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香港或是中共的「滑鐵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0日訊】6月8日,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基本法》頒布30週年的網上研討會上稱香港需要「二次回歸」,被認為是赤裸裸的恐嚇;6月9日反送中一週年,香港或是中共的「滑鐵盧」;中共當局吹噓海南自由貿易港諸多好處,國際社會會買帳?北京信訪局8日終開門,人山人海;7日,湖北孝感的中國工商銀行雲夢支行49位儲戶1500萬元人民幣存款不翼而飛,銀行撇責;90後陸留學生公開反共!

港澳辦:香港須「二次回歸」 對港不手軟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被指已決心實施「一國一制」。日前,中共港澳辦放出狠話稱,香港需要「二次回歸」,更加露出其真實面目。

6月8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基本法》頒布30週年的網上研討會上表示,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是所謂「被反對派所逼」,是「對《基本法》缺失的彌補」云云。

張曉明同時指控港人反國教,及傳媒對國家負面報導「是要推翻國家政權,顛覆共產黨領導」,更以俄軍血腥鎮壓車臣為例,說明任何國家會毫不手軟打擊危害國安分子。

張曉明還引述所謂「國際知名學者」的言論稱,香港需要「二次回歸」,被認為是赤裸裸的恐嚇。

但有評論指出,中共從未反思為何管治失敗,張曉明的講話「殺氣騰騰」,質疑為鐵腕鎮壓鋪路。

並且,在90年代,俄羅斯血腥鎮壓車臣,引發當地出現人道災難。據估計,俄軍鎮壓車臣有多達10萬人死亡,更引來歐美經濟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

當年蘇聯解體後,分裂成15個國家,但車臣卻被劃入俄羅斯領土內。車臣族和俄族多年的衝突,終於在1994年變成戰爭。

事實上,車臣與香港情況完全不同,車臣目標是建國,擁有可與俄軍戰鬥的武裝力量。而香港去年以來的抗爭運動,只是以「五大訴求」和「解散警隊」為目標,根本是兩回事。

況且,香港的獨立問題本來在以往無人提及,至今也並未獲得大多數港人認同。

2014年的雨傘運動後,前特首梁振英經常就港獨議題發炮,梁振英把它用力「煲大」,「煲」到今天,已在年輕人中潛移默化。故而,梁振英被外界譏諷是「港獨之父」。

香港或是中共的「滑鐵盧」

6月9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以後香港的每一天幾乎都是中共的敏感日了。

長期參加反送中運動的香港獨立評論人士吳俊偉(David Ng)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場運動之所以具有革命性的歷史意義,在於香港的運動從一開始的反對送中惡法,到最後演變成為大中華歷史上第一次民間發起、大規模並串聯港台、大陸甚至歐美的,以「推翻中共統治」為目標的革命。

他認為,香港的革命是第一次在大中華土地上,直接要求推翻中共的運動,其意義是空前。「一定成為大中華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篇華章,也正式敲響了中共邪惡政權的喪鐘。」

吳俊偉進一步分析,此前中國廣義上看,並沒有以「推翻中共」為直接目標的大規模運動。即使是六四,也有很強烈的改良色彩,主要目標是反貪污、反官倒,要求在中共基礎下的「民主改革」,具有一定歷史局限性。

他還認為,正因為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大大提振了台灣蔡英文總統的選情。高雄人罷免親共的市長韓國瑜,口號也是模仿香港示威者的「光復高雄」。這場運動甚至得到英美等國政府首腦的支持。

他說,「由此可見,運動已經不限於『香港本土』,而是引爆了全世界多年來對中共的怒火,正式開啟了全世界的反中共大潮。可見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成為『當代史』的一個重大事件。」

吳俊偉表示,香港自從反送中以來,特別是中共推出所謂「國安法」以後,香港、中共和西方在香港展開了激烈的拉鋸和博弈。以目前看來,會以中共「全輸」的結局告終。

他剖析以下幾點原因,首先香港人的「攬炒」意志,遠遠超出中共所想。

其次,美國順勢而上,川普總統已經宣布會全面調整美港關係。

最後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不再,失去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再也無法洗錢給中共提供輸血管,更會大大加速中共的全面覆滅。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員吳特認為,香港未來的政治格局應該會是中共插手香港越來越多,但是民主派的力量會越來越大,這會體現在香港立法會選舉中,隨著香港兩制的喪失,西方和中國大陸在香港的聯繫也會逐步脫鉤。

吳俊偉認為香港或將是中共的「滑鐵盧」,並分析,「中共在所謂『改革開放』以後,通過獲得的資金全方位輸出腐敗,在全世界一度可以說得心應手。在歐洲,東南亞尤其成功,唯獨在香港遭遇大量反抗。」

他舉例,比如2003年50萬人反對23條,2014年的「和平占中」,再到去年至今的「反送中」運動,更是讓中共踢到鐵板。不但大量資金離開香港,導致中共血流不止,許多國家更準備對中共官員和港共官員進行制裁。

他還披露說,「據現在已知消息,制裁名單包括中共常委韓正。如果最終落實,將是中共第一次有正國級官員被制裁。可以說,香港以700萬人,戰勝了中共9000萬黨奴,香港確實是中共的夢魘和滑鐵盧。」

悉尼中國問題學者林曉輝博士認為世界各國會加緊與中共政權脫鉤,中共將會被各國政府孤立,加上中國人民不斷認識到共產黨的真面目,會覺醒以致拋棄中共,中共必然走向滅亡。

中共推海南自貿港 學者:國際社會不會買帳

6月8日,中共當局舉行新聞發布會,吹噓海南自由貿易港的諸多好處。但有學者認為,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後,令國際社會對其信任度下降,國際社會不會對中共推崇的海南自貿港買帳。

中共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稱,和世界上許多自貿港都是資本主義制度不同,海南自貿港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自貿港,稱「不允許在意識形態(領域)來破壞社會主義的制度」等6方面的不允許要求。

香港《蘋果日報》9日撰文評論表示,在長達1.5萬字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中絕無任何涉及意識形態方面的開放內容,包括早兩年盛傳海南要搞「互聯網特區」亦不著一字;足見中共所謂的海南大開放,不過是「中共特色社會主義」的有限度開放。方案對海南自貿港金融政策的開放亦閃閃縮縮。

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認為,海南缺乏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必要條件,故成不了大氣候。特別是中共因對香港強推國安法,嚴重損害國際社會的印象,不管當局如何精心包裝,外資很可能也不會買帳。

對於外界傳聞中共欲將海南自貿港取代香港的意圖,評論人士王劍表示,海南不可能取代香港,如果能取代早就取代了,還等到今天?因為海南不具備取代香港的條件,海南沒有工業,沒有貿易,除了旅遊什麼都沒有,拿什麼取代?這一點中共心知肚明。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表示,海南自貿港實際上與過往北京所提倡的自貿區形式沒有多大分別。在一個法治不彰的地方,自貿港難以做大,「上海、深圳自貿區沒一個成氣候」。再如粵港澳大灣區、雄安新區等,大部分項目至今未有大進展。雄安新區被視為中共頭號政績工程,但至今發展緩慢。

中共信訪局開門 現場人山人海

因疫情關閉4個多月之後,6月8日,中共國家信訪局終於開門了,前來排隊的大陸訪民接踵而來,現場人山人海,亦有不少截訪人員和車輛。

一段視頻的拍攝者說:「這人山人海的,瞅瞅,這人山人海的……」「這就是國家信訪局門口的情況,一個人都不讓進,都在對面。然後對面有三台大客車,人都在這塊兒坐著呢。」

另外,北京中紀委門前也是很多人排隊。

國家信訪局局長李文章上任後,公布了各省市信訪領導的電話和聯繫方式。但是,有訪民反映,公布的電話很難接通,或是永遠沒人接聽。大批人前往北京上訪,但能夠解決問題的,其實萬中無一。

大陸儲戶巨額存款頻消失 銀行撇責

6月份以來,大陸連續發生銀行儲戶存款丟失的情況,相關銀行的說法基本一致——是員工的個人行為,導致儲戶的損失無人承擔責任,引發爭議。

6月7日,中國工商銀行位於湖北孝感的雲夢支行,49位儲戶在疫情期間發現總計1500萬元(人民幣,下同)存款不翼而飛。被害人找到銀行,被告知這些錢並未存到銀行,與銀行無關,是該行一名大堂經理的個人行騙行為,而這名經理已經辭職。

據悉,這名大堂經理從2016年開始向客戶提供高息存款,並開具收條,銀行稱這些收條不是工商銀行的正規存款憑證。

被害人表示,當初這名大堂經理是在銀行大廳與他們完成交易,多次拿銀行的信用做擔保,客戶也是因其是工行正式員工才與其進行交易的,所以銀行方面應負有責任。

有該銀行工作人員說,長達四五年的違規操作,銀行內部沒有發現端倪,不可思議。而有大陸律師認為,銀行應該承擔賠償責任或過錯責任。

瀘州老窖1.5億元存款丟失案5年後駁回上訴

在大陸,這種存款在銀行丟失的情況還有不少。大陸四川瀘州老窖公司的「1.5億元存款丟失案」,歷經5年多的官司,3月24日二審宣判,瀘州老窖的上訴被駁回。

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這起案件是農業銀行迎新支行行長聯同數人,將該公司存款轉移。瀘州老窖2014年存款到期時,被銀行告知「公司帳戶已無該筆資金,不能按時劃轉。」

而銀行以職員個人行為作為理由,拒不承擔相關的責任,瀘州老窖因此告上法院。根據一審結果,瀘州老窖公司仍需自己承擔40%的損失,農行迎新支行承擔40%,農行長沙紅星支行承擔20%。瀘州老窖公司不服提出上訴。

但經過5年多,終審駁回上訴,瀘州老窖仍然需要自己承擔40%損失。

90後中國女留學生公開亮相反共

「六四」事件31週年之際,一名留學澳洲的90後中國女學生Zoo發表視頻,公開反對中共獨裁政權。之前她在海外組織了兩場悼念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活動,還參加了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活動,而中共警方因此對她國內的家人進行騷擾恐嚇。

4月底,中共國保查出了Zoo的真實身分,多次半夜傳喚她在中國大陸的父親。國保要求她父親每週匯報她的活動情況,並說服她回國自首。

6月4日這一天,Zoo放下顧忌,在推特上公開發表反對中共獨裁統治的視頻,首次露出了她的真容。

她說:「之前無論是遊行還是參加集會我都戴著口罩,防止自己的身分洩露。但是4月底,國保還是找到了我父母。在這裡我用我的經歷告訴大家,我們不僅要認識到中共政權的殘暴,也要警惕中共勢力在海外的滲透。在『六四』31週年這個特殊的日子裡,作為我的首次公開露臉,既是向中共宣告用我父母作為人質來要挾我的陰謀無法得逞,也是為了鼓勵更多大陸年輕人加入民主抗爭。」

Zoo出生在一個非常親共的家庭,但她從小就意識到了中共體制的殘暴,並在後來走上和父親完全相反的道路。

眾多網友紛紛在Zoo的視頻下留言,表示佩服她的勇氣。

有人為Zoo打氣:覺醒的年輕人加油,你們是中國的將來!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