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中央猶豫 港共急切 林鄭北京碰壁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5日訊】《有冇搞錯》。6月4日。

今天,無論如何,大概都應該談這個「六四事件」。31年前,當年二十多歲的年青人,多多少少都捲入了那場運動。有關這場運動,其實有很多學者,有很多專家已經談了30年了。

昨天,我一個人去了維多利亞公園,因為中共軍隊在北京開槍鎮壓,是在6月3日晚上9點多10點開始的,整個鎮壓是6月3日晚間到6月4日凌晨,這段時間也是死人最多的時間。

支聯會每年「六四」都會舉行維園燭光悼念集會,我只要在香港,都會參加。今年的「六四」集會有點不一樣,香港政府以疫情的原因,禁止集會。還有另外一個,「港版國安法」訂立之後,支聯會每年都喊的口號,「結束一黨專政」,可能變成了違法,是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違憲口號。

港共已經說了,參加這樣的活動就是違反國安法,要抓起來。有人問他們,我參加活動,別人喊口號怎麼辦,港共說,那你就趕快離開。言下之意,有人喊港獨,或者反共口號,你不走,還在現場,就違法了。

所以,今年「六四」,我說怎樣也要去喊一次,結束一黨專政,以身試法。

其實對我們這代人來說,很有些遺憾。中國在我們這代人沒有更加民主自由,反而越來越倒退,現在變得更糟糕了,確實非常慚愧,感覺愧對當年的死難者。

但實際上,我今天想說的是,「六四」事件對這個世界造成了翻天覆地的變化。1989年發生在中國的這一事件,實際上是結束冷戰的第一個開端。「六四」事件震驚全球,也包括了原東歐共產集團。

1989年6月,波蘭反對派組織在議會和參議院選舉中獲得巨大成功。1990年12月,團結工會領袖華里沙(瓦文薩)在全國大選中當選為波蘭總統,團結工會踏上執政道路,而波蘭統一工人黨失去政權,從此未能返回政治舞台。

1989年11月9日,分隔東西德國的標誌——柏林圍牆被民眾推倒,次年,原屬共產主義陣營的東德和資本主義陣營的西德合併,使得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兩個德國成為一個實行民主政治的統一德國。

1989年9月,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和反對派達成協議,刪除憲法中「工人階級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黨是社會的領導力量」等條款,改國名「匈牙利人民共和國」為「匈牙利共和國」。

1989年11月,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爆發超過10萬人的遊行抗議,要求結束共產黨統治。在隨後的大選中,反對派「公民論壇」獲得勝利,剛剛刑滿出獄的著名劇作家哈維爾擔任總統,完成該國政權的和平轉移。

1989年11月,保加利亞共產黨總書記日夫科夫辭職。1990年2月,保加利亞共產黨自行放棄一黨專政體制,黨名也改為保加利亞社會黨。同年6月,保加利亞舉行了首次自由選舉,保加利亞成為多黨制國家。同年11月,國名改為保加利亞共和國。

1989年12月,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爆發大規模示威遊行,示威群眾和警察部隊爆發衝突。由於軍隊拒絕鎮壓普通民眾,導致羅馬尼亞共產黨內部分裂,反對派成立了救國陣線。12月25日,救國陣線臨時軍事法庭判決齊奧塞斯庫夫婦犯有屠殺罪和非法擁有大量來源不明財產罪,並於當日執行槍決。羅馬尼亞共產黨政權正式倒台。

1990年3月,阿爾巴尼亞實行首次多黨參加的全國選舉,產生了第一個選舉產生的政府,由阿爾巴尼亞工人黨一黨專政近50年的局面結束,工人黨改名為社會黨。

1991年12月25日晚,全世界所有的人注視著莫斯科紅場上發生的蘇聯歷史上的最後一幕:從克里姆林宮的旗竿上,印有鐮刀斧頭和紅色五角星的蘇聯國旗緩慢降下,宣告這個世界上歷史最長、國土面積最大的共產黨專制國家,從此退出歷史舞台。

蘇聯倒台,蘇聯共產黨解散,其實也正式宣告,持續了50年的冷戰,正式結束。

冷戰,是從二戰以後,大約1950年美蘇對立激化開始的,其實,從納粹德國倒台的1945年就可以算起了。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全球對抗,雖然分歧和衝突嚴重,但雙方都儘力避免導致世界範圍的大規模戰爭(世界大戰)爆發,常常是通過局部代理人戰爭、科技和軍備競賽、外交競爭等,所謂比較「冷」方式進行,即「相互遏制,卻又不訴諸武力」,因此稱之為「冷戰」。

如果從50年開始算起,西方自由世界和共產黨國家集團的冷戰進行了差不多40年,到1989年的時候,仍然是勝負未分。

然後中國發生了「六四」事件,從1989年6月,到1991年的12月,一年半時間,全球所有的共產黨控制的國家,幾乎全部倒台,只剩下了四五個,按照中聯部的定義吧。中聯部全稱是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其實就是共產黨的外交部,負責與其它共產黨聯絡的。目前中聯部的聯絡對象,只有古巴、越南、老撾和北韓,4個國家。

以前,文革之前,中聯部比外交部牛多了,中國有40個建交國家,中聯部有60多個外交關係。

這是當年中國「六四」事件帶給全球的變化。我在歐洲見過匈牙利的一位老民運人士,他就說,「六四」事件是牆內開花牆外香,東歐集團得益最大,但中國人沒有得到自由。所以,原東歐國家的那些人,更願意支持中國的民運人士,起碼前些年是這樣。

所以,冥冥中自有天意,堅持自己的理想和原則,如此而已。

昨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從北京回來了。她帶著所有香港的主要官員,去北京匯報一天,當然,是專門去談這個國安法了。結果如何呢?我們今天也談一下。

林鄭月娥昨天在北京,匯報完了見記者時表示,會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等,整個會議歷時3小時。

她說,中央高度重視今次聽取意見。就是她去匯報,中央高度重視,未來亦會通過多種形式聽取「香港各界」意見。

有記者問,她有否向中央反映市民反對的聲音。林鄭月娥的回答,可圈可點啦,她說,現今資訊流通,「不需要透過行政長官親自來到北京反映意見」。

她說,中央將會通過多種形式聽取香港社會意見,包括,第一種,其他港府官員、立法會主席、法律專家、港區人大政協的意見;第二種,中央亦準備在深圳及北京舉辦座談會,讓香港社會各界發表意見;第三種,社會各界積極參與,並通過各種方式向港府、中聯辦發表意見。

其實這三種方法,只是一種,就是第一種,就是港府官員、立法會主席、法律專家、港區人大政協表達的意見,無論是單獨向北京表達,或去深圳開會表達,或走到中聯辦面去說,其實都是他們這些人。所有的反對派,反對意見,普通人的意見,都不在這三種之內。

其次最有趣的,是林鄭月娥說,反映意見,不需要行政長官親自去做。那麼,她帶著全體高官去北京幹什麼呢?

我估計,她是帶人去北京談國安法執行的,談細節,談執行,抓誰不抓誰,關哪個機構,不關哪個機構,等等具體措施細節,她去北京匯報,或者接受北京的指示。

可惜,北京沒有給她任何回覆和答案,習近平沒有見她,李克強沒有見,栗戰書沒見。人大立法呀,委員長應該見,或者人大常委主管立法的副委員長應該見吧,都沒有。王岐山沒有見,政府序列,以往是副主席管港澳,王岐山在廣東當過書記,常來香港,沒有見。

見她的,是韓正,副總理。新華社這麼報導的: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韓正,3日下午在中南海會見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有關主要官員,認真聽取了特區政府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問題的意見。

韓正表示,中央堅定不移、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堅決維護國家安全。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根本目的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障香港的長治久安和長期繁榮穩定,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全國人大常委會下一步有關立法懲治的是極少數人所從事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和活動,不會影響廣大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和行使各種權利和自由。在制定有關法律的過程中,將通過多種方式聽取香港社會各界人士的意見。

國務委員、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克志,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夏寶龍參加會見。

380字,態度非常軟,要聽意見,肯定不是聽林鄭的意見,她自己說的,不用行政長官親自去講;立法目的是確保一國兩制長期實行,懲治「極少數」,等等。沒有談分裂、港獨、外國勢力、顛覆政府等等具體問題,也沒有什麼奉勸一小撮人什麼的,也沒有警告。這個態度可以說是非常柔軟的。

習近平在幹什麼呢?新華社報導,6月3日,他和德國總理默克爾打了一個電話,6月2日,主持了一個專家學者面對面會議,談公共衛生。

其他人,不知道。

很顯然,面對國際社會的強烈反應,尤其是美國的強烈反應,北京有些措手不及。(香港財政司長)陳茂波說,美國不會制裁香港,不會搞聯繫匯率,北京肯定不信。共產黨比香港官員更清楚,這次中美之間爭的是什麼,幾千億美元的利益,比起來根本什麼都不算。北京也更知道制裁措施會怎麼用,哪些是問題的關鍵,等等。所以北京知道美國的那些威脅有多危險多真實。

所以,北京到現在仍然沒有任何真正的對美國態度的回應。外交部那些話,都是套話,沒有意義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林鄭月娥去北京,而且不是去反映情況,而是去談具體操作細節,當然就碰了牆了。因為北京現在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我不覺得是林鄭月娥想這麼急,我覺得,是中共龐大的港澳系統非常急。他們要急於掌控香港,已經開始進行了很多大動作,包括威脅在香港有利益的大商業機構,包括滙豐銀行、怡和等等,必須出來表態,必須出來背書。滙豐拖了兩週,前天終於出來表態了。壓力太大,扛不住了。

但這樣一來,滙豐在外面的業務,可能也會出問題了。

香港本來是一個減壓艙的概念,是一個過渡地段的概念,她對中國大陸的作用在於這方面。比如滙豐銀行,既可以在歐美運作,也可以通過香港的資本市場,幫助中國大陸調度各種資金,現在搞得非黑即白,這種功能可能徹底消失了。

所以,現在基本的情況,就是北京非常猶豫,但中共內部的港澳系統強硬,林鄭月娥這種人,只是個扯線木偶公仔而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