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東海:邪惡必被淘汰,良知光明永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邪惡必被淘汰,自絕於人道,自絕於人類,自絕於自己的良知故。邪惡無論如何強大,都具有局限於一定的範圍和時間內。出了其勢力範圍,就是弱勢群體;過了一定時間段,就會迅速衰亡。

邪惡會被正義力量淘汰,也會自我淘汰。不同邪惡勢力之間的相互惡鬥,同一股勢力內部的自相殘殺,惡人自有惡人磨;還有邪惡人物的自殺,把自己幹掉,都屬於自我淘汰。

或說,「邪惡勢力」之類是情緒化語言,不是正常批評,你罵別人邪惡,別人也可以罵你邪惡,甚至把你打成犯罪分子。答曰:如果批判「邪惡勢力」就被打成犯罪分子,那是明目張胆的以言治罪,豈非邪惡勢力最好的自證?

東海律曰:任何人和勢力,如果恐懼、敵視和致力封殺真理真相;如果真理真相對它具有危害性和殺傷力,會被它的敵對勢力利用來作為批判的武器,都足以證明其勢力已邪惡化。

是否邪惡,主觀有良知判斷,客觀有聖經標準,包括實踐標準和聖經標準。聖經標準就是聖賢的良知判斷。不僅聖賢,人人皆有良知,人人都可以對正邪善惡作出自己的判斷。只要平心靜氣,擺脫權力恐懼和利益糾葛,每個正人正常人的判斷結果,不會與聖賢相差太遠。公道自在人心,這是俗話,也是真理。

正確判斷正邪善惡非常重要。很多人自詡一生善良也真自以為善良。殊不知,真的善良,不會喪失四端之心,不會信奉邪說加盟邪教支持邪路崇拜盜賊,不會淪為兩極分子三幫分子。否則就非善良了。

在極權社會,不少人犯下了比殺人之罪更大的罪惡而不自知。謂予不信,不妨參照孔子「大罪有五」的教訓和歷代王朝「十惡」標準看看,極權社會多少所謂的善良人,其實是罪惡分子。對於他們,法律或不能懲罰,政府還可能嘉獎,然因果不能饒恕也。

不僅作惡難逃惡報,常為邪惡叫好,也會讓自己變壞。邪惡,包括邪說邪魔邪派邪路和惡徒惡黨惡政惡勢力。變壞,包括道德、智慧、形象、命運及生存環境的惡化。而且,常為邪惡叫好,易受邪惡之害,受到自己較好的邪人惡勢力直接間接的危害。

歪理偽理、邪說邪道、陰謀詭計和一切欺詐暴力,有效也有限。可以藉此得勢一時但無法持久,可以藉此征服一些人但無法征服一切人,無法征服全世界。而且終將招致全世界的鄙棄乃至討伐。一切邪惡勢力必將為其邪言暴行付出慘重代價直到滅亡。這是歷史的必然,天理、易理和因果的必然。

或問:「你曾說過,監獄是一旦建成,就很難從內部打破,現代極權主義制度就是一種監獄式惡制,特別難以改良,無論怎麼改良也無法觸及根本。既然如此,為什麼又非常樂觀,一再強調邪惡沒有明天?

問得好!確實,這個惡制下,統治階級思想特別反常,心性特別敗壞,特權利益特別龐大,故堅持惡制的意志力特彆強大。同時被統治階級特別弱勢和愚昧,反抗的能力和內力特別低弱,儘管受到的壓迫、剝削和奴役極端沉重,卻無力反抗。

這就難免讓很多人產生絕望感。

其實可以毋憂,從歷史的高度看,極權惡制必然短命。因為它太容易造禍積惡了。它罪惡的胃口極大,惡貫滿盈的速度同樣極快,快則十幾年、慢則幾十年就滿盈了,不太可能超逾百年的,大惡不滿百也。一旦惡貫滿盈,任何微不足道的人物事件都可能導致它的崩潰滅亡。

馬家極權惡制在中國堅持較久,比老大哥更久,是因為經過五四反孔反儒運動,社會共業和國民惡業極為深重,苦難就會相對持久。但再怎麼持久也有限,因為這個惡制消業的能力太強大了。

膿包破了容易好,邪惡透了容易消。邪惡猖獗的過程,就是膿包破爛的過程。這個過程,既讓三幫分子不斷毀滅,又讓有志之士不斷覺醒,是對正人君子最好的考驗和鍛鍊。同時,這個過程也是一些邪惡分子改邪歸正的機會。

在惡貫滿盈之前,邪惡勢力中不少人還是有機會立功贖罪、重新做人的。在惡貫滿盈之前改邪歸正、改惡從善是邪惡人物唯一出路,唯一生路,唯一希望。

人類歷史就是一部正邪善惡、文明野蠻的鬥爭史,人類社會和文明就是在與各種邪惡的鬥爭中不斷發展和成長起來的。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邪惡的出現和存在也是有意義的,沒有邪惡就沒有文明的持續成長和未來大成。

未來大成特指大同,那是地球文明最成熟階段,正善徹底戰勝邪惡,世界上再也沒有兩極主義和特權階級。之後,人類將向外星文明啟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