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美國騷亂:共產主義輸出革命的「借船出海」

習近平錯學商鞅走入死胡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3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6月2日星期二,我是唐靖遠,很高興又和大家見面了。

這幾天可以說是大事頻發,從中共突然襲擊炮製港版國安法引發軒然大波,到川普迅速反擊,宣布香港已經不再享有一國兩制地位,並將逐步取消美國給予香港的各種優惠待遇,再到美國突然爆發一場席捲全國的騷亂,波及數十個城市,甚至連白宮都遭到包圍,具有歷史地標意義的聖約翰教堂被縱火。

我相信大家一定看出來了一個很大的趨勢,就是很多影響整個世界的大事,都在開始慢慢聚集在一個相對比較短的時間段里集中發生,而且有最新的消息說,中共已經停止購買美國大豆、豬肉以及棉花等農產品,這些都是首階段貿易協議必須兌現的條款,所以中共明顯有要撕毀協議的趨勢。

也就是說,可以預見的不久的將來,可能還會有大事發生。如果我們站在一個比較宏觀的角度來看,包括我們回溯過去從中美貿易戰到香港反送中,再到台灣大選的激烈博弈,武漢爆發的驚天大瘟疫,都算在內,就會發現所有這些大事,都在圍繞一個中心而出現,就是中共。而且仔細分析看看,就會發現剛才提到的每一件大事,中共都作出了最壞的選擇,當然也順理成章得到了最壞的結果。

所以,如果我們把這一系列事件都串聯起來整體去看,就會看到一個非常明顯的趨勢,就是中共已經不行了,它正在急速的下墜、崩解,它們做事的章法越來越亂,語言行為越來越瘋狂無理智,國際行事也越來越不顧起碼的遮掩和面子,越來越表現出一種氣急敗壞破罐破摔的末日氣象。這其實就是我們過去常說的天象,也就是大家現在時常聽到的天滅中共的一個具體體現。天象如此、大勢如此,這是中共根本就無力回天的。就像一艘正在下沉的大船,無論船上的人怎麼賭咒發誓說這船依然固若金湯,都毫無意義。唯一有意義的,就是這船上的人,如果還有能夠清醒過來的,趕快跳船離開避免陪葬,這是對每個人唯一具有的意義所在。

習近平總是喜歡重複一句話,說中華民族經歷了五千年風風雨雨,什麼陣勢沒見過?還有什麼大海在、中國就在,中國將永遠在這裡等等。我覺得他讀了那麼多書,背了那麼多書單,他還是連一個最基本的概念都沒分清。中國經歷了5千年,中華民族經歷了無數風雨,這沒錯,但這5千年里改朝換代了多少次?用現在的語言講,江山的顏色改變了多少次?這恐怕每個讀過小學的人都能數出來吧。

中國當然永遠在,中華民族當然會迎來偉大的復興,但這些都和中共,以及跟隨中共作惡的所有人沒有關係了,中共這個紅色江山,即將要變色退出歷史舞台了。所以,我剛才說習近平雖然一心想效法秦始皇,連「定於一尊」這個名號都要照抄過來,但他完全沒有分清楚中國不是中共,中共也代表不了中國。秦始皇統一了中國,給中國留下了無數極其寶貴的遺產,但秦朝依然二世而亡。這段歷史就是在告訴後人,天意不可違,天象不可逆,連雄才大略、聖文神武的秦始皇都不例外,更何況亦步亦趨一直比照着秦二世胡亥在模仿的習近平呢?

我們都知道,秦二世迅速敗亡的最大教訓,就是背離了秦始皇的治國方略,轉而重走商鞅的暴政路線,商鞅的路線是什麼?用《商君書》裏面的話來概括,就是「內行刀鋸、外用甲兵」。翻譯成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對內高壓、嚴刑峻法,對外用強、戰狼出擊。

我們看到習近平的確是按照這個思路才成就了「總加速師」的江湖名聲。其實我們如果說句笑話,秦二世胡亥算不算加速師?秦始皇奮六世之餘烈創建的龐大的大秦基業,被他3年時間就折騰的乾乾淨淨,這速度當然算是很快了。

可能有朋友覺得,中共對內高壓統治暴力維穩那是肯定的,但畢竟沒有打仗啊,不存在外用甲兵一說。其實現代戰爭的概念,已經不是非要動槍動炮,中共近些年主動出擊,戰狼橫行,可以說一直都在打一場超限戰,尤其在針對最主要敵人美國的輿論擴張、文化滲透、盜竊技術、外交收買等方面的投入,加起來早就超過一場中型戰爭的投入,而所有這些投入都圍繞一個目標在進行,就是「輸出革命」。

我們都知道習近平說過一句廣為流傳的話,說「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習近平說這話的時候是2009年,那時候他還只是接班人,也許從他個人的認識,覺得中共已經放棄了建政初期對外輸出革命搞武裝顛覆那一套做法。但其實這話並非事實,事實上,中共的輸出革命一直都存在,從來沒有停止過,只不過方式從輸出紅色游擊隊搞政權顛覆,換成了輸出紅色黨文化搞思想意識形態顛覆,而後者是更為隱蔽更不易分辨的。美國這幾天的全國性騷亂,就是這種隱形輸出革命的受害者。

這場騷亂早就變質了,就連騷亂髮源地明尼蘇達州的非常左派的民主黨州長,都公開聲明說,騷亂已經和弗洛伊德的死亡沒有任何關係,騷亂存在着意識形態極端分子的煽動、本土恐怖主義行動、以及國際勢力的干預等等所有因素。
https://twitter.com/yjpc06/status/1267552019016937473

這其實就是我們今天想重點和大家討論的問題。騷亂既然和弗洛伊德的死亡無關,那為什麼會爆發如此規模的動蕩?這顯然不會是偶然的。很多朋友都非常關心,騷亂背後究竟有沒有中共在插手?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涉及到我們在什麼層面上看這次事件。如果我們只關注騷亂行為的本身,是否有中共的特工直接在背後組織發動,甚至出錢出人直接搞暴亂,至少截至目前看,還缺乏更有力的證據。儘管我們看到有不少華人參與了打砸搶,中共喉舌也是開足了馬力在鋪天蓋地大肆渲染,包括編造假新聞煽風點火唯恐美國天下不亂,但這種公開的干預,其程度相對是比較有限的。

但如果我們要關注為什麼會爆發騷亂,那我們完全可以說,和共產主義有直接關係,因為騷亂的根源,就是共產主義輸出革命的結果。

說起輸出革命,稍微上點年紀的朋友可能都不陌生,早在蘇聯時代,共產主義就開始向全世界布局輸出革命,中共能夠在中國奪權建立政權,本身就是蘇聯輸出革命的結果。1919年,蘇聯成立了「第三國際」向全世界輸出革命,第二年,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就來到中國,在上海建立聯絡處,隨後在1921年催生了中國共產黨。

中共建政以後,照瓢畫葫蘆在亞洲輸出革命,這種輸出是在兩個層面同時進行的。一個就是暴力,直接支持當地民眾建立反政府游擊隊謀求武力顛覆政權,另一個就是意識形態。比如說,在文革的高峰期,美國也曾經出現過一個叫黑豹黨的激進組織,成員都是黑人,以名義上追求黑人平權,實際上是一個武裝反政府組織,這個組織的創始人和主要的骨幹都非常崇拜毛澤東,把閱讀《毛主席語錄》列為必修課,成員人手一冊。後來這個組織捲入販毒、謀殺受到嚴厲打擊,加上內部的爭鬥,最終在80年代徹底分崩離析。

之所以舉這樣一個例子,就是想說明共產主義的輸出革命其實遠比我們表面上看到的要廣的多,也深的多。我們都知道,共產主義有一個與生俱來的基因,就是鬥爭,其理論基礎和在人世間立足的手段,主要就是靠斗。而要斗就必須有對立和矛盾,如果一個社會本來平平靜靜沒有什麼大的社會矛盾,那麼共產黨人就會利用製造對立和矛盾的方式來挑起鬥爭,然後從中漁利。

這就是我們都非常熟悉的挑起群眾斗群眾。中共在中國統治70年,發動了多少次政治運動,包括到現在針對信仰團體、維權人士及少數民族的迫害,都是用的這一招。它們對此已經運用很熟練,並不斷向海外輸出,而且輸出的方式也同樣是與時俱進不斷變化,從過去生硬的灌輸說教,變成了巧妙利用西方社會各種流行的社會思潮或理論,進行內涵劫持,用中共自己的話來說,叫做「借船出海」。

什麼意思呢,就是利用西方民主自由社會的開放性,把西方人能夠接受的很多理論思潮,用偷梁換柱的手法改裝成共產主義的內涵,這樣就可以無形中染紅人的思想,無形中讓大批西方人變成了不是黨員的黨員,不是五毛的五毛。

美國這次爆發的大規模騷亂背後,同樣是這樣的因素。

種族歧視這個話題其實由來已久,在殖民時代就開始了,很多國家甚至還建立過種族隔離制度。當然我們都知道,人人生而平等這是普世價值,人們不應當因為膚色和種族進行人為的歧視甚至敵視,這本身沒問題。但共產主義的因素一旦滲透進來,它們就故意開始扭曲反種族歧視的內涵,將其改造成為階級壓迫。

過去的人類社會,衡量好壞的標準無論哪個民族、地區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以最基本的道德、善惡作為標準。而共產主義的邪惡就在於,它們扭曲破壞這個標準,用人的社會階層、膚色、性別等等因素,來作為衡量標準,而不是以人的行為善惡來衡量。這樣一來,就必然人為的在社會中製造了對立。

我們都知道,作為地球上最智慧生命的人,每個人的生命過程都是不斷變化的,因為人的思想認識不斷在變化。一個人可能今天做了錯事,明天又改正了,或者今天還是民主黨,明天可能變成了共和黨,這是很正常的狀態,這才是人類社會的常態。所以我們判斷一個人好還是不好,只能依據他某個時刻的某個行為,是否違反了法律是否違反了道德來進行判斷。

但共產主義不是這樣,它們是用人的生理屬性或社會階層這些基本上是固定的東西來作為好壞標準,其實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種族隔離,人為強行將人群劃分為不同的範疇,然後煽動、激發一部分人惡的那一面,去反對、打壓另一部分人,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的思想擴散到哪裡,哪裡就出現動亂,擴散到哪裡,哪裡就出現仇恨取代仁愛,暴力取代和平的原因。

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階級鬥爭,是用人的貧富作為標準,你出生貧農,就有了先天的優勢,天然就應該仇恨富人,你無論跟着共產黨去殺人還是搶劫,都被說成是正當的。

西方國家近年出現的身份政治,其實換個角度看,和中共鼓吹的階級鬥爭不是很相似嗎?你是黑人,所以天然就要仇恨白人,無論如何暴力打砸,也都被視為是正當的情有可原的。

美國的這次騷亂,大家可能也都看到了,ANTIFA這個組織在裏面起到了最主要的作用。一般認為這個組織起源於1930年代,在歐美各國都有分佈,成員多是年輕人,崇尚暴力,打着反法西斯的名義反政府、反法律,一直被歸屬為極左組織,可以說天然就和共產主義是近親。而意大利和西班牙的Antifa乾脆直接就奉行共產主義。

就像剛才我們提到的明尼蘇達州州長的聲明一樣,他宣布說這些騷亂的行為已經和弗洛伊德的死亡沒有任何關係,其實就是在聲明,這些暴力打砸搶行為和它們嘴上說的反種族歧視已經沒有關係。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因為這就是我們提到的內涵劫持,大家會看到共產主義的因素就是利用的這種手法在全世界劫持了各種各樣的人群,總是打着時髦好聽的口號干相反的事情。

比如在很多地方,打着反種族歧視的名義,卻造成了逆向歧視。很多大學招生的時候都會按族裔分類,非裔可能考60分就能錄取,而亞裔可能需要80分才行。在社交媒體上更為突出,以保護言論自由的名義壓制、刪除「非政治正確」的言論可以說已經司空見慣;在中國大陸就更不用說了,一群打着反剝削,為窮人謀福利的共產黨人,變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富豪並通過真正的剝削壓榨將大部分中國人變成了窮人。

所以,今天和大家討論的重點,其實就是共產黨如何滲透美國和世界,如何操控民眾為其所用的一個手法。這次騷亂對美國造成了很大影響,連中共都覺得這是對美國的一次難得的打擊。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我們看到川普總統昨天在開完新聞發佈會後,徒步走到了騷亂中被縱火的,有總統教堂之稱的聖約翰教堂,並且手拿聖經,大聲說:「我們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國家,我們將會保障她的安全」。這個舉動,顯然具有很強的儀式感,他實際上是在向神宣誓,就像過去的君王向上天起誓,其內涵都差不多。

香港人過去對共產主義的危害很冷感,但在經歷了反送中運動後,他們整體清醒過來了。美國其實也一樣,希望經過這次的波折後,美國社會能夠真正清醒過來,看清楚自己真正的敵人究竟是誰。

好的,今天暫時討論到這裡,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