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 不中狀元中榜眼(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清代學者謝階樹是嘉慶年間科舉考試中的榜眼(僅次於狀元的第二名)。他考中榜眼的經過十分神奇,我們一起來看看他的這樁軼事

謝階樹(1778-1825),字欣植,又字子玉,號向亭(薌亭),江西省宜黃縣城北門人。他是清代官吏、學者、思想家,為官清廉、秉性剛直、不畏權貴,為人所稱道。他博學強識,為文快捷,意境深遠,其詩清妍,工各體書法,楷書尤為壯麗。

謝階樹最初在鄉試中舉後,因為家境貧寒,無力進京趕考。當時他的一位同鄉程君,在貴州當按察使。於是,他就準備到貴州投靠同鄉程君,給他當一個家塾教師(相當於今天的家庭教師)。

然而,程君那裡其實已經有了一位家塾教師,而且那個家塾教師還是貴州的一位舉人。

忽然有一天,這個貴州舉人夢見有人送了一塊「榜眼及第」的匾額到程君家裡。這個貴州舉人認為程君府上就他一個是舉人,這個夢一定是預示著他如果進京參加會試,就能高中榜眼。

過後,他將這個夢告訴了別人,並辭去了家塾教師的工作,進京趕考去了。就這樣,謝階樹正好就接替了他的工作。後來這個貴州舉人落榜了,沮喪地回到了家鄉。

謝階樹在程君家裡當了家塾教師一年後,終於攢足了進京應試的路費。正巧第二年皇上下旨特開恩科,他便藉此良機入京應考。殿試閱卷大臣將他的試卷排在了第五名。

當時的相國戴蓮士也是江西人,他對謝階樹的大名早有耳聞。殿試結束後,他問大臣中的同鄉和閱卷大臣說:「本科江西有佳卷嗎?」閱卷大臣回答說排在第五名的,正是江西謝階樹的卷子。

戴相國笑著說:「江西自我以後二十年了,竟沒有一個考中狀元的,可嘆!可嘆!」大家一聽就知道,他想讓謝階樹高中狀元。

大臣們都領悟相國的用意,於是挨個重新閱卷。正好謝階樹的書法很好,其中一人便指著謝階樹的卷子說:「此卷書法甚佳」,於是將名次上提一名。另一人也說:「此卷書法甚佳」,然後又上提一名。就這樣一連提了三次,謝階樹被提到了第二名,也就是榜眼的位置上去了。

到了最後關頭,某大臣來了,一人用話頭暗示他說,第二名書法妙絕,似乎可以當狀元。某大臣不明白他的用意,笑著說書法果然不錯,但榜眼也不算低了。結果就按這個名次上呈皇帝,於是謝階樹便以榜眼及第。

看完這個故事,不由驚嘆上天的安排太巧妙了!如果那個貴州舉人不做「榜眼及第」的夢,他就不會辭職進京,謝階樹就無法當上家塾教師,也很難攢足進京的路費,自然就考不上榜眼了。正因為上天安排了那個夢,才讓後來的一切順理成章的發生。

而戴相國想讓謝階樹高中狀元,最後他卻只能榜眼及第,正好應驗了那個夢。可見萬事由天不由人,上天冥冥中自有安排。

(據:清代陳其元《庸閑齋筆記》)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