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被廢棄的神秘豪宅:主人突然就不見了(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2日訊】說起豪宅,很多人就會聯想到宏偉的外觀,寬敞的布局,豪華的裝修和灑滿了陽光的庭院。但有一些豪宅,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成為「廢棄豪宅」。在時間的損蝕下,這些屋子喪失了原有的輝煌,變得破敗不堪,但正因為這些在時光中屹立不倒的房屋,讓一些探險家產生興趣,希望能從中一窺主人曾經生活的精彩。

英國赫特福德郡金斯蘭利(Kings Langley)教區,就有探險家拍下了一座保存非常完好的廢棄豪宅

一座被廢棄的豪宅:主人似乎走得很匆忙

《英倫房產圈》發表的一篇文章,就講述了這座神秘廢棄豪宅的故事:

站在院子裡,一股濃郁的歷史感撲面而來,由於年久失修,院子裡雜草恣意生長,外牆也顯得格外灰暗陳舊,但單從外觀來看,還能感受到屋子曾經的氣派非凡。

豪宅內部總共有8間臥室、6間浴室和四間會客室,屬於它的熱鬧早已消逝,但屋內的每一處細節還是彰顯出了豪宅原有的精緻。

會客廳寬敞明亮,有一個大大的壁爐,屋內擺滿了各類裝飾品。走進來看,映入眼帘的先是成套的精美碗碟,壁爐雕飾著豐富的花紋,地面上還遺落著幾幅挂畫,牆角有一個漂亮的地球儀。

一樓有一扇通往院子的玻璃門,大大的窗戶讓屋內的光線格外充足,旁邊擺著一架望遠鏡,孤獨的指向天空。而令人驚訝的是,窗邊花盆內的一株植物,仍然頑強的活著。

相比於上一間會客廳,另一間會客廳的歐式風格更加濃郁一些,印花地毯,實木傢俱,宮廷風的座椅,在飄窗位置,一架黑色的鋼琴佔據了最顯眼的位置,屋內的立櫃上還有一個復古的CD。

這間屋子的主人似乎是在匆忙間逃走的,因為屋內的咖啡桌上還放著一盤尚未下完的國際像棋。再來到臥室,床頭櫃上放著一塊石英手錶,時間已經永遠的定格在了5點半。

臥室桌上亂糟糟的樣子倒是像最近才有人住過,旁邊的衣架上掛著各式名牌衣服,衣服標籤上「伊夫.聖羅蘭、古馳、路易.威登」等字樣顯示出了主人雄厚的財力。

廚房的屋頂因為年久失修,已經開始坍塌。洗碗機裡堆放著洗過的碗碟,廚具也原封不動的擺在灶台上。浴室十分凌亂,有一個大大的按摩浴缸,四周擺放著精緻的陶工藝品,旁邊還放著用了一半的洗髮水瓶。

另一間浴室早已積滿了灰塵,一片破敗的跡象,但牙刷還扔在洗漱台上,好像主人是在半夜匆匆逃走的。

通往二樓的樓梯上,擺放著一些洋娃娃和毛絨玩具。

主人看起來十分喜歡這個洋娃娃,在另一個壁爐上也出現了同款,壁爐架上還放著一個別緻的時鐘,還有傳統的蠟燭擺臺和花瓶作為裝飾。

主人或者他的家人好像十分熱愛音樂,屋內的還有另一架日本產的鋼琴,琴譜是打開的,看到琴鍵起伏的樣子,好像有人正坐在這裡彈琴,而音樂已經流淌出來了。

主人似乎也十分熱愛科學,除了地球儀和望遠鏡,屋子裡隨處擺著關於數學、化學和生物學的書。

床頭櫃上也有一疊厚厚的科學雜誌,最上方還放著A.Holderness和J.Lambert合著的化學書籍《A New Certificate Chemistry》,這本書現在已經很難買到了。

音樂和科學似乎並不能代表主人的全部,在豪宅的另一間屋子,還有一個大大的撞球桌,撞球和球桿還灑落在桌上,進一步說明瞭主人離開之匆忙,總覺得要不了多久他還會回來打完剩下的半場。

走出屋子,有四五輛車被遺棄在院子裡,掩蓋在蓬勃生長的雜草和樹木間,時間似乎在這裡凝固,但處處卻又透露出生命野蠻生長的跡象。

院子的一角還有一輛鏽跡斑斑的賓利,好像已經被大自然「回收」,成為了自然景觀的一部分。

探險家猜測:豪宅2016年被遺棄 主人是俄羅斯人

據拍攝照片的探險家猜測,這座豪宅可能是在2016年被遺棄的,因為從2016年開始,入口走廊就堆滿了未打開的郵件。

這位探險家還表示,從信件和其它信息來看,這裡的住戶應該是俄羅斯人,但土地登記文件顯示,這所房子現在屬於一家叫做Ainhurst Enterprises的公司。

至於主人為何匆匆離開這裡,並沒有人知道,但由於豪宅內部那些彰顯著主人財富的細節,也讓這個故事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網友們也對這個富豪一家的下落眾說紛紜:

「說不定是遭到綁架呢。」

「這家人可能是間諜,暴露之後匆匆離開了……」

「感覺這間屋子還有鬼魂,沒事下下棋,彈彈琴什麼的……」

鄰居:那裡的人突然都不見了

然而,就在大家以為這場懸疑劇已經終結的時候,媒體竟然意外的扒出了這座豪宅的主人……

原來,這個豪宅的主人並不是俄羅斯人,而是希臘人,叫做阿薩納西奧斯

.塔什米齊斯(Athanasios Tachmintzis),約摸70歲左右,不過,據周圍的鄰居透露,人們更習慣叫他薩諾斯(Thanos)。

薩諾斯的妻子莎倫出生於北威爾士,兩人於1972年結婚,但不幸的是,52歲的莎倫已經於2004年因癌症去世。

薩諾斯和莎倫還有五個孩子,三個兒子分別是亞歷克西斯、尼古拉斯和保羅,兩個女兒分別是克瑞斯提娜和艾麗西婭。

據傳薩諾斯是一位地產大亨,有人說他大約是在1999年擁有了金斯蘭利的這套豪宅,並在這裡生活了近20年。

不過,種種跡象表明,薩諾斯並不是一個熱衷社交的人。

周邊的鄰居們也透露說,他們和薩諾斯不是很熟絡,只是感覺他很有錢,而且,薩諾斯似乎十分擔心安全問題,不僅養了好幾條大型杜賓犬,還給這座宅子配過警衛。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鄰居說道:「我每天都會從這條路經過,在大約三年前,我突然意識到那裡的人都不見了。一開始我還以為他們去了什麼地方,然後又會回來,但是沒有人回來。這太奇怪了。

剛開始大門是關著的,後來不知道是誰又用鐵鏈把房子鎖上了。再後來,我看到院子裡的草變得越來越長。

這裡沒有人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什麼突然離開。這真是個謎。他們顯然有很多錢,因為房子很大。總是有很多人來來往往,不同的人進進出出。」

另一位鄰居向大家提到了關於薩諾斯工作的傳言,他表示,薩諾斯曾通過房產交易賺了一大筆錢。

這位鄰居還說道:「大約15年前,我在這所房子的門口看到過警衛,感覺薩諾斯似乎很擔心安全問題。他們曾經還有一個女管家,但她後來突然離開了。

再後來,薩諾斯一家也離開了這裡,似乎再也沒有回來。這真的很奇怪,畢竟,這麼好的一座豪宅,就白白浪費了。」

從鄰居的隻言片語中,一個富有但十分謹慎的富豪形象一下子浮現在了眼前。

然而,卻有另一些證據顯示,薩諾斯似乎並沒有表面上那麼有錢。

住豪宅,開豪車,薩諾斯看起來絕對風光無限,但有人順籐摸瓜,深究了一下這所房子的註冊登記信息,卻發現薩諾斯的事業版圖讓人有點迷惑。

根據土地註冊處的記錄,薩諾斯似乎並非豪宅的主人。

這套豪宅從1999年開始就一直登記在一家叫做Ainhurst Enterprises Ltd的公司名下,但從英國公司註冊處的信息來看,這家公司也「查無此人」,說明它的總部應該位於海外。

不僅如此,土地註冊處的記錄還顯示出,這座被遺棄的房子還有一些未處理的債務糾紛。

其中三項與英國東能源銷售公司有關,另外三項與欠Three Rivers District議會的債務有關,這幾項債務糾紛都是在2017至2019年度登記的。

那麼,薩諾斯是不是如傳言所說,是一位房地產大亨呢?

雖然具體情況未知,但從英國公司註冊處的信息來看,在1991年至1995年期間,薩諾斯的確在一家房產物業管理公司任過職,當時他的職位是英國房地產顧問。

這麼說來,薩諾斯的確與房地產有點瓜葛,只是這還不足以證明他百萬富翁的身份。

不過,媒體也發現,薩諾斯還真是一家英國公司的董事,這家公司名為Imperial Estates London Ltd,於2017年6月成立。

但這家公司似乎開門營業過,也沒有公開過相關財務信息。於是,在去年8月,這家公司被英國公司註冊處從公司登記簿上永久的除名了。

除了這所產權讓人生疑的房子,薩諾斯在2016年左右還擁有了另一處房產,這套豪宅位於Belgravia地區Cliveden Place路,是典型的喬治王時代的風格的房子。

不過,在2019年7月,這棟房子再次以107.5萬英鎊的價格賣了出去,但在出售時,這棟房屋只剩下18年的租約。也就是說,有人花了一百多萬,買了房子18年的租期,租期到期前,還需要花費一筆錢來續租。

新房主是一位建築師名下的有限公司,但這家公司的辦公註冊地址,和薩諾斯的兒子尼古拉斯和保羅有關的企業的註冊地址卻是一樣的。所以,這房子到底是誰的呢?也是讓人非常困惑了。

再來看看薩諾斯家人的情況。

網上關於三兒子保羅的信息很少,而二兒子尼古拉斯名下卻有兩家公司,分別叫做MIRAI INDUSTEK LTD和DOLCE CASA HOMEWARE LTD。不過,儘管尼古拉斯貴為兩家公司的「董事」,但這兩家公司不僅沒有營業,而且早就分別於2014年和2015年解散了。

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在一個求職網上,尼古拉斯的註冊信息居然是一名演員。他在自己的求職信息上寫道:「2014年,我在位於白金漢郡艾佛希斯的松林製片廠完成了一門表演課程,儘管我沒多少演員經驗,但對臨時演員非常感興趣。」

如果說,尼古拉斯只是履歷平平,那薩諾斯的大兒子亞歷克西斯的生活就只能用窮困潦倒來形容了,而且,直到現在,亞歷克西斯還下落不明。

2003年6月,人們最後一次看到亞歷克西斯,是在倫敦西北部他的一個親戚的家,在亞歷克西斯失蹤後,倫敦警察廳也派人出面找過他,這件事卻不了了之了。

有傳言稱,在2013年至2015年期間,亞歷克西斯一直住在倫敦一個收留無家可歸者的招待所裡,但真假就不得而知了。看到這,很多人可能更加想一探究竟了,這家人到底有錢還是沒錢,為什麼這家人要接二連三的失蹤。

親戚:主人生活神秘 非常喜歡炫富

而就當大家瘋狂猜測這家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之際,一位聲稱是薩諾斯親戚的人站出來,講述了自己瞭解到的這家人的情況。

在這件事曝光後不久,薩諾斯的姐夫戈登.米克爾約翰聯繫了媒體。

按照米克爾約翰的說法,薩諾斯的生活非常的神秘,儘管他說自己是搞房地產的,但他從來沒有外出工作過,也不確定他在做什麼。

米克爾約翰還透露說薩諾斯非常喜歡炫富。他說道:「我認識他40多年了,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他總是喜歡大房子、豪車和漂亮的衣服,他總是在不停地炫耀。

在他拜訪家人的時候,他會開著雇來的豪華奔馳車,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但是當他回到家的時候,他總是開著一輛老舊的破車到處跑。」

不過,對於薩諾斯是不是明明沒錢卻還要「打腫臉充胖子」,米克爾約翰也說不清楚。

據米克爾約翰回憶,他是在1980年前夕認識的薩諾斯,當時,薩諾斯和他的妻子還有孩子們一起住在倫敦北部聖約翰伍德的一套政府公寓裡。一天晚上,薩諾斯想讓米克爾約翰幫忙照看年幼的孩子,因為他的一個兒子生病了,而他和妻子不得不外出。

這也是米克爾約翰第一次正式拜訪薩諾斯,不過,當他走進薩諾斯的臥室時,他驚呆了。他說道:「我一進到臥室,就發現壁爐台上的錢比我這輩子見過的都要多。有成千上萬的鈔票堆積起來。這些鈔票大部分都是10英鎊,堆得很高,幾乎快到天花板了。」

不過,米克爾約翰也對薩諾斯擁有這麼多錢感到格外好奇,他說道:「如果你問薩諾斯他是幹什麼的,他總是含含糊糊地說他是搞房地產的,可我認識他幾十年了,也沒見他幹過一天活。我知道他的父親在希臘大使館做行政工作,在倫敦北部有幾處房產,我想薩諾斯可能也在那裡。但他肯定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房地產生意,而且他似乎從來沒有去辦公室工作過。」

米克爾約翰還補充說,在搬到金斯蘭利之前,薩諾斯一家曾住在伯恩茅斯附近的一座豪宅裡,那座宅子更加奢華,也更令人印象深刻。

不過,後來,當米克爾約翰的妻子去世後,他們之間的聯繫也就越來越少了,關於薩諾斯的故事,也再次成了迷。

雖然,這背後的種種,只有當事人最為清楚,但從豪宅來看,主人至少也曾一朝繁華……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