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地攤經濟火了! 中國小康了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4日訊】【熱點互動】李克強打臉 習近平反擊?地攤經濟火了!6億人月入千元是什麼概念?中國已經基本全面小康了嗎?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
自媒體人:財經冷眼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李克強打臉,習近平反擊?地攤經濟火了!6億人月入千元是什麼概念?中國已經基本全面小康了嗎?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6月3號星期三。最近中共總理李克強的兩個說法都成了熱點,一個他是說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只有1千元。另外一個,他讚揚了地攤經濟,結果地攤經濟現在火了。中共黨媒密集宣傳擺地攤致富的例子,而城管在其中的角色變換,也讓人大呼迷幻。今晚我們還是請來了兩位嘉賓,一起來談中國經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狀態。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博士您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我們很高興請來了自媒體人財經冷眼先生,財經冷眼先生您好。

財經冷眼: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您。那我們還是歡迎觀眾朋友們在視頻的下方留言,發表您的看法。那傑森博士想先請您來談談,當然我們知道這幾天地攤經濟很火,但是我們還是先從李克強的這個6億人月收入1千元說起,因為這個基本上是一個大的背景。所以當時他說了這話之後,很多人很震驚,我看到今天這個事情也還是一個很多人關注的這麼一個說法。所以請您談一談您覺得他這個6億人,這個6億人月收入1千元,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概念在中國?另外,為什麼很多人不相信呢?

傑森:因為它太低了。就是說如果真的是1千元的話,在城市裡頭他可能剛剛這個人勉強能吃飽,但肯定吃不好,而且是一個不貴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我確實問了國內很多人,他們都有點不相信。他說1千元真的是只能吃,其他啥都沒有了,你別想著要找個地方住,或者說是還有手機,這些都沒有了。這就是他們,所以說有的時候就覺得說,這咋活呀?這沒法活,怎麼可能6億有這樣一個數量。

這主要是因為中國目前的話,他的整體文化,整個宣傳,基本上是把這一批人在社會中消失掉了。他主要電視劇裡展現的都是開豪車,住豪宅的。然後整個報紙上報導的都是人均多少多少,幾千近萬的月收入。整個來說的話,對於中國人,如果自己生活比較拮据的話,中國人現在也嫌貧。所以說他基本上以前大家是不露富,現在基本上中國人有一點不露窮的心態。很多時候收入不是很高的人,他甚至都得要努力的給自己充點面子,買一個很貴的包啦,或者甚至借錢買車啦等等這樣的現象。

所以說整體來說,在中國這個社會,窮事實上是一種卑鄙的這種形容,就是讓人卑微的行為。很多人是不露窮的。

主持人:看不起的。

傑森:看不起的,官方這麼做,民間這樣的意識,讓窮人在中國社會基本是消失的。輿論上看不見,社會中看不見。所以說整個中國人,特別是我們能接觸到的很多,在國內很可能還是一定的比較高收入的階層。他們對這個人群幾乎是不認為存在的一種感覺,所以我說起來很多人是不相信的。

主持人:抱歉我插一句,這個6億人他到底包括什麼樣的人群?他主要是農民嗎?或者農民工嗎?

傑森:根據中共自己爆出來的數字,他說中國目前農村的人的收入,他叫中值收入,大約是一年1,4000左右吧。大概就是說按他的話說,換句話說農村人有一半肯定是1千塊錢,一個人1千塊錢。因為中值收入就是一半人比這低嘛,肯定有一年收入如果是1,4000的話,那相對來說一個月就是1000塊錢左右。所以說肯定農村有一半人是這樣的收入狀態,而農村目前我們知道大約有比如說6億多人,整個一半大概3、4億人可能是這麼個狀態。

而且是中共官方自己爆出來的數字,中間有加水的這種成分,那麼實際農村人的收入很可能遠遠有很大一群人,李克強知道比如說更多的人,不光是3億、4億很可能4億5億人是這麼個狀態。那麼同時的話,城市他爆出來的,現在城市大約是3萬的中值收入。但是整個來說,月工資到1千或者一年收入一萬多的,這個人群很可能也有比如說2億左右,那麼前面農村的數字和城裡的數字結合在一塊,那可能就是湊出來這個6億人數字。

主持人:好的,那財經冷眼先生也請您談一談,我看到這個數據出來之後,很多中國人就去翻中國政府的統計數字,說這個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很多人就說年初的時候,中共就說我們中國人年均的GDP超過了一萬美元。然後就覺得說你這每個月一千人民幣,一年也就是說一千多美元,那跟你這一萬美元相差太遠,所以很多人覺得這個實在是對不上。您覺得這兩個數字對不對得上?是不是矛盾?另外,在您看來6億人月收入1千元,這是不是一個真實的狀態。

財經冷眼:我覺得這兩個數據是不矛盾,首先這個人均GDP一萬美元,它是一個產值的概念,產值相當於是毛收入一樣。那麼而這個6億人每個月是1千塊錢的收入,它是一個收入概念,它是可支配收入。所以兩者之間它不是同一個概念,就是把這個產值人均產值一萬美元,和這個月收入進行對比,它沒有可比性,所以它這兩個數據放在一起是不矛盾的。

還有一個就是中國的貧富分化是比較大的。因為根據招行的金葵花卡統計的話,2%的人只是擁有中國80%的財富,而最底層的80%的人只佔2%的財富。所以中國的這種社會分化、貧富分化是非常的大的,也就是它的基尼係數是非常之大。所以一平均看起來都很高,人均有一萬的GDP,一萬美元的GDP。但是有6億人可能他的月收入才1千塊錢都不到。所以這兩個主要原因,就說明他這個是不矛盾的。

至於說這個是不是真實的情況,我覺得應該是真實的,因為我開始聽到這個數據,我也是比較吃驚。今早上我去查了一下相關的數據。就是國家統計局每年會出一個中國統計年鑑,它這裡面會對每年的收入情況進行一個分析,有一個數據。特別是人均可支配收入這一塊,他更新到了2018年,2019 年的數據還沒出來。那麼我們就拿2018年的數據來說,這個數據它排名最後面20%的人,他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每年只有6,440塊錢一年,這是最底20%的人。

那麼倒數20%的人,他的年均的收入是1,4000多塊錢,那麼這兩者加起來就佔中國人口40%的人,他的月收入平均就是1,197塊錢,所以李克強說的數字和這個數目吻合的。而且你看40%的人乘以 14億基本上就是5.6億和李克強的6億也對上,所以他這個說的還是比較客觀。而且他只是說的2018年的數據。因為2019年的經濟還在下滑,今年的經濟下滑的更快,所以如果是現在真實來統計的話,可能遠遠不只6億人,我覺得可能還要低。

主持人:是,我看官媒說這6億人,他說也不只是包括農村的,也包括去城市打工的啦,還有包括城市低收入人群。所以在城市李克強自己也說,你一個月1千塊錢,你連租房都租不起,那這麼一大批人在城市,他只有1千塊錢的收入,您覺得他是個什麼樣的生活狀態呢?

財經冷眼:我見過很多收入很低的人,我了解的。你比如說像這些低收入人不單單,肯定不單單是農村人,其實農村人他有基本的糧食、有土地、有房子,其實他的開支反而會小了些。最辛苦,最艱難的,反而是城市那些底層人。他們又回不去農村,沒有農村的土地可以耕種,在城裡面又沒有社會保障,收入又非常之低。他們的很多生活有時靠到菜場撿一些菜葉子吃,而且一些衣服就是別人送的一些二手衣服。然後吃的都是非常節儉,有時一天吃幾個饅頭這種。你像前段時間爆出來的大學生盧花燕,他只有40多斤對不對,他帶一個弟弟,你看他一天只2塊人民幣,那你想想他的月收入1千都沒到,就是到這種地步。

所以中國城市底層人的生活,比農村裡面還要苦。他們可能是社會最底層最底層的那些人,他們的生活是特別艱難。所以不只是農村,我覺得6億人裡面,很大部分是城裡的人。

主持人:是,我想問一下傑森博士,這個就牽扯到下一個問題,我們看到在李克強說這話之後的幾天,中共官媒就刊登了轉發了一個求是的文章,說是習近平署名的。然後這個文章它是說,中國已經基本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樣的一個結論那很多人說是打臉了,這個是直接反擊李克強的說法。但是如果你有6億人月收入只有1千元,你怎麼能稱自己是一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這麼一個國家呢?

傑森:中國其實對他的小康社會是有定量描述的,他各個階段不同的描述。1919年有一個描述,大概列了16條,2002年也有一個描述是十六大的時候,也有一個描述是定了10條,其中比較關鍵的就是說,他都定了比如說人均GDP大概2020年這個標準,定的是3,000美元,然後人均的收入訂的是,好像是城鎮收入定的是一年一萬八,當然他定的都是平均值,所有中共的小康社會全是按平均值算的,這個事實上是無意義的定義。

就是說某種意義上講的話,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是千萬億富翁,然後把整個中國就帶入小康社會,就是整個來說的話,這個事實上是沒有實際的意義的一種衡量標準,因為正常社會不這麼衡量,而且就另外一方面的話,我也談到他的衡量標準極低。比如說,他在2020年定的這個小康標準人均是一萬八,那麼就是說,我們真的是折合成這個美元的話,大概就是比如說,三口之家大概也是七千美元左右,而美國這邊的話呢?就是三口之家的貧困線是兩萬二千左右。

就是說你可以感覺到中國平均的小康水平抵不上美國的貧困線的大概1/3,就是說你可以感覺到第一,他訂的標準當時2002年定的,相對於18年後就是中國此時此刻的2020年的物價標準,是完全不符合實際的、沒有意義的。另一方面的話,就是他是用平均值代替整個社會個人的一種扶植。整個來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方面,各方面的話就是說,你要去純從數字上好像是實現了,但是事實上對於普羅老百姓,對於那個每月拿一千人民幣的這個六億人來說,你的意義是零,因為對他們來說,他們每天還奔走於怎麼讓下頓飯吃的稍微好一點的這樣一個經濟狀況。

主持人:那您覺得習近平堅持說,中國已經有基本達到全面小康社會了,他這是不是一種對李克強前幾天說的話一種反擊呢?

傑森:我們剛才解釋了,從絕對數據上來說它不矛盾,就是說因為李克強強調的是一個龐大的貧困階層,而他是強調的是一個平均值。我剛才說了一個馬雲可能半個省就拉長了小康水平,但是整個過程我想跟大家解釋,中共的很多目標其實對老百姓來說是毫無意義,只是他自己顯示,就是說你看我黨設了一個目標,這個目標雖然極低,但是我們實現了,但是這個過程其實對老百姓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

主持人:了解。冷眼先生您怎麼看習近平這篇文章和這個宣稱?

財經冷眼:是這樣的,因為我覺得這個李克強他把這個數據捅出來,我覺得他應該還是有他的目的,我覺得對習近平算是一個小小的反擊。因為確實這個數據出來之後,給人的直觀感覺,我姑且不論他是平均值,各項指標是否達到小康,給老百姓的印象就是說,今年這個小康肯定是泡湯了,就是達不到是這種感覺,因為大家你想用一半的人口月收入大概一千塊錢以下,你說這樣就實現了小康,這樣是不是很可笑,對不對,所以大家的第一感覺就是李克強在給習近平難堪。

而且習近平這幾年確實也是對外到處灑錢,像非洲、拉美,隨便灑就幾百億美元,而他對內基本上因為跟美國翻臉,然後導致大量的資本撤出中國、企業倒閉失業潮,對不對,同時他大搞個人崇拜、終身制、控制社會言論,所有的經濟和政治社會導致民不聊生,那麼李克強在這個時候把這個數據抖出來,基本上就是給習近平就是打臉了,就是那種效果。所以我覺得他把這個數字捅出來還是有他的目的。

主持人:那習近平這篇文章算是反擊嗎?

財經冷眼:他應該算是反擊,而且是在做一個補漏在彌補,因為李克強把這一個數據捅出來,導致了海內外廣泛的輿論。其實他也知道這給他是非常大的難堪,所以他在自圓其說,他這篇文章補出來之後,其實我也看了一下他這篇文章,他裡面說的也是關於扶貧的一個攻堅的問題。

主持人:對,還提到所謂的短板。

財經冷眼:對,短板,精準攻堅、老弱病殘、貧困人口、深度貧困地區,其實他相對也承認了中國還有很多人沒有脫貧,沒有達到小康。所以他的自圓其說,他就說總體上我們都達到,但是還有一些具體的細節的問題,所以這個說法其實是不成立了,就是等於基本上小康沒有實現。

主持人:是,其實我覺得就是很多人認為,李克強的說法基本上還是一種比較算是真實的實話吧,那反映中國社會的一種經濟的現狀,所以另外一個呢?我們也來談一談他提到另外一個說法就是地攤經濟。

傑森博士,我們看到這幾天地攤經濟還是真的火啦,在中共的媒體上給出很多擺地攤致富的例子,這種讓人感覺現在地攤經濟成為推動經濟的這樣一個主體了。之前這個高端的產業和低端製造業似乎都已經放到一邊了。所以您怎麼看中共推動地攤經濟這麼一個事情,您覺得這個地攤經濟他是不是一個值得鼓勵的事情呢?

傑森:這個真的就是充分體現中共目前真的是經濟處於絕望的狀態,因為本身來說的話呢,它是把中國人當作傻瓜在欺負的,而事實上這個事情中國人大部分也不傻。比如說,他為了體現地攤經濟,說有人在地攤上賣瓷器還是賣什麼東西,日入三萬,這是什麼概念,擺個地攤一年的銷售額是一千多萬,這是一個企業的一個狀態,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大概市場的經濟學理論有個最基本的概念,有個理論叫做紅海和藍海學說。

什麼叫紅海?紅海就是屬於那種非常低入門檻的,就是沒有什麼,就全靠激烈的競爭,像血拚一樣的血流成河的這種場景,地攤是屬於這樣的經濟。而藍海指的是高端科技或者很高的門檻,沒有幾個人都跟你競爭,你獨攬天下,中共很多國營企業是這麼個狀態。地攤經濟的話,它這個是個紅海中的紅海,為什麼呢?它為什麼叫地攤呢?就是因為它入門門檻極低,就是說你不需要蓋一個很豪華的商店,不用僱很多人,我只要進一點貨我擺在那我就可以開始賣了。

這種入門門檻極低這種行業,它一定採用了一種薄利多銷的概念在運作。因為啥?去買地攤人這個社會階層絕不會是高階層的,那麼他一定是價錢敏感的,他對價格一定是要求非常低。而且有個基本概念,如果某一個地攤賺錢了,它旁邊迅速會增加20個這樣的同樣地攤,因為啥?因為這個入門門檻特別低,你只要賣瓷器掙錢,大家知道你能買寶馬,我敢說下個星期在他周圍就有20個人賣瓷器,因為這個入門門檻極低、入門門檻極低的行業絕不可能讓人發了。他一定會在激烈的競爭中,最多讓個別人能賺一個最基本的生存錢,大部分人在這個血拚中,在這個紅海市場中他會最後被海水淹死,而且他流著血最後染紅了大海。

所以說這個地攤經濟這個東西不但不是一個正常的可以給大多數人謀求就業的機會,它甚至是一個極端殘酷的,讓全部社會,讓中共的這種失業問題來,就是讓這個最底層的人來承擔,為什麼呢?過去擺地攤的人通常也是社會比較底層的人,那麼此時此刻全中國都鼓勵去擺地攤,那麼如果有一些人真的信了這個了,他有更好的資金,他有更好的這個想法,那麼他進入地攤行業的話,立刻就衝擊了以前社會底層的人。

換句話說這個地攤經濟是個血拚經濟,血拚經濟最後被流血的這些人是原來社會最底層的人群。整個過程中你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共推廣地攤經濟,第一它絕不可能讓大部分人賺錢,因為它這個紅海這個經濟學這種現象;第二的話,它衝擊的人是社會最底層的人群,所以說是極端殘酷的一種說法。從這兩個角度來看,我感覺中共事實上是又無恥、又殘酷,為什麼它要這麼做呢,是因為它完全沒有,就是剛才說的是絕望了。

李克強歷史上推廣過網路版2.0,當時說網路創新可以就業,但是網路版2.0 當時出現的最後結果是啥呢?各種各樣的網路金融、P2P,使巨大的人群損失數千億。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大學生就業很難,大學生要自謀出路,大學生自謀出路其實是騙人的,大學生從學校學的東西跟現實差那麼遠,你怎麼樣去自己創業呢?拿家長的錢,最後糟蹋一大堆家長的錢,整個現在大學生所謂的自謀出路或者自主創業,這種說法他也不再提了,這時候開始提地攤經濟。

地攤經濟,我剛才分析了,事實上是最底層人,原來靠地攤活的一群人,一個殘酷的一種衝擊。當然我還是這樣回答,中共真的是沒有任何招了,換句話說中國經濟真的是非常糟的樣子。

主持人:冷眼先生,很多人認為中共推地攤經濟,可能主要還是要緩解就業的問題,另外當然也有穩定人心的想法。您怎麼看?您覺得這種地攤經濟這樣的去推,是不是在某種程度能夠起到緩解就業、失業問題呢?

財經冷眼:這個問題我覺得是肯定的,因為當前中共失業問題確實是非常嚴重了,現在像沿海的外貿企業倒閉,因為歐美的訂單減少,所以導致沿海外貿很多企業倒閉,外資撤離,一條產業鏈都撤出了中國,到東南亞、到美國、到日本,到台灣去了。外資撤離潮加上外貿訂單失去之後,沿海外貿企業倒閉,這都是很多勞動力型的產業,所以它的失業人口是非常的大,因為中國的一個經濟學家,前一段時間統計了一個,他說中國今年的新增失業人數達到了七千萬,而且我自己統計的基本上快2個億,根據一些工業、農業的一些生產指標來統計的。

四月份的失業率,官方統計達到了6%,它不管是調查失業率還是城鎮登記都非常之高,所以這個失業問題這麼嚴重,大家要飯吃,怎麼辦?就想辦法。前幾年李克強不是提了一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嗎?其實就是忽悠大家剛畢業的大學生,沒地方工作的,忽悠大家去創業,結果那一批創業的基本上全死了,沒人賺錢。現在這種擺地攤和當年又是類似的,又是忽悠大家把本錢掏出來去擺地攤。

就像剛才傑森博士說的非常好,它就是一個血拚經濟,就是一個紅海,大家都是利潤非常之薄、非常之低、規模也很小,一天賺不了幾個錢,而且把人都搭在裡面去,鼓勵大家一窩蜂的進去,最終大家花費的時間、花費的成本,最終也賺不到錢。所以現在網路上都說,一天賺多少錢,一天賺幾萬,幾個月就買大眾、買寶馬,都是這種完全沒有底線的忽悠大家,這是失業問題。

還有一個說明消費降級非常嚴重,為什麼?大家都擺地攤,因為有人需求,大家去不了一些高大上的樓堂,館所,去不了高級餐館,去不了高級的商場,那麼就去買地攤貨,所以這個也是對應的,說明大家的錢袋子都空了,沒有錢買東西了。

第三個,說明中國現在產業在降級,我們改革開放剛開始的時候,就鼓勵擺地攤搞活經濟,對不對,在地上賣,擺夜市,現在40年又回到那個狀態去了。所以網上有個段子說的非常好,他說中國開了一個兩會,丟了一個金融中心,搞活了一個地攤經濟,你說典型的就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主持人:網友說這是什麼智商。

財經冷眼:對,這是個什麼智商?這個說的真的總結的非常好,你把高大上的金融產業,把香港的給丟了,你撿一些地攤經濟,像這樣還鼓勵發展。而且前幾年中國都在鼓勵騰籠換鳥,製造業升級廣東,要說它發展高端製造業,把一些低端給轉到東南亞,你看現在我們低端都沒有,還地攤,是更低端的,對不對。剛才我們說外資撤離,產業鏈的撤離,這個六穩,什麼穩外資,穩不住了,六保,保產業鏈也保不住了,而且還說中國改革開放已經徹底失敗了。

當初改革是從小商小飯開始,現在又回到了原點,所以這個情況是非常之嚴重。再說一點,戰略上是非常大的失敗,對外和美國、歐洲都慢慢開始決裂了,失去了那麼好的戰略夥伴,美國。美國一手把中國40年扶持到現在這個樣子,你現在和美國翻臉,然後失去了香港金融中心、外資撤離,所以只能做最低端的行業了,就是擺地攤,不過這種地攤也堅持不了多久。地攤實際上就是窮人互相幫窮人,但是這種模式是不持久。

主持人:其實說到地攤,我也是覺得,一個剛才您也提到了,這個是產業的降級,但中共非要把它打扮一個高大上,說是什麼人間的煙火,什麼生機等等。另外它的需求,我不知道傑森博士您怎麼看?這個地攤縱使你能讓一些人穩定下來有事幹,解決一些就業問題,但是這種需求真的存在嗎?中國現在這種消費能力,你那麼多人出去擺地攤,你的東西賣的出去嗎?

傑森:我剛才說了這個是一個血拚經濟,就是個紅海,事實上最後還是看誰能價錢壓的低,誰能忍的住讓自己的利潤薄到了像刀刃一樣。目前來看,它的理論是說大家可以擺到街上,或者這樣的好處可能街上畢竟是空曠的,比疫情會少一點,它有這樣的解釋,我看網上有這樣一個解釋。但是不管怎麼說,我還是那個話,地攤經濟是入門檻極低的,任何一個入門檻極低的行業,門檻通常是啥?要嘛是技術很高,要嘛比如資金要求很大,要嘛是其他的,比如准入的條款很低。

以前地攤能活是因為城管,城管到處打,最後地攤事實上是靠跟城管博弈,這種搏弈的過程使得地攤在同行競爭上會少一些。此時此刻你也知道了,城管每人分責任,你一個城管得拉三個地攤,整個來說,這個時候雖然沒有城管管了,你賣的那個東西周邊,你可能思想新穎,你開始賣一個東西,你只要開始賣,你能賺錢,周圍的人立刻就會進來,因為地方現場就在那擺著,它可以擺地攤,同時資本通常要求都比較低,而且技術幾乎是沒有的。

你沒有任何一個辦法保住你的某一天,比如我這一天賺了一點錢,明天很可能就開始有人競爭,一個星期以後,每個人的利潤幾乎都是零,這就是整個紅海經濟的一個概念。所以從這點上來說,鼓勵全民去搞地攤,這是一個極端極端殘酷的一種鼓動,它會讓很多人最後,能幹地攤的人都是很窮的人,它讓最窮的這群人去花錢去購物,刺激經濟,買來貨最後囤在自己的手裡賣不出去,這是最殘酷的一種刺激經濟的辦法,它是讓窮人去刺激它的經濟。

主持人:但我覺得這背後確實反應了很嚴峻的問題,剛才冷眼先生也提到就是就業的問題,保就業這個局面到底有多嚴峻。

傑森:我剛才說這是絕望,如果有任何其他的方式,它都不會走地攤的概念。中共想重整市容這個問題它已經不顧了,面子都不顧了,歷史上因為市容的問題,把地攤打得到處跑,現在連市容都不顧了,面子都不顧了,面子對中共來說是極端重要的,此時此刻都不顧面子了,你可以知道整個中國基本上,現在已經處於,它沒有任何一個地方來解決這個問題,而失業問題它看到了,很可能會造成整體社會不安定。

因為它現在有六保,其中有一個叫做保居民就業,換句話是什麼呢?歷史上如果就業差了,它把農民工趕回家,這個事情就完了。但是這一次,就業失業的人數龐大到,農民工現在根本就沒進城,很多農民工找也找不到活,而問題是城裡的人,現在都沒有活了,為什麼呢?第一條叫保居民就業,居民就業不是農民工,是當地城鎮居民的就業,而他有城鎮戶口,但是他找不到任何工作,這樣的人其實對整個城市的危害危險,整個社會的穩定非常非常嚴重。

而且大學生馬上六月份就面臨,大概八百多萬的大學生,可能要充斥到社會裡頭,你這個人沒事做,對整個社會是非常大的壓力,我給你找個地攤,地攤有一個可怕的,紅海經濟有個最大的可怕的地方,它讓你一分錢不賺,但讓你每天忙得要命,最後忙到最後,你都忘了自己失業了。但是從頭到尾你最後發現,你啥錢都沒掙,這個就是整個忽悠人的一種最具體的辦法。讓你忙從一年忙到頭啥錢也沒掙,又刺激了經濟,又沒有任何機會抱怨你失業了。

主持人:對,所以現在到底中國失業狀況有多嚴峻。因為從外面看中國經濟很多東西總是霧裡看花,但是經常有一些事情出來讓很多人覺得說,真的可能是很嚴重。比如最近這個深圳的這個房貸斷供的問題,我想很多人您可能也關注到了。您覺得這個事情反映出是什麼樣的現狀?在深圳這種房價還在不跌,反而在有點漲了這種城市,出現這麼多的一個斷供斷貸的情況。

傑森:這是一個非常明顯展現出很多人經濟進入絕望的狀態。因為當時美國在次貸風暴的時候,08年的時候次貸風暴的時候,當時是原來是因為美國它整個金融行業當時貸款的時候就出了問題。它當時好多好多人,就是收入非常低,但是它就拚命給你貸。零首付,而貸款利息的話,初期也是低到了就是沒法說的程度。後來的話房地產一旦開始跌,很多人立刻他的貸款數量就高過了房價。很多人就覺得沒有意義了,他就離開了、放棄了。

中國不是這個情況,第一,剛才你說了中國本身的話。它的買任何房子,哪怕是第一套房子你都得至少付20%的首付。而且第二,剛才你也談到了,整個中國至少面上現在沒有房地產降價這樣的事情。所以說幾乎每個房子它都有,英文叫equity,就是說它有本地的資產。因為如果房子哪怕是降了5%、10%,他的首付20%在裡頭,他這房子至少還有10%是他自己的錢。

這樣的情況下絕大部分人是不會斷供的,因為啥呢?因為斷供有可能房子被銀行全部收走,自己原來的首付都沒了。那麼他會想盡一切辦法,借一切朋友可借的錢,花自己一切可能性,去把這每月房租付上。那麼如果說有人付不起房租,他一定是絕望,就是沒有能借的錢都已經借完了,然後最終工作還找不到。而你也知道深圳的房子每月月貸上萬,就是一萬、二萬這是非常常見的。

而整個你如果沒有正常的工作、沒有正常的一個收入,你這個房子遲早是不行的。那麼整個我們報出來了,一個月原來一個月只有一、二千斷供的,現在有一、二萬。剛才那個冷眼先生也談到了說,他在網上已經查到,比如說有幾十萬的現在在這個法拍。各種現象就說明的話,就是很多中國的這種經濟,就是個人經濟收入狀況已經到了非常非常可怕。

深圳是全國經濟某種意義上講就是自由經濟、個體經濟一個龍頭的地方。在這樣的情況下,每個月有數萬人他有最基本的,就是處於絕望的個人經濟的這種壓力。你可以感覺整體中國這個失業,或個人經濟目前處於一個什麼狀況,他是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一個說法,因為他是在房價沒有跌,同時的話房子還擁有個人的資本在裡頭的情況下,他在斷貸,這是一個各種社會都是極其少見的情況。

主持人:是,冷眼先生也請您解讀一下深圳這個斷貸的這個現象,以及它背後揭示出來的一些問題。

冷眼先生:深圳斷貸的這個現象我覺得應該是有幾個原因:你比如說如果是家庭自住的話,它很多人現在深圳是外貿型的城市,很多一些出口的企業,它的倒閉導致他的工作沒有啦,或者減薪收入下降了。那麼他還房貸壓力就會有很大,有些人左右騰挪,本來出一個首付他都是掏空六個錢包,湊出首付對不對,有的還利用首付貸。就是他首付都湊不齊還用貸款來湊首付,那麼這個情況下他如果現在失業了,或者是他的收入下降了,而且有的人是一個人工作養老婆和二個孩子,我看過好幾個案例,都是網上說的,就是要斷供的情況都是這種情況。

你比如說像華為,他在華為收入挺好,華為也在裁員,京東這些都算是高科技企業,對不對,像這些企業都在裁員,那些程序員他們怎麼辦?那些碼農,所以他們首先要當掉房子,這是沒辦法的。因為他們湊不齊銀行月付的錢,這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很多人到深圳炒房,就北上廣深四個城市來說,深圳的房子的緊缺是最大。深圳的商品房才180萬套,有500多萬套的是自建房,農民自建房。

180萬套的房子;其實北京上海的房子都是它的3倍,但是深圳的房貸,深圳借的貸款是北京上海的兩倍。但是想想深圳買房的槓桿有多高?所以這個槓桿是非常之高的,就是自己首付沒多少錢,但是他借款借了很多錢買房。而且很多是外地人進來買房,外地人來炒房,所以他這樣的話這個槓桿就很高。如果一旦外地人炒房的資金騰挪不開來,因為現在二手房現在有市無價了,很難出手了,所以它表面上看起來沒降價,實際你要出手你一千萬的房子,至少要賣到八百萬你可能才會出手。

所以這是按照直接成交價來看,它的房價其實已經在大幅度的下跌。你想北京上海都是這種情況,所以表面上看起來掛率又高,實際上你跟他砍價,他願意很低把它成交出去。但是官方統計沒有統計這個趨勢。我還看到一個有幾個網上炒房的,教大家怎麼炒房。利用各種信用卡,用夫妻雙方的信用卡,和家庭成員的信用卡,教你怎麼湊首付,教你怎麼還款,買什麼房子?怎麼把它騰挪開來。我就看了一個最近就是有一個大V,他收的會員費是一萬二千多。就是指導你到深圳買房,一個蘇州的48歲的女士,她是做一個小個體生意的。然後入她的會員,聽她指導買房,和深圳人假結婚,拿到房票。然後他又說,反正各種條件,就是說你要在深圳找貸款公司,貸了之後又說這家不行,不符合標準又要換一個。

反正就是各種條件,最後把這個女士完全套進去了,現在在打官司,在網路爆出來。所以看出這個外地人在深圳炒房是普遍現象,而且很多資金都已經出問題。這個女士的資金鏈已經斷了,她已經被榨乾了,徹底還不上房貸,然後房子被收走。所以這個事它不是典型的,就是說不是他是一個個例,它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主持人:所以真的有點像這個落潮的時候,你看到了很多醜惡的這個現象,還不單是這個就業問題。但是您覺得現在,我看到有這個說法說是像珠江三角洲,這些很多中小企業,它說它撐到6月份,如果6月份這訂單還沒有的話,它就真的撐不下去了。如果下一步這個就業的情況進一步的惡化的話,您覺得中共可以用什麼樣的方法來應對這個問題呢?

冷眼先生:你說到這個中小企業惡化,我今天正在做這些節目。就是前天中國的央行和銀保金會和財政部聯合發文,就是做完兩個新的貨幣放水工具。它這個工具是幹什麼用的,放4千億,4千億就是給下面的中小銀行。因為這些中小銀行之前給這些中小額企業做了很多信用貸款,信用貸款是沒有抵押的,對不對,那個國家每次降息降準的時候,都是說要支持實體經濟,那麼很多銀行就聽政府的,把錢貸給這些中小微企業。現在這小微企業經營不下去了,它的資金鏈要斷了。

1月底的時候說撐不過三個月,有人說撐不過六個月,對不對?你不管按哪個標準現在都已經到了極限了。所以央行和財政部趕緊給下面放水,放水給那些小銀行,讓那些小銀行貸給那些中小企業,保證中小微企業不倒掉。因為倒掉一個小企業都是幾十個人,上百個人,那整個銀海這樣倒下來,那個就業就會更極嚴峻。所以現在國家是寧願印鈔放水來救它們,都不能讓它們倒。倒了之後銀行還會產生壞帳,而且失業也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但是現在央行和財政部放了水之後,那麼銀行暫時是安全了,小微企業也活過來了。現在的問題就是說你本身通貨膨脹的危險就很大,你還在這樣放水,而且財政赤字也很高。你財政部再拋個幾千個億,央行又印這麼多錢出來,市場要不通貨膨脹?政府的債務也都是問題,所以這基本上到了一個死循環,它的結都解不開的感覺。

主持人:傑森博士您怎麼看,有關中國經濟現在這樣的狀態?

傑森:是的,其實中國的經濟如果有一點點解決方案,它也不會現在出如此這個低下的,比如說地攤經濟啦,或者這樣的東西。因為我們知道中共的官員其實不傻,他能這個時候大張旗鼓做這個事。其實我唯一的解讀就是他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就是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出路可走。那麼在這個情況下的話,還忽悠一些智商比較低的國內民眾,就是大部分的國內民眾應該已經是知道中國經濟的狀況。

但是本身來說我只能說無解. 中國經濟其實是一個巨大的外向型的經濟。它的整個本身的內需其實是一直是在整個地區佔的比例是不高的,甚至比印度還低,好像只有40%幾這樣的概念。它大量的其實都是靠比如說都是外向型的。它甚至說一帶一路一開始的想法也是說,我這個很多這種產能,我到國外去給人修公路,然後呢我幫國外貸款,就是我給你錢我給你修公路我給你出人出力。最後為了啥呢?就是為了給我的人找個事幹,給我的生產的鋼鐵找個事幹。

現在整個一帶一路這個事也攤下去的原因就是沒錢了,中國其實整個外貿我們知道,你如果全球的外貿換算到一塊的話,在美國每年賺的4000億這個順差,事實上是它全球順差的80%多,將近90%。換句話說你全世界的錢來自美國,美國現在從兩年前開始打貿易戰之後的話,在美國這塊錢是越來越難掙。美國一旦沒有錢賺的話,中國支撐整個中國的背後的真正的財富,就是賺來的美元事實上是真正的財富。它的人民幣的發行在某種意義上講,是積累於美元這個基礎上,這個財富基礎上在發行的。

如果外貿這個部分沒有很多的就是額外的順差的話,那麼它整個財富的累積的過程幾乎就開始消失掉。那麼內需其實本身經過疫情各方面更加消失了,整個旅遊業各方面餐飲業都是巨大的打擊。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本來就是外向型的經濟就不行了,內需本身的話也不行了。而歷史上鐵公基的政策現在也不工作了,因為歷史上它一旦經濟不好了,立刻地方政府開始修公路修鐵路。

一方面現在地方政府欠債已經是巨大的,而且整個財政原來是靠地方轉移支付。比如說中國有那麼五、六個地方賺錢,賺了很多錢,它把這個錢拿來給其他的省份,轉移支付,那麼各個省份都有錢來建公路。現在連最賺錢的地方,包括上海可能現在財政都吃緊,全國沒有一個地方是賺錢的。這時候你再強迫某個地方拿錢給另外一個地方,那怎麼可能呢?我這兒當地經濟都不夠都是赤字,你讓我拿錢給別人。所以說現在很多最開始疫情初期的時候,搞了很多準備搞中興項目。

主持人:基建。

傑森:對基建項目,基礎建設項目,鐵路公路基礎建設項目。整個這樣鐵公基項目基本上,現在後來又喊停了。原因是啥呢?就是中央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給它錢,讓它給另外一個地方做這樣的東西。所以說你可以看到中共歷史上,要嘛它把路走死了,外貿這個部分,內部就是說地方政府錢這個部分,它基本上已經把這個路走到頭了。歷史上能走的都走到頭了,下面內需整個在疫情各方面收入上又在壓制,所有的方向幾乎都是沒有。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沒話找話,說一個什麼地攤經濟。其實的話整個來說的話,我感覺的話就是無解,完全無解。

主持人:是,在這種情況下,它還把香港這樣一個金融中心要給丟掉,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對,因為節目時間我們今天很快到了,所以我們暫時就先討論到這裡。但是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