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多方擊傷公敵 才能匡扶正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在是美國時間2020年6月3日凌晨,三十一年前發生在北京的「六四屠殺,就是在此後的數小時開始的。根據英美等民主國家解密的檔案顯示,那場中共對走上街頭要求民主自由的學生和市民的屠殺,至少造成一萬多人死亡,受傷者不計其數。事後,中共還在全國範圍內對參與者展開搜捕、關押、判刑。

我是因半夜輾轉難眠起來寫此文的。之所以難以入眠,是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樣紀念1989年遭中共鎮壓的民主運動。如何悼念逝去的亡靈?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若作惡者不能在尚可接受的時間長度以內得到應有的懲罰,正義得不到伸張,每年的悼念只是停留在拒絕遺忘的層面上,越來越多的人就會懷疑「邪不壓正,正定勝邪」等說法的可靠性。畢竟,類似於「人行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行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這樣形而上的東西,只有少數敏感的人或者有慧根的人才能感知得到。多數人很容易被現實中的「成王敗寇」、「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等世俗說法所蒙蔽。

人若喪失了對公義公道的敬畏之心,絕望之下很可能會出現——先行者放棄理想、停止對正義事業的追求而隨波逐流;普通人上行下效,一旦得勢就會仗勢欺人無惡不作。因為人們看到「傷天害理又如何?還不是依然高官厚祿,反正只要掌握著權力,就誰也奈何不了」。這也是中國淪陷區道德淪喪、作惡者非但不思悔改不斷繼續作惡,甚至作惡者不斷湧現,越來越多的原因。

有這樣不幸的結果,並非是善惡難以區分,也不是這個世界上沒有能治得了作惡者的力量,而是由於力量掌控者因有其它考量而不願出手。於是在「和理非」的掩蓋下,使得這些力量不能正常發揮作用成為正義之劍,而變成了刺蝟之刺。結果在正義與邪惡的博弈中無法取勝,三十一年過去了,邪惡的共匪依然逍遙法外得不到應有的懲罰。

三十一年來,無論在全中國,還是在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從無數事實中認清,中共專制政權是人民公敵、世界公敵。無論國家還是個人,三十一年後的今天應該明白,對公敵的容忍和姑息是什麼惡果。現在全中國、全世界正直之士必須各盡所能,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打擊公敵,從不同方位挫傷公敵,直至消滅之,才能匡扶正氣。在中共極權專制下被綁架的人民,也才能在自救中早日徹底得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