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如此「法治國家」,衣服上有1989竟被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一貫號稱「依法治國」,是「法治國家」,但實際上,中共純粹就是個無法無天的政權,每天都在踐踏法治,想抓誰就抓誰,想整誰就整誰,根本不需要正當的合法的理由,國人毫無人權可言。最近,有位北京網友曝光了她6月4日在沒有被告知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在王府井被警察抓到派出所調查,人身自由被限制的親身經歷,就是個再好不過的例子。

她說,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6月4號5點我手持黑卡相機走在王府井大街上,剛坐在一個街椅上準備喝口水看看微信,同伴是否到了,這時一個年輕女警向我走來問我,以下用「警」「我」簡稱講述全部過程。

女警:你這是什麼相機?

我:索尼黑卡片機。

女警:都照什麼了?

我:什麼都沒照那,怎麼了?王府井不許照相嗎?

女警:不是,我就是問問你。

我:納悶中……

女警:你的衣服在哪買的?

我:京東上買的,更是納悶中……(心想衣服好看你想買?)

女警:哪天買的?

我:不記得了,有事嗎?

女警: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問你什麼,你都得回答。

這時又走過來一位年輕的男警,女警向男警指指我衣服左上的標,又讓我轉過身看後背上的圖標小聲說著什麼不讓我聽到。

男警:你的衣服哪買的?

我:京東。

男警:叫什麼牌子,有記錄嗎?

我:(納悶中,難道英文字母有政治問題)我查查,還好5月16號買的京東上找到記錄。我把手機交給女警讓她看我購物的記錄。

女警:拿到我的手機後開始翻看我手機的其他內容。

我:請你告訴我我的衣服有什麼問題嗎?我伸手準備從她手中拿回我的手機。

女警:手握我的手機對我說「你先坐會」,拿著我的手機向警車走去。

我:納悶+鬱悶=一頭霧水,半小時後女警回來。

女警:請你跟我們去一趟王府井派出所配合調查。

我:我有什麼問題嗎?手機被沒收了嗎?

女警:你不要多想,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女警+男警共五人把我帶上警車5點55分到了王府井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進了一間大約四五十平方米的屋子讓我交出身分證及身上所有的東西,我想喝口水被沒收警察說「你等會再喝」讓我坐下等。

年輕的女警面對我站著,用身上的警錄儀對我錄像。房間內還有兩個外地口音的看管人員,不是警察,我想應該是協警吧。另外還有一家四口人父母加一對兒女,女孩應該十歲左右男孩應該七八歲的樣子,一家人上衣穿著半袖背心,上邊全都寫著「愛你莜麵大王」之類的話,身前身後都有這類的字樣,身前還印著莜麵村老闆的頭像,我一看不用問肯定是因為衣服上的字被帶進派出所的。一問果不其然也是從王府井被帶進派出所的。

從6點到8點有十幾個不同年齡的男警察進屋問我同一個問題,

衣服哪買的?什麼牌子?哪天買的?前後有五六個做記錄的警察也是邊問邊記錄同樣的問題。

8點10分又一個警察拿著紙筆進來。

警:姓名年齡,住址,身分證號碼,在哪工作?

我:身分證在你們那裡上邊不是都有嗎?

警:請你理解,配合我們工作.

警:在哪工作?

我:沒工作退休人員。

警:退休前在哪工作?

我:沒工作家庭婦女.

警:靠什麼生活?

我:靠父母養著。

警:請你理解這是我們的工作,你不要有情緒,如實回答我們的問題。

我:你們20個人了問的都是同樣的問題,如果衣服有問題我提供了源頭,你們應該去問責賣家,我就是一個消費者是在為國家做貢獻,如果我個人有問題請你告訴我我是否犯法了?

警:你先坐一會別著急,走了。

這時房間裡多了一對年輕夫婦,男孩身上穿著白色半袖衫,胸前圖標寫著1989,也是從王府井大街被帶進派出所。

我:(納悶)跟我一樣因為1989圖標,到底有這數字犯的是什麼法?

男孩的衣服是從淘寶上買的,還是說我自己吧。

又進來一個警察

警:你的微信上都說過什麼?

我: (心想找茬開始)手機在你們手裡你們不是一直在翻看嗎?你們看到我有不該說的話了嗎?我是告誡自己謹言慎行過好自己的生活遠離政治的人,我在何時何地都在宣傳正能量。

警:好,你有微博嗎?怎麼查到你?

我:有,攝影師李孝萍,去查吧。

警:百度能查到你嗎?

我:不知道,你們是執法者我查我自己幹嘛。

警:你是中國攝影家協會的?也是美國攝影協會的?

我:是,那叫會員。

警:你先坐一會,我問問他們還有事沒有。

我:衛生間在哪?

警:等會我叫女警察跟你去。

進來個大概20齣頭的女孩戴個眼鏡,下面簡稱女警。

女警:走吧,我帶你去廁所。

我:跟她走進衛生間。

女警:進去吧,別關門。

我:你上衛生間不關門?過來過去人都可以看?

女警:跟我進了衛生間。

我:走進隔離門。

女警:把隔離門打開一直目睹我全過程。

我:忍無可忍出來後站在院裡大聲的質問,我到底有什麼問題從五點到九點你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回答我。

這時出來好幾個警察同時說「大姐您別急,我們這也是工作」您消消氣。一個好像是領導的警察面帶和藹開始接待我。

警:你去(叫進一個年輕的警察)跟她再去做個筆錄就可以走了。

我:跟小警察進另一個房間開始做電腦筆錄。(還是那一套問題就不寫了)。錄筆記中間又進來一個警察問我。

警:樂悠悠群是幹什麼的?

我:宗旨,結伴自駕游,比如:我要去新疆可以在這裡問新疆的經典線路之類問題。

最後這次筆錄我終於明白了我為什麼被帶進派出所,1989.6.4事件。

今天6月4號我穿著帶有1989字樣的衣服走在王府井步行街上,所以我就進了派出所。(我的天哪)

9點多我做完筆錄,簽字按手印領回自己的所有物品。

這時那位領導模樣的警察叫上一個小警察把我送到我停車的地方,東方新天地停車場。一路上警察領導(後來小警察跟我說送我的是位分局局長)安撫我別生氣,說認我當姐姐,就當跟姐姐聊天,不是警察身分。我特明白話裡話外的意思今天的事不要對外說。我當時明確表態我一定會說,告誡我的親友引以為戒,不要像我在6月4號這一天穿著帶有1989字樣的衣服來逛王府井。這位領導對我的情緒表示遺憾回過頭對小警察說「你跟大姐去把停車費結了吧」轉身回派出所了。

結完帳我開車從王府井回家,此時時間10點整,漫長的5個小時被審訊終於結束回家了,(我的天啊……)

從這位網友曝光的情況來看,被警察抓到派出所調查,人身自由遭限制的不止她一個人,而他們被抓都是出於一個相同的原因,就是在6月4號這天穿了印有1989字樣的衣服!

但我敢斷言,翻遍中國所有的法律條文你都找不到一條規定,禁止國人在6月4號這天穿印有1989字樣的衣服,也就是說這麼做不違法。但在中國,共產黨想抓你,即便你沒有違法,只要它認為你觸犯了它的禁忌,它就可以抓你,而且無需告訴你理由。比如中共嚴禁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祭奠六四,你在6月4號這天穿印有1989字樣的衣服,在它看來就有祭奠六四的嫌疑,它當然要抓你調查你。

如此「依法治國」,如此「法治國家」,真可謂滑天下之大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