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巴斯賭中共經濟崩潰 國安法北京分兩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6日訊】中共公布「香港國安法」草案,令香港「一國兩制」幾近終結,中美緊張局勢加劇。日前,美財長表示,考慮限制資金進出香港,與此同時,「空頭之王」巴斯押注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將會失守。

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在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限制資金的一個目的是在看緊美國資金;至於巴斯的沽空策略,則是賭中共經濟崩潰

美考慮限制資金進出香港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日前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正透過由金融機構組成的資本市場小組,考慮通過對資本市場管制,對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作出回應,他指限制資金流經香港也是一個選擇。

梅努欽的言論令恒生指數於12日低開559點,午後降幅收窄。

吳明德表示,如果美國出台措施限制資金進出香港,其中一個目的是防止美國資金流入對美國有傷害的實體。

他指出,目前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大概有200家,總市值達1萬5千億美元。「這些中國公司,其實它們首選的上市(地點)不是在美國,它們首選是考慮香港的。但當時香港的那些條例(這些中國公司)不能適應,所以它們才去美國,而美國又比較放寬了那些條例。」

吳明德指出,美國正收回此前給予的豁免優惠,要求中國企業也必須遵守審查條例,如果無法遵守上市公司會計審計規範,這些中概股企業將面臨退市。

6月4日,美國特朗普總統簽署一份備忘錄,要求審查中概股違反美國監管標準的情況。

在中概股將面臨更嚴苛監管和退市風險之際,近日,網易、京東等中概股紛紛回流港交所作二次上市,大量熱錢隨中概股二次上市而流入香港市場。

吳明德說:「美國就會再多想一樣東西,你離開我這裡的時候,你去香港上市,那我的資金跟著你走去香港買你的話,我豈不是完了,所以,財長才會講這樣的話,即在香港的資金出入,我會看得很緊的,是這個意思。」

中概股回流 香港吸錢美國「贖身」

中概股網易於6月11日在港交所掛牌,首日股價收報130元,較定價升5.7%。

同日,京東截止其在港二次上市的認購,將於6月18日掛牌。據悉京東此次IPO定價為每股226元,集資規模近300億港元,是今年至今全球第二大IPO。

對此,吳明德認為,現在中共要為這些公司找到可以集資的地方,所以是中共在托這些股價,如果不託住股價,企業就不會來香港排隊上市。這些企業在香港集資,可以讓其有資金償還在中國大陸境內的債務;並且,如果在美國退市、私有化,需要有資金來贖回散戶的股票。「在香港上市的部署,就是用這樣的方法,就是想在這裡吸錢,去那邊贖身。」

巴斯賭中共經濟崩潰

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令香港「一國兩制」幾近終結。香港市面上一度連續幾日出現市民排隊兌換外幣,但港幣仍持續走強。有「空頭之王」稱號的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巴斯(Kyle Bass)押注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將會失守。

吳明德表示,巴斯使用期權合約為新基金撬動200倍槓桿。如果18個月內,港幣匯率跌四成,他將可以取得64倍的回報,「講的很清楚,也就是說賭錢」。

他認為,巴斯並不只是沽空港元這麼簡單,他做了全方位的計算。他指,巴斯是預計川普總統會連任,美國會繼續向北京施壓,最終令中國經濟崩潰。「中國經濟崩潰,香港那些借貸,借給大陸那些就沒有錢還,沒錢還,那些銀行系統就會崩潰,一崩潰你聯繫匯率如何頂。」

今年初,巴斯在接受彭博社訪問時表示,今年底香港將爆發「全面的銀行業危機」。◇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美限制資金注入 回流香港中概股

記者:美國財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考慮限制資金流出、流入香港。

吳明德:因為他要截住美國的資金流出,去投資對美國有傷害的公司。這些公司包括某些中概股。美國實施一條新例,不讓一些退休基金投資在A股市場,或者中國有關的市場的中國概念公司,就使美國人的資金,不會去養大那些對他們有害的公司。

第二步,那現在正在美國上市的那些怎麼辦?正在美國已上市的大概有200多家,總市值是一萬五千億美元。她(美國)是自從加入WTO之後,2001年之後幾年開始讓這些中國公司去(上市)。這些中國公司,它們首選的上市(地點)不是美國,是香港。但當時香港的條例(它們)不能適應,所以它們才去美國,而美國放寬了條例。這些條例最主要的一點,就是說,只有中國才可以享受這條例放寬,就是,那個會計資料,或者會計他們看的那些審查的資料,不可以離開中國,因為這些是中國的祕密,如果離開,就會泄露祕密。所以那時候,華爾街投行為了做生意,就去遊說政府有關部門,放寬這個條例給中國概念股公司上市,否則它們就不讓我們的公司去中國國內做生意。那時他們遊說成功了。現在它掉過頭來,把這條例拿出來看。

記者:一拍兩散?

吳明德:還沒到一拍兩散,但已經在冷戰了。他們就拿回這個條例,要求已上市的公司都要遵守審查的條例,即會計的審查條例遵守我們(美國)所有的上市公司條例,沒有豁免了,那你立即,在60天內就要走了。

這些公司走去哪裡呢?那走回來香港。最近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就講,「回來吧,我們這裡可以給回你。」可能這些條例,經過了十幾年,港交所就放寬了,可以讓他們回來了。

記者:和大陸融合?

吳明德:是。既然是這樣的話,美國就會再多想一樣東西,你離開去香港上市,那我的資金跟著你走去香港買你的話,我豈不是完了,所以,財長才會講這樣的話,即在香港的資金出入,我會看得很緊的,是這個意思。

記者:怎麼看這些中概股的前景?網易在香港上市,第一天就炒高了8%至9%,很快是京東。現在中概股在美股這兩天也在異動,炒得風生水起的。

吳明德:如果它不去托住這些股價,將來其它排著隊來的(公司)就沒了。現在它(中共)要找個地方,讓它(公司)能吸到水(籌資),吸到水後才能有機會回去贖債的,將(這些公司)在美國上市的地位取消。在當地,那些散戶賣給你的那些,我們叫做私有化,你都要有錢(才行)。在香港上市的部署,就是用這樣的方法,就是想在這裡吸錢,去那邊贖身。

記者:豈不是很多中共的資金在美國和香港炒高了?

吳明德:這個是必然的。但是他們是有相等的技術和能力,所以才能做得到,否則的話,豈不是每人都可以做這一行?他們做這行的,就是他們合在一起賺錢。他們跟著這個勢做,不是説對或不對,或者是這家公司未來的價值是多少,他現在講的是,現在可以賣什麼東西,有什麼賣點,他就用現在的賣點先做了。所以他們全部都是,你要記住,是做deal(交易)的,即是做transaction(交易),不是和你長相廝守,。

記者:是機構投資者炒起來的?

吳明德:當然啦,那些散戶買很少的。他們是那些基金投資者,即可能有接Order(訂單)做事的,也可能有紅色背景,有權貴的背景,這樣他們才有充分的實力、金主去支持他們做這個事。幕後的原因,當然是大家一起賺錢而已。

記者:如果美國要制裁中共和香港的權貴,這些就是證據?

吳明德:那當然是,因為這些是公開的資料,包括比如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就是要調查這些事,那是一目瞭然的,不過,他們是放在這裡,看何時拿出來而已。其中一個導彈,就是用來制裁這些有關的主要官員,和對國家安全造成危害的官員,或者對香港封殺自由,製造破壞人權的官員。這些全都是放在這裡的,走不掉的。

記者:中概股來到香港,怎麼看它們的投資前景呢?

吳明德:我從來都不買它們。因為你和它一起投資在那裡,它可以使你一直有錢賺,但它可以一夜使你傾家蕩產。

記者:就是一個賭場?

吳明德:不是,我怕它騙我。騙我就是,即是大家互相騙而已,這些是數字,你都知道它不對的,不過,就是先騙著,先騙著就是大概一年有多少股息回報,很高的。但你要永遠記住,你不是最精明的,最精明那個是操盤那一個。所以,你可以一直賺錢,不過,也可以一夜之間全沒了,所以我從來都不投資這些。

記者:林鄭最近的香港股市升,證明港版《國安法》推出來之後,香港社會安定、團結。

吳明德:她不應該評論這些東西,她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的AO(政務官)出聲了,她沒有分寸的。無緣無故講這些東西幹什麼?如果給自己壯膽,那就繼續講。但是,作為一個行政長官,公職在身,是不應該講的。

中共為香港航權救國泰

記者:國泰航空被政府注資三百億收購了。這件事會怎樣演化?國泰會不會變成國企呢?

吳明德:妳看得很遠。現在當然不會,大股東是國泰(太古),次股東是中國民航(國航),三股東是卡塔爾航空,現在第四個股東是香港政府。它用三百九十億,裡面分攤了一些給一、二、三(股東)分一些,自己(特區政府)都要拿二百七十億,變成第四大股東。最怕的一樣東西,就是將來它的優先股,以及可換股的債券,Warrant(權證)等,這些就會讓它變成正正式式的股東啦。

為什麼它(政府)要走這一步呢?因為我們(香港)的庫房加起來,有外匯儲備和財政儲備,加起來有4.5萬億。這4.5萬億如果只是說,政府這麼多年一直賺回來的,五、六十年,幾代人賺回來的、盈餘的錢,積聚到現在大約1.1萬到1.2萬億左右,我們只是講在4.5萬億裡面的。其中它們分配在哪裡呢?分配在基金那裡,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有九個基金還是八個資基金,其中一個基金叫土地基金,賣地撥下去的。原來這個基金,財政司有權做什麼,不需要經過立法會批准。

吳明德:現在有危急的時候就拿出來用。它說,這個行業因為受疫情影響,所以它沒有辦法謀生,曾經在外面找過人,也沒有人來救它,只有我救它。美國也是這麼做的,歐洲也是這樣麼做的,每個國家都是這麼做的,那我做也無所謂。它(政府)這樣去理解,捆綁一起。

但是,我擔心的一件事情是,我的錢被人借走了,用來投在國泰這裡,然後等三、五年後,這筆錢,等它們(國泰)好轉後,國泰還回這筆錢的時候。但是這筆錢,它的股權還在政府那裡。將來二哥三哥四哥加在一起就會大於一個大哥。那到二、三、四(大股東)加在一起大過一個大哥(大股東),也就是國泰掌不了權了。那為什麼現在不順理成章地吃掉它。就是(因為)國航沒錢,國家(中共)要留一點錢等著救接下來的經濟。但是,現在香港政府的錢,先把握住,將來可能中國政府有錢時就還回給香港政府,叫香港政府的(股東)位置給它(中共),這樣你給了它(中共),國泰就沒有了。

為什麼它要搞成這樣,國泰都同意呢?沒有人願意幫助它。為什麼沒有人肯幫助它?做生意看前景嘛。巴菲特、比爾蓋茨有錢,如果這家公司的投資回報高,不用叫他,他都會來。也就是説要看本身的前景。但是這家公司(國泰)最大的、重要的價值是,它代表了香港的航權,它和世界二百多個有主權的地方,我飛多少航班機,你飛多少班機來,這個價值。所以是兵家必爭之地。你(中共)這些國企,希望控制住這個地方,所以它就是必爭之地。

立法會應檢討港府濫用基金 做中共白手套

記者:香港很多公用事業公司的股份,是不是都會用這種方式慢慢就……

吳明德:妳問得好。所以我們全香港人合起來對付它。它(中共)現在就用這個疫情,用你香港庫房的錢,先投在那裡。這些錢是代人去控制這家公司。那你不就做了別人的白手套了嗎?將來不會得益香港人的,賺多少錢都沒有用,將來不會得益你(香港人),但是問題就是,如果我代人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個投資回報低了,我可以要高點,我就讓,以後國航補回我(香港)多少。但是它(特區政府)當然不會這樣講。那也就是說,以後如果航運業也死,那是不是東方海外你又去這樣救?東方海外已經不是董建華的了,是你(中共)國企,因為沒人救就不行了,那又從基金那裡拿去?那全世界的公司,什麼公司你不救?我想問你。

記者:有多少錢去救?

吳明德:是的,也就是説你不要盯著政府有錢,那些錢不是你(政府)的,是我們五、六十年來父母、爺爺奶奶賺回來的,很辛苦的。不要國家沒錢你就找這些幫做白手套撐著這間、撐著那間,等你好的時候再要回來。

記者:所以其它公司會不會也會被它這樣……

吳明德:你問它,它肯定說不是,因為這個是很特別的,它有航權才會這樣做,但到時候,它會有其它來回答你,所以要立法會,它雖然不用立法會批,但立法會知道這件事要重新檢討這個基金是否不需要經立法會,立法會要爭取這個。

巴斯做空港幣

記者: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凱爾.巴斯(Kyle Bass)說要做空港幣。

吳明德:他這次已經講明他的基金會放大200倍槓桿。18個月內,只要港幣匯率跌四成,就會贏64倍的錢,講得很清楚,也就是説賭錢,大家計算的方法不同。他計第一川普連任,川普美國繼續施壓,然後中國經濟崩潰,中國經濟崩潰,香港那些借貸,借給內地那些就沒有錢還,沒錢還,那些銀行系統就會崩潰,一崩潰聯繫匯率如何頂,沒錢還,就算一下香港借了多少錢給別人,損失了多少,由這個引申出來的,不是只是沽空港元這麼簡單,是全方位的,壞消息出來的時候可以這樣,會不會在18個月內完成呢?所以有得賭了。

如果他説我想殺你這筆錢,我不知道多少,他也沒有公布,人家可以第19個月才輸,是會崩,但第18個月你先輸,你輸的是零,加倍放大,所以會是零,如果18個月內崩的話,你就贏64倍,如果不崩的話,你全輸,也就是説機率是六十四分之一,就是一賠六十四,倒過來你有六十四分之一機會贏,那不等於18個月內不爆,不等於你18個月內不爆的,那三年內爆就不同價錢了,你知道他在賭什麼,你要特別小心,如果你參加他這個的話。

記者:記得去年反送中的時候,有一場賭,後來他們輸了。

吳明德:輸了好平常,因為信他的人出錢讓他們賭,他本人一定贏的,因為他收手續費,他收手續費就是用他的知識和財技去建立這個基金然後用分析支持他的論斷,你信的就參與,他沒有騙你。開門做生意。

國安法北京態度分兩派 反對派施壓中聯辦

記者:你怎麼看港版《國安法》7月1日之前全部通過?

吳明德:未必的,因為它有時間拖的,有時間拖是你去調查下、索取一些情報,6支導彈怎麼發射?什麼時候發射?大家都在角力中。

為什麼說未必呢,因為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不說這句,就可能會通過,駱惠寧說了就未必了。他說:「既然我們決定了的東西,我們就貫徹始終去完成它。」共產黨一貫一直是這樣的,通過人大的東西有什麼是不會通過的,為什麼他特別去說,就是有壓力了,受到一些壓力可能是反對派,反對派不是反對這條《國安法》,可能是反習派的人給壓力。堅持、堅持,我們舞照跳,馬照跑,我們要繼續堅持這個《國安法》既然說了,我們要貫徹始終。

記者:現在北京變成兩派了,一個主張打仗像駱惠寧,一個是主和的,像現在人大都不出來討論《國安法》條例。覺得內部怎麼分裂?

吳明德:中國的軍人就是不會打仗的,中國寫文章的人講打仗,講的說打打打,因為講是不需要賠命的。

吳明德:講的不用賠命,是講自己好鷹的,你站在前線打吧。會打仗的說打什麼,三天已經輸了,是不是,會打仗的人不想打。第二中國會打仗的最有錢,因為過去三、四十年的改革開放,如果沒有槍在後面,是不會賺到國家的大錢,國家最大的賺錢石油、化工、所有資源,那些如果沒有槍在後面怎麼可以搶到這些資源給你的家族做。所以所有家族都要與軍隊分贓。

軍隊如果分贓之後你說他多有錢,為什麼要用命博到這麼有錢,想享受嘛,如果去打仗我隨時死的,所以真正想打仗的那些不是軍人,是《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之流,只是寫叫你去死,你是不是去死呢?那些軍人就說:「你叫我去死,你自己去死吧,你去打吧。」

記者:怎麼看香港前景?

吳明德:當然是非常不樂觀,如果沒有了自由、民主,香港之所以叫做香港。如果沒有了自由的空間,如果工作上、創意上,不單說文化,說賺錢,香港人最喜歡賺錢,賺錢給你自由空間給你創意,如果你都沒有自由奔放的思想,還有什麼可以創造出來。樣樣事都要看阿爺(中共),看它喜不喜歡,猜測一下它喜歡不喜歡,那你就慢人家十拍了,是不是。

記者:你不怕得罪中資的老闆,照講自己想說的。

吳明德:人家就打你進冷宮,你在這裡幹,有這麼多的意見,領導說的你又覺得不行的,但這個過程我學到了許多東西,我學到整個思維,怎麼管理國家的思維,以及那些聰明的人是怎麼進退,現在就看到那些官員怎麼進退,我都清楚明白。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