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點追蹤】地攤經濟 引發中共黨媒論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追蹤,我是尉然。
今天節目中要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內容有:中共出爐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白皮書,3.7萬字都在自誇,卻沒提李文亮;地攤經濟,黨媒論戰要面子還是要裡子;郝海東要滅共,說說誰是真正的「恨國黨」。

**中共出爐疫情白皮書 「3.7萬字自我表揚」
在全球多國追責,要求中共對這次全球範圍內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承擔責任之際,6月7日,中共國務院發布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

不出意料的是,60多頁的全文中,只有極少幾處提到了今後需要「彌補不足」,其餘幾乎通篇都在自我表揚,德國之聲的一篇報導描述說「3.7萬字自我表揚。」

在新聞發布會上,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徐麟稱,中共政府始終「依法、及時、公開、準確地公布疫情信息」,「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他還引述白皮書中的內容稱,中共「肩負大國擔當……毫無保留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經驗。」

徐麟的表述,歸納成一句話就是:「中共領導人在應對新冠疫情工作中沒有任何失誤」。

那這份白皮書,對各國指責中共延報和隱瞞疫情,是如何回應的呢?

日本《朝日新聞》在6月8日發表了一篇報導說,中共在白皮書中的回應是,「中共是在秉承對歷史和國際社會負責的態度應對疫情……」。

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主任馬曉偉,還在新聞會上稱:「中共政府沒有任何延誤和隱瞞,並第一時間向國際社會通報了病毒數據和相關疫情。」」

德國之聲的一篇報導說,60多頁的白皮書詳細列出了從去年12月底至今的,中共在疫情防控、經濟恢復等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全文幾乎沒有提到中共政府是否在防疫工作中有疏失,只是籠統地提到習近平曾經在今年2月份的會議上強調要「總結經驗,針對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抓緊補短板。」唯一算得上承認的不足是,提到中國在疾病報告系統上存在待改問題。

儘管中共在這份白皮書中,3.7萬字都用來進行自我表功,但此前國際社會已披露出許多關於中共隱瞞疫情的各類信息。今年5月初,「五眼聯盟」情報機構在一份內部文件中,披露中共政府曾經在去年12月底試圖瞞報、緩報疫情。

根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公布的研究,早在12月底,微信等中國社交網絡平臺就開始屏蔽疫情相關消息。而早些時候,一些大陸媒體進行的獨立調查也指出了中共各級政府在疫情最早期的各類疏失。中共當局還阻止媒體報導湖北省疫情,並打壓多位透露疫情真實信息的「吹哨人」。中共衛健委還在1月3日下令銷毀病毒樣本。

世衛前祕書長布倫特蘭德在最近的受訪時表示,早在1月1日中共已經很清楚知道新冠病毒人傳人的途徑,卻拖延到1月20日才承認病毒會人傳人。

當然,白皮書中,這些都不可能被提到,甚至因為吹哨被訓誡、後來又感染病毒去世的李文亮醫生也完全沒有提到,其他一些在疫情初期指出不足的醫學界人士也沒有在「白皮書」中出現。相反,習近平的名字在白皮書中出現了共計48次,是出現次數最多的名字,白皮書中詳細記錄了習近平在抗疫期間發布的每一次指示。

看了這份白皮書,不得不感嘆中共對厚黑學的運用是爐火純青,西方國家跟中共打了多年的交道,可能還是理解不了中共何以能如此自說自話地活在自已的世界中,當天下人不存在。雖然白紙黑字地寫成了報告,可能連中共自己參與抗疫的各級官員都沒幾人會相信的。但是中共不在乎人們信不信,因為中共在大陸擁有著一切話語權,過往以及當下的歷史都是黨說了算。

**地攤經濟黨媒論戰 要面子還是要裡子

被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再三「站臺」的「地攤經濟」,在短時間內,就在中國大陸成百的城市遍地開花,獲得追捧。但有一個城市唱了反調,公開表示拒絕地攤經濟,這個城市就是北京。

6月6日,《北京日報》公開撰文表示,「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文章列舉出了幾大理由,最核心的意思就是,北京是首都,「注重保持首都形象和國家形象,不能發展不符合首都城市戰略定位的經濟形態」。文中還稱,新冠疫情對北京經濟發展和市民生活帶來一定困難,但是「保就業保民生,北京有自己的一系列招和法」,能把疫情帶來的損失降到最低。

大陸有媒體評論說,《北京日報》的文章顯然不是一家官方媒體的姿態,而是北京市政府的態度。

針對這個北京市政府的態度,6月7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也刊發了一篇關於地攤經濟的評論文章,雖然主基調看上去也是呼籲「降溫」地攤經濟,但是文章中還加了一層意思,就是「地攤與城市並非水火不容。如果有關部門改變管理方式,很多老百姓是歡迎和支持的」。

兩個黨媒,傳遞出了不同的信息,北京民眾霧裡看花,也拿不准這到底是幾個意思。但有多位中國問題專家表示,這說明習近平和李克強的矛盾公開化了。習近平一直在強調今年要全國脫貧進小康,但李克強一句話「6億人月收入僅千元」,就把習近平的大國夢打回了原形,這讓習近平的面子很受損,黨內一尊的權威形象受到衝擊。

大陸媒體表面上是不分你我,都是黨領導的傳聲筒,但一個地攤經濟,卻讓各媒體暗潮湧動,各派站隊,觸發了一場論戰。

有一家媒體評論說,《北京日報》的說法是一刀切,並說地攤經濟本身是一個市場化選擇的過程,並質疑說:難道疫情高潮剛剛退去不久,「政府之手」又要迫不及待伸出來扼殺市場活力了?評論還頗有問責之意地說,作為城市管理者,不能只要自己的臉面而罔顧民生艱辛,並說城市的本質是經濟活動,不是炫耀政績的工具,奉勸為政者不要本末倒置。還以「城以盛民」來總結說,假如民都沒有了,城市還有存在的必要嗎?這話份量很重了,直接從百姓吃不上飯上升到城將不城,那不言而喻的是繼而也就將國將不國了。再直白點說,就是你中共都快保不住政權了,還死要面子。

中共要不要地攤經濟,表面看是應對疫情後的就業危機,不得不給底層人民一條活路,其實根本上還是在給中共找一條活路。目前李克強給中共提出的「地攤經濟」這種活法兒,習總書記可能不是很滿意。

**郝海東要滅共 說說誰是真正的「恨國黨」

最後,再來關注一下最近火遍華人圈的郝海東。

郝海東一番「滅共言論」,引來了大陸黨媒的口誅筆伐,有大陸評論說郝海東過去是球王,現在是「恨國黨」。

我們就來說說誰是恨國黨。6月4日,郝海東不過是喊出了「滅共」的口號,並宣布成立「新中國聯邦」。這之前,郝海東也頂多是公開抨擊過中共制下體育圈內的腐敗黑幕。也就是說,郝海東只是討厭這個極權政黨,他想要有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但是,黨媒故意把黨國不分,給郝海東扣一了「恨國黨」的帽子。

回看中共在中國的建黨史、建政史,其實最大的恨國黨正是中共自己。在1929年,蘇聯出兵8萬占領東北,中共不但不譴責,反而公開違背國家和民族利益,提出了「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並於1930年在多省市策劃武裝暴動,「以造成全國革命高潮」。

在1941年抗日戰爭期間,根據已經披露的資料,毛澤東就祕密與日軍勾結,專打國民黨。抗日戰爭結束後,中共與蘇聯簽定了《哈爾濱協定》和《莫斯科協定》,向蘇聯出賣戰略物資,允許蘇聯在東北和新疆駐紮軍隊,而中共從蘇聯那兒獲得了價值34億美元的武器,借機壯大軍隊,準備與國民黨打內戰。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數據,自1949年以來,中共當局主動放棄的領土多達數百萬平方公里,其中上世紀50年代承認外蒙古獨立,以及90年代承認被沙俄強占的領土,就達近300萬平方公里。1999年12月,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與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簽訂了《中蘇議定書》,將相當於幾十個臺灣的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割讓給了俄羅斯,而且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了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除了割讓中國領土,中共在奪取政權後幾十年中更是搞了各種各樣的運動,造成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僅在文革中,據中共官方數字中,就有超過200萬人非正常死亡,而中共元老葉劍英曾在內部會議中透露,文革整了1億人,死了2千萬人。

中國歷朝歷代不可計量的歷史文獻、書畫、典籍、建築等等等等,也都在文革中被中共毀於一旦。再之後的八九六四、九九鎮壓法輪功,鎮壓西藏,在新疆建集中營……誰在恨中國人、誰在恨中華文化,誰又是真正的恨國黨,看看歷史就一目了然了。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歡迎您訂閱和傳播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明天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