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追蹤】明州騷亂事件 川普將採用兩大措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3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熱點追蹤,我是尉然。

今天節目中,要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內容有:明州騷亂,網友勸中共,別瞎激動!中共強推《國安法》,哪些國家支持?

先來關注熱點短訊,針對明州非裔弗洛伊德事件,川普總統在週一(6月1日)晚上發表演講說:美國的人民受到了冒犯,明州的弗洛伊德不會白白地死去,會給他的家庭一個公道,但不允許示威變暴動,會保證國民的安全。

他說:我會動用「聯邦政府所有資源」、「國家軍隊」,終止暴亂,保護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美國人的權利。

川普並強調,要求所有州長立即布置國民警衛隊控制街道,如未採取措施,他將親自調派軍隊。他說,我會派出軍隊解決問題,會迅速採取行動保護我們的首都華盛頓。

明州騷亂 網友勸中共別瞎激動

近日,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所引發的抗議,演變為極左翼極端分子的暴力活動。

我們簡單回顧一下事件,死者為46歲的明尼蘇達州非裔喬治•弗洛伊德。5月25日,弗洛伊德在一家雜貨店買菸,店員認為他付的那張面值20的美鈔是假幣,隨後報警,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弗洛伊德不幸身亡。此前,弗洛伊德曾因持械搶劫罪在監獄服刑5年。

事發後,明州解僱4名涉事警員,其中按壓弗洛伊德的警員被控三級謀殺罪,在6月1日首次出庭。

目前,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發多地抗議。川普總統表示,他支持和平抗議,但堅決反對暴力和破壞。洛杉磯市長也表示,這不再是抗議活動,而是破壞。與此同時,中共黨媒也沒閑著,又開始不遺餘力地借題發揮「忽悠」中國的老百姓們,一邊借機為中共鎮壓香港民主運動找藉口,一邊引導大陸民眾議論美國人的生活是如何「水深火熱」的。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5月31日在推特上發文稱:「邪惡的香港『暴徒』很顯然是美國示威行動的幕後主使者。」

據德國之聲的報導,美國自由之家資深分析師庫克(Sarah Cook)表示,《環球時報》這樣的做法是通過製造謬論來分化香港示威者。她說:「環時意圖製造一種美國民主制度與香港的高度自治制度,跟中國的極權制度是可以相比的謬誤。」

庫克認為,環時的這種論述,符合中共官媒一向在報導民主國家示威事件時,會使用的論述。

她說:「環時的論述基本上是希望讓民主看起來不吸引人,而這種做法對於特定的中國群眾來說會很具說服力。」

庫克認為,《環球時報》是想通過將美國示威與香港示威做連結,來強化「香港示威者是恐怖分子」的論述。這種舉動只會讓有些美國政府官員對中共更反感。

美國奧克蘭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蘇巧寧也對德國之聲表示,胡錫進用英文推文將香港與美國示威行動連在一起的做法,主要是為了打擊香港抗爭運動的正當性,並合理化「港版國安法」的制定。她說:「胡錫進這麼做算是回應美國近期對中、港的言論,並利用社群媒體去擴大陰謀論,深化社會中存在的裂解與對立。」

華人作家程墨則在日前撰文表示,大陸媒體連日來用明顯幸災樂禍的態度,大肆渲染美國種族歧視多麼嚴重,美國各地發生的示威暴力多麼恐怖。其目的只想證明一件事:美國民眾過去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在這篇名為《別瞎激動!美國黑人之死與各地示威暴亂的真相》文章中說,在這起明州事件中,拿著放大鏡也找不出有任何種族歧視。

他說,稍微懂點美國情況,或者最近20年在美國生活超過1年的人,一定深信不疑,在美國,美國黑人政治地位最高。

他在文中說,根據各種官方數據的顯示,按美國的人口比例和警察中白人與黑人的比例,被黑人殺死的白人警察的比例,遠超過被白人警察殺死的黑人的比例。這些統計數據表明,美國警方執法過程中並不存在明顯的種族歧視,而是黑人犯罪的比例遠超過白人和其他有色人種。

他說,為什麼美國和中國的主流媒體經常不約而同地炒作美國對黑人的種族歧視話題呢?在美國,是為了保護黑人和其他經濟、社會地位相對弱勢的少數族群的權益。在中國大陸,則是為了體現「美國制度的邪惡」和中國人民的「無比幸福」。

在連日的抗議活動中,一場因抗議警察暴力執法的事件,已經被美國左翼團體豎起了反種族歧視的大旗,且多地發生騷亂事件,造成建築物被燒、店鋪被搶、人員受傷。

明尼蘇達州州長沃茨(Tim Walz)認為,大部分上街搗亂者都不是本地居民,當前的動亂已不再事關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殺。

明尼阿波利斯市和聖保羅市市長卡特(Melvin Carter)也宣稱,動亂已經變成「局外人的騷動」,明尼阿波利斯市29日晚上被捕者之中,只有大約20%是明州居民,市長卡特強調市府不接受弗洛伊德之死,但同樣不接受示威者破壞社區。

川普總統5月31日在推特宣布,美國將正式把極左翼團體「反法運動」(安提法)定為恐怖組織。

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博士認為,美國激進的左翼組織,都有共產主義的因素在其中。所謂Antifa是一個極左翼的組織……把現任政府推翻。

章天亮博士表示共產主義是社會動蕩的根源。從他們到處去搶劫商店……造成社會動蕩的因素都是共產黨,這個問題我們要認清。

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中國問題首席戰略家斯伯丁將軍(Robert Spalding)在5月30日發推文說:「他們(的暴亂活動)得到中共,俄羅斯人和其他反動人士的支持,這與我們這個國家無關,這與那些想看到美國被摧毀的國家有關。」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 誰在點讚?

在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後,美、英、加、澳等多國發表聲明,表示反對中共破壞《中英聯合聲明》,但也有幾個國家表態支持北京的這一決定,它們是敘利亞、朝鮮、塞爾維亞、巴基斯坦、越南、委內瑞拉、柬埔寨、老撾、伊朗等。

它們用了幾乎與中共政府一致的口徑,「此乃中共內政,他國無權幹涉」。

可能大家仔細一琢磨,就知道這些國家支持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因為它們都是和中共走得近的共產國家,或是前共產國家,又或是在政治制度上是和中共有互取經驗的極權國家。

先說說這個伊朗,最近幾年,伊朗政府對國內的抗議者進行了極為嚴厲的鎮壓。

從上世紀70年代末,伊朗與美國等關係緊張時,中共就開始成為伊朗的支持者。中共政府除了直接向伊朗出口導彈、戰鬥機和潛艇等高端武器,還一直暗中支持伊朗的核武研發。近年來中興和華為公司違反國際禁令,向伊朗提供敏感的軍事或民用技術,屢遭美國政府制裁。中國是伊朗原油的最大進口國,即便聯合國和美國為遏制伊朗的核武威脅,多次對其實施經濟制裁,但中共仍違反貿易禁令,大量進口伊朗石油,從經濟上支撐伊朗政權。中共還在伊朗擁有規模巨大的投資,中共企業在伊朗各地也很活躍,國際盟友不多的伊朗,還在2018年加入中共「一帶一路」。在2018年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後,重新制裁德黑蘭,中共也明確反對。

做為回報,在美中貿易戰,伊朗力挺中共,指責美國。

香港「反送中」運動,伊朗發布聲明支持北京處理香港,並譴責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有評論指,伊朗的親共,不僅是商貿往來密切,而是在意識形態上親共。伊朗差不多已經成為中東版本的朝鮮,甚至可以說在國家戰略上比朝鮮還更親近中共。

而敘利亞呢?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儘管敘利亞阿薩德政府被譴責在戰爭中使用了氯氣和沙林毒氣等化學武器,但中共仍先後6次投反對票否決對敘利亞的制裁決議案。2016年8月,中共的海軍少將關友飛訪問敘利亞,並承諾向敘利亞政府軍提供援助。同時中國是敘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這對和西方沒有多少貿易聯繫的敘利亞至關重要。

再來看塞爾維亞。自2017年武契奇擔任塞爾維亞總統後,中塞兩國關係愈發親密,中塞兩國也被形容為「鐵哥們」,塞爾維亞更是積極參與了由中共主導的「一帶一路」的建設。在這次疫情中,有分析指,參與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似乎都深受疫情打擊。3月22日,中共援助塞爾維亞的醫療團隊抵達,當時總統武契奇親自到現場迎接;該國還在中方專家的建議下,仿照大陸改建「方艙醫院」。但在中共提供的援助措施下,塞爾維亞的疫情並沒有被控制住。

委內瑞拉曾被認為是南美洲最富有的國家,但近年來,該國實行社會主義政策,委內瑞拉幾任統制者都同樣走專制路線,惡化民主制度。政府搶占私營企業,使得該國由富有走向貧窮,並爆發了大規模饑荒和暴力,造成數百萬人逃往國外。2018年9月12日馬杜羅訪華抵達北京時,對媒體表示,中國就像委內瑞拉的「老大哥」。截至2018年9月,委內瑞拉有約200億美元未償還中國貸款。

至於其它讚同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的國家,如朝鮮、越南、緬甸等,在政治和經濟上也都和中共互有依附或利益關係。比如2018年,聯合國一個獨立監督機構的一份機密報告曾顯示,2017 年,中共、俄羅斯、敘利亞、緬甸以及朝鮮違反聯合國決議,進行煤炭、化學武器、導彈等交易,使平壤總計獲利近2億美元。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查閱到更多的相關資訊。目前,中共通過「香港國安法」,就像是一份拒絕接受任何民主改變的聲明,它在強勢宣布,它就是共產極權。在過去,中共還有所顧忌,假裝在做出某種改變,西方民主國家在利益趨勢下也假裝看不到中共的偽裝,大家相安無事,如今中共撕掉偽裝,西方國家也不得不被迫正視,做出選擇,到底要不要和這樣的中共政權做朋友。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感謝您的收看,我們明天見。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