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追蹤】郝海東發布滅共宣言 妻子同出鏡力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追蹤,我是尉然。

今天節目中,要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內容有:郝海東滅共宣言,嚇壞大陸媒體;六四屠殺,有誰拒絕開槍?

**郝海東滅共宣言 嚇壞大陸媒體

6月4日,一個中共極為敏感的日子,有一個人發布的消息,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這個人就是中國大陸90年代著名的國家足球隊主力——郝海東,他與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爆料革命」的發起人郭文貴、美國白宮前戰略顧問班農等人,在油管上共同宣布成立「新中國聯邦」,郝海東還宣讀了中文版的「新中國聯邦宣言」,妻子葉釗穎一同出鏡,力撐郝海東。

郝海東說,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中共是共產國際資助的,是顛覆中國合法政府的恐怖組織。中共在中國的極權統治已發展為徹底的反人類暴行:無視人權、摧毀人性、踐踏民主、違背法制、撕毀合約、血洗香港、殺害藏民、輸出腐敗、危害全球。

郝海東說,我們今天不代表任何人,我們只代表我們自己!今天是我們做出人生中最大最正確的選擇!這是最大的榮耀!

郝海東的妻子葉釗穎也一同出鏡,表示支持、讚同丈夫郝海東的決定。葉釗穎曾經是世界排名第一的羽毛球選手,中國羽毛球國家隊前隊員。

郝海東在視頻中還說:「消滅中共,是打碎中國人民的奴隸枷鎖和真正實現世界和平之必需。沒有中共的新中國聯邦,是全體人民和世界繁榮之必需。」同時他還宣布了建立新中國聯邦的願景。

消息出來後,郝海東曾經的隊友對德國之聲表示,非常「震驚」。他還說,郝海東有生活在大陸的前隊友說他「瘋了吧」?而另外一些居住在海外的前隊友則稱讚他勇氣可嘉。其中一位感嘆道:「他在中國社會是有地位的人,如今他能走出來,還是挺了不起的。」也有推特網友說:郝海東曾是亞州頂尖前鋒,現在是亞洲頂尖男人。

今年50歲的郝海東,是山東青島人,在九十年代到兩千年代,是中國家喻戶曉的著名職業足球選手,多次入選國家隊,他還曾轉會到英國謝菲爾德足球俱樂部。從八一隊到大連萬達再到國家隊,郝海東的職業生涯可用「輝煌」二字形容;他參加過四屆世界杯預選賽,拿到過亞洲杯亞軍。2020年,郝海東離開中國,目前居住在西班牙。

郝海東在中國足壇舉足輕重,個性也非常突出,直言快語,敢於針砭時弊,這種個性也讓郝海東擁有眾多粉絲,很多球迷和網民稱讚郝海東是「中國足球的良心,中國的良心」。

在郝海東宣布「新中國聯邦」成立的視頻發布後,大陸多家媒體收到了有關郝海東的報導禁令,搜索郝海東經常發布信息的新浪微博,顯示的信息是:「該帳號因被投訴違反法律法規和《微博社區公約》的相關規定,現已無法查看。」在不受屏蔽的新浪微博搜索網站「自由微博」上,「郝海東」已經成為6月4日這天實時熱搜索的第一名。

中國大陸體育網站虎撲6月4日發布公告說,「郝海東發布有害言論,即日起禁止相關討論發布。」不過,這則公告隨後又被虎撲刪除。

同一天,中國《體壇週報》也發布聲明說,前中國男足運動員H在某海外社交平臺,公開發布顛覆政府和損害中國主權言論,並說這種言論是極其錯誤的,等等。並聲稱從即日起《體壇周報》將停止對於H姓球員的一切報導。

聲明中,以H代替了郝海東的姓名。有推特網友說:請問:嚴厲譴責的H姓球員姓甚名誰?錯誤言論內容是什麼?某海外社交平臺是哪個海外社交平臺?判定一個人有嚴重不負責任的錯誤,為啥不詳細列舉郝海東說了哪些錯誤言論?!

這裡讓人不理解的是,曾經是中國的足球運動員,就不能有自己的政治觀點了嗎?就只應該天天談足球了?事實上,大家都知道,中共治下的中國體育,一直都被中共政治化利用著。此外,央視搞的春晚,年年唱紅歌、演小品為中共歌功頌德,也沒見中共的黨媒批評說把文藝給政治化了。不管是哪個行業的精英,話語權歸根結底都是黨說了算,政治只是黨來搞。

欣慰的是,郝海東目前人不在中國大陸,中共沒辦法請喝茶。

**六四屠殺 有誰拒絕開槍

三十年前,天安門廣場上一場數百萬人參與的和平民主運動,最終結束在中共機關槍跳動的彈夾和坦克車沉重的履帶下。2014年6月,媒體根據美國白宮的解密檔案,評估「六四」中死傷民眾可能多達40,000人,當中10,454人被殺害。

每年的六四,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都有人為那些消逝的生命點燃一支紀念的蠟燭;還有一些人,人們也沒有忘記。我們今天就來說說,八九六四中那些拒絕槍殺學生和民眾的軍人們。

根據美國白宮及中央情報局解密的文件顯示,八九年,「六四」清場時,中共軍隊曾發生內杠。時任中共第38軍軍長的徐勤先、28軍軍長何燕然和政委張明春都公開抗命,拒絕向學生和民眾開槍。

在新華社資深記者楊繼繩所著的《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一書中,詳細記載徐勤先當年拒絕執行鎮壓命令的過程:「當時,徐勤先因患腎結石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就醫,在5月17日,徐勤先接到北京軍區的開會通知,傳達軍委鎮壓命令。北京軍區副司令員李來柱宣布中央軍委命令,讓軍長們當即表態。其他軍長沒表示不同看法。徐勤先說:口頭命令我無法執行,需要書面命令。李來柱說:今天沒有書面命令,以後再補。戰爭時期也是這樣做的。徐勤先說:現在不是戰爭時期,口頭命令我不能執行!李來柱說:那你就給你的政委打電話,傳達命令。徐勤先給政委打了電話,然後說:我傳達了,我不參與,這事和我無關。說完就回醫院。徐勤先回來後同朋友說,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

徐勤先回到醫院後很快被帶走關押,後被中共軍事法庭判處五年徒刑,在北京秦城監獄服刑。

徐勤先的摯友,曾擔任過毛澤東祕書的中共開明派人士李銳,曾寫過一首詩稱讚徐勤先的義舉:「懷仁博學真儒將,一代豪雄硬脊梁。甘赴刑廷違上命,但求民主大興邦。」

再來說說時任28軍軍長的何燕然和軍政委張明春少將,1989年6月3日,戒嚴指揮部命令中共部隊進入天安門清場,第28集團軍是「六四事件」中唯一一支沒有按照規定抵達指定位置的戒嚴部隊。直到6月4日清晨5時30分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過後,該集團軍車隊才進入北京城。

歷史文獻學者吳仁華在所著的《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一書中記述,當第28軍在6月4日清晨7時左右,在西長安街木樨地一帶遭到廣大民眾攔阻時,在指揮車裡帶隊的軍長何燕然與政治委員張明春不但沒有率隊強行開進,反而順勢停滯不前。28軍始終沒有執行(中共)中央軍委向天安門廣場武力挺進的命令。「六四事件」後,何燕然和張明春被清查半年,後被降職。

另一位消極抵抗「清場令」的軍官,是第39集團軍116師師長許峰。北京獨立學者陳小雅所寫的《八九民運史》書中記錄說:許峰師長同一些參謀穿便裝先頭察看形勢,在得知軍隊展開血腥鎮壓後,許峰在衝突較為緩和的東郊一帶按兵不動,並假裝因無線電通訊有故障,無法接到鎮壓指令。

吳仁華在所寫的《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一書中還披露,許多被認為是因為迷路而沒能按時到達預定地點的部隊,實際上是故意裝做迷路,許多被列入失蹤名單的軍人,實際上是臨陣棄械出走。書中記述,當時在北京各處的護城河裡都可以找到被軍人丟棄的槍枝。

此外,在2016年6月,網絡披露出反對「六四」戒嚴的七名中共建政時的上將,他們是葉飛、楊得志、張愛萍、陳再道、宋時輪、蕭克、李聚奎。消息說,「六四事件」期間,時任中共總理李鵬宣布戒嚴令後,上述七名上將聯名致信戒嚴指揮部及中共中央軍委,反對動用軍隊鎮壓人民。

吳仁華說,1989年六四中共調動入京「平暴」的軍隊多達25萬人,涉及中共軍隊24個集團軍中的14個,其中以38軍和27軍出動兵力最多,在六四大屠殺後這些軍隊均論功行賞,軍官得到犒賞、提拔。

三十年過去,儘管時間消磨著人們對真相的記憶,善良的人們還是記住了那些不肯向學生和民眾開槍的軍人們。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歡迎您訂閱和傳播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明天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