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港人紀念反送中 譚德塞被問呆?

反送中周年港人抗爭升級 中共變調 任正非說實話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9日星期二。

昨天(8日)美國海軍向太平洋再部署兩個航母戰鬥群,這是中共病毒疫情以來的首次部署。加上之前已經部署的羅斯福號,目前在太平洋海域,美軍擁有三個航母戰鬥群。

昨天明州法官宣布,允許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案的主嫌、前警員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以125萬美元獲得保釋,若滿足某些條件,保釋金可降為100萬美元。肖文下一次出庭時間是6月29日下午一點半。

恆豐銀行原董事長蔡國華今天在山東東營中級法院受審,他被指控濫用職權、貪污、挪用公款、受賄和違法發放貸款五項罪名,涉案金額約103億人民幣。

昨天,大陸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簡稱乘聯會)表示,今年前5個月,乘用車銷售同比下降了26%。乘聯會估計,今年大陸汽車市場全年應該還會下滑。

廣西連日暴雨襲擊,當地最大的青獅潭水庫6月5日洩洪,導致下游的陽朔縣被淹,城市主幹道的甲秀橋也成為孤島。但官方對水庫洩洪隻字不提,當地民眾揭露,很多水災是由這類水庫所致。

反送中週年 中共「變調」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去年的今天,103萬香港人冒著高溫走上街頭,舉行了震驚中外的百萬大遊行。在反送中紀念日到來之際,中共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昨天出面放話,稱香港問題不是經濟問題,而是高度政治化,是要顛覆中共統治。

時隔整整一年,中共對香港人抗爭的定調已經改變,升級為「顛覆」。不過面對中共一連串的陰謀,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有增無減,要求民主的呼聲比過去更加強烈了。

張曉明:香港問題是顛覆中共領導

在昨天(8日)香港基本法頒布30週年研討會上,張曉明表示香港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也不是民生問題和社會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今年2月被從中共港澳辦主任貶為副主任的張曉明稱,中共制定香港版國安法,「是被反對派逼出來的」。他聲稱香港長時間亂局,危害國家安全。

他還指責媒體的報導都是負面的,「究其本質,是香港內外反華反共勢力,蓄意製造的政治對立」。這些傳媒目標「不只是搞亂香港,而且是要推翻國家政權及顛覆中共領導」。

他還安撫香港人不要對中共司法懷有恐懼心態,宣稱中共法治已獲「舉世公認」的進步,與香港刑事司法制度差不多,不可能「羅織罪名或任意入罪」。

張曉明說的是什麼,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斷。現在大陸有很多色情場所,過去就叫做妓院,但是現在都起了一個很時尚名字,什麼「洗頭房」、「洗浴中心」等等。

從張曉明的口氣來看,中共明顯改變了對香港人維護自己權益的定調,已經從最初定調是經濟問題,升級為政治問題、顛覆中共統治的問題。這種變調,可能是中共藉著張曉明的口在釋放殺機,要加大對香港人的鎮壓力度。

公民黨黨魁、民主派議員楊岳橋表示,張曉明的解釋「殺氣騰騰」。將過去幾年香港民眾的民主抗爭定性為分裂國家、有境外勢力介入的動亂,但沒有反思港府的管制失敗和施政錯誤,不能令國際社會信服。他認為,張曉明的言論「應該是為今後進行大規模鎮壓做鋪墊」。

張曉明被連番降級 中共棄如敝履?

對張曉明,長期關注新聞看點的朋友可能有些了解。自從去年反送中以來,我們在節目中時常會提到這個人。

早前他在香港任中聯辦主任,對港府指手劃腳,按照江派大佬曾慶紅的指令給習近平搗亂。後來被調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名義上是升遷,但實際是明升暗降,沒有了實權。在這個職位上,張曉明仍然是執行曾慶紅的指令,上竄下跳,繼續給北京找麻煩。今年2月,早就看他不順眼的北京當局給他的主任頭銜加了一個「副」字。

圖為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副主任張曉明。(潘在殊/大紀元)

就是說,北京當局非常不喜歡張曉明,否則不會對他連串降級安排,估計張曉明最後結局不會太好。

前不久中共人大通過了港版國安法,隨後幾天沒有什麼明顯進展,只是在香港派人跟蹤一些主要的抗爭人士。

南區區議員袁嘉蔚昨天(8日)告訴自由亞洲,前幾天就發現,不同的場合有人對她拍攝錄影。6日晚上,她和黃之鋒等人開會的時候,一直有人在附近監視,長達3個小時。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也發現,一名操大陸口音的人士在立法會附近對他進行偷拍。

中共這些小動作,很可能是觀察香港人的反應,以便為進一步推動國安法,先製造輿論。

而張曉明就成了中共製造輿論、透露殺機的最佳人選。這不是張曉明受到了北京的待見,恰恰相反,這是北京的一石二鳥之計。

北京非常清楚,誰出面做這個事,都要面臨千夫所指。而張曉明就像一個得了絕症要死的人,對他來說,再多得一種絕症,唯一的區別就是讓他死得快一些。

快慢的區別就在於香港人的反應。如果反應不強烈,就讓張曉明頂著罵名混吃等死。如果反應強烈,就讓他提前下課,或者弄個罪名,讓他到秦城養老。

北京這麼做,是因為他們很清楚:骨子裡充滿了威武不屈的香港人一定會有抗爭。

威武不屈的香港人 勝負至今未決

從去年反送中到現在,香港已經有超過1500萬人次參加抗議示威。香港作家江松澗(Kong Tsung-gan)在博客中表示,今年5月24日以來,即使示威被禁止,仍然有大約50萬人參加了示威活動。

今年的6月4日是天安門大屠殺31週年紀念日,香港警方早早就拒絕了支聯會的集會申請。這是30年來的第一次。但是成千上萬的香港人不顧警方的禁令,仍然在這一天自發走進維園。

2020年6月4日,維園燭光悼念「六四」,成千上萬的香港市民無懼警方的禁令,前來參加紀念活動。(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本土派哲學組織「好青年荼毒室」論壇發言表示,今年的維園燭光集會是一個「無大台」六四集會。發揮了反送中運動「不用等大台」的抗爭模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

評論盧斯達表示,今年的六四維園集會是歷史性的一刻。港版國安法都無法阻止香港人的行動,甚至在全港各區遍地開花悼念六四,「證明了民心的變化,時代的變遷」。

人與人之間保持著社交距離,手裡捧著蠟燭,唱著歌參加紀念。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梁潔儀(Jessy Leung)和兩個同伴開始很害怕警察,但是看到人群在唱歌,也跟著大家一起唱《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香港梁律師(Y. Leung)表示,儘管受到中共壓力,但我們還會上街表達反對國家安全法的意願。他在參加了六四紀念活動後表示,當人們衝破禁令舉行和平守夜活動時,「這等於又完成了一項抵抗北京壓迫的重大政治行動」。

他表示,香港警方的暴力導致幾千人被捕,但香港幾乎每天都有反抗行動,定期有100萬人到200萬人參加,「我們的抵抗精神永遠不會枯竭」。

在香港生活多年的大學研究員、政治專欄作家蘇鼎德(Éric Sautingé)指出,「在香港人的眼中,這場戰鬥的勝負至今未決」。他認為這種心態非同尋常,已經「遠遠超出了傳統的政治鬥爭」,因為對香港人民來說是「生死攸關」的問題。「他們會一路走到底,也許能活下來。」

從政治冷感到勇武抗爭

一位旅遊業者化名阿強,向BBC講述了自己的轉變經歷。以前他是一個只顧賺錢、不問政治的人,單身的優越生活,讓他覺得政治是官員和有學識的人的事,普通人只需要遵守。

這種心態,使他對100萬、200萬大遊行都視而不見。無論港警如何毆打虐殺香港年輕人,他都不聞不問,他甚至都不知道五大訴求具體內容是什麼。

但是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因為購買鐳射筆被抓,讓他意識到警方權力太大了。他也留意到網上眾多片段顯示警方暴虐無度,7·21元朗暴徒襲擊途人,而警方與黑社會拍肩膀,讓他感到了憤怒。

大概從8月開始,他參與了和平遊行。在一次現場,他目睹了警方不單純針對勇武派施暴,自己和周圍的人也同樣遭到了武力對待,親身經歷了催淚彈的可怕。

於是阿強開始添置頭盔、眼罩、口罩等裝備,慢慢變成了「前線手足」。他經常請病假或年假參與示威,並時常留守到深夜。阿強表示不怕失去工作,「在香港只要肯做就不會餓死」。

已經步入不惑之年的阿強表示,與中共暴力機器相比,香港抗爭者是顯得力量單薄,「但不代表我們沒有作為,我們身處大時代,就預示了將來的路不好走」。他認為美國對中港實施制裁,這是香港示威者「攬炒成功」了。

6月9日上千港人從皇后大道開始遊行,紀念反送中周年。(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人前赴後繼的抗爭

民意研究所發布了一項最新調查,67%的香港人對爭取民主的決心「有增無減」,或「起碼決心不變」,要求香港民主自由的呼聲「比過去更加強烈」。

反送中期間自發建立的民間組織「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6日宣布,將在本月14日發起全港首次罷工公投,反對港版國安法。

與此同時,香港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也將在同一天舉行罷課投票。如果超過6成投票者支持罷工罷課,將分兩個階段實施罷工。目前參與投票的工會有23個。

另外,香港離島區以外17區區議會的超過300名民主派區議員舉行會議,通過要求撤回港版國安法的議案,批評這項法案摧毀一國兩制。

同時,全港18個區的11個區議會也通過臨時動議,同意推動「公民議政平台」。

原計劃在6月7日舉行遊行的「學生動源」呼籲,計劃在200萬大遊行的紀念日當天,發起主題為「重申五大訴求、勿忘義士遺志」的大遊行。發言人何諾恆表示,香港人應該重新走上街頭表達訴求,他強調「不會害怕打壓」。

一直強調自己是「和理非」的阿健,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隨逃避中共的父母從廣州來到香港。他說,「當年我家來香港就是為了逃離中國(中共),回歸當下仍然覺得香港(與大陸)有分別,但現在沒有了。」他感慨地表示,極權的中共如何對待自由社會,示威者可以做的事情已經不多,「只有持續發聲,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泛民派元老對《南華早報》表示,「為了自己和下一代,我們(香港人)不應長時間將頭埋在沙堆裡。」

被問中共抗疫白皮書,譚德塞沉默了

我們之前就說過,體會過自由滋味的香港人,不可能被中共輕易打壓下去。對自由的認知,對人權的理解,使他們不會向中共低頭。幾年來的抗爭,香港人已經讓北京的頭大了幾圈,成了燒心的一大因素。

而今天,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開始讓北京燒心了。

有記者向他發問,如何看待中共前天(7日)發布的抗疫白皮書。一向為中共站台的「譚書記」聽完問題後,一下沉默了,長達10秒之久,然後用眼神示意下屬代答。

隨後世衛公共衛生緊急計劃執行主任萊恩(Michael Ryan)表示,任何一國發表應對評估當然可以提供一些好的經驗。但是WHO重點放在未來工作,致力於避免第二波疫情,以及如何做好準備等等。

譚德塞這個沉默相當有意思,顯然是他沒有料到記者會提出這個問題。不知道他是不是用沉默來表達不贊同中共白皮書的意思,還是說有口難言。反正這個沉默,應該是含有不滿但又說不出口的意味。

網友對譚德塞德表現感到好笑,紛紛嘲諷「譚總機上線」,有的說「這次的錢還沒入帳?」

圖為2020年1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握手。 (Naohiko Hatta – Pool/Getty Images)

世衛爆猛料:中共「重大拖延」

其實譚德塞對中共方面的問題表示沉默,之前已經有了一些蛛絲馬跡。比如在川普宣布中止與世衛組織的關係後,譚德塞在6月1日突然大讚美國。

而且世衛還爆出猛料,央視在開播前15分鐘,世衛官員才能拿到相關的資訊。甚至表示,之所以言不由衷地讚美中共,是因為想「哄騙(Coax)出更多的真實信息」。

在6月2日的報導中,美聯社引用世衛官員的說法,他們對中共讚美的背後,有著「黑暗故事」。由於中共「重大拖延」,使他們無法獲得足夠對抗病毒傳播的信息。

報導表示,在1月6日那一週的會議上,世衛官員抱怨,中共沒有共享足夠的數據,導致他們無法評估這種病毒人傳人的速度,以及對全世界其它地方的風險,從而浪費了寶貴的時間。

世衛組織中共病毒技術負責人、美國流行病學家瑪麗亞·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內部會議上說,「我們所獲得信息極少」,「(少到)無法做出合適的應對計劃」。

世衛駐中國最高官員高登·加利亞(Gauden Galea)也說,中共把信息控制得極嚴。他在另場會議上談到中共央視時說,「在央視開播相關新聞15分鐘之前,我們(世衛)才能得到相關信息」。

中共病毒在去年8月已經傳播?

世衛組織的相關說法我們無法證實,但的確中共對疫情真相的隱瞞相當嚴重。以至於在病毒籠罩了整個武漢、開始向全世界蔓延的時候,除了中共極少數官員知情外,絕大多數人都是毫無察覺。

而路透社今天報導,哈佛醫學院根據到醫院就診的衛星圖像和搜索引擎數據研究發現,中共病毒疫情可能最早在去年8月已經在中國傳播了。這個時間點,比目前人們所知道的時間至少早了100多天。

哈佛大學醫學教授約翰·布朗斯坦(John Brownstein)主導了這項研究,他的團隊與來自波士頓大學和波士頓兒童醫院的研究人員一起,通過研究衛星地圖,花費了一個多月時間來尋找武漢疫情爆發的線索。

研究稱,在去年12月正式有疫情記錄之前,武漢五家主要醫院外的停車數量和交通量急劇增加,同時大陸網站上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搜索明顯增加。

「如果醫院業務繁忙,停車場也會很忙。因此如果醫院外的汽車越來越多,說明醫院的工作更忙,好像社區正在發生了這種事情:即感染正在增加,人們不得不去看病。」

在醫院流量激增的同時,武漢地區的網民在百度搜索引擎提供有關「咳嗽」和「腹瀉」的流量激增,而「咳嗽」和「腹瀉」正是中共病毒的重要官方症狀。研究發現:雖然「咳嗽」可能與當年的流感季節相吻合,但「腹瀉」是一種更普遍的中共病毒症狀。

布朗斯坦表示,這些證據「雖然不能證實與中共病毒直接有關,但支持了最近的其它研究。這些研究表明在確定華南海鮮市場之前,病毒就已經出現了。」

哈佛研究團隊的研究,是根據環繞全球的私人衛星拍攝的圖像。從去年秋季開始,每週或者每隔一週都會從太空進行拍攝,然後他們從中挑選了108張可用的圖像。

儘管中共否認哈佛的研究,認為僅從車流量等表象得出結論是「出奇的荒謬」,但是中共是個奇怪的東西,它同時又承認美國人的科技。

任正非:美中科技差距很大

華為的「心聲社區」近日刊登了經濟學家向松祚的一篇文章,其中引述了任正非在5月21日的訪談內容。

圖右為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攝於2019年6月17日。(HECTOR RETAMAL / Getty Images)

任正非表示,華為雖然已經做到了行業領先地位,與個別企業相比已經沒什麼差距了,但就中國整體和美國比,差距還很大。「美國在科技上的深度和廣度都是值得我們(中國)學習的,我們(中國)還有很多欠缺的地方」。

在訪談中,任正非表示,中共過去發展工業的方針就是「砸錢」,「修橋、修路、修房子⋯⋯已經習慣了只要砸錢就行。但是芯片砸錢不行,得砸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

任正非還表示,「開慶功會、發獎章都沒有問題,茶餘飯後說兩句過頭話沒問題。但是千萬不能煽起民粹主義的風。」

任正非是華為的創始人,華為是中共的科技龍頭老大。而在美國封殺華為之後,華為已經到了瀕死邊緣。中國有句話,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任正非此時說的這些話,是不是吐露了實情呢?

網友發來洪澇災害視頻

我們昨天報導了中國南方豪雨成災的消息後,有幾位網友先後又發來了一些洪澇災害的視頻。

有一則視頻顯示,雨水已經進到屋裡,淹到人的大腿深。視頻中顯示,一對夫妻站在水中,正在廚房做飯。網友在文字中調侃:「這兩口子一定發過誓,這輩子一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網友沒有介紹這是在哪個省區拍的視頻,而另一位網友在發來視頻的同時,文字中明確介紹,視頻拍攝地點是廣西。從這則視頻看上去,街道上的洪水水流非常凶猛,汽車被沖走的都很快。

還有一則視頻,也是來自廣西。

【原聲視頻】上半年的疫情,下半年的水哦,你看一下子。了不得,了不得,了不得!

大紀元記者採訪得知,廣西桂林陽朔現大面積停電、停網、停水,交通中斷。但在洪災的背後,卻又隱藏著一場人禍。

當地一名知情者向大紀元記者介紹,青獅潭水庫是灕江上游最大的水庫,最近集中下暴雨,水庫承受不了,必須洩洪,洩洪就造成洪水。因為陽朔就在灕江旁邊,每當水庫洩洪、洪水水位到了警戒線了,陽朔往往就會淹了。因此陽朔被淹的機率是很高的。

因為當局預測不出來暴雨,所以不敢放水。可是當存水夠了,洪水又來了。沒辦法,水庫就得洩洪。這就導致了下游洪水,「就製造出很多人為的水災」。

知情人介紹,「國內媒體儘可能地掩蓋,不讓外界知道,報喜不報憂,漠視老百姓的災難。老百姓只能知道自己的受災情況,總體概貌需要政府統計部門來進行的。」不過老百姓生命財產損失,「當局是不負責賠償」。

推友「全智勝」表示,「把最惡毒的詛咒送給這些媒體人。不要跟我說你們無奈,你們的沉默就是你們的墓誌銘,都去十七層地獄吧,十八層留給那些領導!」

以上是今天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視頻右下方的點我訂閱,或者二維碼訂閱。這樣從週一到週六,您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也希望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的朋友。

因為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抗議,在安提法等激進組織介入後,變為暴力騷亂。美國總統川普曾說要將安提法定為恐怖組織。一位臥底表示,安提法有很高的組織性和遴選程序,也有逃避司法追究的策略和暴力行動「講座」。在會員區,我們就來看看安提法的真面目。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