爆發的「陝西千億礦權案」之爭。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通過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在網上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知法犯法,引發海內外廣泛關注。周強是江、曾迫害法輪功在中共法院系統最大的幫凶。趙樂際任陝西省委書記時,也是導致國有資產嚴重流失的「陝西千億礦權案」的主要責任人之一。據有關實名舉報材料,美女劉娟與陝西官場勾結,從中獲利21億元人民幣。

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2019年1月,江、曾的親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不得不組織一個聯合調查組調查此事。因涉及迫害法輪功的兩個關鍵人物——周強、趙樂際,2019年2月,聯合調查組「聯合」製造了又一起轟動世界的冤案——王林清自己舉報自己偷了「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卷宗!王林清這個中共法院系統的雙料博士後(金融學博士後、經濟學博士後),2007至2016獲得大量榮譽的優秀人才,被江、曾的親信郭聲琨、趙樂際、周強聯手關進深牢大獄。

目前,大瘟疫給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帶來的深重災難還沒有過去。大瘟疫仍在全球蔓延。美國已有183萬人感染,十多萬人死亡。死亡人數超過911恐怖襲擊、日本偷襲珍珠港、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越南戰爭、朝鮮戰爭,成為二戰結束以來美國遭遇的最大災難。美國人是最珍愛生命的,十多萬人被從中國傳入的病毒殺死,這筆帳一定會找中共算。目前,全世界190多個國家齊聲追究病毒源頭,四十多國向中共追責、索賠,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跟中共算總帳的時刻正在到來。

在這個特殊歷史時刻,趙樂際居然提出,為迎接中共建黨100周年,要抓緊抓好迫害法輪功這件事。這不僅是昏了頭,而且是愚蠢、極不得人心的表現。法輪功學員信神敬神,按「真、善、忍」做好人,對任何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中共以舉國之力迫害法輪功21年,不僅沒有打倒法輪功,相反,法輪功洪傳到了全世界11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國外已徹底失敗,在中國大陸,離開高壓與欺騙,一天也維持不下去了。法輪功昭雪、迫害元凶被送上歷史審判台是毫無疑問,也是不久就要發生的事情。趙樂際這個時候強調迫害法輪功,不是逆天而行是什麼?

中國傳統文化講:人在做,天在看。趙樂際就不相信,聲稱什麼「內外有別,誰也不要對外說」。趙樂際話音剛落,就有人對外說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趙樂際聲稱,610辦公室被撤併是「搪塞西方社會反華勢力的」,這是自欺欺人。「搪塞」誰呢?這次大瘟疫後,全世界更多人認識到,中共是大騙子。5月26日,美國參議員約翰·肯尼迪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絕對不能相信中共,永遠都不能相信,即使中共死了兩天了,也要防止它裝死。」

從1999年5月7日起,我一直在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在被江澤民的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關進監獄後,我通過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白紙黑字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中共公、檢、法、司,從下到上,沒有一位官員,敢說一個「不」字!

為什麼?中共迫害法輪功,就靠高壓、欺騙、暗箱操作維持著。法輪功洪傳於世,是為了最大限度地喚醒人的良知。關於法輪功的真相,我寫了大量文章、信件。國內外許多法輪功學員一直在給中共各級官員講真相。但是,至今為止,趙樂際不信、不聽、不看,仍在追隨江、曾迫害法輪功的。這是極其可悲的,也是非常危險的。

去年8月22日對「中共病毒」爆發作出準確預言的印度男孩阿必亞,今年4月初預言,2020年12月20日,人類將面臨比「中共病毒」更嚴重的災難。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相信,下一場波及範圍更廣、死亡人數更多、景況更慘烈的大瘟疫,不久一定會到來。

2008年11月19日,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內的我,寫了致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抓捕。之後,與周永康有關的政法幫、石油幫、四川幫、祕密幫、親友團,全都遭到報應。周永康被判無期,他的老婆賈曉曄被判9年,他的兒子周濱被判18年,處罰金3.5億元,他的侄子周鋒被判12年,處罰金5900萬元。

這裡,我嚴正警告趙樂際:迫害法輪佛法修煉者罪大無邊;惡有惡報,時辰一到,全都報。

2020年6月1日於美國紐約

注釋(1)因中共的數據是假的,實際感染和死亡人數更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