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不堅仙境遠 了卻前塵再續緣(圖)

欣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李清,青州北海人,家族世代以染布為業。李清自幼喜歡道術,長大後經常迎請齊魯一帶的道士,畢恭畢敬的向他們請教。雖然一直沒有什麼收穫,但他求道的意志卻更加堅定。

李清家境富裕,是一方富豪。他的子孫加上內外親戚,有近百戶之多,都是當地的有錢人家。每逢李清壽辰,親戚們都爭相送來賀禮。李清生性仁厚儉樸,從不拒絕親戚們的好意,收了禮就存放起來,多年以後,收下的財物早已堆積如山。

李清在六十九歲生日的前十天,忽然大擺宴席,召集家族成員相聚一堂,對他們說:「你們勤奮工作,不用我操心什麼,因此我一直生活得很好。然而我穿布衣吃蔬食,已經三十多年了,難道還會嚮往奢侈的生活嗎?你們敬我是長輩,每年生日都要送我各色吃穿用品,已經相當奢侈了。我把你們的禮物都收藏在庫房裡,從未用過,視之如糞土,這不是白白耗費你們的財力,增加我的累贅嗎?何苦為之呢!感謝上天尚未收走我的精魂,馬上又要到我的生辰了,我知道你們又會競相送禮,我召集你們來,就是想讓你們停止這種做法。」

兒孫們聽了都說:「祝壽之禮自古就有,不這樣做,怎麼表達我們的孝敬之心呢?請您不要阻止我們,以免使親友們不安啊!」李清說:「如果你們不願改變做法,那就按我的心願做吧。好嗎?」眾人說:「請說出您的心願吧!」李清便說道:「你們各自送我一百尺麻繩,加起來就有千百丈了,用這個來祝賀我的生辰,不就能延續我的壽命了嗎?」眾人不解,說:「您的意思我們一定照辦。但是您這麼做,是什麼原因呢?」李清笑道:「好吧,終究要讓你們知道的。我身為下界俗人,一心向道,費盡心力的尋求、學習,卻不得要旨,如今已六十年了,卻沒什麼成果。我已是風燭殘年,想來也不過再有兩三年的精力,所以想趁如今尚且耳聰目明、腿腳便利,去實現我的志向。希望你們成全我。」

原來,距青州南面十里有一座高山,俯壓郡城,峰頂從當中裂開,豁口形成關崖。青州人都能看到這座山,平日裡,山上的煙嵐、雲氣、飛鳥,都歷歷在目。《圖經》上說這座山叫「雲門山」,當地人也叫它「劈山」。李清心中早有打算,此時趁機對親戚們說:「雲門山是神仙的洞府,我要去那兒修道。我生日那天,坐進竹筐,你們用轆轤把我放進關崖。我下去後用麻繩傳訊,如果無法通行,我就快速拉扯繩索,你們就把我拖出來。如果我能遇上神仙,了我心願,那我也能再回來。」聽聞此言,眾親屬都哭著勸道:「那地方幽深莫測,況且山精樹怪、毒蟲猛獸,什麼沒有?您怎麼能以千金貴體,隻身犯險呢?這哪是長壽的方法呀?」李清去意已決,說:「這就是我的志向。如果你們一定要阻攔,我只好私自前往。相比之下,還是用竹筐和麻繩比較安全。」親屬們知道無法勸阻,只好共同籌備此事。

李清生日當天,成百上千的親友紛紛送來酒飯。黎明時分,眾人聚集在雲門山山頂,李清向大家行禮告辭,便坐進竹筐。竹筐下墜很久才到達地面,周圍黑黑的,什麼也看不清,抬頭看去,天空只有手掌大小。李清拍擊山壁,猜測此間寬度僅夠兩人通行。東南方有個洞穴,可以彎腰進去。李清扔了竹筐,俯身進洞。起初非常狹窄,走著走著可以直起身子了。走了大約三十里,豁然開朗,很快到了洞口,眼前的山川風物、雲煙草木,都不像人間。李清極目遠眺,看到東南方數十里,隱約有房屋。走到跟前,只見一座陡峭的高臺,臺階險峻,從南邊可以登上去。李清滿心虔誠的拾級而上,心中忐忑。上去之後,看到一座莊嚴的樓宇,朝裡張望,看見四五個道人。李清敲門,有童子應聲詢問,李清自報家門道:「青州染工李清。」童子在門內復述他的話,中堂有人說:「李清他來了?」說完便召他進去。李清誠惶誠恐的上前拜見,只聽窗邊一人說:「還不該來,怎麼急急忙忙就來了?」說著讓他拜見各位仙人。

正午時分,一位白髮仙翁進門來,說:「蓬萊霞明觀丁尊師新到,眾仙邀請各位到上清赴會。」在座的仙人起身出發。有人對李清說:「你暫且留在這裡。」臨走前又囑咐他:「千萬不要打開北門。」仙人走後,李清巡視院宇,打開東西門,不覺飄然若仙,自以為將永遠住在仙境裡了。又走到北邊,見北門斜掩,一時忘了仙人的囑咐,逕自出去張望,沒想到青州就在下面,李清目睹家鄉,離別思歸之情瞬間湧起,許久才平息。他十分悔恨,趕緊回到屋內。眾仙都已回來,之前的仙人說:「告訴你不要開北門,竟然如此糊塗!可見仙界不是隨便就能來的。」說完給他倒了一杯酒,酒色很白。李清喝下酒,仙人說:「你可以回去了。」李清磕頭哀求,又說:「我已無路可回了。」眾仙說:「你有緣至此,只是時機尚未成熟。你不用擔心無路可回,閉上眼睛,兩腳著地就到家了。」李清知道不能留下,只得向眾仙流淚告辭。一仙人說:「既然遣他回去,得讓他有辦法謀生才行。」李清心想:我家境富裕,怎麼會沒辦法謀生?另一個仙人對他說:「你去書閣上取一軸書。」又說:「你回去生活無著,可以憑這個謀生。」

李清閉上眼睛,感到身體像飛鳥一般,耳畔響起風聲水聲。很快感覺兩腳著地,睜開眼,眼前正是青州南門,時近傍晚。城中街巷看起來沒什麼變化,然而房屋景物、行人裝束,都和他離開時截然不同了。李清獨自走了一整天,一個熟人也沒見到。走到自家大門前,發現早上出來時的門面陳設,已經完全變了樣。左側有人做染布生意,李清過去搭話,那人自稱姓李,指著旁邊的大宅院說:「我家原是北海的富戶,這裡曾是我祖先的基業。聽說先祖在隋朝開皇四年,一個人用繩子吊進南山裡,下落不明,之後就家道中落了。」李清聽後,黯然許久,之後便改名換姓。在城中流落時,他拿出仙人的書軸一看,原來是治療小兒的藥方。那年正逢青州小兒染惡疾,唯有李清手到病除。靠著這個方子,沒過多久,他又積累了不少財富。當時是唐高宗永徽元年,北海有不少人知道李清,齊魯一帶跟隨他學道的有千百人。永徽五年,李清向門徒辭行,說:「我要去泰山看封禪。」之後不知所蹤。

李清一心向道、力行不輟,縱然養尊處優、兒孫滿堂,也不改其志,年近古稀仍獨闖深山尋仙問道,實在難能可貴。能夠抵達仙境,是心誠使然,也是因緣使然。只是他尚未捨盡對世間的眷戀,只得回來繼續修持。目睹時過境遷、人事變幻,他終於明白世事如夢,無可執著,得道的機緣也就真正成熟。迷與悟,正是一念之遙啊。

(典出《集異記》)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