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學者:中國奇蹟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2日訊】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兩會閉幕日坦言,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現在又碰到疫情,疫情過後民生為要。李克強的這番「實話」,引發海內外輿論廣泛關注。有大陸經濟學者分析,中共所宣稱的所謂經濟奇蹟,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我們人均年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但是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疫情過後民生為要。」這是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答問時披露的,李克強同時點讚「地攤經濟」推動就業的舉動,中國經濟現狀引發輿論關注。

6月2日,大陸經濟學者何軍樵對《大紀元》說,「現在老百姓可以擺攤了,城管不用管了,那是因為要解決就業問題,要讓他們有飯吃,沒飯吃就會造反,這叫仁政?!這叫新政?!做人不能太自私,你活別人還得活,你得讓人家活得更好,太自私不行的,會遭報應的。」

何軍樵表示,中共所稱的中國經濟奇蹟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所謂的中國奇蹟的發展,它是建立在幾個大規模的掠奪基礎上的」。所謂經濟的奇蹟首先是建立在對農村的大規模榨取之上,「是對農民的掠奪」。

中共「兩會」期間開始密集放風「釋放地攤經濟活力」。圖為北京一露天市場。(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資料顯示,中共在1949~1979年30年所謂城市化進程中,通過農業稅、工農業產品價格剪刀差、銀行儲蓄從農民手裡攫取了30多萬億。

 據農業部人民公社管理局統計,1978年全國農民年平均從集體分得的收入只有74.67元,其中2億農民不到50元,有1.12億人每天只掙得一角一分錢,1.9億人每天掙一角三分錢,2.7億人每天掙一角四分錢,相當多的農民辛辛苦苦幹一年不但分毫未掙,還要倒欠生產隊的錢。統計稱,1978年全國2/3的農民生活步入50年代,1/3的農民生活步入30年代。

何軍樵說,79年後的情況可以舉個例子來說明。據資料,1995年,農民1畝地的淨收入在300~500塊;2020年,農民1畝地的淨收入還是500塊,25年來基本沒有任何變化。而城市國企職工幾百塊錢的月收入,25年後的今天漲了十倍,(月收入)有個3千~5千。

「很簡單的道理,現在1斤米是5塊錢,如果漲十倍就是50塊錢1斤米,中國的一般工薪家庭誰吃得起?中共不會給工人漲工資,它只能是壓低掠奪農民。也就是說,用大規模掠奪農民的血汗來支撐所謂城市家庭的收入、支撐所謂城市繁榮的經濟,所以,中國所謂經濟的奇蹟是一個謊言。」

圖為武漢一賣煎包的地攤。(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第二,外界看到中國城市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這所謂的中國奇蹟不過是一個假象。「因為這個奇蹟背後的代價是年輕人用父母一輩子的積攢和自己未來幾十年做牛做馬、所有的幸福的透支去貸款買的那個房子,也就是說,今天的房價是用年輕人未來幾十年的幸福的透支支撐起來的。」

何軍樵說,這些城市建設的錢來自政府的土地財政,「依靠賣地掠奪來的錢,把城市搞得漂亮了一點。但農村呢,我們只要走出城市,離郊區遠一點,(距離城市)50里地(遠),你就會看到農村是個什麼樣子,沒有什麼變化,哪來的經濟增長。」

據專家估計,1979年以後的30多年,中共政府運用「土地剪刀差」(大量的土地被低價從農民手中征為政府所有,然後政府又以高價賣給開發商),從農民手裡攫取了39萬億元,為城市化積累了大量資金。

而如果加上農產品「價格剪刀差」,中共60多年的所謂城市化進程中,從農民手裡攫取了將近70萬億來支撐城市化建設。

第三,中國所謂的經濟增長是靠外資、民營企業和私人企業支撐的,「中國經濟從1979年開始的30年,國際形勢非常寬鬆,外資大量湧入,首先是港台華僑資金的湧入,帶動了中國經濟的增長,但是這樣的一個增長依然是建立在對絕大多數人的掠奪榨取的基礎上的。」

疫情導致中國經濟陷入困境,官方重啟地攤經濟。圖為武漢人吃地攤小吃。(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何軍樵曾在鄭州、郴州等地有過調查,在鄭州省會城市的民營企業的一般打工仔月薪2千~4千,國企和事業單位月薪3萬;郴州民營企業的一般打工仔月薪2千多,一般的國企3千~5千,電業局、石油公司、好的菸葉(草)單位、菸葉公司上萬。

而所謂的國有企業,在過去30年,跟民營企業相比,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企業很少招工,且絕大部分年年都是虧損。」

何軍樵說,中國民營企業和外企支撐了80%的稅收和80%的就業。但真正享受到改革開放成果的卻是:官僚及其附庸、體制內的公務員、外企國企的職工和管理者。而農民幾乎沒有福利、沒有養老金,收入25年都沒什麼變化,官方所說的人均收入突破多少萬全都是騙人的鬼話。

「所以,中國經濟沒有任何的奇蹟,它是建立在對大規模的農民掠奪的基礎上的,是對城裡的平民、對下崗工人掠奪的基礎上的,是對絕大多數老百姓榨取的基礎上的。」何軍樵說,中國經濟從1979年開始一直摸着石頭過河到今天。

中共沒有真正的規劃與長遠的眼光,「這個所謂的奇蹟根本也不牢靠,只要中國沒有外資的輸入,只要中國的民營企業不能解決大部分的就業問題,中國的經濟一定危在旦夕。」何軍樵說,唯一的奇蹟就是一個字「地」老百姓的私地,這就是奇蹟的奧祕:

疫情導致中國經濟陷入困境,官方重啟地攤經濟。圖為北京一露天市場。(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何軍樵說,中共的「第一次改革開放,農村家庭年產承包制,乾的就是『地』,叫『包產到戶』;第二波,也是『地』,叫做鄉鎮企業;第三波,『三來一補』加工(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和補償貿易),叫工業園,還是『地』;第四波,叫房地產,還是『地』。它從頭到尾就一個字『地』,它哪有什麼經濟奇蹟?」

中國老百姓犧牲了幾代人的幸福,但中共從來沒有去認真地為老百姓想、沒有真正去改善民生,卻到全世界到處去大撒幣。現在中共兩會開完了,要搞所謂的新政。

何軍樵表示,「不要露一點饅頭就說是仁政,老百姓就會滿足,不行的。大家都在這塊土地上生活,流的都是同樣的血液,都是一個民族,共同一個祖先,一個文化,說同一種語言,做人不能太自私,太自私了不行的,會遭報應的。」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