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對疫情與暴亂態度矛盾 川普顧問:他們玩弄黨派政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5日訊】美國民主黨對當前的美國暴亂和重新開放持兩種截然不同的立場。川普總統2020年連任選戰的戰略顧問鮑里斯·艾普斯汀(Boris Epshteyn)上週五(6月12日)發表觀點文章,分析了民主黨堅持針對中共病毒繼續封鎖的政治本質

值得一提的是,艾普斯汀的這篇評論發表在左媒《新聞週刊》(Newsweek)上,這似乎表明,對於民主黨當前的極端做法,甚至連其盟友左媒內部也在發生分化。

艾普斯汀在文章中開門見山地指出,病毒不會基於政治進行區別對待,但許多民主黨州長和市長卻似乎的確如此。

他表示,在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殺害後,民主黨領導人對抗議、暴亂和搶劫事件突然轉變了態度,這證明,他們早先對反封鎖抗議者的居高臨下的譴責主要(如果不是全部的話)是出於黨派偏見。

當州和地方領導人第一次開始發布應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居家令時,人們被告知封鎖是必要的,以「拉平曲線」,並防止醫療保健系統不堪重負。

美國似乎已經基本實現了這個目標,儘管代價驚人——超過4000萬美國人被迫申請失業救濟,企業需要數千億美元的聯邦援助來避免破產。

但是,許多民主黨市長和州長非但沒有放鬆限制,並努力讓美國重新開放,反而尋求進一步擴大限制,有時甚至公然蔑視憲法第一修正案,總是公開無視渴望能重新工作和生活的普通公民所表達的關切。

例如,紐約州州長庫默(Andrew Cuomo)傲慢地調侃想謀生的反封鎖抗議者,說如果他們想工作,就去做一名必要行業的工作者。

密歇根州民主黨籍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尤其刻薄,甚至稱到該州首府抗議的是「種族主義者」,並說擔心他們通過公開集會傳播病毒。

然而,當密歇根州因弗洛伊德事件爆發抗議和暴亂時,惠特默卻和示威者一起拍照,公然無視自己的「社交疏離」要求。

極左翼的紐約市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同樣堅持封鎖的立場,並稱這「關乎人命」。

但是,這些民主黨領導人卻沒有將同樣嚴格的標準適用於弗洛伊德抗議者。

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Saint Paul)市長卡特(Melvin Carter)說,儘管他鼓勵抗議者不要破壞自己的社區,但他希望抗議者們非常清楚,「我們不是在要求你們要耐心。我們也不是要求你們要和平主義」。

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自由派市長雅各布·弗雷(Jacob Frey)是最應該受到譴責的地方領導人之一,因為他縱容了該市最近的搶劫、暴亂、以及解散警局,並允許該市的一個選區被縱火燒毀。

其他著名的民主黨人,包括為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選戰工作的十幾名工作人員,他們甚至為保釋那些因犯罪而被捕的搶劫者和暴徒提供幫助。

從整體上來說,民主黨人似乎已經忘記了他們先前發出的可怕警告,這些警告都是針對反封鎖抗議的公共健康後果的,而這些抗議都沒有演變成搶劫、暴亂或擾亂秩序的行為。現在,當抗議者正在推動極端的議程——比如撤警察資金時,民主黨官員們似乎已經神奇地喪失了他們對大規模集會後果的「嚴重關切」。

艾普斯汀最後表示,如此多的民主黨人對最近兩種抗議運動做出了對比鮮明的回應,這非常清楚地表明,他們所謂的對中共病毒傳播的擔憂幾乎與公共衛生毫無關係,而是完全出於政治目的。

(記者李佳欣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東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