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華南市場檢測報告曝光 供貨動物市場未見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2日訊】隨著中共甩鍋歐美的大外宣受挫,以及國際追責中共的呼聲加強;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源自哪裏,成為全球日益關注的焦點。而中共堅拒公布病毒溯源的全面資訊,同時拒絕獨立調查,更加大了國際社會的質疑。大紀元最近獨家獲得中共對武漢華南市場的檢測報告,報告證實了,中共對病毒來源的說辭漏洞百出。

病毒溯源,是控制病毒從動物傳染到人的關鍵環節。然而,中共在追溯病毒來源上的努力和結論,卻令人生疑。

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公開發布通報,稱最初病例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關。當時中共武漢市和國家衛健委,先後多次對該市場進行調查和取樣。

然而,截至目前,中共僅公布了華南海鮮市場的環境樣本檢出陽性這一結果,並未公布任何其它有助於病毒溯源的資訊。

不過,大紀元獨家披露最近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揭祕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與新冠病毒的更多關聯。下圖就是大紀元曝光的,中共從未公布過的華南海鮮市場陽性環境標本分布圖。

中國疾控中心提交中共衛健委的《華南海鮮市場陽性環境標本分布圖》。(大紀元)

大紀元獨家披露 華南海鮮市場檢測報告

大紀元獲得國家疾控中心1月22日提交中共衛健委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預防控制所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環境標本實驗室檢測結果的報告》,洩露了中共病毒溯源的虛實。

大紀元獲得的國家疾控中心1月22日提交中共衛健委的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檢測報告。(大紀元)

稍早時,《華爾街日報》5月14日曾報導,2019年12月31日武漢衛健委官員指派武漢江衛消毒公司對華南海鮮市場消毒,同時,官員們還從現場採集了環境樣本,並從活體動物以及動物屍體上採集了動物樣本。華南市場2020年1月1日被關閉。

1月26日,中共國家疾控中心公布了病毒溯源的進展,稱「首次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提示該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大紀元獲得的檢測報告指,「在華南海鮮市場採集了環境標本585份」,「檢測結果顯示其中33份標本為新型冠狀病毒陽性,其餘均為新型冠狀病毒陰性。」

這一結論,與中共發布的官方消息並無差異。但報告披露了,中共官方通報中並未提及的關鍵性內容——上游供貨商的動物樣本。

中共對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的檢測報告。報告揭示,上游動物樣本都是陰性。(大紀元)

報告披露了,「在武漢周邊的襄樊、隨州、咸寧、江夏地區的華南海鮮市場上游供貨商養殖場採集的竹鼠、豪豬、火雞、兔子等動物標本和環境標本共139份,經湖北省疾控中心rRT-PCR核酸檢測均為陰性。」

這一結果表明,華南海鮮市場的上游供貨商養殖場並未遭病毒感染。

然而,在華南海鮮市場的環境樣本中驗出病毒,以及上游供貨商處未驗出病毒,只能得出病毒或是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擴散的推斷,而無法得到病毒源自華南海鮮市場販賣的野生動物這一結論。因為,這些陽性樣本全部來自環境,而非動物。

中共病毒溯源最大疑點:華南海鮮市場的動物樣本檢測結果在哪裏?

華南海鮮市場的檢測報告還披露了更多訊息,例如在武漢市「起義門生鮮市場」採集的24份竹鼠樣本「核酸檢測均呈陰性」。但報告未說明,為何在疫情始發地,只有竹鼠這一種動物的檢測結果。而對動物的檢測,才是找到病毒中間宿主,即病毒溯源的關鍵。

中共御用專家鍾南山1月20日曾表示,病毒源頭可能性比較大的有竹鼠等動物。但這顯然不是中共只發布竹鼠檢測結果的理由。

無論是大紀元獲得的這份檢測報告,還是中共衛健委公布的官方消息,對於病毒最可能的中間宿主——華南海鮮市場上的動物,都隻字未提。這完全不合理,也不合常識。

大紀元獲得的國家疾控中心1月22日提交中共衛健委的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檢測報告。(大紀元)

事實上,中共疾控中心在1月26日發布的消息中,壓根就沒提2019年12月31日曾在華南海鮮市場採集過動物樣本。疾控中心只公布了2020年1月1日和1月12日,兩次在華南海鮮市場共採集了585份環境樣本。

中共在檢測報告中唯一提及的,從武漢採集的動物樣本只有起義門生鮮市場的竹鼠。衛健委還從武漢周邊的華南海鮮市場上游供貨商處,採集了竹鼠、豪豬等動物樣本。不過,所有這些動物樣本的檢測結果都是陰性。

武漢市的竹鼠樣本,以及上游供貨商的動物樣本皆為陰性,以及華南海鮮市場的環境樣本驗出陽性;這些並不足以將病毒源頭,指向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

沒有華南海鮮市場的動物檢測結果,就是中共病毒溯源最大的疑點和漏洞。

12月31日當天曾去華南海鮮市場消毒的武漢江衛公司職員Lu Junqing告訴《華爾街日報》,「關在籠子裏的活體動物,包括蛇、狗、兔子和獾」。

Lu說,從去年12月31日之後的幾天裏,他看到中共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對一些活的動物和動物屍體進行取樣並帶走。這些工作人員讓Lu的團隊幫忙從動物屍體上獲取了大約70-80份皮毛和糞便樣品,這些動物主要是狗和兔子。

中共的衛生專家們曾在國際上私下披露對華南市場的動物取樣檢測的部份結果。《華日》報導提到過,從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1月31日的會議紀要中了解到的信息顯示,華南海鮮市場的幾種動物被提取了樣本,檢測結果都沒有呈陽性,但「無法獲得關於樣本數量和樣本物種的信息」。

然而,截至目前,中共從未發布華南海鮮市場動物樣本的檢測結果,甚至從未公開承認曾經從華南海鮮市場採集過動物樣本。

實際上,公布華南市場動物樣本的檢測結果,無論是陽性還是陰性,都是有助於病毒溯源,有利於了解病毒和傳染真相。因為動物樣本存在的本身,就為病毒溯源提供了基因測序的基礎。

只是,在大紀元獲得的中共檢測文件,以及中共發布的官方消息中,華南市場上的動物似乎是個禁忌,杳無蹤跡。

中共病毒溯源「結論」有變 專家自打臉

更詭異的是,最初斷定病毒源自華南市場,以及如今翻供、予以否認的,都是中共衛健官員,甚至是同一個專家。

1月22日,中共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新聞會上表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是武漢「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1月26日,高福再次強調,病毒來自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4個月後,5月25日高福改口稱「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或為受害單位」。值得一提的是,高福改口稱傳染源可能不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理由,是他從下水道廢水等環境樣本中檢出了病毒,但從動物樣本中沒有檢出病毒。

然而高福如今翻供的理由,和中共衛健委(包括他自己)1月份得出病毒源自華南海鮮市場野生動物的依據,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中共及其專家們,依據同樣的檢測結果,卻對病毒溯源做出完全對立的結論。

《華爾街日報》5月14日的報導,揭露了中共在病毒溯源上的更多貓膩。

《華日》的報導披露,「幾個華南市場的商販表示,相關部門還沒有對他們進行檢測,以確定商販中有多少人感染過病毒」。

如果中共曾經懷疑病毒源自華南市場販賣的動物,為何遲遲不對可能最早接觸病毒的商販進行檢測?

截至目前,中共仍然拒絕國際專家進入中國尋找病毒源頭,並否認病毒源於中國。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