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爆料:中共特工在美國佈局 地方債務是更大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6日訊】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年的六四紀念,已經過去。但不知大家是否有跟我相同的感覺,今年與前幾年的六四紀念相比,特別的不一樣。除了對89年的學潮銘記以外,香港人的持續抗爭,前中國國足男1號「郝海東」,公開宣布消滅中共的發言,都令今年的六四紀念不同以往。

郝海東微博被封轉戰推特 其子被網友喊「太子殿下」】

郝海東在發言後,一下子成了輿論追逐的熱點。就連郝海東兒子郝潤澤的微博,也有不少網友進到評論區灌水起鬨,高呼「太子殿下」。但是大陸的網絡環境裡,是容不下挑戰政府的聲音的。因此,我今天截稿前查了一下,郝潤澤的微博帳戶都已經找不到了。

而郝海東的微博在事情出現後的幾小時內,就被刪除。

郝海東在自己的推特上說:微信、微博被封,以後推特交流。並呼籲要大家支持他。

實際上,郝海東是跟人在美國的富豪郭文貴合作。他所宣讀的宣言,是屬於郭文貴主導建立的「新中國聯邦」,郝海東讀了這個「新中國」的中文版建國宣言,還有一個英文版,是由白宮前策師班農閱讀的。

我看到網上有一部分網友閒談,還在議論這個「新中國」什麼時候能出護照,好代替現有的中共發出的護照。當然了,網上還有很多聲音,對這個建國舉動,持不同看法,意見比較多元。大家也都有所了解。

但是無論怎樣,我看大家在討論中,主流意見都是對郝海東勇於站出來,是持相當正面的看法,大多數人都對郝海東敢於喊出「消滅中共」的勇氣,表達了讚賞。

我也看了一些報導,提到郝海東以前的隊友,對他的做法也有所議論。有肯定的,也有不理解的。不理解是因為,郝海東在中國大陸事業有成,政、商兩個領域的人脈都很廣,屬於中國人的精英階層,實際上坐享其成就好啦,所以不理解的人會認為,郝海東為什麼要冒這個險呢?到現在國內封殺他的一切信息,目前想回國也是不可能了。

當然,這種問題要回答也簡單,人各有志啊。

【郝海東效應 將有更多大陸名人覺醒】

我看有一篇報導就提到了,郝海東在他的那個位置,一定能看到體制內更多的陰暗面,再加上他在國外生活的經歷,還有他的性格,可能都對他當今觀念的形成,有重要的影響。

在2000年代初期的福布斯雜誌中國文體圈的名人榜上,郝海東經常能排進前50,或者說前100。類似他的體育明星,還有姚明、劉翔、田亮等等,同時一起在榜單上的,還有不少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演藝圈名人。

能進入這個名人榜,就不簡單,說明他們都是潛在的,能影響中國公眾意見的思想領袖。他們在一個精英階層裡面,互相可能都有了解,甚至很熟悉。一個人這麼做了,可能就會產生連鎖反應,會帶動這個圈子的其他人,會去思考郝海東所做的,還有他所做的事情的意義,包括他所代言的,這個「新中國聯邦」。

很可能,在不久之後,還會有另一個「郝海東」,更多的「郝海東」站出來。所以,他的這件事影響是相當大的。

【港人遍地開花有苦衷 90後:中共金錢恐嚇失敗】

與郝海東這種名人效應相比,香港人在今年六四紀念中,是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市民力量」。他們在六四中,迫於政治壓力,並沒有太多的社會名流去為他們做代言,但是香港人心很齊,有一個詞叫「眾志成城」。

有一位香港觀眾給我寫信說,他自己雖然是香港人,但是6月4日的晚上,他自己也被香港人感動了。他解釋說,當夜,香港人選擇遍地開花,不僅是因為政府和警察拒絕了他們的維園集會申請,也是因為,香港當局掌控著交通工具。巴士、地鐵,隨時可以停運,香港人即使去參加完活動,想回家都難。而去年的721元朗事件,還有831太子站事件,都是抗爭者們在參加完聚集活動後,在回家路上的地鐵站內,遭遇的襲擊事件。

在6月4日這一天,警察早早在通往港島區的隧道、車站蹲點設防,去港島的巴士也早早停運,因此使得很多想去港島維多利亞公園參加六四活動的市民,根本無法成行。

這位來信的香港觀眾是位90後,他說:在中國近代史中,香港這小小的地方,多次在革命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共原本以為,這裡是可以用金錢和恐嚇能收買的地方,但它們錯了,現在是不惜毀掉香港。

我覺得,能不能毀掉香港,這個目前還不必太悲觀。現在中共內外局勢都很緊張,香港抗爭可能最終要與這個政權「鬥長命」,突然的巨變很可能在一夜之間。不過在這之前,困獸猶鬥,免不了要再經歷一些對抗的波折。

【知情人爆料:中共特工在美國佈局】

此前跟我們爆料的美國南加州華裔P先生,又給我們發來信息說。正因為今年六四紀念日發生的這一連串事件,中共的海外鬥爭,可能會更加激烈,在美國隱藏的中共同路人,陸續都要跳出來。包括美國的一些議員、政府工作者、社會名流,以及一些民主黨執政的地區等等。

就連美國移民局,都有中共的內鬼。統戰部的特工,多是走投資移民的路線,有人已經潛伏了至少25年。另一個中共特工比較常拿的移民方式,是政治庇護。而美國的政治庇護部門,也是中共所有情報部門,投放潛伏特工的另一個途徑。而進入美國申請庇護的途徑之一就是「偷渡」。P先生說,中共的偷渡生意,基本上是公安部、國安部還有地方公安廳,能夠盈利的小金庫,在向美國輸入潛伏人員的同時,還賺著錢,一進美國,就開始申請庇護。而中共對美國的滲透,由來已久,毒素蔓延很深,對美國來說,反擊中共滲透是一場硬戰。

目前,由中共解放軍總參和科研單位聯手佈局的一批留學生特工人員,已經陸續撤回去了。但是潛伏在美國僑界的統戰部特工還在。他們還夢想著,用超限戰「解放」美國,作為中共在美國的內應。

P先生透露,中共特務在海外分工細且目標明確,例如,暗地支持激進組織,對付美國的基督教勢力;扶持「僑聯」對付法輪功。全部是暗地裡進行。個別海外異見團體,還有中共派進去搞混水的人。

但是P先生也說,世事瞬息萬變,中共的如意算盤可能要打不響了。

這其中一點原因就是,美國也正在反擊。美國司法部長巴爾6月4日宣布,要對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全美騷亂,進行司法調查。目前的證據顯示,這場騷亂,有極端組織,例如Antifa的參與和推動,甚至還有「外來因素」在其中。巴爾沒有說這「外來因素」指的是誰。但是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川普團隊,正在調查,中共是否有任何中國的留學生或者有中共背景的華裔人士,參與並推動了這場騷亂。

【繼續爆料:武漢病毒所 居然「認識」六四鎮壓部隊】

好,話說回來,繼續談P先生的爆料,還沒說完。他其實也透露了一個很吸引人的信息,是有關六四的。就是現今備受關注的「武漢病毒所」,跟六四鎮壓學生的「部隊」,也有一點連繫。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其實早在1956年就有了。我們現在熱議的,通常指的是本世紀才建設的,在這個病毒所旗下的P4實驗室。而這個病毒所早就有了。

在1989年六四之前,中國南方邊境的某個縣城,曾因為中越戰爭的緣故,在那裡駐紮著一批中共的防化部隊和坦克部隊。為了對付複雜越南地形下的「地堡」,武漢病毒所專門為這支軍隊,研究攻打地堡的化學煙霧彈,但是因為中共軍人訓練不足,結果發生過在釋放化學氣體時,傷到自家的事情,因此他們還專門到武漢病毒所,去要解藥。

到了六四前夕,在這個縣城駐紮的防化部隊和坦克部隊,因為有作戰經驗,所以被調往北京鎮壓學生。而這個防化部隊和坦克部隊呢,實際上隸屬於當時廣州軍區的42軍,不過,因為42軍與隸屬北京軍區的38軍,有番號互調的機制。所以,後來北上鎮壓學生的那支,擁有我們剛剛提到的防化部隊和坦克部隊的42軍,就頂替了原本徐勤先所帶的38軍的番號。而徐勤先我們知道,他因為抗命,拒絕執行鎮壓學生的任務,後來被中共判刑。

【胡錫進曾是六四學生「逃兵」 風波後順風順水】

另外,《環球》總編胡錫進在今年六四期間也比較活躍,居然還截圖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的臉書,在推特上發文酸台灣。結果被人起底了他的六四歷史。胡錫進在2019年對《紐約時報》說過,六四學運,他也在天安門廣場上,每天都聽《美國之音》,也跟大家一樣憧憬著中國變成美國那樣的民主國家。但是他卻在當年提前離開廣場,並且沒有像別的六四參與者那樣,遭遇秋後算賬,而是順利拿到文憑後,進入了《人民日報》工作,一直幹到現在的《環球時報》總編。作為六四當年的逃兵,六四後還順風順水,很容易讓人懷疑,他當年是否真的是以學生身分,在參與廣場上的運動。

很多人說,如果當年的六四,學生的訴求,得到滿足,今天中國可能會不一樣,起碼不會是這種重回「地攤經濟」的現狀。

【擺地攤開收管理費?大陸經濟遠比李克強說的要悲觀】

因應中共地攤經濟的新號召,我們看到,在中國的一些地方,掛起了新的運動標語,例如:擺攤不積極,思想有問頭,等等。這些充滿社會主義特色的行動標識,再一次將共產黨善變的本性,顯露得淋漓盡致。比如,原先計劃生育要求生一胎,宣傳標語是一套,而後鼓勵生二胎,標語又是一套。像現在的地攤,以前不讓擺,城管上來就給翻掉,現在讓擺了,城管又出來要全力支持地攤經濟。

不過,有網友爆料,吉林前郭縣城管部門,似乎難改割韭菜的惡習。6月4日發文說,讓每個攤位,繳納收垃圾費和轉運費5000元整,還是現金。還沒開始賺錢,就要交一筆錢。看來,擺地攤的,很快也沒那麼容易了。

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兩會上直言,說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人民幣嗎,這麼點錢在一般城市租房都成問題。其實他透露的還只是慘痛經濟現狀的一部分。

一項北京師範大學的數據顯示,中國月收入低於1000元的人口,是5.47億,而月收入在1000到1090元的人口,有5000多萬。所以,李克強說的應該是指這兩個數據相加的值,按這份調查,實際上應該說,月收入低於1090元以下的中國人有6億。但其實,相差無幾啦。

其實有更多的數據,李中堂並沒有說。大陸財新網6月3日報導:在中國,月收入2千元人民幣以下的,有9.64億人,月收入在5千以上的,相對還過得下去的人口,是7200萬,如果數據準確,這可能大多是在大城市居住的有穩定職業的居民。而中國還有546萬人,是沒有任何收入。放到美國,一般美國小鎮,10萬人都不到,我們就按比較有規模的城鎮來算,一個城鎮10萬人,這546萬人能填滿美國50多個較有規模的城鎮。放回到中國,這也絕不是一個小數。

地方債務是更大危機 當局狂印鈔票「斂財」補洞】

然而,《希望之聲》引據一位化名為「張啟」的大陸地方官的話報導說,中國的地方債問題,實際上是更恐怖的危機。大陸的地方政府,因為過去大舉融資,欠下巨債,但是基本上就等著北京付錢,而目前各地政府的工資和福利支出,也多是靠北京支付。就拿安徽的一個中等縣城來說,這個縣的總債務將近400億,而當地的GDP,在2019年是200億,不足以還清欠款。

張啟舉了個很形象的例子,他說,就像一個單身漢,到處借錢把自己搞得很體面,但是看上去瀟灑,卻是欠了一屁股債。他認為,現在大陸的地方政府就像這個單身漢。

而地方政府浪費錢財,主要在三個方面:第一,巨大的維穩開支;第二,以招商引資為名,領導到處吃喝玩樂,也是一筆巨大開銷;第三,亂上工程項目,造成不少爛尾工程,也有中共地方領導,為私利將蓋好的、沒毛病的大橋勒令拆除,卻在一旁又新建一座,造成大量浪費。

而北京就有錢嗎?沒錢!張啟透露,北京現在的一個辦法就是,貶值人民幣,然後瘋狂印鈔,稀釋老百姓的財富。他說,2019年中共印鈔240萬億,是當年GDP的2倍多,這個現象非常反常。

印鈔之外,中共總理李克強也強調,要中央和各地方政府,準備過「緊日子」,要把非急需非剛性的支出,壓減到50%以上。那麼,什麼是「非急需非剛性」的支出呢?中共各級貪官污吏的吃喝玩樂啊,那他們能省嗎,當共產黨的公務員,不就是為了這個嘛。所以真不知道,這個政策一下,這些地方官吏會不會在剛性的、甚至涉及民生的項目上,縮水、榨油,滿足私慾,但同時造成另外的問題。但是,所謂大廈,也就是這麼潰於蟻穴的。一切都有定數。

【將胡攪蠻纏發揮淋漓盡致:耿爽卸任】

就像一個人做一個職業,也會時不時有調整。六四之後,我們熟知的一個中共官僚系統的人物,因為崗位調動,卸任了。他就是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耿爽」。6月5日,他作為外交部第30任發言人,在主持了最後一場記者會後卸任,但截至發稿,外界還不知道他新的職務。自從2016年9月26日上任以來,他主持了中共外交部400多場記者會,把中共對外胡攪蠻纏、微笑答題、題不對問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我們接下來看看,這位中共外交部名人,會被放到什麼崗位上。

【台灣「罷韓投票」登場 若不成功韓國瑜將有免死金牌】

而在6月4日之後,在華人圈最受矚目的事件之一,當屬6月6日台灣高雄市進行的「罷韓投票」。

根據台灣媒體的解釋,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因為5點理由,面臨罷免。

第一,違背責任政治、誠信原則,當選高雄市長四個月內,就宣布被動選總統;

第二,韓國瑜的市政滿意度調查,連續出現不滿意度全國兩個最高,滿意度全國最低的結果,但韓國瑜拒絕承認,也拒絕向市民道歉;

第三,韓國瑜荒廢市政,競選政見變成謊言,高雄市發展受到不可回復之損害;

第四,「韓流」的出現,絕對是不正常紅媒介入台灣民主之結果;

第五,韓國瑜屢發性別及國籍歧視言論,嚴重損害城市和國家形象。

因此,2019年12月25日,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規定,並在巨大民意支持下,由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公民割草行動發言人李佾潔、台灣基進新聞輿情部副主任張博洋,還有前高雄氣爆自救會會長陳冠榮,這被稱為「罷韓四君子」的小組,共同向台灣中央選舉委員會遞交第一階段罷韓提議書,最終,今年4月17日,中選會決定在6月6日,於高雄舉辦「罷韓投票」。這是台灣首次直轄市長的罷免投票,也是韓國瑜自己史上第二次面臨罷免。前一次是在90年代,韓國瑜還是當時台北縣區域立委的時候,面臨的罷免,但當時因為人數不夠,罷免沒有成立。

這一次投票,根據台灣「選罷法」第90條,如果要成功,同意票要多於不同意的,而且要達到原選舉區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以上,在現在的高雄,就是要至少有57萬4996張有效同意票,才能通過罷免。

一旦罷免通過,韓國瑜將成為地方自治史上第一個被罷免的市長,中選會將在投票後7天內,公告市長補選辦法,自公告日起,韓國瑜就要被解除職務,而且4年內不能再參選高雄市長。但是韓國瑜仍有機會,以票數不實等理由提出罷免無效的訴訟。

但是,如果罷免投票沒通過,韓國瑜的剩餘任期之內,就不可以再提罷免之事。

最終結果如何,就看台灣當地時間6月6日上午8點,到下午4點之間的投票結果了,而這個結果,最快在當天下午5點半,就能知道。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可以息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