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明:「世界第二」的錢花到哪裏去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兩會最後一天,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布的一項數據震驚了許多中國人:「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

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竟然還有這麼多貧困人口,很多人感覺難以接受,狂熱的民族自豪感從虛空中跌落下來。當人們習慣於高喊「厲害了,我的國」時,似乎忘記了視頻中經常出現的場景:山村裏破敗的村屋、一貧如洗的家庭、用磚頭搭起的課桌……

被淡化的貧困

在中共「偉光正」的宣傳下,貧困被淡化,被遺忘,但不意味著不存在。事實上,2017年據世界銀行的統計,約5億中國人──佔人口約40%,生活在每天不足5.5美元的條件下,也就是每個月的收入在1000元人民幣左右。依中共官方貧困線的標準,即年均收入在2300元以下、平均每月的收入只有200元的赤貧人口為3000萬。

中共在2015年聲稱2020年脫貧,如今到了2020年,卻爆出許多地方官員擔心因無法達到要求而遭到問責,紛紛演戲造假,被人斥為「數字脫貧」。2020年5月27日,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委員在微博發帖稱,他去調研廣州扶貧項目,問村民:扶貧項目有沒有幫到你們村民?村民的回答卻是:幫到村委。也就是說,村委的幹部們得到了扶貧款的項目,而村民沒有。

《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指出,「頂端1%的家庭佔有了社會財富的約三分之一,而底層25%的家庭卻只擁有1%左右」。貧富差距極大,人間悲劇頻頻出現:2020年5月25日,四川省雅安市漢源縣發生人倫悲劇,有一名女子帶著兩名幼兒跳橋身亡。2019年4月21日,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的一名母親帶著三個孩子從米易龍橋跳河溺亡。2018年10月,湖南省新化縣一母親帶著兩個幼兒跳水自殺身亡……

誰導致貧困?

捫心自問,中國人開始富裕起來,不是從「站起來」開始的,而是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開始的,中國融入世界經濟之後,中國人以自己的辛勞與智慧創造了財富,而中共的錯誤政策曾把中國帶入絕境。

回溯中國歷史,人口眾多、幅員遼闊的中國早就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公元元年中國國民總產值(GDP)是世界第二,公元1500年世界第一,近代才被美國超過。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時,中國的國民總產值還是世界第二,1949年中共篡政前是第四,到1978年所謂「改革開放」前降到全世界第九。

從人均國民總產值來看,中國1948年排世界各國第40位,到了1978年就成了倒數第2位。原因是,從1949年中共篡政之後,中共搞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等等,導致中國經濟幾近崩潰。

在中國,1976年全國農村每個社員從集體分得的年收入只有63.3元,1977年全國有1.4億人平均年口糧在300斤以下,處於半飢餓狀態。1978年全國有2.5億絕對貧困人口。根據聯合國和世界銀行的指標,當時中國在貧困線以下,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然而,中共卻欺騙全中國人民,說全世界還有很多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等著我們去解放和救助。儘管當時的中國才是真正的貧困國家,很多中國人卻對中共的宣傳信以為真、狂熱跟隨。

1949年,毛澤東訪問莫斯科時對斯大林說,為了革命勝利,中國準備死3億人。後來斯大林的繼任者赫魯曉夫評論說,「毛澤東不是瘋子,它比希特勒、斯大林更狡猾和殘暴。」

百姓的生命與溫飽,在中共的眼中視如草芥;而將百姓置於貧窮和動盪之中,對中共的統治大有「裨益」。貧窮和動盪能讓百姓除衣食生存之外無暇他顧,沒有時間和力氣獨立思考、接受教育和傳承文化。

世界上最貴的政府

今年武漢及湖北兩會期間,地方政府出於維穩考慮,沒有公布一例新增病例,卻給全世界帶來災難,被斥為中共史上最昂貴的兩會。

實際上,中共也是世界上最為昂貴的政府,中國人對它的「供養成本」是全世界最高的。讓我們來看幾組數據:

紐約,世界經濟之都,人口1800萬,國民總產值26,000億美元,「市領導」6人──1名市長,3名副市長,一名議長,一名副議長。

東京,人口1300萬,GDP11,000億美元,「市領導」7人──1名市長,4名副市長,1名議長,1名副議長。

中國遼寧的鐵嶺市,人口300萬,GDP46億美元,人口是東京的五分之一、紐約的六分之一,GDP是東京的0.42%、紐約的0.18%,但「市領導」卻有41名,是東京和紐約的6倍──市委書記1名,副書記1名,常委11名,市政府市長1名、副市長9名、市長助理3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7名,政協主席1名,副主席8名。市政府還有20名處級副秘書長,平均每個市長配備了兩個秘書長!

中國河南的新鄉市,人口565萬,GDP100億美元,人口不到東京的一半、紐約的三分之一,GDP是東京的0.9%、紐約的0.4%,但是市領導卻是43名,同樣比東京和紐約的市領導多6倍。

不要以為這些書記、主任、常委只是一個個尊榮的牌位,不必花錢養。正相反,這些「領導」、「公僕」們是老百姓的沉重經濟負擔:專車、秘書、豪宅、「工作」宴請、「交流視察」、出國「學習」、「意思意思」,等等等等!每一項都是老百姓在支付!2007年,僅出國考察、公車、吃喝三項,「公僕」們就揮霍了9000億人民幣,是2007年國家支付衛生事業經費1800億人民幣的5倍!是2007年中央財政教育支出1100億人民幣的8倍!也就是說,「公僕」這個不到全國人口4%的群體,消耗了全民財政收入的30%!這還只算公務員部份。

而這種「供養」成本,德國是財政收入的2.7%,埃及是3.1%,印度是6.3%,加拿大是7.1%,俄羅斯是7.6%,而我們中國是30%!

中共前三十年「抓革命,促生產」,「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挖出的階級敵人越多,官兒做得越大;後幾十年是用經濟來維護統治的合法性,追求血腥的GDP至上,不顧及民生與環境,只為升官發財。貌似不同,但中共萬變不離其邪,掠奪和傷害人民的嗜血本質不變。

不堪的維穩費

連續數年,中共的經濟數字GDP已至近一百萬億的規模,財政收入也達到二十餘萬億元。除了政府支出,中國人民創造的財富,有很大一部份被中共拿去維穩了。以2018年為例,中共的維穩費用大體相當於預算支出中的公共安全支出,中央和地方的加起來高達1.28萬億,與1.1萬億的國防總支出可謂不相上下。

用於極度貧困人群的低保費用是多少呢?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2016年全國各級財政共支出城市低保資金687.9億元,農村低保資金1,014.5億元,兩者合計一共是1,702.4億元。這意味,中共用來救濟窮困家庭的資金只約佔其維穩費用的15%左右。

巨額的維穩費花到哪去了?花到監控和打壓民眾上去了,名曰「維穩」,實為打壓。

在1999年之前,維穩費佔財政支出比例並不大,但是從1999年開始,比例逐年上升,從每年1千億人民幣,直至2016年9千餘億,近年來一直維持在1萬億的基準。

為甚麼是1999年維穩費開始激增呢?根本原因,是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於全國上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打壓,丑類江澤民赤膊上陣,調動財政款項,在全國範圍的公檢法、街道、單位、學校、外交等等全方位參與迫害。

在江澤民眼皮底下的北京,首當其衝從公共財政中大肆抽血: 根據北京1998年至2002年官方財政數據,2001、2002年北京基本建設的財政預算急劇下降,農業和教育支出也於2002年開始回落,而政法支出增長率的排名,卻從1998年的倒數第二躍升至2002年的第一,增長幅度(37%)大於其它所有各項投資預算。而1999年這個分水嶺,恰恰是江氏集團大規模打壓法輪功的開始。

每年的兩會、「四﹒二五」(法輪功學員上訪中南海紀念日)等,中共如臨大敵,興師動眾,在全國範圍內抓捕、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其靡費民資民財之巨,可想而知!每年這筆巨大的維穩費,就是拿出一半用於民生、民用,都可讓眾多的百姓得到應有的照顧。

5月31日下午,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做客央視新聞直播間示警:秋冬第二波疫情肯定會發生。

從歷史上的中共,直至今天的中共,對於百姓生命的漠視,對於維護強權的嗜血,從來沒有任何變化。任何對他們回心轉意的指望,都是最為危險的思維誤區。唯有徹底解體這個邪惡的政權,中國人才能真正找回屬於華夏子民那份尊嚴,這一天,這一刻越來越近了,希望您在歷史的巨輪面前做出正確的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