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新劃下20道紅線 黨員成政治殭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1日訊】【熱點互動】中共劃下20道紅線 黨員成政治殭屍?

近期中共出台內部文件,嚴控黨員在業餘時間的言行,列出20個「不准」,包括不准接觸所謂「反動網站」「反動電台和電視節目」等。另一方面,中共的大外宣又被進一步起底。日前《中國日報》在美國運營的財務明細被公布,過去四年,其花費超過1千9百萬美元,在美國媒體上刊登中共的文章。

嘉賓:
政論家:陳破空先生
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不准收聽敵台」的年代又回來了?!中共劃下20道紅線,黨員成政治殭屍;大外宣再被起底:中國日報1900萬美元都付給了誰?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6月10號星期三。本期節目我們來談一談中共新出台的一個內部文件,要求全體黨員在非工作時間都要遵守20個不准,包括不准收聽境外的電台,不准瀏覽境外的反動網站等等,讓人大跌眼鏡。另一方面中共的大外宣又被進一步起底,媒體報導《中國日報》在過去的4年花費了1,900萬美元,在美國媒體上刊登中共的宣傳文章。

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來談談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你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觀眾朋友還是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發手機簡訊,或者在節目之後,在我們的視頻下方留言。好,破空先生先來談一談中共新發的這樣一個內部的文件、內部規定。它這個文件列出了20個不准,就是所謂的是在工作時間之外要遵守的,不准瀏覽反動網站啊,不准收聽、收看反動電台,不准接受境外媒體採訪等等。跟我們談談您怎麼解讀它這個文件的內容,以及這些不准。

陳破空:這個文件是所謂黨和國家中央機關,也就是前段時間他們成立了一個特勤局,是專門監控黨和國家領導人,當時的特勤局長王小洪聲稱,要把一把手監督起來,讓他們習慣在監督下工作。而且說工作和生活都監督,就是相當於明朝的錦衣衛、東廠西廠內行廠。現在等於說又針對中央機關的這些黨員,普通的黨員、官員,因為中央機關除了這些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外,圍繞在他們身邊龐大的工作班子,那些什麼秘書啊、助理啊、文書啊、傳達啦,什麼司機啊、廚師啊、護理等等。

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黨員,就對他們提出來這個要求,提出這20個要求,就說明把他們也給監視起來了。而且這裡面一個重點,你看到是工作以外的時間,這就使人想起了文革,這裡面兩個可想起文革,一個就是說工作以外的時間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工作以內,你要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工作以外你都得符合規定。

主持人:感覺是不准說、不准動這種感覺。

陳破空:也就是工作以外包括睡覺的時間,上廁所的時間都得給管起來,這文革中熟悉的一句話叫觸及靈魂深處,叫狠鬥私字一閃念。就是要從思想上去挖這個根,這個是文革。再一個文革就是他裡面說的不准收聽境外的什麼電台。

主持人:反動電台。

陳破空:他們定義的所謂反動電台,什麼網站,那都是進步的、民主的這些東西,那就是毛澤東和文革時代的回歸。因為毛澤東文革時代就是一個不准收聽敵台,當時沒有電視,也沒有互聯網,但是有收音機的人通過短波可以收聽。當時我記得像美國的中文節目、台灣的中文節目,還有蘇聯也有中文節目,蘇聯一個和平與進步廣播電台。都有,我都收聽過。

主持人:美國是美國之音是吧?

陳破空:美國應該那個時候只有美國之音,對。台灣的中文比較多一點。然後說是收聽了什麼,不僅收聽要被抓,有人經常是被窩裡被拎出去抓走了,說被子裡聽的短波都給抓走了,那可能是一個文革場景。文革一結束之後,在1978年搞改革開放,大家就當成個笑話看,就結束了,沒人管這個事,就認為那是個荒唐歲月的荒唐事。沒想到過了40多年一切又回來了,文革時代又回來了,又說一個不准去收聽外國什麼電台、電視,又這個那個。

甚至據說還有細節說不准點讚,不僅要管人家的思想,把人家手指頭給管起來,你看還不能點讚,所以這個就很荒唐。除了這個以外,它裡面最大重中之重是那條,叫做不得發表跟兩個為互相背離的。所謂兩個維護就是維護所謂黨中央核心權威,維護某人的核心地位。這個兩個維護就說明,你不能在中央機關搞反習勢力、反習陣營。實際上說的就是情況已經很嚴重了,就是事情到了這麼嚴重,才發布了這個所謂的20個不准,這麼一個文件。

主持人:還包括不准妄議中央。

陳破空:對。

主持人:好,趙培先生也請您談一談,有人說像這個文件,他基本上把人要管的與世隔絕,那也有網民說這個黨員不就成了政治殭屍了嗎?那您怎麼看這樣一份文件?另外,為什麼中共現在這個時候要發布這樣一份文件?

趙培:咱們首先說其實很多人也有違心的說法,他其實就是說侵犯了共產黨員的人權。當然這點共產黨員怨不得別人,因為當初他們這些人加入共產黨的時候,你發誓說什麼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為黨犧牲一切。那這就是賣身契,你當時已經把你的人權都賣給共產黨,就不可能有正常人的權利嘛。就是具體體現上,比如說國家機關的這些黨員們,正常工作完了,還要過組織生活啊,政治學習啊,那說白就是加班加點的參加洗腦。

當然這是個迫害人權的行為,大家知道共產黨學習班,可能有的人沒什麼印象,你就想共產黨迫害老百姓的時候,參加法制學習班啊,或者參加再教育營啊,就是洗腦迫害人權嘛可是共產黨人天天參加學習班,也就是說天天被迫害。那麼在這個基礎上,共產黨現在覺得不行,你光被洗腦還不行,我又加了20條紅線,也就是除了要求你黨員聽話之外,連你的眼睛你得戳瞎,你不能去看海外的消息,耳朵要給你弄聾,不能讓你收聽所謂的敵台。

所以這黨員其實是活不出人樣來,真的跟殭屍一樣。那麼你想活出人樣來,你只能是退黨,一入邪黨深似海,你退出來就好嘛。其實我們再回應第二個問題,中共出台這20個紅線的主要原因,其實就是三點。第一點就是黨內面臨的窮途末路的情況下,很多人都開始有微詞,你看看最大的微詞就是,作為總理的李克強說出6億人收入不足1千元,直接把中共提倡的那個小康社會給否定了。所以他自己內部就是要加強控制,不准反中央,中央說小康社會就是小康社會,就不能說中國人還有6億人收入不好。

第二點是全世界反共趨勢正在形成,中共的罪惡掩蓋不住了,舉兩個例子,中共病毒禍害海外,澳洲、美國要追責。另外一個例子就是中國的足球先生,18歲入黨郝海東起義了。這種事情在海外鋪天蓋地的報導,黨員一聽這種事情,是不是就直接衝擊了他那種被洗腦好的思維,所以中共的洗腦玩不轉了。那麼中共就得用這個紅線來戳瞎黨員的眼睛,弄聾你的耳朵,不讓你聽。

第三個原因就是,中共的國內宣傳和媒體造謠,已經是離譜到玄幻的地步了。以前中共造謠5分真5分假,現在可能只有1分真9分假。就是這個對比中共歷史時期,它造謠的程度已經達到文革的這種程度。你比如說自媒體宣傳美國的中共病毒疫情,說美國吃人肉。說孟晚舟已經被無罪釋放,這種謊言一戳就破,所以中共就學習文革,不准你收聽所謂敵台,不准看外媒。同時訓斥這種行為是低級紅,高級黑的地步。

所以綜合上所述,中共其實是應對黨內外危機,才出了這個20條紅線。

主持人:是。趙培剛才說到中共內部宣傳,讓我想起最近不是說港人支持國安法,黨媒的標題就是「3千萬港人支持國安法」。然後人家就說把沒出生和已出生、去世的都已經算上了。所以破空先生您怎麼看中共出台這個規定的大的背景和目的?

陳破空:先補充一下3千萬這個事情,是《歐洲時報》,是中共的一個大外宣的報紙,相當於香港的《文匯報》和《大公報》,相當於美國的《橋報》,在巴黎駐紮。當時六四之後,他就散布一個謠言。當時六四之後,我們在國內說是引用外國說,《歐洲時報》報導中國人民都積極擁護,什麼平暴平亂。我當時大吃一驚《歐洲時報》,後來才知道是共產黨搞的一個。

主持人:以為是歐洲的。

陳破空:對,共產黨搞的一個報紙,那個時候就第一次衝擊的印象,就是六四之後他們引用《歐洲時報》,表示外電,據外媒報導,外電報導,那個時候就騙了一傢伙。沒想到現在還在騙,騙到什麼程度呢?就那些採編,不僅是成天造假新聞,散布假消息。最後他們自己連香港的人口都摸不清楚,他們以為香港有7千萬,就造出一個3千萬。

主持人:喔,他們以為是7千萬。

陳破空:他們以為香港有1億人口了,所以造出一個3千萬什麼支持港版國安法。所以出了個大醜,而且是大標題,就說明這個黨媒是不顧一切的。所以這次看到這個20不准,你看出紅線的悖論,雙重標準。他裡面提到說要求中央機關這些黨員,說不准造謠、傳謠,不准散布對醜化黨和政府的那些文章、帖子。第一人家說你還用得著醜化嗎?你就那麼醜了,大瘟疫,還有一黨專政,又是什麼新疆集中營,又是砸爛香港。自己都這麼醜了,還用人家去醜化嗎?

再一個,造謠就是雙重標準,只准我造謠,不准你造謠。只准中宣部王滬寧安排好的造謠,通過大外宣也好,通過國內也好,大規模的造謠,但就不准你們說話,你們說真相了就是造謠。還一個雙重標準,說不准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不准兩面人,什麼不准當兩面派。那這個現在中共都是派系嘛,而最大的派系是什麼?習家軍嘛,那不是都是從浙江、福建拉來的幫派、幫伙嗎?原先還有上海幫江派嘛,這不就是幫派嗎?就只准我們拉幫結派,團團伙伙,不准你們拉幫結派;只准我們任人為親,不准你們任人為親;只准我們做兩面人,你們不能做。

所以這邊形形色色充滿了雙重標準,所以這個做法呢,雖然趙培剛才講了,說黨員把人權賣給它了,但是還是要說明一點,儘管這些黨員把靈魂、人權賣給共產黨,但是共產黨看誰掌舵,比如共產黨有黨章,它有它所謂的憲法,十幾二十條是違反了黨章、違反了憲法的,因為根據中國共產黨黨章裡面,裝模作樣還寫了一些黨員有權保留意見、發表意見那些東西,現在等於說你不能發表,黨章中的權利給你剝奪了。

再一個憲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條,中共的所謂憲法偽憲法規定有言論自由,等於說把你的言論自由也剝奪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專門指名是工作以外的時間,就工作以內的時間我們已經監控你們,把你控死了,你也出不了差錯,也就是我們的錄像頭、竊聽器或者是監控這些特務機構,到處都是人。

據說,最近的中央機關特別是國務院突然出現一些陌生人,一些年輕人出現在那裡,說是後來李克強下令不接受這些人,把他們趕走,就這些人是莫名其妙進來的,完全就是王滬寧這個政法委特務系統安插的人,一看就是特務而且是年輕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20不准,實際上不僅對這些黨員起不到約束作用,恐怕得罪他們甚至跟他們結仇,把他們不是反習勢力搞成反習勢力。

主持人:其實剛才趙培先生提到,中共現在有很多事情的發生,它可能不想讓人看、不想讓人聽,那其中有一個事情就是我想問一下就是蔡霞,這個中共黨校的教授,她最近有一個錄音在網上流傳,那她這個錄音挺有意思,她專門提到的她說,中共現在就是個政治殭屍,那跟網民說現在黨員被管成政治殭屍是一個意思。您怎麼看政治殭屍這個詞?另外,她還提到說換人什麼的,但是人家外界也有人說,其實已經無人可換。這種情況下,是不是真的顯示中共氣數已盡呢?

陳破空:蔡霞她是體制內的中央黨校的教授,現在已經出走,那麼她說的話,但是代表了體制內相當一部分的這個觀點。那麼這個觀念就說是肯定中共是政治殭屍,毫無疑問,早就是政治殭屍,最近表現得更為明顯,也就的確是氣數已盡,只不過有一句話叫做:「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就是處於這麼一個階段。那麼另外至於說換人的事情,這些東西從體制內辯證的看,當然從中期來看說你這人也要換、制度也要換,這是肯定的。但從體制內的人的語言來看,比如說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的意思。

也就是他們的關點就是叫這個所謂結束這個黨要結束某個人,那麼就是要解決主要問題,那麼就是黨內的相對開明、相對務實、相對理性的像李克強這些,最近講的話剛才趙培也介紹了,我們不說他們其中,他們都是獨裁一黨專政的一部分,但是裡面還是有些人,比較理性、比較務實,比較就是說面對現實,像這個團派的李克強或政協汪洋,還有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都屬於這樣的人。

但是有另外一些人是完全的脫掉實際啦,就是四人幫那一套,「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就到那個程度,你要香港砸爛寧願把這個國際地位搞掉,寧願窮下去外資中斷沒關係,只要能保黨保一黨專政保權力就行了。就是王滬寧這些極左派的思想,所以這樣的情況下,他內部換人有一定的意義,因為內部換人之後換了有一些相對務實、相對開明的之後,如果能跟人民相結合,實際上下結合了這個變革,那麼整個社會變革成本是最低的,但不是換個人就整個事情就解決了。

主持人:那如果說中共現在出台這個是不想讓人知道的話,那其實現在最近這些事情,比如說蔡霞的這個錄音也好,還是習近平、李克強因為這個地攤經濟顯示出他們這個這種內部的紛爭公開化、表面化。這些事情的出現是不是讓中共覺得說更加不能讓人了解,或者說也不准議論。

陳破空:這個20個不准就像我們以前聽過5不講,是原來那個連江派的吳邦國說的是5不講,到後來最近起碼有個7不准,現在有聽到20不准,下次我們會聽到50不准,100不准、200不准,最後我們都記不住來個兩千不准,最後可能是這個說你不能夠用中指按電流或者和投票器,或者是你這個舉手的時候不能舉半高不能舉太高等等。

這個不准的延伸、這個單子的延伸就說明是危機深重了。就說高層在分裂、高層在鬥爭,而且就是把高層監控起來成立特警局,那麼現在的這個黨員官員心亂了,所以就用了這個20不准來約束這些黨員官員,我相信這個範圍會繼續擴大,所以這樣的情況下出台的本身就是危機深重的表現,我們就想起一個標語口號,一個最強悍的標語口號,就湖南省一個高中的標語口號說,嚴禁男教師強姦女學生,那不就是說明這個男教授強姦女學生這還叫做嚴禁嗎?這是違法犯罪嘛,還嚴禁十大校規之一,就說明那個很嚴重,就是面對是普遍現象。

那麼同樣道理,你現在說這個不准不准,就說明是很嚴重的,就是因為整個中央和國家機關都存在這個20准,不是20不准,都在幹這20件事情,最後煞不住了就趕緊發文來不准這個不准那個,最後可能他們規定到就是某個時間不能上廁所都有可能規定出來,這個荒唐的極左派的有可能搞出這個最荒唐,就是跟四人幫時代那個荒唐的東西都可能出台。

主持人:是,其實說到這個我想問一下趙培先生,就是這種不准而且是工作時間之外的不准,他怎麼去監督實行呢?那有的是屬於思想範疇的,有的是屬於個人行為範疇的,而且是在工作之餘之外,除了8小時之外還有16個小時,這個可能嗎?

趙培:這個可能的,中共的傳統的既有的方法,說好聽點叫批評和自我批評,你這是好聽的說法,那麼你說嚴重一點不好聽的說法,真實的說法就是背對背的揭發還有自我檢討,自己要承認我犯了什麼錯誤。我們剛才講了中共它對黨員的管理,它有一個組織生活、學習生活這個工作之外的時間就是說,大家都來交代交代,互相揭發嘛。

在這過程中有人就要打小報告,互相背對背的揭發,這個可以預見的。另外中共還有一個東西叫做中紀委,以後中紀委就可能拿這個20個不准,等著有人打小報告它就下手去調查,所以打小報告的人還是存在的嘛。在文革當中這種事情大家都經歷過,就是說,這個夫妻之間互相揭發,有兒子去告老子的也有,就是整個人倫都破壞了都有,這都是一個中共既有的方式。

那麼到了現代之後今天中共這個驚天方式大規模的發展,比如說手機防火牆監控軟件,特別中共現在出了很多紅色軟件,它可能是讓你對著軟件去說話來測試你這個聲音的變化,或者幹什麼測謊軟件,甚至這個手機本身可能就是個監聽器,你跟你媳婦談的話都會被人監聽,而且現在中共還有人工智能,它直接緊鎖你的關鍵字,然後整個把你提取出來直接匯報給中紀委,你可能就完蛋了。

所以這個東西那就是很多人會形成一個黨內的互相的鬥爭會加劇,這不是危言聳聽的說法。比如說2018年的時候,山東就搞了一個虛擬場景,高科技就是戴上VR眼鏡,讓你看了一些圖片一些畫,來測試你的腦電波或者是一些聲音變化,或者是細微的微表情去測試你是不是堅信共產黨,當然這種東西都騙人的嘛,大家過了幾次測謊儀之後,可能就過了這個過程,但是它是一個很可怕的過程,隨著高科技的發展,確實是把這些黨員搞的其實一點都活路都沒有,你別說私人空間就是你們夫妻、父子反目成仇,在未來這個不准被加強之後,都是可能的,家破人亡。這就是文革留給中國人的教訓,所以中共在它走向末路的時候,它對黨員的監控越來越嚴重的時候,黨員是沒有活路的,所以早點退出中共,大家就早點過一下正常人的生活,當然這都好一點。

主持人:對,破空先生其實就是您怎麼看就中共它怎麼去推行這個?另外就是說,這些9千萬的黨員就這麼服服貼貼,服它管嗎?就它這樣的推行會有什麼後果?

陳破空:這個後果很嚴重,為什麼呢?現在把中國人民變成是奴隸是太監,進而九千萬黨員官員變成臣民奴隸和太監,而且這9千萬黨員官員可以說是,很多都是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就是入黨,或者升官的,已經對文革的那一套已經不習慣了,但是現在的領導層都是文革成長出來的那一代人,像王滬寧當時是關在家裡,三兄弟關在家裡抄馬列著作、抄毛澤東選集,手抄毛選,出來就是手抄黨章,新婚之夜抄黨章,就把他文革的記憶搬出來對付現在的人,舊時代的幽靈在新世界的舞台上復活、迴盪。

所以說這些現在改革開放以來這些黨員幹部,肯定心裡非常不服。那過去已經處理過的很多人都說了什麼兩面人什麼背後有怎麼怎麼樣,還說看到什麼雜誌,看到什麼境外的刊物。現在他們要針對的就是這個,實際上他們看境外刊物的鼻祖是誰?是鄧小平,鄧小平復出工作的時候,最喜歡看香港雜誌,每一次有人去香港,他就吩咐人家帶回一些香港的真名、弄巷、半月談這些雜誌,他看得津津有味。他一次對胡耀邦大發脾氣,就是因為看了真名雜誌,真名雜誌給胡耀邦做了一個採訪相當於宣傳,提到了接班人的問題,鄧小平一看勃然大怒。

還有鄧小平當時看武俠小說,中共高層也算是第一人。當時武俠小說,金庸那書在國內是禁的,他很喜歡金庸的書,專門從香港帶進來,而且在中國是禁書,怎麼辦?通過繞海關繞進來給鄧小平帶了一套,所以鄧小平是鼻祖。很多黨的這些人,有鄧小平作風可以說看境外的刊物,現在在香港也在滅絕了,要他們自律,現在國內又在禁止了,這個整個就是文革時代的翻版,儘管它不完全百分之百形勢上的像文革,但它的實質上像文革,所以這種文革的推行,終有一天黨內的人有一大批人會站起來說,2020年是多麼的荒唐,有多少荒唐事,有多少的文革,不僅成為笑料,成為黑色幽默,而且他們都會成為倒戈的一個重點,所以他們今天所做得津津有味的事,最後都被人家來蒐集證據,尤其在黨內鬥爭中,極左路線的證據就是這些。

主持人:我覺得今天它就會加深黨員的分裂和怨恨,應該不是說以後會發生。

陳破空:現在的分裂和怨恨是潛在的,悶在心裡。但是等一翻盤之後,這個東西就總爆發了,跟文革之後一樣。

主持人:您覺得下一步還會加之於更廣泛的人群嗎?

陳破空:有可能,全國人民都已經來了,人家說了人民說什麼,要議論叫做煽顛罪,黨員叫妄議中央,各有各的罪;對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罪;對人民有人民的罪。大家都沒有想到,文革不會重演,很多人說不相信文革會重演,少部分人說文革隨時可能重演,這文革還真能夠重演,只要一黨專政不變,共產黨統治不變,只要它內部所定義的極左路線一抬頭,文革真的能夠重演,這個對中國人是一個教訓,對中國的黨員幹部都是一個教訓,黨員官員你是上了怎麼樣的賊船,這些黨員官員恐怕通過這20條刺激之後,最後是回家不管幹什麼事情,買菜都得遵守,被管起來了。

而且剛才趙培講,先進科技實際上它的手機學習軟件,學習軟件裡面就有監控軟件,大數據源源不斷的輸送到哪裡去,輸送到國安中心,還有所謂華為手機本來就有監控軟件,所以這些黨員官員比毛澤東時代活的還要辛苦,一點點隱私都沒有了,比毛澤東時代,那個時候還沒有科技手段監控它們,據說那時候鄧小平他們談話的話,還假裝把水龍頭打開,來防竊聽來說話,現在打開水龍頭都沒用了,等於整個身上所有電子設備,你知道有的話,都給監控了,你的座機手機全給監控了。今天他們的自由度連毛澤東時代黨員官員都不如,這些人要反起來可想而知。

主持人:趙培先生,您覺得這樣下去更有可能是文革重演?還是中共大廈傾倒呢?

趙培:其實這是一個大廈傾倒的一個過程,比如蔡霞也好她提出的其實是你放在一個大的歷史環境中看,比如蘇共28大要倒之前,有人也提出我們要改革,我們現在不行了,我們要怎麼多給老百姓自由。當然其中還有一派是最左那派,我們要恢復列寧現在鎮壓不起來,中共現在黨內掌權的其實就是這一派,我們鎮壓不行,所以你們這些黨員才敢造反,老百姓才敢起義,這不行,我們要加強控制,這都是在中共倒台的過程中必然出現的中共黨內各派的聲音,所謂舊的要亡的政黨的過程。當然從整個過程來看,一點作用都沒有,反而加速了政黨的倒台,蘇共28大開完了之後,大概有460萬黨員立馬就說,我公開退黨,所以這過程就是加速黨員公開退黨的過程,他要過正常人的生活,他當然希望共產黨早點倒早點好。

而且在這過程中,我們剛才講的,中共高層有矛盾,其實它的矛盾無所謂,因為在這過程中,只選擇一個人,哪個人呢?像葉爾欽那樣能夠公開退黨,這才是最大的選擇。所以不管李克強也好,習近平也好,你們誰公開退黨,當然老百姓就支持誰,是不是?所以這過程到最後讓大家看到,誰保持保護這個黨,誰將會被歷史所唾棄,所以就有人站出來,現在這種分裂就是為未來哪個人能夠站出來,創造一個條件和新機,所以整個在歷史大潮當中,誰能順應這個歷史大潮,誰將是被未來選擇的那個人,誰才能是有福的那個人,是吧!

主持人:我們最近確實看到很多中共內部也好,外部也好有很多壓力和分裂跡象,我們以後的節目中會繼續討論。今天這個話題先談到這裡。下面一個我想先請趙培先生談一下,我們看到最近另外一個新聞,也得到很多人的關注,中共的大外宣媒體《中國日報》,被美國定為5家外國使團的中共官媒之一,因為定為外國使團,它很多紀錄很多資料,別人就可以去查,就公開,所以媒體就披露了,說《中國日報》在過去四年,花了1900萬美元在美國的各種媒體上去做廣告,去付印刷費等等。

還有一個新聞談到的是在推特上,中共的水軍在推特上有數千個帳號,行為都很可疑等等,最近出來一系列的起底中共大外宣的情況,所以請您先給我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趙培:咱們先說《中國日報》這個事,《中國日報》這個事,其實是川普要求這些中共的媒體註冊成為外國代理人之後,它就要向美國的司法部去申報了,《中國日報》在6月1日向司法部申報,說從2016年到2020年,它們總共花了1900多萬美元在美國搞大外宣,內容宣傳一帶一路、習近平思想、美中貿易戰不利於美國的這種話題。

這些話題是它把這筆錢付給了幾家媒體,可以說是很多大媒體都有涉獵其中,比如《華盛頓郵報》拿了465萬美元,《華爾街日報》拿了600萬美元,《洛杉磯時報》拿了65萬美元,《紐約時報》5萬美元,甚至它在推特上打廣告26萬美元,《外交雜誌》拿了24萬美元,可以說這個大外宣包括了美國主要城市的主要報紙,可以讓美國感覺到怵目驚心的地步,這是《中國日報》具體申報的一個情況。

其實推特的情況就更加糟糕,因為美國媒體去把這些推特帳戶研究了一下,竟然發現有4,600個帳戶轉載中共的主要駐外使節和官方新聞的帖子,這些帳戶為甚麼讓人感到懷疑呢?有1/6的帳戶關注者很少,而且它發帖的頻率很少,但是它轉發的頻率很高,外媒就認為它是一個揚聲器,中共的揚聲器,而不是一個個人的分享平台。

甚至有1/7的帳戶沒有發過自己的推文,就是中共這種各種外宣手段不斷的發,1/3的帳戶是過去三個月註冊的,1/7帳戶是沒有一個關注者的,我們剛才講那個情況。明顯這4,600個帳戶都是在中共或者它的媒體手中掌握的,就是說作為它的發聲器使用,這也讓美國很震驚,因為美國人獲得現在資訊的渠道,就是自媒體推特上是一個很重要的渠道,竟然有4,600個轉發的揚聲器,這等於是干擾了美國人的生活。

而且國務卿蓬佩奧6日的時候也發表聲明說,中共針對美國黑人佛洛伊德的悲劇無情的利用,以自己的方式去做這種可笑的宣傳,大家想一想,可笑的手段有那些?其中就包括了推特上的這些,中共控制帳號這種可笑宣傳,這就是《中國日報》推特的兩個基本情況。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看到這些情況之後,您有沒有驚訝這個大外宣的大手筆,以及這種在這個社交媒體上滲透的深度呢?

陳破空:一點都不驚訝,因為看到這次大瘟疫中,很多民主國家都給居民發現金,像美國給成人發1,200,兒童發500,包括印度,還有很多的民主國家都是發現金,日本、歐洲國家,甚至半民主半獨裁的俄羅斯,在叫居家令的時候,都是帶薪在家一個月,但中共沒幹這個事情,中共不會給人民發現金,不會給人民錢,為什麼?它的錢有它的用途,一切為黨服務,黨的利益高於一切,一切為了保黨保政權,所以它把這些錢支付在大外宣毫不奇怪,這是眾多維穩費之一。

它在費用上支付,其實有兩個宣傳,社交媒體上,一個是國內的社交媒體,國內社交媒體它現在非常狡猾,王滬寧他們非常狡猾的一個手段他知道正規的黨媒官媒沒人看沒人學,他就把這個微博微信來編一些東西,假裝看成是民間在互相發,真真假假在裡面發。實際上就是王滬寧中宣部他們幹的這些事情。神神叨叨的一篇造謠:美國又怎麼了,美國又在甩鍋。

所以說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是瘟疫之源,而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在微信微博上,80%的人還認為美國是禍害之源,宣傳了這個程度。再一個是國外,國外這個推特、臉書、YouTube都是中共的平台,這個由來以久。去年香港大抗爭已經被截錄揭露一批了,20多萬個帳號先後的被關閉,在這個YouTube、臉書啊等等他們是抹點香港的抗爭者,散布香港的假消息已經被撕破。那麼這最新的這個時候推特撕破了4,600個中共的官媒宣傳。

主持人:水軍帳號。

陳破空:這是新的一波而已,就是中共的水軍猛到這個地步。猛到可以把一個親共份子,一個中共塑造的人物拱上高雄市長的寶座,結果經過一年半又摔了下來,罷免了。就中共的2018年整個顛覆了臺灣九合一大選,當時年終我就給臺灣打招呼,2018年中間我就打招呼,中共可能會這麼做。果然幾個月後就發生了這件事情,那麼後來臺灣是做了很大的努力,包括禁紅媒、禁滲透,這個防範才止住了。

所以可以看到中共網軍、水軍的猖獗。那麼現在,推特也好,臉書也好,YouTube也好,可以說掃除中共的影響。而中共在上面可以說是氾濫成災,而且中共有得是錢往裡面投,都是人民的血汗錢人民得不到補貼,這些錢都投在上面,說這個是跟中共的本性一脈相承。

主持人:那您覺得在現在這種大瘟疫然後香港的大背景下,包括這個全球對中共這種反制的這蓊大背景下。中共放這麼多的資源在大外宣上,它想起到什麼樣的目的?它真的認為人們會相信它這些宣傳嗎?

陳破空:中共它總是跟人類的願望相反。你如果說希望中共說大瘟疫的事,你是不是集中於賑災濟民,或者是援助國際社會?還是說你做錯了,是不是帶著一點歉疚來援助別的國家?它不是,它完全相反,它要趁人之危,它要趁混水摸魚。它正是因為大瘟疫,它一方面用大瘟疫重創其他各國,另外要控制醫療物資,銷售假冒偽的物資來禍害各國。

還有就是把錢更多的大外宣來造謠言。它不是人家說它你隱瞞這個傳播病毒,你應該道歉你應該賠償。它不是,它不僅是拒絕,它反過來大造謠言,往別人身上甩鍋。就像這個泥巴戰抹黑,就像那個街上的那個小偷,人家明明看到他偷了,摸了包了,他反過來咬人家一口。

主持人:反而要採取進攻的態勢。

陳破空:他反而說你偷了你摸了,對不對?搞得周圍人分不清是非。這個就是流氓戰術,這個是泥巴戰的流氓戰術。說中共現在是爛到了黑到了這麼一個程度,就是已經不需要任何的底限了。它是反其道而行之,把大量的金錢投在大外宣上。它認為它可以有所獲,其實從宏觀上來看,只不過是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而已。只不過這個稻草很貴,這個稻草就是這個龐大人民的血汗錢,什麼1,900萬美元甚至可能多少億?按照以前這個說法,45億美元的大外宣的費用所支撐一個金色的稻草罷了。

主持人:趙培先生也請您談一談,其實最近除了這二個有關大外宣的情況之外,還有澳洲也有一個報告:說中共現在在澳洲的這個統戰,包括對海外華人社區的滲透,包括甚至是對主流人士的這種滲透,都非常非常嚴重。所以就是一方面他做這些大外宣也好,統戰也好,是不是一個是起到一些這個影響輿論,影響海外華人這樣的一個思想的作用。另外一方面它是不是也有這個干預對方的社會,甚至對方的政治這樣的目的?

趙培:是的,這個目的非常明顯,你比如說它對海外華人的滲透,它通過大外宣的方式它買了很多華人的報紙論壇,上去發表它的文章,它其實跟包括它在微信上,海外自媒體搞的一些自媒體去轉發這些文章。它其實主要目的,在對海外華人是兩個目的。一個是希望海外華人把它的這種同樣在國內說的謊話,它在海外出口轉內銷去欺騙國內的父老鄉親相信,它說海外的青年同胞也這麼說,它要達到這樣一個出口轉內銷的效果。

第二個目的,它是想欺騙海外華人,來給它當作打手、吹鼓手。那麼具體事例我們說了加拿大的例子,加拿大這一次由於這個中共病毒疫情擴展,中共在海外為了甩鍋,它就煽動海外說疫情導致海外排華。我就很好奇了,拿一篇它的文章來看一看,主要說了什麼,它說了二個要點:第一個要點它先說加拿大有這種華人受到歧視的案例,對這是對的,這就是說三分真相。那麼剩下的第二個觀點,它就是說中共被全世界追責是種族歧視是歧視華人,第二個觀點主要是這個觀點,甚至比第一個篇幅要大,這個就是它七分假的部分。

它要煽動加拿大的華人來攻擊加拿大的媒體,攻擊加拿大的國家來讓加拿大不參與到對中共追責的這個過程當中。具體事例就是海外華人它受到這一系列文章的煽動之後,他開始攻擊大紀元揭露中共的文章。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他們甚至和西方一些媒體合作來攻擊大紀元。老外都看樂了,老外覺得大紀元的背景就是華人媒體,你怎麼能說它欺負華人呢?它只不過是在揭露中共政府做為一個政權犯的罪而已,是一個政黨犯的罪而已。

它就利用這個大外宣它就做到了,三分真七分假,鼓動華人給它當一個造假的吹鼓手,給它當槍使,在海外製造海外華人和海外當地的主流民眾和當地政府的一個決裂。另外它也利用海外華人製造的一個所謂假的華人的聲音,妄圖影響海外政府來達到它甩鍋的目的。這一系列的操作,說個不好聽的就是為了它自己的利益,賣了所有的海外華人。

主持人:是,影響了海外華人在海外這個聲譽,那破空先生澳洲這個報告它講了很多。它說中共的這干預在全球擴大,而且它就說未來可能中共這種操作滲透會更加明目張膽。所以它就建議西方社會要根據,不同的國家根據不同的情況去看怎麼應對。而且它說你們要看看自己到底它統戰滲透到哪些方面,在您看來就是說您覺得西方社會應該怎麼樣去應對?

陳破空:應對方式很多,其中一個就是具體的這個媒體。比如中共買了這個,中共辦了這麼久的《中國日報》英文版,證明它失敗了,它要辦這個海外的CGTN這些電視網也失敗,為什麼它失敗?一個證明就是它居然要去買別人的報紙的內頁來宣傳自己,說明自己的賣不出去,沒有銷路。所以儘管它中文的東西可以欺騙海外的中國人,就像趙培講的一樣。

因為海外中國人他不看當地語言的報紙,不看英文,不看西班牙文,不看德文。他雖然居住在這些國家他還看中文的東西,所以中共對海外的中國人下手,說這些東西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具體的別的國家的人它影響不了,結果呢它就去花巨資去購買人家的內頁,《華爾街日報》什麼《華盛頓郵報》內頁,但是有一個就是《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應該在美國有一定的立法,所以《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是基於新聞自由在發的。

英文的單詞叫journalism 獨立的新聞媒體,但中共叫propaganda 跟新聞自由是對立的,它是扼殺新聞自由的。但是一個裡面夾的內頁是propaganda的大外宣,而外面是自由媒體是《華爾街日報》,你怎麼這二者怎麼能相容呢?就好像拿民主的外衣給專制做包裝。我想美國國會或是相關的監管部門通過相關的法律可以制止這種行為,制止這種唯利是圖的行為。

某些美國大報因為是誰給了錢我就給你刊個什麼。如果是因為給了錢就刊登什麼那麼好,那如果有人給它錢刊登納粹德國的復活,這可以嗎?這絕對是不行的。或者是有人給它錢刊登恐怖主義, 大唱這個什麼賓拉登或是巴格達底的這個讚歌,大唱這行嗎?所以這說明了警惕心還不高,對共產黨的警惕心還不高,對中共。所以美國是大有可為的,就針對這些報紙取消這些內頁,禁止這些內頁就可以做,但是要做的宏觀事情就更多。

主持人:是,這個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美國還會媒體報導說還會另外增加五家對中共官媒把它們定義為外國使團。那據說這個《鳳凰衛視》 就包括在其中,您覺得這樣的舉措是不是也是比較有意義?

陳破空:肯定是越來越多,實際上所有的中國媒體只要沾一點中共,沾一點中國,全都是政府的代言人,全都是所以說是增加這個單子,只會越來越長。

主持人:5家5家的不夠。

陳破空:這些單子只會越來越長。這證明了美國在越來越採取強勢的態度針對中共,現在成立了國際上的議會聯盟一樣。這個議會聯盟的一個起步就是建立一個國際聯盟去對付中共,就明確的定義現在人類最大的威脅就是中國共產黨,就是共產中國。由中共所綁架的這個14億人,這個紅色中國成了全世界的最大威脅。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也談您談一談,您覺得西方社會可以怎麼樣應對,另外一個就是在疫情的這種發展以及經濟的這個惡化之下,中共會不會在大外宣方面也會有些力不從心了呢?

趙培:首先說海外怎麼應對這一切,首先是你要引起足夠的重視。美國有很多有先見之明的政客和媒體人,他已經發現這個問題,甚至美國現在已經有些政客提出來,中共的統戰系統怎麼應對這個問題。因為他發現這的滲透甚至是大外宣明面上你可以讓註冊使團之後,你就可以看到它所有的活動。它花的哪些錢你都能夠看得出來,那麼它滲透它收買的人怎麼辦?它收買的這些機構怎麼辦?你怎麼去針對怎麼鑑別。

這其實是一個美國需要一個嚴格思考的問題,比如說中共的千人計劃,美國能擋得住。那麼它收買了美國的這些資深的教授替它發的這個文章,你能不能擋得住呢?這一次WHO又鬧了一個笑話,就是它迅速的把無症狀患者人傳人的話給收回了,為什麼?因為它之前引用中共媒體消息說不能人傳人,這是中共的一個學術文章說的,輕症狀和無症狀不能人傳人,它迅速給回絕了。那麼今天如果中共收買美國的一個教授在美國的媒體上發了這篇文章,中共可以堂而皇之的讓WHO去引用那麼你怎麼辦?所以這一系列的事情涉及到一個外國人代理法,它要怎麼加強的問題,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新聞媒體法你怎麼樣加強的一個地步,我們知道川普總統做了一些事情,比如說任命了新的新聞主管,給管理《美國之音》這些機構。另外它也希望推特這些做為一個平台不能有自己的這個審核標準或者是一個扼殺言論自由的保守言論的標準,這些都是其中的一步,可以限制到紅色的中共的滲透。另外這些東西還不夠,就是說你應該在新聞法中要求這些拿中共錢發文章的,你應該打上一個大大的廣告的標題。因為你拿錢發文章,它就是廣告,在中國就叫有償廣告,有償新聞它就是廣告,你應該大大的標題打上去。美國人就能明白,喔!這不是他的觀點。

而且我發現它一個具體的作法,就是中共經常買的言論版,就是正常新聞版可能有些大媒體有嚴肅性我不賣給你,但是言論版那邊的意思就是說好一點的,中共可以說外交使團比如說大使我登一篇文,大家一看這是中共大使的,可以不信。那不好一點的,它就說新聞評論員或者是一個美國人登的一個文章。那這個問題你怎麼界定它是一個美國人登的文章,但是這筆錢是中共花的,把這個版面買下來。你應該把這個觀點直接套括號中共付費,或者是外國使團付費這個新聞,這樣的話就讓美國百姓不受騙。

另外就是一個問題,中共買這些版面的原因就是,這些版面原本可能登載的文章是揭露中共邪惡的。在這種情況下就是說,媒體這個方面應該鼓勵有些保守的媒體去出來說話,這是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對中共的聲音造成制衡,才是第三個方面的觀點。所以在這三個方面下手,一方面是政客立法的下手,第二個是新聞立法的下手,第三個是鼓勵自由媒體出來制衡中共宣傳的下手,這樣才能讓西方的整個媒體走向一個正常的,不被中共干擾的這個結果。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因為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那我們就先談到這裡。謝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