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潘東凱:中共滲透自由國家 港人無處可逃必須抗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2日訊】中共近期以「大外宣」方式,大力炒作美國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發全國性騷亂,不過,其隱身暴動後的「影子」卻也隨之若隱若現。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做賊心虛、心知肚明」。他還說,馬克思主義通過蘇聯變異後,輸入中國由毛澤東繼承後發生變異,而今中共第四代再變異毛澤東的政治意識形態,向世界輸出另一種形式的革命,「他們把它改頭換麵包裝過再造,透過很多地方,很隱晦的散播全世界。」

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由抗議演變為騷亂,已蔓延美國數十城市,暴徒放火燒建築物、車輛,不斷「打砸搶」。組織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或「黑命貴」)及ANTIFA(安提法,反法西斯主義運動),被指策劃、煽動這場暴動。川普則宣布ANTIFA為恐怖組織。

「這次這個黑人暴動很奇怪。」潘東凱說,1月28日CNN報導,美國情報部門破獲大陸一偽鈔集團運了90萬一元面額的美鈔,至明尼蘇達州。而偽鈔集團往往由黑幫操作,大陸黑幫與中共關係密切,裡面有中共的黨委組織,「所以中共完全知道會起什麼作用。」

他提出疑點,「明尼蘇達州就是暴動爆發的源頭,弗洛伊德被殺的地方。」弗洛伊德在夜總會工作,涉案警察德雷克.喬文也在夜總會兼差,「夜總會在地方背後往往有黑幫勢力,黑幫是使用偽鈔的,做偽鈔的。弗洛伊德不會與這個警察沒有直接的接觸,也就是說這個警察究竟是否意外殺一個不相識的人?這個也是個大問號。」

「還有一些報導說,在這個黑人被殺後,這個黑幫支持、下本錢去搞暴動、搞搶掠。」他說,美國情報部門出身的國務卿蓬佩奧必定掌握這些訊息,所以當中共以大外宣大肆炒作,將自身踐踏人權的惡行合理化,蓬佩奧罕見地以措辭嚴厲的轟中共「下流」(Obscene)及「可笑」(Laughable)。潘東凱說:「中共自己就做賊心虛、心知肚明。」

暴動發生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以「美式雙標,該破產了!」作為報導標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冷嘲熱諷,暗指美國對國內及香港示威者有雙重標準等等。

潘東凱指「反法西斯主義運動」ANTIFA是個神祕組織,背後資金來源不明,但向來與川普意見相左的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就曾於2017年譴責ANTIFA,是一個有恐怖背景的組織,而且對美國的管治不利。「這樣的一個組織,它的背後有政治和黑勢力在的。」潘東凱還說,「Black Lifes Matter,這一個組織從來就是得到中共的同情和鼓勵。」

對於中共及香港親共媒體,將香港抗爭者比喻為美國暴動者,潘東凱十分氣憤,他表示,這場暴動至今已導致6名美國警察喪生,涉案警察也已遭到逮捕或停職,反觀香港反送中抗爭以來,卻沒有一個港警因暴力執法而被抓,「而且在道德上,我感覺到非常的憤怒,我們的手足,有死的、有傷的、有坐牢的。他們走過金舖、走過珠寶行,他們動也沒動。」

「他們要打爛的是象徵權力的符號。例如,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徽號、立法會的標誌。他們只打爛和中共有關的。」潘東凱說,「怎麼可以把他們和美國那些走進商舖搶劫財物的人,將之並排類比?他們這樣去侮辱香港的抗爭者,去同情這些在美國真正暴動的行為。」

日前香港泛民主派人權團體「香港社會民主連線」和外國學生到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外,抗議佛洛伊德之死,「有一個美國人在社交媒體上,呼籲人們和他一起去美國領館抗議。但是我有朋友查了這個人的背景,他應該是中共的外圍分子,其實是有很多這種人的。」

「這些所謂的『泛民』或者『左膠』這些人,我不客氣的說一句,他要不是很笨,要不就是很奸。」

近年來,中共在國際上扶植、吸收各類組織、團體,甚至黑道團伙,藉此輸出意識形態,甚或製造事端,進而控制國際輿論及形勢,增大影響力,實現稱霸世界的野心。

潘東凱表示,中共多年來向世界輸出意識形態,且已滲透國際社會。而這意識形態經過時間變異,更為隱晦。他說,共產主義是人傳人的病毒,最初馬克思主義進入蘇聯發生變異,傳入中國由第一代毛澤東繼承後再變異,如今第四代繼承者習近平再發生新變異,向世界輸出另一種形勢的「革命」。

「他(習)把毛澤東的政治意識形態,向全世界輸出,他們改頭換麵包裝過再造,不是輸出以前的『世界革命,無產階級團結起來』,不是講這樣東西,是把中共的影響力,透過很多地方,很隱晦的散播全世界。」

「它的化妝,最初是很成功」,潘東凱說紀錄片《假孔子之名》揭露中共以設立孔子學院的方式,滲透西方國家,「這些就是新的滲透,是改裝過的東西。它掛羊頭賣狗肉,但你看到孔子的招牌,你就失去了警覺性了。」

潘東凱表示,相對於英國及歐盟為首的德法兩國,對中共態度軟弱,目前美國執政團隊裡,國務卿蓬佩奧、安全事務部的副手博明等人,以及道德立場堅定的副總統彭斯,是國際上堅定的抗衡中共的力量。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美警民事件背後疑雲重重

記者:中共利用黑人死亡事件大做文章,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它們的炒作非常下流。這件事被中共炒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潘東凱:現在很多人說,這只是在打嘴炮。但要想一下,美國做事的作風和蓬佩奧本人做事的作風,他雖然做過中央情報局的主任,但他原本是一個民選的政治家,做過州長,他現在任職國務卿,等於外交部長,所以他一直以來都有外交風格和手腕,不會單刀直入罵對方。

我想在國際上如果你是中立,你會同情,因為他(蓬佩奧)是被人家人身攻擊在先,但要注意一個事是外交部長就是國務卿都是粉墨登場,你說當作去打嘴炮,其實是上升到什麼層面呢?為什麼美國國內的暴動又會上綱上線呢?這次這個黑人暴動很奇怪。所以中共自己就做賊心虛、心知肚明。

我要與大家解釋一下,我們不是講陰謀論,我們是講陰謀,這個世界是存在陰謀的。在1月28日CNN,注意CNN不是與川普友好的媒體,它經常是涮到他(川普)不留情面,是親民主黨的。

CNN 1月28日報導,在大陸有一個偽鈔集團運了90萬一元面額的美國鈔票,90萬就是90萬張,很大箱很大批去到明尼蘇達州,然後美國情報部門找到這些贓物,但它沒有詳情說抓了什麼人。

明尼蘇達州就是暴動爆發的源頭,就是弗洛伊德被殺的地方,明尼阿波利斯 (Minneapolis)。很清晰的說,中共管治之下的大陸黑幫,他們的活躍,黨是不會不知情的,黨不需要直接去做黑幫做的東西,但是黑幫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黨委在黑幫裡,因為黨委是每一個單位、每一個組織裡都有。所以説中共是完全知道會起什麼作用。

現在被殺的黑人,他原本是幫一家夜總會做事,夜總會大家都知道在地方背後都有黑幫,黑幫是使用偽鈔的,做偽鈔的,而這個殺人的警察他在星期六兼職做這個夜總會的保安,這個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裡都有地位的,人人都認識的,那個黑幫控制著這個夜總會,他不會與這個警察沒有直接的接觸,就是這位德里克·喬文(Derek Chauvin),也就是説他究竟是否意外殺一個不相識的人?這個也是個大問號。還有一些報導說這個黑幫的背後,在這個黑人被殺之後,是支持、下本錢去搞暴動、搞搶掠。我就說不是陰謀論,我們是成年人,有一般人的智慧,這事你說美國情報部門,曾經做個CIA的美國國務卿,他是否是傻瓜?

記者:在美國很多不同區域的暴力事件,都有中共的因素在裡面?

潘東凱:我們現在知道有兩個組織:一個叫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另外一個叫「反法西斯主義運動」ANTIFA,是反法西斯,但是這個組織非常神祕,背後資金的來源我們沒有人知道。現在民主黨反對川普總統到了瘋狂的地步,但是民主黨裡的重要人物,例如Nancy Pelosi(南希佩洛西),她曾在2017年譴責過ANTIFA,是一個有恐怖背景的組織,而且對美國的管治不利。這樣的一個東西(組織),並不是它說反法西斯就反法西斯,它的背後有政治和黑勢力在的。另外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這一個組織從來就是得到中共的同情和鼓勵。

美港抗議者本質不同 泛民左膠是笨還是奸?

記者:香港本地泛民政黨支持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他們到美國領事館去抗議,他們搞不明白?會否變成幫了中共?

潘東凱:有一個美國人,他在社交媒體上呼籲人們和他一起去美國領館抗議。但是我有朋友查了這個人的背景,他應該是中共的外圍分子,其實是有很多這種人的。所以我覺得香港人很天真,其實這真是很悲哀,這會令我們自己打亂自己。而且在道德上,我感覺到非常的憤怒,我們的手足,有死的、有傷的、有坐牢的。他們走過金鋪、走過珠寶行,他們動也沒動,我講說了多少次,當初和地鐵關係良好的時候,他們會買儲值票,還把零錢都擺出來,他們不會占別人的便宜。他們要打爛的是象徵權力的符號。例如,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徽號,立法會的標誌。他們只打爛和中共有關的,並沒有動香港這邊的。在立法會裡有前任主席的肖像,他們也只是選擇性地破壞。我不是說打爛國旗,或者把國旗扔進海裡,是沒有破壞他人的財物。也就是說香港的抗爭者,他們毀壞一些東西,在地上寫一些「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口號,他們不會拿別人的一針一線。

怎麼可以把他們和美國那些走進商舖搶劫財物的人將之並排類比?他們這樣去侮辱香港的抗爭者,去同情這些在美國真正在暴動的行為!他們對香港的抗爭者,有沒有對自己良心上的譴責?這些所謂的「泛民」或者「左膠」,這些人,我不客氣的說一句,他要不是很笨,要不就是很奸。

中共輸出變異意識形態 假孔子之名散播世界

記者:美國很多暴動,後面都有中共的因素,「大紀元」系列的文章指出,共產主義不單止在中國和北韓的,它以不同的面目,滲透著其它國家、不同的地方。

潘東凱:自從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之後,我覺得很清晰,一般人我們理解,我們以前講,極權的起源,要找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的那些學術著作(《極權主義的起源》、《平庸的邪惡》),很簡單的一件事,這個是一個病毒,病毒有它的來源,但是也都有它的變異,而它是會人傳人的,即最初是一種的政治思想,馬克思那樣,當去到蘇聯之後,就變異,去到中國再變異。即是由毛澤東第一,就是那個「太祖」,去到現在的第四世習近平先生,它那個新的變異,它們是用另一種形式,輸出所謂的革命,即是說,習近平為什麼他說,讚這個改革開放的後三十年,不可以否定前三十年呢?他不是把文革照搬,香港有的人說文革重演,這個不是文革,他把毛澤東的那種政治意識形態,向全世界輸出,他們把那樣東西改頭換麵包裝過再造,不是輸出以前的世界革命,無產階級團結起來,他不是講這樣東西,他是把中共的影響力,透過很多地方,很隱晦的散播全世界。

記者:所以我們稱之為「黨文化」。

潘東凱:是的。

記者:共產黨的文化,滲透全世界,其實很多組織不叫共產黨,但它吸收共產黨的文化,用非常極端、暴力的手段拿到了一些利益,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有制度,有核心價值去做,其實它某種程度是共產黨的分支。

潘東凱:它的化妝,最初是很成功的,我的臉書朋友劉小姐Doris,她拍了一套戲《假孔子之名》即是說,孔子,儒家思想喔。毛澤東時代,批林批孔,和「五四運動」是打倒孔家店,他說「歌德學會」都有歌德,現在「孔子學院」,它那樣滲透,我們也都同情理解,最初西方的人,不會抗拒的。你(中共)宣揚孔子的理論,然後把中國的五千年文化,跟別的人分享,這些就是新的滲透。這些就是改裝過的東西。

記者:西方人怎會知道它是共產黨控制,那裡變成間諜機構呢?

潘東凱:是的,它裡面根本不是孔子,它掛羊頭賣狗肉,但你看到孔子的招牌,你就失去了那個警覺性了。

記者:這次中共大力炒作美國的暴力事件,那些小粉紅,在微信,很多的社交平台,都一直講這件事,和香港這裡對比。

潘東凱:其實這個,奸有奸輸,現在已經知道美國死了6個警察了,其實不止的,另外很多黑人的小店被人打爛了,現在美國警察,譬如說,推倒阿伯在地上,那人又被抓了,即是說,美國警察死的死,抓的抓,被控謀殺的那個罪魁禍首。香港抓過一個警察沒有?有沒有警察受傷,不要說死掉,香港的抗爭者,有沒有打爛那些不好什麼的,即是除了有政治標籤的一些地方。其實我自己就不是怕事,我一直都說,就算是「美心」,哪個集團都好,都不是進去打爛東西,因為我們不是這樣的人。

記者:香港三萬警察,真是很特殊的,公務員減薪,但他加薪。

潘東凱:是啊。

記者:他們現在有新的武器,胡椒球槍會令人們短暫的失明。

潘東凱:他那些胡椒球槍,原本是用那個化學藥物的影響力,但是他不是這樣用的,譬如,胡椒球槍也好,催淚彈也好,他向著你射,真的當作槍那樣使用,近距離的火氣,有那麼大的爆炸力,有這麼大的速度,射穿頭的。即是這些是殺人的武器,你試試向著太陽穴射胡椒球槍會是怎樣,是不是?即是說,他根本用這些驅散人群的器材,做最大的殺傷力,這些就是香港警察。

記者:現在市民,其實是沒有什麼動作的,即喊喊口號就抓的了,穿著校服都抓。

潘東凱:其實現在就是這樣,你成功了,它就狗急跳牆,老羞成怒。2014年的「佔中」,「和理非」「勇武」分得很清楚的,有的人要撞爛玻璃,有的人就不讓撞爛玻璃,現在那些家長去幫年輕人,我們自己不會破壞那些東西,但是,我們不會罵那些破壞東西的人。所以他(警察)就看你不順,就算唱歌,他都抓的,就算他覺得你的樣子,看不上眼,他都抓的,即是已很混亂的。

美國騷亂背後有人吃「人血饅頭」

記者:不單止香港這裡表面上很亂,連美國都好像很亂,在這樣的亂世,其實怎樣分清楚善和惡,正確和謊言呢?

潘東凱:我覺得那些所謂 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我覺得那個提出來就已經荒謬的了,我們知道美國NBA(國家籃球協會)很多籃球員講這些又講那些,其實這個活動進行了很久,但是我想問問,香港這幾年來,被打壓得這麼慘,這一班義憤填膺的人,他究竟在香港問題有沒有講過一句話?我的觀察是零,這一種就是雙重標準,要罵那些政治迫害一些少數族裔,是很容易的。

美國現在的警察,究竟是不是針對黑人?有一位女士坎蒂絲歐文斯(Candace Owens)她原本是左翼,支持民主黨,但是這幾年都頂不住了,她是一個KOL(關鍵意見領袖),最近,她以黑人的身分講,其實看看黑人的犯罪率,和黑人與黑人的仇殺,和現在警察所遭遇到的壓力,根本整件事,不是用一個種族的糾紛去分析,而是美國的內部的政治問題,是被一些人,我們不要用炒作這個詞,因為大陸很喜歡用,是被一些政治勢力利用,你可以說是抽水(占別人便宜),甚至是利用,甚至是吃人血饅頭。

聶德權:公務員有兩種身分論點漏洞多

記者:香港政府高官公務員聶德權說:「公務員需要兩種身分︰一個是香港的,一個是國家的」,引起了很大的爭議。他講這番話是代表自己還是上面叫他說的?

潘東凱:當然是上邊的意思。如果就這麼單純抽出這幾句說話,很難說它完全錯了,我是這樣講,因為比如說很多人他們參選從政,他都放棄了外國的國籍,但是,這個《中英聯合聲明》說50年的生活方式不變,還有,其實這句話說到底都是錯的。我很簡單的解釋,是邏輯上的錯誤,有很多真正的香港人他們不是屬於中國這個國家的,比如香港的非華人族裔,還有在香港服務的公務員,陶輝(香港警務處任職助理處長,英裔港人)他有否加入中國籍?莊定賢(英裔港人,香港警隊機動部隊校長)、陶輝這些人,是不是有中國人的身分?他們沒有的。就是說沒有中國人的身分(中共)一樣可以壓逼我們,只要他手上有武器。所以聶德權這個人講的表面上好像可以,實質上是邏輯不通的。

記者:好像法官也是的。

潘東凱:對,我們現在知道終審庭請了幾個女性的外籍法官,這是在《基本法》裡講清楚的,我們可以這麼做,以及應該這樣做。它(中共)當然有辦法,可能人大釋法之後說以後都不可以(這樣),或者他們可以,因為換掉我們司法系統裡的控制者,馬道立(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那些人又退休了,李國能(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那些一早就頂不住了,包致金(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又說什麼烏雲蓋頂啊,接著退休了,可以說(他們)個個都不歡而散。它真的可以一步一步的清洗司法系統,所以我覺得只要中共的本質不變,和中共在國際上還繼續的(被)這麼孤立的話,它都會狗急跳牆。那麼香港是更加的悲哀,這其實已經是一個定局了。

記者:美國說宣布制裁之後,北京隔了幾天都沒有什麼反應,是不是觸動到他們(中共)的痛處?

潘東凱:這樣東西我們要小心。很多人現在都在說:李克強是反習近平,又說:中共現在是不是軟化了。我覺得不是。如果由1921年成立的中共到現在,都沒有軟化,它是口蜜腹劍,是吧?就好像1936年《西安事變》之後,周恩來是笑面人,又說要跟蔣委員長合作,然後接著又將那些武裝力量表面上修編為國民革命軍,這些全部都是假象。中共永遠都不會軟化的。即是當毛澤東見基辛格、尼克遜的時候,其實他後面有一把刀,他那把刀從來都沒有縮過。

不過現在中共就覺得自己正在贏,為什麼這麼說呢?它搞得美國這麼亂,它認為它認為它很有信心在11月的時候美國會變天,所以它不就是不怕你(美國)了,是吧。美國一變天,拜登兩個父子對中國(中共)這麼友善,又可以跟他合作去做大投資,是不是?十幾億美元都不用想就可以管理(得了)。江澤民的名句「悶聲發大財」是吧?(中共認為)這個局面會出現的。

自由國家被中共滲透 港人無處可逃必須抗爭

記者:覺得這樣局勢會怎麼發展下去呢?

潘東凱:如果我們沒有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沒有了現在的安全事務部的副手博明這些人,我們沒有了美國在道德立場上這麼堅定的副總統彭斯,沒有了這樣一個團隊,我覺得美國不會有能力可以去對抗中共的。

看一看其它西方國家的領袖,約翰遜(Boris Johnson)染上武漢肺炎治好了,他都畏首畏尾的,雖然他比較好了。最糟糕的就是德國的默克爾(總理),法國的馬克龍(總理),你看他們合作;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共眉來眼去。其實歐盟就只得兩個(國家),其它國家都是叫做跑龍套,除了德國和法國還有什麼國家可以代表歐盟呢?現在馬克龍和默克爾這兩個都跪在中共的面前,拿著個兜。所以我認為如果美國這支旗倒了,中共就可以一統天下。

我們一定要作最壞的打算,就是差不多去到自由地區,都好像要地下作戰。為什麼這麼說呢?你去到一些歐美國家,那些谷歌、臉書、推特全部對中共友善的,它都會屏蔽你。是不是?這個全世界都沒有一個安樂窩了,我們去到哪裡都需要抗爭。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