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鉤 :六四感言:國家無正氣,國民冇運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日是「六四」三十一周年紀念日,因為林鄭政府的無理阻撓,三十年來在維園舉行的紀念活動,將首次無法舉行。但在全港各個角落,相信會有無數的小型紀念集會,人人點起一枝蠟燭,在心中默默紀念那場中國人正氣浩然的抗爭。

當年六四,整個天安門廣場秩序井然,北京全城的治安比平日更好,整場運動下來,沒有任何暴力發生,學生們在廣場上議論國家大事,讀書演講,甚至開舞會辦婚禮,整個廣場正氣浩然,洋溢著濃厚的家國情懷。

沒有人想要推翻共產黨,沒有人想要製造暴亂,人人都只想對話,只想國家好起來,只想把改革開放那個很好的開局,引向更健康而長遠的發展方向。當年如果鄧小平不採取鎮壓手段,稍微作一點讓步,學生們就會回校,社會秩序恢復正常。

鄧小平強人性格不容挑戰,中共以暴力維護獨裁統治從不手軟,於是一次和平理性的民間集體訴求,演變為民族的大災難,而無論民間或官方,都在這場災難中重傷。

中共因六四,揹上了沉重的歷史包袱,在歷史上永遠抹不去暴政的罪愆,中共也永遠失去一次自我完善的機會。從那以後,貪官盛行,政府以謊言與暴力嚴控社會,完全喪失法治與德行的正當性,而中國便越發走向法西斯國家主義的泥沼。

在民間來說,人民因一次重大的挫敗而對政權失去信心,道德正義感瓦解,代之以對社會的冷漠,對天下興亡的麻木不仁。隨著經濟恢復,中國人的注意力被引導到物質狂歡,引導到經濟建設表面繁榮的自我麻醉,引導到以民族主義消解價值判斷的歧路上去。

六四是一個歷史的大拐點,中國錯過了一次從物質與精神積弱中復活更生的機會。筆者在文革四十周年的紀念文章中曾說過,在俄國,最壞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但在中國,最壞的事情還沒有發生。為什麼這樣說?就是中共藉手上的暴力把社會矛盾都掩蓋起來,本來一個壓力鍋,蒸汽可逐次排出,但沒有了那個安全閥,蒸汽壓力必定會積到不可承受的強度而發生爆炸。

人間正義的消亡是最恐怖的事,因為人民再沒有機會凝聚起足夠的力量去抵抗專制暴力,而專制暴力卻有充夠的力量去鎮壓民間的正義抗爭。正邪力量對比,決定中國的命運,中國只有在中國人再一次醒悟之後,才有機會改觀,而這一次醒悟,只會以國族更大的災難來完成。

中國將來的命運,不會以良性循環的方式向好的方向發展,中國只是在等待一次大爆炸的契機,死過才能返生。

關於六四,很多中國人都忘記了,而遠在邊陲的香港人,三十一年來都沒有忘記,這是香港人創造的一個文明奇跡。因為在我們這裡,人間正氣尚存,香港人仍堅守自己的價值觀,中國雖離我們越來越遠,但我們永遠懷念愛國學生們擁有的那個輝煌的歷史瞬間。我們記念六四,就是不忘記中國人的家國情懷,不忘記歷史的正義,更不忘記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

自去年以來的反送中運動,正是香港人歷史正義感的充分反映,也是我們繼承六四民族精神的決心所在,香港人心不死,也就是中國人民族精神一息尚存。今晚,讓我們在自己面前點起一枝蠟燭,不論在家裡﹑在公園﹑在遙遠的山頭海濱,無數的蠟光匯聚起來,就是中國人人心未死的象徵。

重要的不是集會,不是喊口號,不是熱淚盈眶,重要的是記憶,是對人間正氣的不息追求,重要的是我們不會在專制暴力面前跪倒。我們會一直站著,站到獨裁者倒下去,而中國人真正挺起腰骨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作者臉書/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