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實就業壓力幾何?究竟來自何方?

作者: 文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1日訊】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中國經濟就業情況堪憂,失業率也被學界討論。6月9日,海通證券發布研究報告進行了分析。

在4月份,中共政治局會議就曾提出「六保」。從此前「六穩」到現在的「六保」,凸顯了官方底線,而其目標相同之處,在於就業都居於首位。中國總理李克強在5月份的政府工作報告同樣強調,「今年要優先穩就業保民生」、「千方百計穩定和擴大就業」。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中國經濟,同樣就業情況堪憂。

6月9日,這份由海通證券高級宏觀分析師於博執筆的報告寫道,就業形勢卻依然嚴峻。4月份,城鎮調查失業率依然位於6%的高位,比去年同期高出整整1個百分點。而1~4月份的城鎮新增就業僅為354萬人,較去年同期下滑了23%。

報告認為,從政府預期目標的調整不難看出就業形勢嚴峻。今年城鎮新增就業目標下調到900萬人,這是2009年以來的首次下調,而城鎮調查失業率目標也上調到6%。而歷史經驗表明,1~4月城鎮新增就業佔到全年的33%~36%。如果假設疫情對後8個月新增就業影響程度保持不變,也即1~4月新增就業的佔比為34.5%,那麼今年全年依然可以實現1,026萬的新增就業。而城鎮新增就業目標是900萬人,這不僅表明後8個月就業壓力依然較大,也意味著政府預留了一定空間。

6%的調查失業率恐怕還不足以反映真實的就業壓力。比如,今年大學畢業生人數高達874萬,是3大就業重點群體之一,而今年考研究所報名人數增幅高達16.3%,也從側面印證了就業形勢的艱難。真實的就業壓力可在3個方面顯現,一是退出勞動力市場的群體,如大量的農民工返鄉之後並未返城,估算這部分群體人數超過2,600萬人。二是新增失業群體,估算這部分群體人數超過300萬人。三是在職未上班群體,估算超過1,400萬人。

報告認為,兩類行業人力成本佔比較高:一類是以非銀金融為代表的現代服務業,以及以計算機、國防軍工為代表的高端製造業;另一類是以休閑服務、紡織服裝為代表的勞動密集型行業。

從中國多個渠道傳出的信息來看,在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史無前例的失業大潮正在中國蔓延。不過,非官方的失業率估計遠遠高於官方數字。中泰證券的測算稱,中國的失業率約為20.5%,有超過七千萬人失業。

據官媒《新京報》5月29日報導,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李實認為,有相當規模的老百姓當前遇到了就業收入問題,政府要想辦法、並且有辦法穩定經濟,解決老百姓的問題。疫情之下,對於城市裡在政府機關、事業單位、大企業工作的人來說影響較小,受影響大的主要是城市裡的農民工群體。就業受到整個總需求的影響,「大家都去擺地攤,真正能掙錢的有多少人?畢竟還有一個需求領域。即使在流通領域,搞活一點,促就業、增加收入的作用還是有限的。」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